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蹲伏草丛

    这是一个山坳转角口,大人一声令下,我便将手中的黑色佛牌放在地下,用泥土掩盖,然后与雪瑞朝着附近的荆棘草丛中潜入,旁边的他侬不知道怎么回事,问这是要干嘛,小妖轻轻拉了一下他,说躲起来便是,问这么多干嘛?
    小和尚他侬倒是蛮听小妖的话,那小狐媚子瞪了他一眼,浑身的骨头都轻了几斤,跟得了软骨病一样,屁颠屁颠儿地朝着草丛中跑了过去,留下了空旷无人的山道,以及过山的微风。
    当虎皮猫大人飞向天空之后,我蹲在一丛缅甸山林罕有的石斛后面,眼睛一直盯着山道上,看看有什么动静。这黑色佛牌当日戴在果任法师的脖子上,竟然能够防范肥虫子的进攻,这并不是它有多么厉害,而是它直接勾连行脚僧人达图的意志,通过秘法,请神入牌。我当日收回来,而不是将其扔掉,其实也正是想故意诱使敌人能够追踪我们,然后跟着我们的节奏走。
    敌人之所以可怕,是因为他难以捉摸,倘若能够按照我们的步调行动,那么威胁也就少了一半。
    这件事情我与虎皮猫大人偷着商量过,它同意了,并且负责探知尾随而来的敌人,前两日倒也没有出现什么不妥,到了今天早上出城的时候,虎皮猫大人告诉我,说有人盯上来了,不过应该不是达图,或者相同级别的高手。
    既然不是达图,那么我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那跟踪的人简直就是送菜,我倒也不客气,反过身来伏击,抓几个舌头,把身后的敌人给弄清楚再说。
    大人给的情报很准,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在我们的来路附近就有了点动静。来了人,我更加小心了,都不敢直视对方,只是用眼角余光略微扫描。那动静越来越近了,我将遁世环给开启,摒住气息,然后将鬼剑给缓慢地抽了出来,尽量让自己的心变得平静,收敛杀心。
    三、二、一!
    出现了,在对面的草丛处出现了一个毛头毛脸的家伙,比猴子要大一点,浑身阴气缭绕,黏稠熏臭的粘液将身体弄得湿漉漉的,脸上长了三只眼,一张嘴巴大得直接裂到了耳朵里去。瞧见这类似于矮骡子形象的东西,我有一点儿错愕,没想到跟在我们后面的不是人,反而是这么一个怪物。
    我这边惊讶,他侬也是用极低的声音说道:“嘎达西(音译)?”
    我扭过头来,用疑问的眼光看了他一眼,他低声解释道:“这东西中文应该叫做魔泥猿,是南印度洋深处的一种水生动物,少部分也会生活在大陆,最喜欢待在河塘的烂泥里,以蚯蚓和虫子为食。它的性格暴躁,而且天性通灵,是绝佳的媒介物,但是非常敌视人类,很多时候会隐藏于水底,将河里游泳的人拉下水里杀死。相传有厉害的降头师死了,会用这猴子转身,暂寄魂魄,不过这也只是传说,更多的降头师会豢养厉鬼,然后灌注于它的体内,作为鬼宠……”
    他侬低声说着话,那东西倒也敏感,本来朝着我们这边走着的,结果忽然停下了脚步,四处张望。
    我赶紧瞪了一眼他侬,他也知道了不对劲,闭上了嘴巴,气息都细了几分。
    那魔泥猿在原地停留了差不多两分多钟,左右观察,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才将那窟窿一般的鼻孔在空中吸了吸,似乎在感受着什么。当时我的心差一点儿都跳了出来,就怕给发现了。所幸那家伙也没有太多的谨慎,察觉无异之后,朝着我刚才埋牌的地方,蹦蹦跳跳地赶了过来。
    来的既然是这种鬼东西,而不是人,那么就没有太多伏击的价值了,我扭过头,瞧了虎皮猫大人一眼,想征求它的意见,虎皮猫大人也正好朝着我看来,脑袋很肯定地点了点,十分用力。
    这是要务比擒拿的意思啊!
