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扯起虎皮拉大旗

    茅山总共有十个长老,但并不是说与陶晋鸿同一辈的,就只有这十个人。
    一个门派大了,便会有竞争,能者上,庸者下,最终执掌茅山事务的,都是经过大浪淘沙,不断磨砺出来的,这些人要么在某一领域拥有卓越的成就,要么在门中有着崇高的威望,当然,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修为在茅山宗里面,都是顶端厉害的。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道门里面的事儿,有的时候也如同这武行里面一样,手底里面没有真功夫,还真的就镇不住场面,他即使博闻学识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教书匠、唱经老儿。
    所以,每一个能够成就长老之位的人,他们并不是熬着资历、数着年限而来的,那都是茅山宗里面顶级的厉害角色,每一个走到外面的江湖上,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名字都可以拿来当做金字招牌来用的。
    所以面对着梅浪等人的张狂与嘲笑,我一点儿愤怒的心思都没有。
    我自然知道,虽然我曾经击败过烈火真人茅同真,但是并不敢保证自己能够面对着另外一个茅山长老,并且还能够战而胜之,更何况在他的身边,还有四个一流手段的邪灵教高手,能够被带到茅山来为非作歹的家伙,自然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这样一堆人围殴我们,他们肯定也是信心满满,想着我和朱睿便是那手中捏着的蚱蜢,怎么都跑不了的。
    瞧着梅浪等人朝着我和朱睿围了上来,在他们背后的苏参谋沉声提醒道:“陆左此人出身苗疆蛊师,据闻是神秘的敦寨苗蛊直系传人,极为擅长施用蛊毒,各位上前,还请小心提防才是……”
    那些家伙本来还有些得意洋洋,然而听到了苏参谋的话语,不由得眉头一皱,精神绷紧,盯着我藏在腰间的左手,犹豫不前,看来是被蛊师的这名头所吓倒了。
    我曾经说过,因为蛊毒易于传播,而且危害甚大,所以从东汉末年以来,就一直被所谓的正道打压,趋于式微,但十分神秘,使得普通人,乃至那寻常的修行者听到都会发怵。不过这有人怕,也有人不惧这东西,梅浪便是其中一个,他将胸口一拍,一枚玉佩散发出隐隐的光芒,似乎能够镇压灵蛊之术,再之后,他将双手一挥,从那泥地里面,冒出了一头又一头的黑色雾气来。
    这些黑色雾团跟之前杀害孙小勤的那东西一模一样,想来便是梅浪当年游历天下,当那猎鬼人的时候攥下来的家当,也就是传说中的一百零八鬼将,不过这些黑色雾团其中有一个,已经被朵朵鬼噬而亡,此刻也只相当于曾头市之后的梁山。
    瞧着这一团又一团的黑雾生成,我不由得心中渐冷,望着梅浪缓缓说道:“梅长老,听闻孙小勤是你最得意的爱徒,然而他竟然也是惨死于你的手中,这还真的是让人觉得讽刺呢,我很想知道,明明你就在这通道底下,而且还可以去救他,甚至都已经将茅同真的恶灵派出,为何却先我们一步,将他给灭了口?”
    梅浪倒也是一个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家伙,听到我的问题,他也肯答,伸出手抚弄那些从地上冒出来的黑影儿,缓缓说道:“是啊,小勤确实是一个我十分喜爱的弟子,他自己很听话,也很争气,小小年纪就能够在茅山年轻一辈里占上一定的地位,我甚至有将他当做衣钵传人的想法,不过实在可惜,他或许是在茅山这个小池塘里面待了太久,心智不明,竟然转眼就将我给卖了出来即使我没有受到什么损失,这也深深地挫败了我的感情,这样不堪大用的弟子,我留着何用,不如早点结果了他便是……”
    这大厅并不算大,差不多有两间学生教室那般宽阔,那黑影儿虽小,但是逐个冒出来的个头也有婴孩一般大,一百来个,密密麻麻的看着让人心中发麻,朱睿在我的耳边颤声说道:“梅浪长老……梅浪他这一百零八鬼将能够布置出一整套鬼影重重的阵法,让人迷乱于其间,最终困死……”
    他话还没有说完,梅浪便哈哈大笑,说朱睿,你对我倒是了解得很,不过应该还没有真正尝过我这手段吧,那么在临死之前,充分享受一下这里面的美妙吧!
