第十八章 技术型人才

    瞧见杂毛小道跌落于空中的那把雷罚在杂毛小道挥出了剑指之后,停下了跌落的势头,摇摇晃晃地在空中停顿起来,包括李泽丰在内的许多茅山弟子都不由得齐声高呼起来:“天啊,这真的是飞剑啊……”
    每一个能够身入此门的修行者,都有一个飞剑的梦想,这个梦想便如同还珠楼主在自己的文学世界中描绘的一样。然而所谓飞剑,早就在南宋末年,便已经没落了,江湖上但凡出现一把飞剑,都是能够用十只手数出来的,而且都是古老门派世代流传下来的古物,有名有姓,是让人所敬仰的存在这并不是说飞剑有多么厉害,而是它已经代表着一种几乎绝迹的东西,就跟那大熊猫是一个道理。
    每一把飞剑,都代表着一段尘封已久的传说。
    这些都是传奇之物,别说是飞剑,便是那能够附着意识而飞动的飞针,也值得像周林这样的野心家,欺师灭祖,冒着巨大的危险和道德负担,来行那肮脏之事。
    茅山在道门中属于符箓派,善用的是绘符描文,对于这飞剑一技,并没有祖传的渊源,所以这茅山之上,十大长老,乃至掌门陶晋鸿,都没有这罕见的飞剑法器。也正因为是如此,那些茅山子弟个个都如同最初见到李腾飞除魔飞剑的我一般,对着东西充满了惊奇和诧异,便是那站在台上的长老,也都不由得喘起了粗气,眯着的眼睛也都瞪得滚圆起来,而那杨知修本来抿着的嘴唇,也不由得微微张开起来。
    在他们自己收集的资料里面,并没有杂毛小道拥有飞剑的信息,怎么没隔多久,这小子就能够仅仅凭着剑指,就将飞剑给舞动起来了?
    这个家伙,到底隐藏了多少东西,到底还有多少底牌呢?
    在所有人的莫名惊诧之中,那雷罚在空中稍微一顿住,便朝着一个身穿白衣的道人后心,电射而去。
    虽然雷罚是新成之物,并不具备老牌飞剑自身所蕴积的力量,然而里面的剑灵却也是雄浑有力,一旦激发开来,立刻便有着让人难以捕捉的速度,快如闪电,发出了“刷”的一声爆响之后,便出现在了白衣道人的后心处。
    杨知修想让他与施展九九归元仪式的大三才阵剑手生死相搏,然而杂毛小道却深谙做人留一线的道理,他与这些人并无太多的仇恨,贸然手黑也实在是太不成熟,所以并没有下死手,在飞剑抵冲下来的时候,多少还是少了一分必杀的气势。而就是这么一犹豫,那个小三才阵中身穿青色道袍的“天”,与身穿黄色道袍的“地”立刻过来救场,两把剑一齐递出,硬生生地拦住了雷罚飞回的去势。
    铛
    一声巨大的响声出现,即便是有人阻挡,那个白衣道人也抵挡不住这雷罚之威,整个人如之前那一个一般腾空而起,挥扬的身子甚至遮住了冉冉升于当空的烈日。
    然而那九九归元之仪式之所以被让人视为最严重的考验,大三才阵法的威力之所以让大师兄心生担忧,并不是没有什么道理,杂毛小道这边飞剑一发威,小三才阵中的其中一组便齐力救治被集中力量攻破的“人”字真言,另一组接替,与那飞剑警戒,而最后一组,则奋力朝着手无寸铁的杂毛小道扑去,那气势,几乎就是爹死娘嫁人的悲壮,一直盯着杂毛小道的杨坤鹏,更是口中大吼一声:“变阵,碾压!”
    他的话音刚落,便将手中的铁桦剑舞出了乱影,黑色的力道将杂毛小道整个人都给罩住。
    看到杨坤鹏那最精锐高手组成的三才阵,向杂毛小道发动了最激烈的进攻,我的心升到了嗓子眼儿,几乎都要跳了出来尼玛,这三个人单个抡出来,倘若不论雷罚,都能够跟杂毛小道大战几十个回合,现在这一效了死力,他的境况,只怕是危险之极了啊!
