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动机

    “师父……救我……”
    眼看着死亡一点儿一点儿地来临,这个曾经自诩为茅山新一代的领军人物竟然吓得带着哭腔,像孩儿一样直喊师父,然而他的话语还没有结束,人便栽倒在了地上,身子不断地在抽搐着,在他的身前,有四五团黑影子,拉的拉脚,堵的堵嘴,将孙小勤给按倒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朱睿瞧见,不由得笑了,说哎哟,没想到咱们在这洞中居然还有同道,是哪位英雄豪杰出的手?
    我见孙小勤给那几团黏稠黑影给弄得双腿直抽抽,口吐白沫,并没有感到开心快乐,反而是没由来地心慌这哪里是出手帮我们,这明显是在要孙小勤的命啊?
    当下我也没有多犹豫,叫了一声朵朵,旁边的这可爱小萝莉便飘身过去,一手抓住一团,让它们不能再封住孙小勤的口鼻,而同样反应过来的朱睿也冲了上前去,师出符咒派茅山宗的他身上自然有着几道驱鬼的黄符,拿出即燃,然后飘飞过去,那黑团儿有些畏惧这东西,在孙小勤的头顶转了几圈之后,遁入地下之后,不见踪影。
    这东西跑得快,而且油光水滑的,难以捉拿,朵朵本来还想立些功劳,结果没有捞到,扁着嘴生闷气。
    我顿下身子,刚才对孙小勤的恨意此刻也变成了怜悯,瞧着这个差一点儿快要断气的家伙,拍了拍他的脸颊,说嘿,我记得老萧曾经跟你说过一句话,那就是当你的同伴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时候,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你给卖了你看看,现在他的话语实现了吧?唯一的出入,那就是别人都懒得卖你,直接改成了杀人灭口……
    孙小勤的眼神模糊,瞳孔涣散,嘴巴里面的血在溢出来,呼吸越来越沉重了,他似乎想要说话,但是喉咙里面的血直往肺里面灌,呛得他不住地咳嗽,眼泪花儿哗哗直流。
    朱睿也蹲下身来,凝望着孙小勤,循循善诱道:“都到了这个地步,你就说说吧,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你差不多也就这样了,至少也让我们知晓个大概,说不定我们也不能出去了,要倘若如此,连死都不知道是如何死的,岂不是太可怜了?”
    孙小勤呜呜地哭,似乎被刚才那几团黏稠黑影子给吓坏了,也不理会我们的话语,只是喃喃地说道:“我还不想死呢,我还年轻啊,我可不想死!”
    朱睿从怀里拿出止血的绷带,给孙小勤缠上,然后缓缓劝解道:“可不,大家都不想死啊,不过这也要看你是否肯合作,要是大家都能够出去,重见天日,那是最好的,对不对?快点儿说,到底是谁杀了茅长老,是不是邪灵教的小佛爷亲至?刚才茅长老的恶灵,是不是就是被他派过来的?刚才想要将你给灭口的,是你师父,还是小佛爷本人?”
    朱睿一连串的问题让孙小勤回过了神来,他脸上的肌肉开始抽搐起来,有着诡异的笑容,一抽、两抽、三抽……这笑容诡异而古怪,完了之后,孙小勤居然用一种享受的表情在朝着我们笑,轻声说道:“想要知道秘密吗,下来吧,黄泉路上一起聊,方能不寂寞!”
    他的话语说完,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似乎有痰,想咳又咳不出来,憋了一会儿,脑袋突然往着旁边歪下去,气息全无。
    而就在孙小勤阖上双眼的时候,朵朵在旁边惊声叫了起来:“居然还有漏网之鱼,看你往哪儿跑!”
    她手伸入了孙小勤的肚子里,使劲儿一掏,竟然又揪出了一小团黑影来。
    刚才孙小勤之所以会笑,也就是这东西作的祟,此刻被朵朵一把抓住,眼见挣脱不多,于是这看似还有些可爱的黑影团儿竟然摇身一变,化作了一头脸孔扭曲、七窍流血的恶鬼,下半身如那云雾,附着在了朵朵身上,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朵朵的脑袋咬去。
    区区一坨黑影,竟然如此厉害,倒也出乎常人的想象,不过朵朵并非当年那个怯生生、没见识的小鬼头,原本瞧这东西可爱,也没有能够下狠心,此刻一见它这般恶相,顿时也放松了心情,单手举起,口中大声叫喊道:“鬼噬!”