    我左右看了一会儿,小妖在右,肥虫子在左,而我在正前方,唯独后方无人填补,那自然是速度最快的鸟人,也就是尊敬的虎皮猫大人坐镇了。万事俱备,我倒也不慌张,静待那家伙上前来,待瞧到它伸手将地上的泥土抛开,翻出了那种黑色佛牌,下面预留得有一张“压煞四鬼斗厄符”。
    这是我出发前杂毛小道赠送的几张得意之作,能够致人浑身酥麻,对这东西倒也可行,一瞬间,蓝光闪耀,宛若电光游过,那魔泥猿活力十足的身子陡然间就是一僵。
    它这一顿,除了雪瑞之外,我们其余人等立刻群扑而上,便是那什么状况都不明了的他侬小和尚,为了表明自己并非什么忙也帮不上的闲人,也咬着牙冲上了前来。然而状况还是发生了,就在我指间即将触及这东西的胳膊时,它突然朝着右边一跳,整个身子就蹦到了旁边的树上去。
    不过它虽然反应敏捷,却也还有更加厉害的,小妖早已经抵达了它的前方,不过这小狐媚子嫌魔泥猿浑身脏兮兮、臭烘烘,却也不伸手来抓,抬腿便踢,那东西被踢中了下颚,仰头翻下树,正好撞上了追赶上来的他侬,那小和尚跟随般智上师多年,本事自然有,双手齐出,一声经诀念诵,竟然有隐隐金光浮动。
    不过那东西倒也是凶悍,根本就不闪避,直接挥手来抓,他侬虽然一掌拍在那东西的背脊处,但是却也是中了一抓,半截袖子都给抓碎,血淋淋的几道血口子。
    他侬受伤,人朝旁边跌开,而我则直冲过去,朝着被他侬拍入荆棘草丛的魔泥猿箭步冲去,刚刚到了临前,那家伙弹射而起,朝着我的下三路冲来,手上的利爪尖锐,想来是要跟我的小小左亲密接触。这东西凶悍,然而有的东西却并不是凶悍的气势所能够弥补的,当下我也是将鬼剑那么一抖,先是削开它欲断人子孙的爪子,然后果断一刺,直接将这东西给钉在了草地里。
    这魔泥猿一声厉吼,隔小半个山头都能够听到这凄厉的叫声,我正想将它给彻底干掉,却不曾想它张口朝我吐了一口阴气逼人的黑雾,那黑雾中有无数怨灵凝聚,朝着我的心脉袭来,当下我也有点心惊,好在这个时候肥虫子拍马赶到,翅膀一振,那金光闪耀,宛若烈阳融雪,所有的黑雾都化作了乌有。
    危机解除,我也毫不客气,冲上前,一脚踩在它的胸口,滑滑腻腻的,我差一点儿滑倒。
    我这一脚十分狠厉,那家伙的胸口立刻就塌了半边,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更加让我惊奇的一件事情发生了,这看着凶恶野蛮的鬼东西,这个时候居然开口说话了……只是,只是说的唧唧哇哇,我也听不懂,当下心惊,脚下又是一股猛力,顿时一阵嘁哩喀喳声,这家伙终于给我踩死了。
    他侬这时捂着手臂赶上来,我回过头来问他,说这家伙说了什么?
    小和尚脸色有些晦暗,说这个家伙被你说的那个达图上师附身了,他说无论你跑到天涯海角,他一定会用最残忍的方式,杀掉你的。
    我嘴角上翘,说那这么说来,他应该有什么事情耽搁了,还没有赶到大其力,如此最好,我也省了心思防范他。他侬呲牙咧嘴,我低头看了一下,发现他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恶化,流出脓血来,瞧见他一脸的灰暗,我也不多说,让肥虫子进入其中吸毒。
    过了几分钟,终于消了,我从背包里面找出包扎用的医用纱布给他捆好,小和尚他侬这才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盯着正在跟我炫耀邀功的肥虫子羡慕不已,说我要是能够有这么一条,多好?
    他这话说得肥虫子有些骄傲了,黑豆子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得意洋洋地冲我唧唧叫,一副小人得志的好笑模样。我还待夸夸它,安慰一下功臣,结果小妖直接过来,照着它的屁股弹了几下,肥虫子泪流满面,急吼吼地躲入了我的体内。
    笑闹完,我这才有时间蹲下来,瞧看这魔泥猿,这玩意丑是真心丑,看着很重,然而当我用鬼剑将其挑出起来的时候,发现根本就没有几斤肉,这十分符合通灵的特点,因为鬼魂阴体喜欢肌肉结实、骨骼匀称的活物,这也是瘦子容易见到鬼,而胖子则在鬼屋里却能其乐融融的原因当日,前提是你别做太惹鬼生厌的事情。
    闲话不谈,魔泥猿有毒,我当时正准备将这东西给掩埋起来,免得遗祸路人,然而这个时候天上盘旋的虎皮猫大人突然降落下来,朝着我小声示警道:“小毒物,你可得小心了,在那边半里处,有三个人匆匆赶了过来,来意不明,你再猥琐点,蹲一下草丛,一会儿我们开黑!”
    我诧异,说难道是带这魔泥猿前来追踪的契努卡会众么?
    我们再次蹲伏回去,不多时,来人渐近,我旁边的他侬突然激动了,低声喊道:“是来找我的追兵!”

猜你喜欢: 《腾龙噬空》 《不只是骷髅》 《都市绝世兵王》 《绯闻影后》 《一朝仙歌》 《论系统的男友力》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