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威尔归来

    瞧见这个高瘦的身影,我感觉莫名的眼熟,不过因为是逆光,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然而杂毛小道却将自己靠边停了下来,然后拍了拍我,说过去看看。杂毛小道表情严肃,而车子一直没有熄火,我知道对于刚才我遇袭的时候,他虽然嘴上说得轻松,但是心中还是有着十足的防备,也没有多言,将车门打开,快步走向那个黑影子。
    见到我快速跑过来,那个黑影子并没有跑,而是将目光越过我,警戒朝着前后左右扫量过去。
    我走到了近前,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定睛一瞧,不由得失声惊叫道:“威尔?天啊,竟然是你?”
    我瞧得仔细,原来站在花坛后面畏畏缩缩躲着的高个儿男人,却正是与我们阔别已久的威尔冈格罗,这个长相异常英俊的男子此刻正佝偻着身子,身上穿着一件路边摊随意弄来的廉价衬衫和西裤,身上有浓重的血腥味,虽然将自己的脸隐藏在阴影当中,但是能够瞧得出来,他的气色并不是很好,听到我这般惊异的喊声,他苦笑着说道:“陆,我的老板,咱们能不能轻一点儿,要知道,我现在屁股后面的追兵,多得让你难以想象……”
    他似乎有千般的话儿要说,我伸手拦住了他,说这里说话不方便,车里谈。
    我走过去扶着威尔,发现他胸腹部有伤口,我似乎还能够闻到溃烂的血肉气息,显然正如王豆腐所说,这个家伙受了很重的伤,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从欧洲逃到这边来的。威尔有一米九,这么一大个儿伏在我的身上,我也不犹豫,带着他就走向了路边,小妖在车里早就瞧见了,打开车门,帮忙扶着威尔进去。
    我将车门关好,也钻进了副驾驶座,杂毛小道二话不说,油门一踩,车子就朝着前方行驶而去。
    走上了正路,威尔在两个朵朵的照料下坐好,苦笑着跟我们说道:“之前还在犹豫是不是要找你们,不过我这儿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想着陆左你也许能够帮帮忙,所以才冒险前来……”
    我回头瞧着捂着肚子的威尔说道:“威尔,你不用多说了,你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对于你的遭遇我们表示很抱歉,别的先不说,谈谈你现在的情况吧。”威尔见我并没有多问,犹豫地说道:“我……我想提前告诉你,如果收留了我,你们可能会受到很多来自血族的袭击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不行的话,你们还是把我放到安全的地方吧……”
    威尔越是这么说,我们越觉得威尔身后所受到的压力可能是太大了,所以才会担心牵连到我们。杂毛小道一边开着车,一边哈哈直笑,说我的朋友,你的提醒似乎有点晚,在一个半小时之前,我身边的这位倒霉蛋已经受到了袭击,出手的正是与你一样的种族。
    “什么?他们下手了,来的到底是谁?”威尔显得有些惊慌,我瞧他现在的神态,这是长期生活于惶恐和不安的环境中,造成的应激性疲惫,跟我们当日亡命天涯的状态,是一样一样的。
    “中文名叫做王豆腐,英文名叫做莫什么卡来着……”我忘记了王豆腐的英文名怎么拼,就记得后面的姓氏:“勒森布拉!”威尔听到了,眼睛凝成了一条线,缓缓地说道:“哦,原来是这个该死的家伙啊,他是魔党里面少数能够说中文的血族,是个狂傲而固执的家伙,我跑到中国来,他应该也被调过来了……陆,你没事吧?”
    小妖在旁边笑,说有事的应该是那个王豆腐,他傻乎乎地跑到事务所来,想要一双手让死陆左给撕下来了,然后给一脚踹飞到了楼外面去。只可惜那个家伙化身成了蝙蝠群,飞走了,追不上。
    威尔瞪圆了一双眼睛,吃惊地说道:“天啊,他可是子爵!”
    我摸着鼻子想了想,说好像是,这个家伙似乎提了这么一嘴。威尔望着表情轻松的我和杂毛小道叹气,说天,你们真是不断让人惊讶的人,莫利多卡-勒森布拉在魔党里面可是了不起的人物,却被你砍瓜切菜一样直接给弄废了。
    他思索了一番,跟我们解释道:“化身为蝠,是勒森布拉直系传人的特殊技能,不过并不是无限度而为的,像他这样级别的,一般只是在受到致命攻击之后才能勉力施展,而且在结束之后,三个月内都无法动弹,现在的莫利多卡估计,我估计应该待在棺材里面了。”
    杂毛小道开着车,抬头看了一下后视镜,说威尔,谈谈你的事吧。
    威尔捂着自己的小腹,沉默了几秒钟,抬起头来说道:“既然你们已经见过莫利多卡了,想必也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由来。唉,都怪我,太大意了,带着安吉列娜在伦敦逛街,结果让该死的代理人看到了,然后就面临了铺天盖地的质询和追杀,我带着安吉列娜逃跑,她在英吉利海峡的时候被魔党掳走,而我则逃了,后来我又在阿尔卑斯山麓遇伏,幸亏藏身积雪之下才幸免于难……“
    威尔回首往事,感叹道:”他们有追踪的秘法,整个欧洲都是他们的眼线,而北欧又是狼人的地盘,我待不下去了,没有办法,只有潜入西班牙,搭了一艘前往中国温州的货轮,躲在装满鞋盒子的货舱里飘波好久,才来到这你们这儿……”
    威尔的遭遇各种曲折,让人感慨,我指着他发臭的小腹,说什么伤?
