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最神秘的机构----佛爷堂

    姓许的先生?
    说实话,在这处处危机的异国他乡,我还真有些惊弓之鸟了,尼玛,在咖啡馆等着我的那位,不会是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萨库朗二号人物吧,要是这样,我只怕跑都来不及跑呢?
    说来也好笑,我当时莫名地就有些腿软,扶住门框,舒缓了一会儿心情,才想起来问道:“那个许先生,长什么样啊?”阿洪回答道:“中国人,二十来岁,戴着黑色边框的眼镜,斯斯文文的,脸上留了一些胡须,很有礼貌,说是你的朋友,我感觉很面熟。”
    我努力照着他的描述回忆,想起无数种可能,然而最终又没有一个答案,不过想来应该也不会有太大危险,说不定是大师兄那边的人,于是吩咐小妖照看好雪瑞和他侬,然后转身下楼,朝着酒店旁边的咖啡馆走去。
    这家咖啡馆并不算大,里面飘扬着当地民俗音乐,倒也好听,我在昏暗灯光的照耀下,目光在里面巡视了一圈,都没有瞧着找我的那人,正疑惑是不是有人耍我呢,感觉身后有人在靠近,背脊一紧,猛然回过头看去,却见到一个身材挺拔的青年站在我后面,精致的眼镜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这青年脸上带着平和的笑容,与我打招呼道:“嗨,陆左,好久没有见了,还记得我么?”
    瞧见这人,我的心情莫名地不好,冷言说道:“李致远,哦,现在应该叫回你的本名来了,许鸣,真的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是的,大家想的没错,出现在我身后的正是当年香港换魂事件的主角之一,就读于香港中文大学的优等生许鸣,当时从和合石山上下来,我们出于好心,以及心软等等原因,隐瞒了他与李致远换魂的真实情况,使得他能够以李致远的身份,周转于香港的上流社会。
    然而世间就宛若追妹子,或者勾引男神,并不是你用了心,付出许多,就会有回报的,后来我们前往这缅甸来赌石,寻找麒麟胎时,这小子居然将雪瑞给掳走,又莫名将其扔在了山里面,更是出现在萨库朗的基地里面,完全坐实了他萨库朗一方的立场。不过也算是这小子命大,后来我们破狱而出,斩黄金蛇蛟、超度小黑天,最后追剿余孽的时候,跑掉的人,后来被尹悦击杀的黎算一个,他也算是一个。
    我仔细地打量起面前的这个男人,他跟李志远以前那个花花公子的形象很不一样,古铜色的肌肤,黝黑深邃的眼眸,人也健壮了宽肩窄腰,脸颊处有着稀疏阳刚的黑色胡须,将原本阴柔的气质一洗而空,居然有一种帅到让妹子心脏扑通乱跳的感觉来。
    我不是妹子,而且还与许鸣有着过往的恩怨,跟萨库朗也有解不开的疙瘩,于是走上前去,伸出手去跟他握:“不过你敢出现在我的面前,倒是有几分胆气,相逢即是有缘,握个手吧?”
    许鸣瞧见我的手,伸出手与我紧紧相握,说陆左,其实我们两人之间,并无仇怨,我个人也一直不想与你结仇,相比之下,与你作为朋友,是我更乐意的事情。我这次来,找你也是有正事的,不如我们坐下来聊?
    我收回手,直接用命令的语气跟他说道:“别的我们先不谈,说一说萨库朗现在的结构,还有,他们对我到底有什么图谋……”
    许鸣摇着头微笑,说陆左,咱们两人打过这么多次交道,我以为你是一个有分寸的人,没想到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要说实话,就恕我无可奉告?我捻了捻手指,笑道:“你有没有感觉自己的右手发痒?如果你想过几天肠穿肚烂而死的话,我不介意你缄默其口。”
    许鸣笑了,伸出左手来,从右手上面揭下来一层高度仿真的人皮,说你说的是这个么?
    我的脸色一变,右手倏然往前一抓,而许鸣则不知道使了什么步伐,人便退到了门口,我知道许鸣来见我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于是没有再进攻了,朝他淡淡地笑道:“这么久过去了,你也有进步了。很好,你现在有跟我谈话的资格了,嗯,帮我点东西了没有?”
    许鸣脸色有些不是很好,不过还是出声讲明道:“陆左,你是个养蛊人,这我早就知晓了,所以人皮手套、防瘟药、开光佛牌等等一应物件,我也都有,不过更重要的事情是,两兵交战,不斩来使,说穿了,相对于我要说的事来讲,我的命不值钱……嗯,我帮你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可以么?”
