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小诊所的食尸鬼

    这几天其实我们已经转了很多地方医院、墓地、火葬场、有国际背景的外资或者合资公司以及许多与刑黑虎走私集团有着关联的地头蛇,形形色色的地方和人都瞧见不少,腿跑断,车轮子都磨薄了几分,大家精疲力竭,却没曾想在离我原来住处不到五公里的城中村里,竟然发现了王豆腐的气息。
    我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气,除了房间里的血腥之外,在诊所的那个方向,隐隐有灵蛊的气息传来,与我体内的金蚕蛊交相呼应着。
    终于顺藤摸瓜地寻到了气息,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望,整理好身上的东西,转身返回房间里来。
    房间里仍在忙碌,二次初拥的程序比初拥还要麻烦许多,威尔这才刚刚开始附在闻铭脖子上吸取含得有王豆腐生命印记的血液,在吸尽之后,他会通过自身体内的调节,将自己的血液给融入闻铭的身体里,使其成为拥有威尔传承的血族后裔,拥有与他一般的特性。
    换句话说,我们可以把威尔此次的行为当成是给智能手机刷系统,原本的闻铭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类,经过王豆腐的“越狱”之后,变成了吸血鬼的系统,不过这是一种早期的系统,威尔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升级,重新赋予一个新的固件,使闻铭的操作系统得以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毫不犹豫的说,威尔的传承比王豆腐的那垃圾系统要好上一百倍,倘若这固件能够自带“不畏阳光”这中bug级功能的话,威尔完全可以开创一个新的种族,创造历史。
    说起来,发展后裔是一件十分严肃和慎重的问题,需要经过本氏族亲王的认可和批准,才能够正式融入到血族大家庭里面去。威尔一生浪荡,漂泊惯了,闻铭算是他的第一个后裔。
    我之所以照看闻铭,除了是乡里乡亲外,多少也看在我那久未联系的堂弟面子,而威尔之所以给予闻铭初拥,其一是看在我的面子,卖个恩情给我,好让我营救他家妹子时更加卖力,其二则也想试验一下自己经过“该隐的祝福”改造之后,发展出来的后裔,跟原先的血族到底有什么不同?
    然而我们两个都没有想到这个不经意间打造的中国式血族,后来竟然会到达我们所不会想象的高度所谓世事玄妙,造化弄人,一饮一啄,莫非天定?
    闻铭的故事也是一段传奇,实乃苗疆分支,此乃题外话,倘若有闲再谈,单说当日瞧见威尔还在床前换血,我们也不去打扰他,打开房门,穿过那有着女性隐约暧昧呻吟的楼道口,离开出租楼,朝着不远处的那个小诊所行去。
    诊所离闻铭的住处并不是很远,是临街的,抬脚就到,它的门脸房不大,估摸着里面应该也只有三两间小房,不过卷闸门合得死死,下面一把大铁锁,进不去,与周边人来人往的热闹街道很不相称。
    我和杂毛小道围着这门面左右瞧了一下,又瞧一瞧周边的人,感觉直接闯入似乎有些太过于突兀,不知道会不会惊扰这些普通居民,然而我们这纠结的表情倒使得旁边一个卖臭豆腐的大妈误会了,这会儿没有客人,她便扭过头来与我们搭腔,说年轻人,找什么呢?
    我们嘿嘿笑,说大姐,这诊所怎么是锁着的啊,没有人么?
