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悲催的子爵大人

    在茅晋风水咨询事务所这样的部门里面干了这么久,无论是接受到的培训,还是经历过各种单子,对于这些东西都有知晓,按理说老万也不会这么惊恐,怪只怪这王豆腐先生此刻的外貌实在是太过于可怖他爪子呈现出硬化角质状,而牙齿雪白,又尖有利,那如同深蓝色大海一般的迷人眼眸此刻也呈现出积年黑血,因为愤怒而发出来的嘶吼声在办公室里面回荡,在这样天色黯淡的傍晚,确实是十分吓人。
    老万一声喊,还没有下班的几个风水师和助理就都跑到门口来看,也皆讶然尖叫。
    这老外的实力很突出,力量强劲,然而我并不怵许多,怕就怕他失去理智,对这老万这些普通人大下杀手,所以我只有朝着门口大声喊道:“出去,关门!”
    老万这个人平日里老油条一个,滑不溜手,唯一的优点就是听话,得了我的命令,当下就推开众人,将门使劲一关,砰的一声响。我与王豆腐在地上翻滚,上下交替着,将会客区的沙发茶几弄得杂乱翻滚,一时间乱作一团。
    小妖精心布置的办公室被搞得一团糟,气得这小妮子哇哇大叫,瞅准了这家伙的脑袋,冲上去就是一拳,那柔嫩的小拳头砸在王豆腐的腮帮子上面,可怜的吸血鬼大人闷不吭声地一声哼,一口老血吐出来,半边脸都是一片青肿,馒头大。
    王豆腐本待依靠着自己敏捷的身手和强悍的力量,速战速决,然而双手被我给死死擒住,铁箍一般不得松开,而后脑勺被一双小手托着,咬又咬不得,接着又被这个看着清新素雅的萝莉少女一顿胖揍,头昏昏沉沉,所有的高傲都被抛到了脑后,老泪纵横,缩着头大喊:“你到底是谁?”
    我一声冷笑,骂了一句“傻波伊”,提起膝盖,朝着这个家伙的下身顶去,弄得这家伙又是一阵大叫:“卑鄙的中国人,你怎么能……啊!”。
    王豆腐被一阵暴打,沉默啊沉默,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死亡,本以为能够迅速掌控场面,然而瞬间就陷入群殴中的王豆腐终于将自己的愤怒积蓄到临界值,他青白的皮肤下面,仿佛有无数个小老鼠在跑动,那血管鼓得肿大,突出的青筋将他整个人都勾勒得立体了几分。
    吐了几口鲜血之后,他一声大叫,从身上传来一阵巨大的力量,将我和他脖子之后的朵朵给震开到了一边儿去,倏然站立而起的王豆腐头发根根竖起,一双眼睛红如血海,气势惊人,用极端愤怒的声音低吼道:“肮脏的爬虫,你居然敢挑衅伟大的莫利多卡-勒森布拉子爵,你死定了!”
    他的浑身上下,都有浓郁的鲜血雾气在翻滚,一双眼睛几乎都要凸了出来,话音刚刚一落,一顿足,一股无形的恐怖波纹就从他的足尖出现,朝着四处蔓延而去,下一秒,他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尖锐的右爪呼的一声响,朝着我的脖子处划来。
    瞧这动静,看来他是气坏了,早就已经忘记了将我也变成同类的那大话。
    不愧是与威尔一般的同类,王豆腐的速度快得简直难以用肉眼去捕捉,然而见识过杨知修这样顶级大佬的战斗方式,我却并不会害怕许多,摈弃了视觉上面的幻影,而直接用炁场的触摸来感应轨迹,当下也是深吸一口气,口吐真言,曰:“镖!”
    此言一出,我身子先往后一缩,然后骑马蹲裆,以极细微的角度错开王豆腐的攻击方向,一记民间流传甚广、最为朴实的“黑虎掏心”,真真切切地印在了他的胸口上。
    砰!
    王豆腐的胸口可不是真正的豆腐,这一拳击在他的胸膛,我的拳骨之上立刻传来了一阵如同枯树般的触感这回声也响,有点敲鼓的意思。
    前文有言,这九字真言中以“镖”最富攻击性,又译作“兵”,表达行动快速如镖,降三世羯摩会之意,这王豆腐或许是位极为厉害的家伙,但是他毕竟还比不上与我曾经交过手的密党传奇异端,爱德华男爵,故而在这一错肩而过的情况下,他痛苦地一声大叫,整个身子都砸在了靠窗的那一面墙上,砸得攀附在上面的墨绿藤蔓汁水四溅,而他则软软地滑落了下来。
    看着对他隐隐呈现围攻之势的我们,又看着自己几乎塌陷下去一大块的胸口,王豆腐背靠着墙,勉力支撑着身子坐起来,苍白可怖的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地深情,皱着眉头质问道:“怎么可能,平凡的你,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力量?难道、难道你是中国古老而神秘的门派成员?”