    我在许鸣的接引下坐好,耸耸肩,调节气氛道:“只要不加咖喱就好!说吧,什么事情?”
    两人坐定,许鸣开言道:“首先我想像你解释一下,其实我对李家、对你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恶意,当时掳走雪瑞,我也只是奉了秦伯的命令行事而已。说句实话,我很喜欢李家的生活,它让我有钱,让以前的家人过上不那么辛劳的日子,也深深感受到了一个伟大父亲的爱。倘若有可能,这样的生活,我宁愿过一辈子,给李隆春养老送终,然后把遗产全部捐赠给福利院,靠着自己的双手创造事业。只可惜,我左右不了自己的生活……”
    谈及自己的家人和李隆春,许鸣情感流露,显得十分伤感,让人感慨世事无常、人间艰难,不过经历了许多欺骗,特别是果任法师这样的影帝级人渣,我再不会轻易地相信别人,只是点头,让他继续说下去。
    许鸣说完当日之事,然后说道:“不过现在好了,秦伯已经对我放手了,我现在效力于另外一个大人物,一个真正让人敬仰的伟大人物,活在上个世纪的传奇,他似乎很关注你,这次我过来,就是想向你表达一个意思,那就是这一次关于魔罗之事,请你不要参与。”
    我眉毛一掀,说哦,原来是另投了东家,难怪我发现你最近修为大涨,跟以前相比完全都是天与地,那么说说吧,到底是谁想让我滚蛋?
    许鸣苦笑,说陆左,你别这样,我知道钟水月和郭佳宾两人的行为让李家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也知道他们弄得李家湖和雪瑞处境危难,不过他们现在已经跟我们接触了,算得上是我们的人了,所以我过来求个情,你放过他们吧,相关的经济损失,我们会责令他们退回去的。
    我的心中明了,说哦,原来你是为了那两个贱人说情啊,不过我之所以要找他们,还真的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雪瑞、为了那个待在疯人院里面的崔晓萱,以及公义。还有,我也很想看一看,那个女人到底什么样,竟然能够让郭佳宾那小子,做出这么贱的事情来?
    许鸣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些严肃,盯着我说道:“陆左,说实话,我只是作为一个朋友过来劝慰你的,这是一场庞然大物之间的游戏,根本就不是你能够玩得起的,要是真搅合起来,你这小舢板,随时都有覆灭的危险。你懂么,我不是在求你,而是在帮你!”
    我低头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来问道:“许鸣,你是契努卡的人了么?”
    他抬起头来,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不是,我现在是佛爷堂的人以你的经历,你应该知道我这个部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许鸣警告了我之后,转身离开了。
    我坐在咖啡馆里,独自一人待了许久,说实话,我自然知晓佛爷堂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邪灵教如此势大,天南海北,各处散落,而那掌教元帅小佛爷上则通过实力卓著的十二魔星、各地庐主掌控教众,下则任用各路贤才,组建佛爷堂,实行中央集权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宛若古时的封疆大吏和东厂锦衣卫。
    佛爷堂的人我就见过两个,一个是曾经有过交道、扮猪吃老虎的翟丹枫,还有一个却是当日进犯茅山时的苏参谋,他们的相似之处在于,修为都不算是很厉害,然而心计和忠诚,却是一等一的。
    而现在许鸣告诉我,说他也是佛爷堂的人,而且出手保下了钟水月和郭佳宾。
    他还告诉我,他们不想与我为敌。
    这里面的信息量太多了,让我的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回到酒店之后,我请教了虎皮猫大人,它也知晓不多,不过推测,说萨库朗的许先生,想来应该跟小佛爷有一定联系,因为秦鲁海这个老不死,就是香港鸿庐的头儿,也是十二魔星之一,唤作秦魔。
    事情烦扰,当下也是由大人帮忙看夜,我们先行歇下,然后在第二天,阿洪找了车,将我们送出城,行了两个半小时,下车入山,开始朝着蚩丽妹所在的寨黎苗村行去。
    路程遥远,不过进山方才半个小时,我便停了下来,将上次收起来的黑色佛牌拿出,问虎皮猫大人,说我们就在这儿伏击?
    大人说好。

猜你喜欢: 《万古第一少帝》 《杀神崛起》 《穿越之凤君逃亡录》 《绝世武侠系统》 《因为为师貌美如花[穿书]》 《幻世回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