    大妈也笑,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番,压低声音,苦口婆心地劝我:“年轻人,你们是过来做人流的吧?女朋友没带过来?大姐我也是好心,多余跟你们讲一句啊,这种事情呢,能生则生,实在没有条件生下来呢,也不要图方便、图便宜,一定要去正规医院做,这种事情对女孩子伤害很大,你们可得上些心了……”
    这卖臭豆腐的大妈倒是个好心而唠叨的人,看来这家诊所的生意给她搅黄了不少,我苦笑,说没有,这诊所的老板是我一个老乡,这次过来,专门是来看他的,结果人也不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听到我们是这诊所老板的朋友,大妈略微有些尴尬,回过头,一边炸她的臭豆腐,一边回话道:“他啊,前几天就关门了,也不知道是回老家了呢,还是去外地了,说不准,你们可能白来一趟了。”
    “关门几天了?”我追问道,那大妈想了一下,说四天吧,要不然就是五天?呵呵,年纪大了,记事都记不起来咯。
    我们点头表示感谢,然后没有再说话。通过与这位大妈的交谈中,我们得知,这家诊所应该也是王豆腐袭击我的那天晚上关的张,倘若如是,这个专门给附近未婚先孕的女孩子做手术的老板只怕是遭了难。杂毛小道扯了扯我的衣袖,下巴朝着这房子的后面指去,我点了点头,跟着他绕着房子,来到了后面。
    在楼房的后面我们发现了一个后门,铁门紧锁,不过这没有什么关系,瞧得黑乎乎的,左右无人,我一拍胸口,肥虫子便溜了出来,摇头晃脑地转了一圈,然后朝着钥匙孔里钻去。
    一秒钟不到,那铁门的锁头“咔”的响了一下,吱呀一声,由内往外地支开来。
    我回头瞧了一眼杂毛小道,而他点了点头,示意我往前面走。借着远处人家窗口传来的灯光,我和杂毛小道缓慢走进这里面来,这个房间是个生活区,里面有锅碗瓢盆,以及做饭的灶台,我注意着脚下,尽量不要碰到什么东西,而肥虫子则在我的前方,肥硕的身子忽高忽低,竟然能够闪耀出一点点金色光芒,将这房间照得朦朦胧胧,倒也不会太黑。
    隔得这么近的距离,其实我已经能够感觉得出来,王豆腐就在前面的某一个房间里,于是将鬼剑从身后的背包中缓缓抽出来,给杂毛小道打了一个手势,这一次,务必不能让他给再次跑了。
    杂毛小道笑了,悄声说道:“威尔都说了,以这个家伙的时候,使用完‘化身为蝠’的技能之后,差不多要躺上三个月才会好,咱至于这么紧张么?”我耸耸肩,说小心些总是没有错的,说话间我已经推开了里面的门,这刚刚推出一道缝隙,突然间就有一股猛力,将这缝隙给挤开来,一个黑影子口中有着低沉的嘶吼,朝着我一扑而来。
    倘若是常人,被这样的来一下,一定就给扑倒在地了,而我是谁?早在这东西出现的那一刻起,我便已然察觉到了,退后两步,任其冲到中间来,抬腿就是一脚,当胸踢去。
    两相较力,这倏然出现的家伙虽然凶悍,然而却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的这弹腿踢得又准又狠,无论是力道、角度还是准头,都是无可挑剔的厉害,结果这家伙被我踢上了空中,肥虫子正好将脸给映照着,却是一个身穿护士服、长相平凡的女孩子。
    这个妹子被我一脚蹬飞,却并没有发出痛苦的娇呼,而我脚尖上传来的触感,也几如踢到一块塑胶一般,硬得很。砰那妹子掉落下来,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又迅速地爬起来,朝着我伸手抓来。
    “食尸鬼?”杂毛小道疑惑地轻轻说道,雷罚递出,一剑扎在了这妹子的额头上,直入一寸。
    雷罚剑上的雷意吞吐,那个妹子浑身一阵颤抖,如同筛糠,蜡黄的皮肤上抖落许多黑色汁液来,接着头高高扬起,朝着后面倒去。“真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我抱怨道,蹲下身来瞧了一眼这个女人,一张脸青黛狰狞,脖子下面的皮肤像那老槐树的树皮般粗糙,显然是被吸干了所有鲜血,然后成为了根本没有意识的傀儡。
    杂毛小道叹息了一下,用雷罚将门给轻轻挑开,单身而入,我跟着走进去,手往墙上摸了一下,碰触到了开关,结果房间里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在光明降临的那一瞬间,又有一头同样的食尸鬼朝着我们扑来,这种小杂鱼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场噩梦,然而此刻却正好颠倒过来,我们才是真正让它恐惧的噩梦,杂毛小道并不出手,瞧了我一眼,我会意,鬼剑前冲,一剑划过,那个应该是诊所老板身份的秃顶食尸鬼捂着脖子倒了下去。
    大晚上的,将这样两个原本是普通人的食尸鬼终结,我和杂毛小道并没有半点的快感,而是皱着眉头看着这间原本是诊所的店子,只见这四面墙都被人用鲜血绘制出一些古怪的符文来,黑黢黢地望过去,墙上面的血色符文仿佛在流动一般。
    这房间不算大,一眼扫尽,没有瞧见王豆腐,我们有些失望,难道那个家伙离开这里了么?
    瞧见地上这两个还在微微动弹的食尸鬼,我有些丧气,刚想说话,却见杂毛小道扔出一张燃烧着的符文,口中轻喝道:“破!”
    此言一出,我才发现在靠左墙的药品柜那边地上,竟然有新鲜的鲜血渗出来,好大一滩。
    王豆腐,在地下!

猜你喜欢: 《竹马男神不正经》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重生之古代术士》 《倾城虐恋:致还在挣扎的你》 《重生之逆天狂少》 《庶女毒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