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事务所的困境

    前文有讲,这宗教局主要的职能机关有六个司,分别为政法司、业务一司、业务二司、业务三司、业务四司、外事司和人事司,其上还有总办和机关党委,以及顾问团,各司其职,比如说陶晋鸿所在的全国道家理事协会这种地位超然的社会团体,其实也是挂靠在局里面,接受外事司的指导。
    当然,说是如此,但像陶晋鸿这种超然人物,为了保持自己在朝堂上面的地位,一般也会在顾问团里面挂职,双向领导。
    文中经常所说的有关部门,单指的是业务四司这个隐秘而庞大的机构,它的主要职能便是执行宗教局管理的第四条:“引导、促进宗教在法律、法规和政策范围内活动,防止和制止不法分子利用宗教进行非法、违法活动。”
    此为引申,不容多叙,言归正传,东南局位于南方市西郊的训练基地是一个准军事化的机构,主要是对新招入有关部门的相关职员和行动部队,进行针对性培训的相关机构,毕竟对于这个有着十四亿人口和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国土的国度来说,像我和杂毛小道这样的人很少,赵中华、赵兴瑞这种也算是人中龙凤,就连曹彦君这种龙虎山天师道的二流子第,也是极为稀少的,缺口很大,更多的成员都是从社会上招募,以及定向学院培训而来。
    像怒江集训营那种专门培养局内骨干成员的培训机构,规格是极高的,以至于邪灵教认为将我们这些种子成员杀死,便会使得在宗教局一蹶不振,不过这种集训营一年只有一次,各省都只有少数名额,平常的培训则都是各大区自行解决。
    西郊训练基地位置十分隐秘,周围都是大片的农田,离市区也远,我们到达门口,远远看到有武警放哨,进入的时候除了证件,还需要人员接引,好在七剑中的尹悦是这基地的主管,也就是坐地虎,我们很轻松地办理了出入卡,并且找到了威尔。
    有大师兄的特批,威尔手下的这些血族被安排在靠南的一处小楼内,里面还有一处哨岗,防范有些森严,我找威尔谈事,而杂毛小道则直接溜到了楼上,去找奥黛丽关心关心生活情况去了,坐在一楼的会客区,威尔向我表达了对大师兄的敬仰之情。
    他颇为夸张地谈起,说他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中国官员有像陈先生这样开明、睿智和果断,这是一个极为优秀的领导者,善于把握手中的一切筹码,总能够在人生的博弈中,取得出人预料之外的好成绩。
    我对于他和大师兄的计划并不关心,倒是对杂毛小道和奥黛丽的事情感兴趣,问威尔,说老萧喜欢奥黛丽这种大洋马,那妞儿被你种下印记之后,智商会不会有影响,你能不能控制奥黛丽,然后让老萧……嘿嘿,你懂的。
    对于我的想法,威尔摇头否定,说不行,首先,作为一个绅士,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但是这一切都需要以双方自愿为前提;其次奥黛丽是茨密希家族的重要成员,她的父亲甚至是一名大公,贸然对她进行强行措施,只怕即使有印记在,我也遭受不住大公的怒火——印记并不是让血族变成奴隶,而只是一种生理上的强烈认同感。
    得到威尔的答复,我兴灾乐祸地笑了,杂毛小道的如意算盘落空了,接下来的,恐怕又是一场为期甚长的攻击战了,要知道,大公的女儿,可不是那么好攻克下来的。我与威尔稍作接触,又有工作人员过来找他交接雷昂伯爵和瑟特的相关事宜,于是便不再打扰,也没有去叫正在兴头的杂毛小道,而是径直去找也被安置在这边的堂妹小婧。
    西郊训练基地占地面积颇大,我费尽周折,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终于在地下练枪场找到她。
    没想到百无聊赖的尹悦竟然带着小婧在这里练枪,我黑着脸看着小婧打完十发子弹,然后与尹悦开心地交流着,心中一万头神兽奔腾而过——这小姑娘动枪,还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两人说说笑笑,看见我出现在门口,于是放好枪具迎了上来,小婧手上还拿着避音耳机,兴奋地跟我说道:“左哥,你看到没有,我打了54环哎,尹悦姐说初学者能够打到我这个成绩的,算是十分厉害的啦……”
    我笑着点点头,跟她说了两句,然后一把抓过尹悦来,低声问这个女汉子,说让你们看着不出事就行,你没事带这小屁孩子打什么手枪,会出人命的你知道么?