    一语之后,那恶灵被朵朵从《鬼道真解》中参详出来的招式,一举灭之,渺无踪影。
    然而这团黑影给消灭了,这孙小勤却没有能够再活着爬起来,望着这个家伙冰冷的身子,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的我拉着朱睿的衣领,紧张地说道:“嘿,老朱,你可得给我做主啊,这个孙小勤是被那黑色厉鬼所杀,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啊,到时候倘若真的追究起来,你可要给我做证!”
    朱睿原本还在心伤同门的莫名死去,此刻却被我给逗笑了,说陆居士,你放心,即使我不给你作证,你也没事这个家伙跟杀害茅长老是一伙的,即便是你杀了他,也没啥子事的。
    我拼命摇头,说不管怎么样,反正你要给我作证,说这个家伙的死,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要不说清楚,说不定我明天一早醒来,还是要被刘学道这些老头子追杀,那可就真的是哭都来不及了。
    朱睿被我的言语给逗笑了,不过他随即就惆怅起来,说唉,别说明早起来,这洞口给堵上了,说不定我们都再也醒不过来了呢。我连忙吐着口水,说呸呸呸,别说这不吉利的话,我可是福大命大之人,怎么可能在这小河沟里面栽倒呢?
    孙小勤身死,我们便也没有那么强迫的意愿往里面追寻,想起不知道追去了哪儿的小妖,我有点儿惆怅,一屁股坐在孙小勤对面的山石上,瞧着这具逐渐冰冷的尸体,叹了一口气,说何必呢,整天弄这些幺蛾子,能够有什么好处呢?好好的在山上修炼不行么,现在可好,弄得自己的小命儿都丢了,有意思么?
    听到我的叹息,朱睿靠着墙也叹气,说孙小勤入门比较晚,是萧师弟被逐出山门的那一年进来的,不过他的修为却比我们这些来了许久的老弟子高得许多,为人也比较狂傲,事到如今想一想,其实他的迅速成长,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多少也走了不少捷径只可惜这些捷径走多了,人便不是很稳固,容易走火入魔,并不如我们这些踏踏实实打根基的老实人厉害许多……唉,各花入各眼,选择怎么样的生活方式,这都是各自由人,我们这些旁人,也说不得许多。
    我说虽然孙小勤没有提及,但是此次茅山乱,梅浪长老,可能逃脱不得干系。
    朱睿点头,说然也,刚才被你这鬼娃娃弄死的黑色厉鬼,应该就是梅长老那赫赫有名的一百零八鬼将中的其中一个。
    我说你们现在的茅山话事人杨知修,应该也参与了其中。
    在这密封的环境中,朱睿也抛下了顾忌,放开了胸怀来,闭上眼睛,沉思了一番,问我此话怎讲?
    我说我虽然才来茅山没有多久,但是也知道梅浪在长老会里,就是杨知修的一条狗,而孙小勤卷入其中,梅浪如果没有独自牵扯邪灵教的勇气,那么必定身后还有人在;而孙小勤之前也曾听命于杨知修,出事后又一直很淡定,看来背景靠山都很强,从种种迹象看来,他涉案的情况已经显露无疑,不过我还是有一点儿疑问……
    “什么疑问?”朱睿皱着眉头问道,这话事人在他的心里极重,听到我这局外人分析,他不由得好奇。
    我说我的疑问便是这一点,身为茅山话事人,杨知修的立身根本便是茅山本身,而他的地位跟邪灵教的执掌者们完全平等,又何必去勾结外人,来坏了自己的根本呢?
    朱睿摇摇头,说他也不知道,说不定这事情,话事人根本就没有参与,完全都是别人在做呢?
    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便不要想,免得较劲脑汁,浪费脑力,我们歇罢,将手指用唾液润湿,然后放在空中,有微微气流传来。有风,便有出口,当下我们也抛开了孙小勤的尸体,朝着洞口深处走去,这会儿开始出现了岔路,而且里面复杂多变,绕得人头疼,朱睿告诉我,说一直有听说这茅山腹地的地下,有一条迷宫,是防止外敌入侵的时候,转移战场用的,没想到还真有;而且更加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居然是被敌人,给引入到了这里来的。
    走啊走,过了通道,也过了开阔处的大厅,在路痴朵朵的引领下,我们一路前行,没多久,竟然来到了一处有摇曳灯光的地方来,我们不敢正大光明地出现,只是顺着墙根儿缓缓贴着走,突然听到有人的对话声,从对面传了出来。
    “老梅,你确定陶晋鸿是冲击失败了,而不是故意窝在那后山里,坐山观虎斗?”
    “是的,要不然以他护短的性格,早就出来阻止这一连串谋杀了!”

猜你喜欢: 《活人祭祀》 《畅游无限世界》 《二次元之路人觉起》 《村野小神农》 《重生之练习生[娱乐圈]》 《请叫我领主大人》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