    见到这激烈的攻击,杂毛小道没有办法,只有将手一招,那空中的雷罚立刻飞回,朝着杨坤鹏射来,行那围魏救赵之事。
    杨坤鹏根本没有回头,在杂毛小道狼狈地闪开了几剑之后,感受到身后有剑风响起,回手就是一剑,想要挑开电射而来的雷罚。然而那雷罚之上,有剑灵附体,力量让人震撼,这一剑挑去,虽然勉强将其拨开,但杨坤鹏执剑的右手却是虎口一颤,裂开了口中,鲜血横流起来。
    而趁着杨坤鹏受伤所露出来的空隙,那雷罚再次回返到了杂毛小道的手中,扬起手中之剑,将旁边两把贴身袭来的长剑给果断挑开去。
    就在这片刻功夫里,另外两组的小三才阵成员重新再次围了上来,脚踏罡步,踩中了阵点。
    瞧见了杂毛小道这令人称奇的手头功夫,和让人眼前一亮的雷罚,梅浪也顾不得长老的威严和杂毛小道之前对他的挑衅,捋了捋颔下胡须,朝着大师兄发问道:“志程,你看看,这个小子果然是有一手,有远远高出旁人的手段啊;剑技咱们不谈,都是极为相熟的路子,大道至简的手法,只是他手中的那把剑,看着年岁颇轻,似乎并不是什么远古传承之物啊?”
    听到梅长老的问话,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的大师兄微微一笑,将脸上的表情放轻松了些,装作不在意地回答说:“哎,这个小子,永远都是深不可测,他那把剑我也曾经拿来玩过,似乎是在神农架南麓那边找到的一根雷击桃木制成,上面的符箓也都是由他篆刻,不假他人之手,应该是一把全新的木剑……”
    听到这话语,雒洋长老和那个塌鼻梁老婆子都不由得惊异地张开了口,诧异说道:“难道这飞剑,竟然是他自己弄出来的?”
    大师兄含笑点头,说是吧,反正我知道的,便是刚才所讲的,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由他来给大家解释才好。听到了这几人的对话,脸色一直平淡的杨知修也终于动容了,眯着眼睛沉吟道:“如此说来,难道他已经掌握了制作飞剑的技术了么?”
    大师兄不置可否,说我真不知道,倘若如是,我还想把他抓起来,给我也弄一把来玩玩呢。
    我跟在大师兄的身后默然不语,瞧见众人大为意动地纷纷点头,不由得暗自偷笑。这些人也是修行界的老前辈了,然而对于飞剑一事,毕竟不如青城那种世代皆出“剑仙”的宗门了解,所以根本不知道杂毛小道的这把雷罚之所以能够孕育剑灵,成就飞剑之属,发生了多少奇遇,费尽了多少心思,倘若是在上面覆完符文便能够飞翔,我早就抓着这个家伙,给我的鬼剑也弄一份了。
    雷罚之所以成为现在的雷罚,有着常人所不能够知晓的艰辛。
    然而他们都不知道,我看到杨知修的脸上,露出了纠结的表情,他或许对杂毛小道有着固执的恨意,可是当这个家伙成为这个世界上唯一有可能造就飞剑的技术型人才之后,便是老谋深算如杨知修,也忍不住地起了爱才之心。唯独梅浪有些愤愤不平,暗声嘀咕道:“李师叔可真的让人郁闷,太偏心了,教这小子这种手段,却对我们藏东藏西,遮遮掩掩,实在是太不够意思了……”
    呵,敢情这老小子也如同神剑引雷术一样,把这门技艺当成是了李道子藏私偷传的结果了。
    我们这边勾心斗角,然而杂毛小道那边却战得热烈,雷罚一展现出了飞剑的威力,那些阵中的剑手便有些吃力了,对于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兵器下意识地感到害怕,配合也多少出了一些纰漏。然而到底都是些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在被伤及了几人、度过了最开始的适应期之后,身为阵头的杨坤鹏大声嘶喊开来:“绝命三才,气引相封,三丁开甲,五符临门咯……”
    我一开始还以为他在说些什么俏皮话儿,却见那九个道人从身上各掏出一张绘满符文的黄符纸,扔在空中,然后用与同伴摩擦得发烫的剑尖去刺,陡然间,那些黄色符箓立刻爆出巨大的光亮,炁场散乱,杂毛小道一声惨叫,那正朝着旁边的白衣道人刺去的雷罚悲鸣一声,竟然掉落了下来。
    茅山宗,符箓派,这些家伙终于开始运用起了道法来。
    九个人按着北斗罡步小心踩踏着,随着他们的身影转换,一个一个头扎黄色头巾的古代力士从虚无中浮现出来,这些家伙都是身体发达的肌**子,便是那饰演终结者的施瓦辛格,见到这些哥们也得心生惭愧之意,自惭形秽。
    九个身穿三色道袍的道士,二十来个两米多高的黄巾力士,在变阵的那一瞬间,便将偌大的广场给遮得满满,而在这三十来人的围挡下,我们这些站在外围的人,根本就看不到杂毛小道的身影。
    杨知修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他朗声朝阵中喊道:“分出胜负就好,切勿伤了人命……”
    然而他的话音还没有落,脸上的笑容便凝固了,因为在广场之中,传来了一个人拼尽全力的吼声:“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猜你喜欢: 《虹猫蓝兔之七剑至尊》 《我在聊斋当城隍》 《领主万万岁》 《九叔》 《位面之娱乐圈大亨》 《史上最强中介商》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