    他双手一挥,地上那些密集性扎堆儿的黑影子便一起朝着我们这边飞射而来,我手中暗扣着刚才抓自那墙壁上面的飞灰,朝着前方撒去,大声叫道:“尝一尝我的百灵万毒蛊……”
    因为有着苏参谋的提醒,在旁边戒备的四名黑衣邪灵教众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闪,而梅浪虽然有防蛊玉佩,但是也有些不敢上前靠近,动作稍微迟滞了一些,结果虽然堪堪避开我手心的这一把灰,但是在攻击节奏上面,却露出了一丝空隙,我在走进这大厅之前,眼睛就已经瞄中了大厅有好几处通道,我既然名为陆左,那么当下也不管那么多,朝着左边那条通道,便夺路而逃去。
    我毕竟不是内裤外穿的超级英雄,自然也没有那么多死战不退的觉悟,而朵朵则与我根本就是心意相通,她提前一步从到左边的那个道口,然后回头,双手虚凝与胸口,一大蓬蓝色光芒,便朝着梅浪等人抛去。
    这一记癸水之力,并不指望能够对梅浪有什么杀伤力,不过稍微拖延一下时间,也是有效的。
    比我们慢上一步的,是朱睿,他虽然被我给拉拽了一下衣角,但还是有些发愣,耽搁了几秒钟,不过他到底也是刑堂的精英弟子,整日受刘学道那个老变态的熏陶,实力自然不会太差,于是很快就跟了上来,当我在左侧通道口回望的时候,他已经化作一阵风,朝着里间死命冲去。
    说到逃命这本事,好像是生物的本能,谁也不会比谁差几分。
    我在通道口这一顿足,并不是为了殿后,而是放了烟雾弹,故意大声喊道:“我这百灵万毒蛊三天不得解药,肠穿肚烂,你们若在追来,我咒诀一念,所有人都死光光!谁敢追来?”
    梅浪等人本来信心满满地想要将我和朱睿的命留在这里,此刻瞧见我们开溜,那是煮熟的鸭子飞走了,自然是气得三尸神跳,正想追上来,却又听到我的这番威胁,脸色更是难看,进退两难。我到现在才发现自己这蛊师的身份竟然如此有用,看来并不是说道门就天生克制蛊毒,而是因为这蛊并没有玩到一定的境界,要不然他们怎么会如此投鼠忌器呢?
    我这边狐假虎威的一声吼,然后撒腿就跑,而梅浪也反应过来,大声喊道:“臭小子,让你走了,更加没有解药……”
    他这话还没有说完,在我前面奔跑的朱睿挥手就是一道寒光,竟然是朝着那个带着精致眼镜的苏参谋射去。朱睿这个人倒也是有所急智,看得出那个斯文男人并没有什么功夫,于是找着软柿子捏,能死一个算一个。他那法刀管射不管回,比杂毛小道的飞剑境界低了许多层,但也是一种厉害手段。
    不过在我的余光中,那个苏参谋胸口红光一闪,却将这法刀给挡了下来。
    我已经来不及瞧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只知道几个邪灵教众似乎十分着紧眼镜男,纷纷护上前去,趁这功夫,我们拔腿就跑,也不管前面到底是什么地方,只管埋头猛跑,疾步如飞。
    梅浪长老很生气,所以那一百零七鬼将便有些气势汹汹,这些东西根本没有实体,所以速度对于它们,根本就不是问题,有的甚至已经纠缠到了我的身上来。不过许是我昨日服用了洗髓伐骨金丹的缘故,那恶魔巫手的能量也能够遍布全身,将这些缠上来的鬼将给逼退,至于朱睿,他一旦念咒防起这鬼魂来,也是有一把手段的,故而都没有被攻破内里。
    钻不进身体里,这些黑雾团儿的鬼将便想着拖延我们的速度,要么就化作绊马绳,要么就将空气凝如实质,如在泥中。一开始我们还能够应付,不过到了后来,这样的纠缠阻碍多了,疲于应付,而身后的脚步声则越来越近了,很快就面临衔尾追击的危险。
    转过一个拐角,我听到梅浪愤怒地大叫:“我刚刚运了几回气,都没有感觉到异常,你这个小畜生,竟然敢骗我?今天我要是让你给逃走了,我就不姓梅!”
    我把鬼剑围着自己划一个圈,将缠住我的那些恶鬼给驱散一些,然后肆意地大笑道:“放浪长老,你不信,便罢,等到肚穿肠烂的时候,便莫怪我没有提醒你!”我虽然笑得恣意,但是人却还是有些隐忧,想着这样下去总不是个办法要不然,我趁机阴一下这个家伙?
    这般想着,还没有实施,一身泥屑的小妖却突然从前面冒出,朝着我们后面的通道,一拳击去。
    那拳头正好击在了支撑通道的木架子上面,咔嚓一声裂响,我们身后的通道竟然在这一刻,垮塌下来。
    茅同真魂体所用的招数,被小妖学了个干净,并且用来救了我们。
    赞!

猜你喜欢: 《竹马男神不正经》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重生之古代术士》 《倾城虐恋:致还在挣扎的你》 《重生之逆天狂少》 《庶女毒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