    我缓缓走近这个完全不复之前绅士模样的男人,冷冷地说道:“一个陌生人跑到我的公司里,然后质问我前员工的行踪,并且袭击了我,损坏我的办公用品若干,王豆腐先生,你是愿意赔偿我的经济以及精神损失,还是愿意被我扭送到有关部门,享受一下人民专政的威力?”
    王豆腐并没有听到我话里面的含义,而是喃喃地在嘴里念叨道:“克拉克伯爵曾经提醒我,在中国的地盘不要太肆意妄为了,因为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有着太多让人看不清楚的恐怖,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他的话……”
    我盯着这个被我一拳擂成重伤的可怜虫,厉声问道:“好了,是时候做选择了,我亲爱的王豆腐先生!”
    我严厉的声音让王豆腐猛然抬起了头来,我瞧见他的眼睛里面有着熊熊燃烧的烈火,那两颗雪白牙齿更加锋利了,他竟然又笑了,狰狞莫名,我听到耳朵边有人轻喃道:“既然如此,那么就不得不逼我出绝招了!”
    我心道不好,没想到地下的这个家伙竟然在穷途末路的情况下,毅然选择了狗急跳墙,但见他将锋利如刀的十指插进了自己的小腹当中,掏出了蠕动伸缩的一团肠子,剧烈的疼痛让他面目变得更加狰狞了,也赐予了他无穷的力量……下一刻,他像弹簧一样从地上蹦起来,牙齿几乎就在瞬间到达了我的脖子前,仿佛跨越了时间和空间。
    我若被咬,局势必定陡然逆转,然而我却笑了,肥虫子从我的脖子处冒了出来,直接射入他的口中。
    肥虫子身躯肥大,比大拇指还肥上一圈,如同子弹一般的射速进入,便是那吸血鬼身上最为坚硬的吸血尖牙,都被磕坏一个口子。王豆腐如遭雷轰,脑袋在往后仰,而双手却仍然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胳膊,用力一抓,我立刻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那是被指甲给划伤了手。
    面对着这样冥顽不灵的家伙,而且还是异类,我的脾气可就没有那么好了,当下也是双手一翻,反过来将他的双手抓起,一点也不作犹豫,借着势,双脚腾空,重重地蹬在了这个家伙的胸口。
    经过这些天对力量的融合,我的这一下可并非玩闹,在我双腿蹬直的那一刹那,王豆腐的双手被我活生生地拉扯断开,齐肩而脱,鲜血狂涌而出,而他本人则朝着我办公室旁边的落地窗飞去。
    砰!
    裹挟着巨大力量的王豆腐在厚重的钢化玻璃上稍微停顿了不到一秒,接着继续往后退,砸碎玻璃,跌落在了空中,径直跌落。
    刚才打得痛快,见到自己玻璃都碎了的我立刻心疼无比,想甩开王豆腐的一双残手,却发现竟然还有活性,紧紧抓着我的双手不放松,我也来不及甩开,几步冲到窗前低头一看,发现下面好在没有砸到人,地上除了一地碎玻璃,什么都没有,就连王豆腐的尸体都没有。
    我皱着眉头疑惑,旁边的朵朵指着天空喊道:“陆左哥哥,你看那儿……”
    我抬头一看,却见一大群黑色的蝙蝠晃晃悠悠地飞向天际去。我张大了嘴巴,王豆腐这厮看着好像并不是很厉害,但到底还是挂着子爵头衔的血族,竟然还有这种本事。小妖瞧见了,愤声大叫:“打完了就想跑,我这办公室损坏的财物谁来赔?”
    她纵身就想要追去,却见那一群黑蝙蝠轰然四散,各自飞离,根本无法抓起。
    我瞧抓在我手臂上的一对残手,上面灵气流动,突然间也化作了四对蝙蝠,展翅欲飞,我哪里能让这东西跑了,恶魔巫手一运转,这些蝙蝠顿时僵直不动弹,已然死去。
    这时门外都闹翻了天,老万在门外大叫,说陆哥,陆哥,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远处有一个蝙蝠晃晃悠悠地飞了回来,脑门顶上正是肥虫子,小家伙正得意洋洋地冲我乐,我思念一及,顿时笑了起来,敢情肥虫子已经下得有暗线,那就不怕他跑了。我将手上这八只被恶魔巫手的力量震慑死去的蝙蝠甩在地上,若无其事地过去开门,老万、张艾妮、王铁军还有几个事务所老人,都挤在门口,关切地问候着,我笑了笑,说没事,就是窗子破了,需要修理。
    老万告诉我,说他刚才打电话给曹彦君了,对方告诉他很快就来。我点了点头,去洗手间清洗了一下伤口,又换了一件衣服,留几个熟悉人在这里处理残局,打扫卫生和应付大楼物业,其余人则都给我赶了回去。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曹彦君带着几个兄弟过来了,见面就问我,说你这里也遭吸血鬼了?

猜你喜欢: 《凤倾美人谋》 《偷菜系统》 《追击男神99次》 《阿媛》 《我不当明星》 《天才神医混都市》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