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王豆腐

    通常来说,外国人看中国人瞧不出年纪,四十岁女人愣看成十八岁少女,而我瞧着面前这个长相英俊的外国帅哥,也看不出来多大,只感觉是人到了中年,两腮的胡茬被刮得铁青,脸惨白得不像话,一双眼睛深蓝如海,嘴角紧紧抿着,有着诡异的笑容,整体来说有点像后来热播美剧《行尸走肉》里面的弩哥达里尔。
    这老外有钱,西装革履地穿着像是那华尔街的金融精英,妥妥的高端大气,虽然不明来意,但我还是站起来与他握手,然后让跟着进来的老万将王铁军叫过来,给我们当翻译。
    这老外摇了摇头,说不用了,我可以说中文的。
    咦?听到这虽然并不熟练、但勉强能听懂的普通话,我松了一口气,走出校门这么多年,我的英语功底早就丢到了姥姥家里去了,单独应付这么一个老外,即使连手带脚的比划上,我肯定都是吃不消的。将这老外带到会客区坐下,我问怎么称呼,他说他叫做莫利多卡,莫利多卡-勒森布拉,中文名字叫做王豆腐。
    这名字听得我忍不住笑,问那王先生,你有什么事呢?为什么一定要见我?
    王豆腐语气迟缓地问道:“陆老板,我这次过来呢,是想跟你打听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做威尔,威尔岗格罗,不知道你认识不认识?”
    王豆腐的眼睛眯着,稍微有点儿狭长,嘴唇上面有着古怪的深红,我有点不是很喜欢,听他问起威尔,我心中咯噔一下,警戒心起,然而表面却故作漫不经心地说道:“威尔?哦,不知道你是他的客户,还是他的朋友?”
    王豆腐用他古怪的腔调说道:“朋友……对的,我是他曾经在英国灵学会的朋友,听说他在你这儿,所以就照过来了。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呢,我能见见他么?”
    我的脑子里快速地思考着,嘴上勉强应付道:“我想你不能。对不起,王豆腐先生,威尔虽然曾经短暂供职于我们事务所内,并且在业内也有一定的名声,但很遗憾的事情是,在去年十月份的时候他就离开了我们这里,回到了他魂牵梦萦的故乡了。之后我们就一直没有联系了,威尔先生是一个很不错的员工,如果你能够联系到他,请帮我转告,说如果他想回到我们事务所,我愿意开两倍、不,我会开三倍的价钱聘请他……”
    听着我在这儿满嘴跑马,王豆腐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凶狠,不过很快,他立马转换过来,微微地笑了一下,摇摇头说不对,我们的谈话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我一愣,说怎么了,那应该怎么样?他没有说话,而是将右手轻轻打了一个漂亮的响指啪!
    这声音出现后,整个房间的灯突然一下就熄灭了,空间骤暗之后,而在我的左前方出现了一盏欧式的宫廷古灯,凭空悬浮着,灯里面的火焰不断地跳动着。那火焰时而幽蓝,时而金黄,时而青色迷蒙,流露出如同梦幻一般的光芒,将我的脸庞照耀得光怪陆离,变幻万千。
    而随着这光的不断跳跃,我的心也被一种莫名的力量给牵引往下,仿佛有一个十分舒服的女声在我耳边轻轻说道:“睡吧,孩子,你需要沉眠,好好睡一觉,当你醒过来的时候,你会发现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更加美好,更加……”
    这声音说的明明就是英语,但很奇怪的事情是,英文丢到脑背后不知道多少年的我,竟然能够明白其中的含义。
    我知道自己是在被催眠了,心中不由得一阵怒意这简直就是鲁班门前卖大斧,真当老子是泥捏的么?
    不过因为不明白这家伙的来意,我也只有好按捺住自己心头的怒火,装作迷迷糊糊的样子,任其催眠,差不多过了一分多钟,一直盯着我的王豆腐站起来,双手在我的面前舞动如花,过了一会儿,又坐了下去,瞧着我迷离的样子,用充满魔力的声音和缓问道:“年轻人,告诉我,威尔到底有没有来找过你啊?”
    同样的把戏,当年我审讯王宝松的时候就玩过了,大致回想了一遍当日王宝松那副迷离的痴呆模样,揣摩着回声问道:“威尔为什么要来找我啊?”