    威尔笑了,说这是魔党黑暗之手一名恐怖的血族伯爵出的手,灼热魔火,我竟然能够从他的手下活着逃走,还真的是奇迹啊……
    正说着,杂毛小道又停车了,我奇怪地回过头来,只见杂毛小道将车窗打开,一只痴肥的鸟儿挤进了车里来,话还没有说,直接就骂了几句娘,闹得很。
    钻进来的虎皮猫大人告诉我们,房子里面来了好几个肮脏的臭蝙蝠,都是有些年头的老家伙,守在那儿等你们回去呢,马勒戈壁,有一个老不死的还想吸大人我的血嘿,我这暴脾气,倘若要是大人我还在当年,这些家伙根本就是弹指间飞灰烟灭的小角色……
    灰溜溜跑开的虎皮猫大人正回忆起当年鲜衣怒马,瞧见后车座的威尔,不由得开心地大叫道:“嘿,看看谁回来了我亲爱的威尔小帅哥,大人刚才说的可不是你……呃,我想说,再次见到你,我很高兴!”
    “我也是,我尊敬的猫大人!”
    虎皮猫大人跟威尔寒暄打屁,而听到这个消息的我和杂毛小道则对视一眼,知道不管威尔有没有来找我们,这件事情就是黄泥巴掉到裤裆里,不是翔也是翔,甩脱不了的。
    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先不回家,车朝着南城郊区开去,然后通知曹彦君这个消息,让他纠集人手,荷枪实弹地杀过来,之后我又通知赵中华,说我们这里有一个朋友,需要藏一下,问能不能先送到他那废品站里去。这破烂掌柜也很敏锐,问是不是威尔,我也不隐瞒,他说好,让我们先过去,他通知一下站里的兄弟先撤离,不然要真有麻烦找过来,那些普通人还真招架不住。
    杂毛小道加快了速度,不多时便到了赵中华位于南城郊区的废品场,他这个地方比较正规,除了外面的堆场之外,还有两个仓房,以及工人值班和住宿的小楼,我们到的时候,赵中华正好将人给送走了,然后给我们引导车,停在了院子里。
    下了车,老赵引我们到值班室里面,瞧见威尔一脸憔悴地捂着肚子,胸腹间阵阵腐臭,连忙把他扶到值班老头的床上躺着,问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伤成这样?
    赵中华之前接到了曹彦君的报告,已经大概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杂毛小道将威尔的衣服掀开,我便跟他解释了几句细节,正说着话,听到杂毛小道一声低呼,我装过头去,低头一看,只见威尔的衣服下面,大半个胸膛的皮肤都腐烂,露出了好多发白的腐肉,粘稠的黄色汁水和脓血沾在上面,里面似乎还有黑色的蛆虫在嚅动,一股恶臭从床上传来,让人直想作呕。
    我们的脸上都露出了难受的表情,而当事人威尔却坦然面对,他扯过床上揉成一团的床单,抱歉地说道:“嘿,各位,要不然我把它挡住吧,希望不会因此而影响到你们的胃口。”
    我们都摇头,表示不用,杂毛小道奇怪地问威尔,说你们血族的生命力不是很强悍的么,这伤口怎么没有能够愈合?威尔说没办法,出手的是道格,恶魔伯爵,这伤口受到了诅咒,是不能够凭借体质和药物来愈合的。
    我很奇怪,说威尔,你干嘛不将配方交出去呢?倘若你交出去了,一定会成为血族的英雄,而不是现在到处躲藏的老鼠。杂毛小道和赵中华也都点头,只有威尔苦笑道:“我倒是想,配方都交给了卡玛利拉议会,可是他们对于我所说的太岁原液一直有质疑,而后消息走漏,魔党介入,根本就不相信我所说的话语,直接将安吉列娜劫后了,又要抓捕我你们可能不了解魔党那群狂徒,他们根本就不会顾及什么,也不愿讲道理,我要是落在他们手里,不但救不回我的挚爱,我也会被活活地折磨死的……”
    任何合作都需要建立在平等互利,以及对方的诚信上面,显然,臭名昭著的魔党并不是一个好的合作对象,我们点头表示理解,然后问他有什么打算。
    正在强忍着巨大痛苦的威尔伸出手,抓住我,恳求道:“陆左,我可以信任的朋友不多,你能帮助我,救回我可怜的安吉列娜宝贝么?”

猜你喜欢: 《我和外星人老婆的甜蜜生活》 《女孩子就是用来宠的》 《医妃惊天:王爷,求恩泽》 《反宋》 《念你此生无憾》 《我与极品美女特卫》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