    尹悦故作无辜地摊开说,说陆左,你知道的,我们这基地里都是些训练场,根本没有什么可玩的地方,连网络都是内部网,而且还不能给她接触,小女孩无聊又好奇,我也是看在你面子上才给她玩玩枪的,你还不领情……
    我无语了,正想跟她辩驳几句,小婧在我旁边闹我,说左哥,听尹悦姐说你认识这儿的大人物,你能不能跟这领导说说,走个后门,我以后毕业了,能加入这里么?我实在太喜欢这里了……
    我木着脸说不行,这丫头便一直说说说,说得我头都大了,过了好一会儿,我问她学校那边怎么样,假期请学校批了半个月假,她可以在这儿学习,说到这里,小婧告诉我,说紫汐告诉她,说我们老家有个帅气的大哥曾经来找过她,还说好几个当时牵连到的同学也被人询问了,不过因为小婧的交待,都没有透露。
    小婧这边儿我也算是放心了,让她先待在这儿,等风头过来再回去上学。差不多到了饭点,赵兴瑞打电话过来,想请我和萧道长有没有空,若有,一同吃个便饭。
    这是应有之礼,我并不拒绝,找到正在骚扰奥黛丽的杂毛小道,过赵兴瑞定的餐厅去。到了地儿,除了我和杂毛小道之外,老赵还请了董仲明和余佳源,因为是中午,一会儿还要工作,所以大家都没有怎么喝酒,浅尝辄止。
    老赵此次前来,是接替董仲明的职责,而董仲明前些时候已经升了办公室主任,接下来应该会调往鹏市去挑大梁。席间董仲明不断地在跟老赵讲一些大师兄的工作习惯和理念,老赵也听得仔细,不断点头。
    不过我瞧得出来,老赵这人心思太重了,做助理的话应该是做不来的,大师兄大概是想带他在身边了解一下,倘若可堪大用,自然可以走董仲明的道路,倘若不行,那也怪不了谁,反正机会是给了的。
    老赵知道大师兄能够接纳他,多少也是看了我和杂毛小道的面子,不住感谢。
    午餐快结束的时候,我接到事务所王铁军的电话,跟我说新来不久的那两位风水师已经递交了辞呈,准备离开事务所了,让我如果有时间,尽快赶回公司来一趟。
    自我和杂毛小道从藏地归来,其实很少有参与事务所的正常运作,一般事务其实更多的还是依托于张艾妮和新来的两个风水师在处理,实在有什么凶灵邪异的案子,我们或者雪瑞才会出马,此次事务所一下子走了两个风水师,基本上就弄不下去了。
    得知消息之后,我立刻与杂毛小道说起,这家伙并不上心,说这事务所不过是当时的游戏之作,既然变成了麻烦,不如直接关张了便是,何必心焦——这家伙从来都不关心钱财之事,够用就行,而且心有所想,又不肯离开此地。
    他倒也是洒脱,不过我多少还是有些责任心,也不理会他,出门打车,赶回了东官。
    匆匆赶回事务所的我刚刚进了办公室,王铁军就赶了过来,递交给我两份文件,正是两个风水师的辞呈。
    辞呈这东西可以写得天花乱坠,但就是没有一句实话,我请王铁军坐下,也不看辞呈,直接问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个顾老板派来的公共关系专员沉默了一下,还是说道:“老板,李悦和唐道他们两个人呢,有倒是都有些本事,不过走的都是文路子,跟我们事务所一直以来的定位并不是很相符,不过我们这儿薪水优渥呢,也就养着。可是前几天你办公室发生的那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像他们这样的人,毕竟家里面还有长辈和孩子呢,苦学一身谋算业技,所为的也不过是名利和钱财,到哪里高就都一样,倘若真的有危险,他们哪里会把小命赔在这里?”
    王铁军虽然没有前任苏梦麟那么长袖善舞,但也是一个实诚之人,他离开之后,我沉默了很久,一直在思考接下来,茅晋风水事务所以后的路,到底要怎么走。这件事情让我头疼极了,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傍晚,夜幕降临,突然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我看了上面的号码,竟然是许久没有联系的顾老板。
    他打电话来干嘛?是作为股东,问责茅晋事务所的业务么?

猜你喜欢: 《未曾相顾年华里》 《空间第一农女》 《岁月苍苍白头老》 《重生皎皎年华》 《快穿之只想做魔王》 《征战星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