    见我即使被“催眠”,也还没有卸下防备,王豆腐不由得暗自骂一声*(虎皮猫大人常骂,我勉强知道意思),然后用引导式的方法询问:“威尔打破了上帝的诅咒,能够自由行走在阳光之下,他找到了安吉利娜,并且赐予她同样的能力,无论密党还是魔党,或者独立氏族,这十三氏族的所有血族都在找他,让他将这一秘密公之于众,奉献出来,可是……”
    王豆腐咬牙切齿地说道:“可是他却无情地拒绝了!他被魔党列为了第一号敌人,比梵蒂冈裁判所那些肮脏的胆小鬼还要前列,整个魔党都在找他,我们抓住了他的挚爱,安吉利娜告诉我们,威尔手上有一份叫做‘该隐的祝福’的药剂,我们从英吉利海峡一直追遍了大半个欧洲,最后在阿尔卑斯山南麓伏击了他,只可惜又让他跑了。有消息说他逃往了中国,而在那里,正是他获得‘伟大先祖的祝福’的地方,所以我们来了。他认识的人不多,而你正是最有可能的一个,所以你需要告诉我,他的行踪……因为,我们是自己人!”
    我缓缓摇头,语气低沉地纠正道:“不对,我们不是自己人。”
    王豆腐惨败的脸上突然露出了十分诡异的狞笑,嘴巴大大裂开,露出了一对雪白的尖牙,慢慢延伸,几乎蔓延到了自己的下巴去:“很快,你就是了……”我依然还是摇了摇头,说还是不行,我又不是处男,童贞早没了,被你咬一口,顶多变成个肮脏的食尸鬼,而不是你们这种“自己人”。
    听到我这理智的话语,逐渐严肃起来的表情,王豆腐狞笑收敛,眼神变得无端严厉起来,厉声说道:“你……竟然没有被鬼灯催眠?”
    我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呵欠抱怨道:“谁说不是呢,最近家里面的几个小家伙精力过剩,总是闹得很晚,搞得我睡眠都有些不足,白天瞌睡得要死,又忙得直跳脚,有时候还真的想睡上一觉呢,只可惜就怕这眼睛一闭,我就成为了别人的食物。基于这一点,我只得忍一忍了。”
    王豆腐霍然站起来,捏着双手,拳骨正在喀喀作响,手指尖的指甲也开始变长变黑,声音越发地严厉了:“你……到底是谁?”
    我本想深藏功与命,装一回雷锋同志,但是装波伊的本性还是忍不住问了一下:“哎呀,你都找上门来了,居然不知道我是谁?难道勒森布拉的人脑子里面都装着水泥么,你也不动脑子想一想,能够请得起威尔这样的家伙来当打工小弟的,你就没有想过,他的老板是这么好惹的么?”
    我将手一挥,那盏欧式宫廷古灯就给我抓在了手里,瞧了一眼,往地上狠狠一扔,大声骂道:“我艹,就你还敢孤身一人跑这里来瞎咧咧,我还以为是你们的十三圣器呢,结果就一山寨货,完完全全的试用阉割版本,你也好意思拿出来?你知道么,你这简直就是用生命在卖萌啊!”
    我这一番羞辱将号称“优雅与残忍并存,高贵与颓废同在”的勒森布拉成员王豆腐先生,给彻底惹恼了,他大声嘶吼一声,恼羞成怒地大叫道:“愚蠢的人类,不可饶恕!你会死得很惨的……”
    我朝着门外看了一下,杂毛小道出外勤了,跑到了会州去,估计到夜里才会回来,指望他是算不上了,不过练了没多久的巫力大周天行气法门,我的心中却也信心满满,我面前的这个家伙,并没有让我产生恐惧之感,瞧着他脸色越发惨白,牙尖爪利,惊声尖叫着朝我倏然扑来,我大叫一声来得好,气形于身,伸手便将他给接住。
    到底是有信心只身而来的家伙,这个王豆腐可比之前的威尔要厉害一些,尤其是力量,蛮力惊人,我坐在沙发上吃了点亏,人没事,结果沙发一声痛苦的吱呀响,直接朝着后面翻开去。
    我栽倒在了沙发后面,心中也有些恼恨,翻身而起,接过王豆腐一连串的拳脚攻击,趁着他一味强攻的当口,伸手将他如同钢铁爪套的双手给擒住,放力一扳,这个有着强健体质的吸血鬼立刻一声惨叫,啊的一声喊,张开雪白的獠牙,朝着我的脖子咬来。
    只可惜他的嘴巴并没有咬到我的脖子,凭空伸出了一只粉嫩的胳膊,王豆腐使劲儿一咬,喀嚓,牙齿差一点都碎了,而麒麟胎身的小妖则被逗得哈哈直笑。
    听到办公室里面的打斗和吵闹声,在外面的老万敲门,见没有被理会,将门使劲推开,瞧见惨面獠牙、指甲硕长的王豆腐,不由得一声大叫:“闹鬼啦!”

猜你喜欢: 《爱上千年老妖》 《嫡女夺权》 《[综]男主他每天都在烦恼钱太多》 《还你六十年[娱乐圈]》 《爱豆王爷傲娇妃》 《总裁在上我在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