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逃无可逃,同归于尽

    岷山老母听这名字虽然貌似老态龙钟,但其实并不算丑,身为鬼妖的她保持着四十来岁明媚女人的最佳状态,除了脸上的表情颇为阴森狰狞之外,仔细看,其实也算是一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然而此时的状态却让人着实喜欢不起来。
    她伸出猩红的舌头,舔着尘清真人的耳垂,迷蒙的眼睛里面蕴含着深深的笑意,疯狂地大笑着:“哈哈哈,哈哈,我说过,这一次来了,就不打算将你们给放走,既然你们想救陶晋鸿那个废人,那么就给他陪葬吧?”
    尘清真人身体虚弱之极,刚才被摔之后都已经昏迷过去,此时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却是被岷山老母用舌头给舔醒来了,这个邋遢老头儿瞧见了这幅场景,好不气恼,大声说道:“杨小懒,你好不知羞,竟然调戏我这一百多岁的老头子,有意思没意思啊?”
    岷山老母眼睛一红,张嘴一咬,竟然将茅山这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传功长老,半边耳朵都咬了下来,在嘴巴里面咀嚼着,鲜血在唇间蔓延,配合着她诡异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嚼了几口,岷山老母吃吃地朝着前面的尘清真人笑,说邓师叔,小懒这次呢,只是想去拜见一下久未谋面的陶掌门,还要烦请您引一下路。
    尘清真人被扯破半边耳朵,却也不喊痛,只是闷哼一声此刻的他心中想必也是极为郁闷,倘若他没有遭到暗算,别算说岷山老母,便是眼前的这所有人一同围攻而上,在他看来也只是一碟小菜,不足挂齿,然而在中了算计之后,他行不得气,不然哪里会被岷山老母的鞭子封住身体,走脱不得。
    听到岷山老母的话语,这位老人倒也有骨气,哈哈直笑,说我老邓也活了这么多年,与我同辈的纷纷仙去,留我一个人在人间好不寂寞,既如此,还不如早些死去吧,至少有你们一同陪伴,黄泉路上,倒也不会太寂寞……
    两人相交多年,彼此的脾气禀性都十分熟捻,岷山老母见尘清真人心存死志,知道这老头儿是那油盐不进的硬石头,也不再浪费唇舌,而是望向了从地上爬起来的我们,恶声恶气地说道:“都束手就擒,要不然我杀了邓震东这个老不死的!”
    包子看到自家师傅这垂垂将死的模样,不由得悲切地大声叫道:“你这个老女人,放开我师父,你要敢杀他,我要你全家都不得好死!”
    包子的威胁让岷山老母好是一阵郁闷,咬着牙齿说道:“我全家已经不得好死了,现在该轮到你们了!”
    小妖清纯与娇媚夹杂的俏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色,出言嘲笑道:“瞧你这面相,便知道是一个克夫克子之人,天煞孤星,谁沾谁死,怨不得别人的……”
    小妖这话语未免有些尖酸刻薄了些,饶是这岷山老母人老成精,还是听得一阵火气直冒,颤抖着语气威胁道:“小丫头,你别嘴硬,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邓震东的这个老头子?”
    小妖悬空而立,叉着腰大笑,说你杀吧,杀了的话,大不了小娘就在这林海迷踪里面和你玩一辈子的迷藏哦,不对,倘如是陶掌门醒了过来,一巴掌拍死的一定不会是我,你若有信心摸出这地界去,尽管拍死即可。
    这小狐媚子跟尘清真人并没有什么交情,所以也谈不上担忧,轻松自在地回答道,言语里却将对方所顾忌的事情,一一给点了出来,气得岷山老母浑身一阵发抖,却又无可奈何。
    这时苏北老怪刀疤龙等人也走到了近前来,看着岷山老母手中奄奄一息的传功长老,问岷山老母搞定了没有?老母摇头,说老东西骨头太硬了,瞧不出什么东西来。
    刀疤龙当即就是一阵嗤笑,说这玩意还不好干?把他最喜欢的女徒弟抓起来,一番折磨,实在不行给兄弟们轮了,看他最后会不会带路!刀疤龙说这话的时候,瞧向包子、朵朵和小妖三个各具特色的俏丽小萝莉,眼睛如同锋利的钩子,一脸淫笑,极尽猥琐之能事。
    有什么样的小弟,便有什么样的老大,刀疤龙跟惨死林间的光头男武映杉倒是一脉相承,让人看着就恶心。
    朵朵吃不住这怪叔叔的注视,打了一个响指,立刻有藤蔓将刀疤龙的双腿缠绕住。
    朵朵练了这么久隐匿身形的手段,此刻倘若不是刻意敞开心扉,是无人能够看出身份的,不过这一下却让岷山老母发现了,惊异地叫道:“天啊,你也是鬼妖?而且还会青木乙罡?”
