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同真自爆,飞灰湮灭

    瞧见这突然蹦出来的古怪眼球,里面有那死一样的惨淡白色,当时我就差一点忍不住叫出声来。
    然而我并没有,而是条件反射地伸出双手,朝着这脖子抓去。
    在我面前出现的这家伙我并不陌生,它生前与我纠葛无数,死后与我也是过手好几招,算得上是老冤家,当我点燃恶魔巫手紧紧掐住这脖子的时候,已经化作恶鬼修罗的茅同真张开扭曲的嘴巴,发出了一声类似山羊叫春的声音,低沉而具有独特的穿透力,在这幽静的林中响起来,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给吸引入内。
    而在短瞬之间,它朝着我胸口,连拍了三掌。
    人虽身死,但是茅同真生前所炼绝学“烈火焚身掌”却并没有跟着消失,而是转移到了我身前的这头恶鬼修罗身上来,使得它并不比小佛爷豢养良久的那七头拿剑修罗差上半分,反而隐隐高出了一线来。
    虽为阴灵之体,但是毕竟在那封神榜上走了一遭,那双手掌灼热难消,让我心生惧意,运着往日集训时所学会的缠身格斗技法,避开两击,第三掌因为体位的缘故,我根本避无可避,不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啪的一声响动,一条鞭子般的绳索如同那游蛇,朝着茅同真击掌的右手卷来,将它这蓄势久矣的一击给扼制住,不得击发。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黑烟缕缕,我的双手已经深入了茅同真粗壮的脖子里既然身已化鬼,此刻的他自然与往日多有不同,除了身材外貌颇有相似之外,四肢和身体裸露出来的皮肤多有鳞甲,呈现出苔藓一般的青墨色,脖子和脸上则尽是滑腻粘稠的腱子肉,布满了一环又一环的白色斑点,眼角往上拉,嘴唇往下撇,一排尖锐獠牙,鼻子鹰勾,耳朵耸拉,眼神呈现出邪恶的血红色,真真正正的恶鬼模样。
    我的恶魔巫手对这类恶灵之体有着天生的克制作用,这一番用力,即便是再坚韧,大半个手掌也融入其中,几乎摸到了支撑身体的脊椎骨。
    我不知道它是否会痛,但是却也嗷嗷直叫,然而在这方寸之间,却是我方实力占优,小妖的九尾缚妖索捆住右手,朵朵则奋力拉住左手,使得这家伙反抗不得,想拿脚踹,却被我提前隔挡住,不得寸功到底不是生前,他脑子毕竟不清楚了,既然孤军深入,便免不得被这群殴一场。
    而就在我们这边打得热闹的时候,正在找寻我们踪迹的邪灵教众也终于发现了暴露的我们,然而经过了光头佬武映衫的惨剧,却也没有立刻一拥而上,横冲过来,这伙高手中身份最高的金陵庐主刀疤龙来到了光头佬留下的一堆血肉前面,相隔不过七八米,凝神喊道:“别躲了,要么投降,要么我们杀你个生死不能!”
    既然说出这样的话语,他自然也有着足够的自信,手一挥,从他的身体里立刻飞出红、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彩虹一般的霞光,将他弄得跟个开光的神佛一般,闻着腥臭非凡。
    我正欲加把力气,将茅同真这恶鬼修罗给超度了,然而它的身体突然一虚化,意图逃出我的掌控。实体转换为虚无的状态,让我陡然间把握不住,顿时失去了茅同真的踪迹,然而小妖却是个中好手,在茅同真摇晃身子的那一刹那,她便觉察得出来,一抖那加强版的九位缚妖索,一道白色劲气传递而来,将本来已经快要消失的茅同真给紧紧束缚住。
    虽然身为恶鬼修罗,但是生物的战斗本能还是有的,茅同真在逃生的那一刻气力大得出奇,小妖拉扯不动,被生生地拽着朝邪灵教众移去。
    不过小妖哪是这么好惹得,当即也是发了真火,脆生生地大叫一声,当即化身为怪力小萝莉,咬着贝齿,双足深深陷入了泥土里,青色的光芒洒落地上,那些绿色藤蔓和青草立刻缠绕上来,锁住她的双腿,不让这茅同真逃脱。
    在那一刻,双方的力道是如此强劲,使得那坚韧无比的九尾缚妖索都被绷得“吱吱”直响。
    时间仅仅只是弹指一挥间,一方是传说中的封神榜上客,生前还位列茅山十长老,另一方则是来历神秘的小妖精,麒麟胎身孕育,那力量的巅峰对决,让人热血沸腾,忍不住大吼一声。
    我自然不会让小妖吃亏,往前一扑,又抓住茅同真的双腿,而就在此刻,传功长老对着他的小徒弟大声说道:“包子,可还记得我教给你的‘归本真元’么?”
    包子答知道,领会了师父意图,双手结出一个古怪的手印,口中高喝道:“归去来兮!”