    刀疤龙修为精炼,朵朵这一招对他并不会起到太大的延迟作用,当下七彩霞光一扫,那些刺人的藤蔓便退了回去,他挥手往前一指,大声地喊道:“兄弟们,冲,拿下疤脸小子,生擒小萝莉!”旁边的几个邪灵教高手像打了鸡血一样,嗷嗷叫,急吼吼地冲上前来。
    敌人来得气势汹汹,然而我却瞧见与之前相比,那最难缠的恶鬼修罗仅仅只剩下两头,其余的并没有瞧见,想来应该是在茅同真刚才的自爆中同归于尽了。而朝着我扑来的邪灵教众包括刀疤龙在内,总共有五人,身上的衣服虽然残破,但是却都是精气十足,个等个的好手。
    敌人上前,我自然没有被动挨打的道理,将鬼剑抓在手上,朝着最前面的一头恶鬼修罗疾刺而去。
    这鬼也是使剑,不断凝聚成晶的长剑与我绞在一起,手法十分精妙,不输于名家,一阵剑响,铮然出声,左边另一头恶鬼修罗也提剑刺来,小妖出鞭,将这剑给接下来。而在这稍微的一接触,敌人立刻蜂拥而至,其中一个白面无须的中年人从怀中掏出一根哭丧棍,上面鬼哭狼嚎,无数恐怖,朝着我的腰间捅来。
    兵贵精而不贵多,能够进得这茅山之内的,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教众,要么是手底有两把刷子,要么就是拥有着别人所不具备的特长,然而比起小佛爷封神榜中豢养的恶鬼修罗来说,实力又略逊几分。
    我在与一头恶鬼修罗较完力后,一脚踹在那根突前而来的哭丧棒上,脚跟一痛,不过那人也被我爆发出来的巨大力量给踹得脚步不稳,那哭丧棒发出巨大的鬼叫声,朝着后方甩去,差一点儿就打到了后续的同伴身上。
    而就在此刻,那条爬入树冠之上的巨大蟠龙棍灵出现在了岷山老母的身后,巨大如拳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岷山老母,稍一迟滞,便会一口咬来。其余九条蛟龙阵灵也都随之滑落下来,有的在警戒岷山老母,有的则在包子的指挥下朝这边游来。
    我将鬼剑握得快要裂开,与突前诸人忘死搏斗,勉强维护一点稳定,而在人群背后的刀疤龙则狞笑一声,从随身箱子中摸出一块长达两丈的红色绸布,往上面一扔。
    那稠布如有灵性,腾空而飞,异香扑鼻,那四溢的香气让所有涌动的蛟龙都变得没有了骨头一般,不再驾雾腾云,下饺子一样跌落下来,砸在地上,竟然如同实质一般,草汁四溅。
    我的心情沉重,知道因为梅浪、岷山老母这些内鬼的,使得这阵法的大多数底牌都被敌人所算计,又有着小佛爷这种智近乎妖的强人居中统筹,穷尽全国之力来找寻应对之法,所以才会出现此刻这般兵败如山倒的场景。
    蛟龙跌落地上,砸得乱石纷飞,草汁飞溅,而小妖则趁乱将被踢开的二毛收回,那家伙在神仙诡地中的东夷迷幻杀戮阵中威猛强硬,而脱离了阵法的护翼,实力大跌,让人可惜。
    我依然还在挥剑,死战不退,甚至还划伤了两个邪灵教高手的小腹以及胳膊,鲜血飞溅,这彪悍的态度让刀疤龙愤怒不已,他从身后抽出一把沉重的朴刀,上面篆刻着许多扭曲的符文,掂在手里,推开旁边两个受伤的同伴,狞笑一声,一记力劈华山,由上而下地朝着我砸来。
    之所以说是砸,是因为那沉重的朴刀赋予了它巨大的势能,当我挑开左右两头恶鬼修罗凶猛的攻势时,便瞧见这劲风扑来,来不及多想,举剑去挡,结果我立刻悲剧,犹如山峰一般的巨大势能将我往下压制,虽然这鬼剑以成精槐木为身,表面镀得有来自宇宙太空的精金,无比坚硬,然而剑身却也嗡的一声悲鸣,接着我整个人都被往下压,双腿齐膝,栽进了泥土里。
    我的右手酥软发麻,软软地垂了下来,而刀疤龙也承受了我巨大的反震之力,往后退了几步,脸色一阵红一阵白,难以置信地大叫道:“好厉害!”
    我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像那木桩子一样被生生砸进泥土里,使劲往外拔,然而太慌乱,一时之间竟然出不来,而岷山老母见了,哈哈大笑,连道好,歇斯底里地大叫道:“杀了他,杀了他!”
    得了岷山老母的吩咐,旁边几个邪灵教众还在犹豫,而那两个硕果仅存的恶鬼修罗则提着黝黑的剑,一剑割头,一剑刺心,便要将我给斩杀当场。朵朵和小妖此刻也是奋力上前,挡下了这两记攻击,回过神来的刀疤龙却拖着朴刀,腾空而起,再次朝我劈来。
    我望着急速上前而来的刀疤龙,以及他那雪亮的刀锋,手脚冰凉,不过当时我也来了蛮劲,躲不开,避不过,那就同归于尽就是,于是右手交左手,也不抵挡,鬼剑朝着刀疤龙的心脏刺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左边的耳朵突然听到了一声“嗡”的声响。

猜你喜欢: 《彼岸墨花开》 《妹纸不是人》 《热血青春之烈焰骄阳》 《使徒召唤》 《高维文明养成手册》 《星际超级生物文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