    这小人儿话音刚落,便已经冲到我身前,一记印法,竟然就击在了茅同真的小腹上。
    青面獠牙的茅同真本来还在奋力挣扎,谁知在中了这一击印法之后,浑身如同筛糠一般狂震,挣扎的气力也变得越来越小了。而就在此刻,苏北老怪刀疤龙抖落出来的那些霞光也已经朝前席卷而来,将我们之间的这一整段距离,染成了五彩缤纷的色彩,而在这些绚丽的色彩中,能够看到好多浮动的气旋,或者龙卷,或者劲风,或者是那通往虚无的大门,全部都被勾勒得清晰明了起来。
    将这紊乱的空间标注出来,我们前面的这段距离便不再是那凶险万分的地雷阵,而是通天坦途,苏北老怪刀疤龙领着手下的一干人等,以及余下的四头恶鬼修罗,纷纷避开那些杀人不眨眼的诡异陷阱,朝着我们这边直扑过来。
    尘清真人见此状况,连忙大声地喊道:“走,往后撤!”
    往后撤?
    我立刻意会过来,刀疤龙这云霞虽然能够暂时标注起前面的杀招陷阱,但是却需要时间,倘若我们一步一步后撤,定然能够将其慢慢磨死。想到此处,我来不及超度陷入癫狂的茅同真,将其推开,拉着左边的包子,朝着朵朵和小妖喊道:“走!”
    得了我的命令,两个朵朵抽身后退,而我在回撤的时候,瞧见僵立着的茅同真突然回过头来,瞧了我一眼。
    正在后撤的我瞧见回过头来的茅同真,立刻惊呆了,因为我看到了他眼中的神光,黑色的眼珠子里面似乎还有泪光流溢他在苦笑,脸上充满了遗憾和不舍。
    在那一瞬间,我绝对相信这个在茅山守了一辈子法阵的犟老头儿,已经回来了。
    然而时间不过短短一秒钟,他又扭转过头去,毅然而决绝地朝着已经冲到身边的两头恶鬼修罗,伸手抱去。而下一刻,我已经冲到了尘清真人的身边,小妖也将昏迷的小姑给背了起来,正准备逃命的我最后往后瞧了一眼,却见一朵最瑰丽绚烂的黑色火焰,从茅同真的胸口绽放而出。
    轰这个本来已经被人操控了的茅山长老,竟然在这世间的最后一刻觉醒了本我,然后选择以最为壮烈而决绝的方式,离开了人世。
    巨大的响声将这片空间震得一阵摇晃,茅同真自爆的冲击波传递到了我这边来,让我站立不住,往前跌倒,吃了一个狗吃屎。情形危急,我没有再次回顾,搀扶着体质虚弱的茅山长老爬上了一直死命趴着的二毛身上,朝着林间疾走。
    在奔跑中,我的眼泪突然莫名就流了下来……
    在此之前,我曾经十分憎恨茅同真,然而直到他此刻灰飞烟灭的时候,我却突然发现,他其实要比梅浪、杨知修这些心中猥琐鬼祟的家伙,不知道要可爱多少倍,他仅仅只是一个木讷而不知表达的大龄宅男,如果没有杨知修的话,说不定我们还能够成为朋友。
    茅同真在世间的最后一刻,选择了用自爆来捍卫自己的尊严,选择高贵的死去,而不是浑浑噩噩地受人奴驭,让我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莫名的心伤和激动之中。
    二毛一直奔跑,尘清真人则在大声地与这畜牲沟通,千万别闯岔了路,刀疤龙等邪灵教众因为茅同真的自爆损失惨重,而且也延误了时机,并没有追上来,正当我们以为即将逃出敌人的视野中时,我头顶突然传来了一阵冷哼,奔行中的二毛脑袋处,突然多了一双修长的脚,将它重重跺了一下。
    二毛似乎受不了这打击,四脚一乱,栽倒在了泥土里,而在最前头引路的尘清长老身子则被黑色皮鞭一束,人就被高高卷了起来,又是一阵人仰马翻,我护住前后的小朋友们,结果自己却重重砸在一棵擎天大树上,砰的一下,整个世界都变得一黯,感觉鼻子啊嘴巴里,到处都有血流出来,一嘴苦腥。
    在两个朵朵的搀扶下,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只见二毛被狠狠地踩在地上不动弹,而浑身黑雾缭绕的岷山老母则将传功长老的脖子捆着,阴冷地看着我们狞笑:“孙悟空能够逃出如来佛祖的手掌心么?不能,所以呢,别逃了!”
    我瞧见包子的师傅,那邋遢道人口鼻处都有鲜血,虚弱得几乎立马就要挂掉了。
    而就在这时,刀疤龙等人也拨开了草丛,出现在我们的来路处。

猜你喜欢: 《炮灰修仙记事》 《次元界法师》 《武林大恶人》 《全职道长》 《喜结》 《在修仙界玩网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