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苗寨备战

    瞧着宛如死寨、暮气沉沉的苗寨子,我们都不由得有些心慌,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走过了好大一片水田地,我们来到了离寨门有二十米的地方站停来。这寨门外有布置,我们不敢再走,左右看了一下,还是雪瑞勇敢上前,朝着里面喊山道:“黎贡大伯,丽花婆婆,熊明大哥,我是雪瑞啊,我来了,你们在哪儿呢?”
    如此喊了三遍,那寨门突然吱呀一声响,然后喀喀喀地往上升起,当那中门大开之后,寨门前出现了十来个人,为首的三个,可不就是苗寨子的头人黎贡,还有熊付姆、熊明叔侄俩么?
    瞧见这些人,我们的心情也算是落了地,兴奋地直挥手。熊明快步上前,来接我们,让我们随着他的脚步行进,如此磕磕绊绊,终于进了寨门,我这才发现在村口处的围墙边,居然还有四十多个精壮汉子,和二十来个五大三粗的婆娘,手上全部都有着猎刀梭枪,还有的甚至直接就拿着现代火器,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瞧见这副场面,我和雪瑞都有些发懵,想来应该不是在迎接我们,而是有别的事情。
    寒暄过后,雪瑞沉不住气,问头人黎贡,说这是怎么回事?
    黎贡表达了见到我们的喜悦心情,朝着前面深处的密林中瞧了一眼,然后吩咐寨门上面的村民关闭这沉重的木门,接着吩咐熊付姆在此照看之后,才跟我们说道:“这事情有些复杂,先跟我回去,到家里面,再跟你们说。”
    熊明在前面领路,我们则沿着蜿蜒的寨中小路行走,瞧见左右的人家都是窗门禁闭,往日热情的村民们一个也没有见到踪影,那些整日玩闹疯癫的小屁孩子也见不到了,到了头人家里,他吩咐婆娘弄点待客的油茶来,然后搬了板凳过来让我们歇下,这才说道:“你们来得还真不是时候,蚩婆婆进山采药,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回来了,最近大毒枭王伦汗不知道怎么回事,要在这片山区开辟新的罂粟地,派人过来说服我们也种植,被我拒绝后,他恼羞成怒,放下狂言,说要灭了我们这个村子,杀鸡儆猴,所以我们才会摆出这个阵势,让你们担心了。”
    大毒枭,王伦汗?
    我想起来了,当时这一片区域里有三股比较大的势力,其一错木克的善藏和尚,也就是低调的萨库朗,其二则是王伦汗这个大毒枭,最后便是神秘的黑央族。这王伦汗是当年金三角霸主坤沙手下的营长,后来坤沙集团覆灭之后,他自己带着队伍辗转至此,拉起竿子自立了门户,手段倒也高明,最后还是立下了足。
    当时我们前来缅北,王伦汗已经加入了格朗教派,追杀我们的军人里面便都是他的手下,不过这家伙自成一股势力,手下有枪,而且当时萨库朗基地被抄,他也没有什么动静,吴武伦他们当时便也没有清剿,没想到现在居然这么嚣张,胆敢说出灭了寨黎苗村的这种大话来。
    说实话,蚩丽妹虽然几十年来从未现身,便是寨子里的人知道的也不多,但是她妹妹,蚩丽花婆婆的手段也是极为高强,周围附近的人应该都是知晓的,这王伦汗是哪里来的底气呢?
    说到这里,旁边的熊明有些愤然,他告诉我们,王伦汗手下空有一堆杀人越货的丘八货,不过并没有特别厉害的降头师,这也是他当年屈服于萨库朗的重要原因,不过现在不同了,黑央族那伙在脑门上刻着星星的野蛮人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居然走出了丛林,开始为王伦汉效力了,也正是因为黑央族的助纣为虐,使得王伦汗在近半年以来,势力得到极大的扩展,一跃而成为了这金三角地区中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手下有人了,有枪了,也有钱了,他行事就肆无忌惮起来,这才会有了今天的这么一出戏。
    我点头,表示了解,问他们什么时候来呢,到时候我们也能够帮一帮忙。
    黎贡笑着说你能来自然最好,不过你们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
    我回过头来看雪瑞,她点了点头,将头上戴着的小洋帽取下来,露出了紧紧相连在头皮之上的那几片龟甲,将头往后仰起,黎贡瞧见雪瑞头皮与龟甲之间露出来的那些无意识游动的粉红色肉丝,大为惊讶,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清楚,他不由得愤然叹息,说真是造孽哦,这样的事情,那些家伙还真的做得出来。不知道神女醒没醒过来,倘若是她知道了这事,只怕会大发雷霆的。
    我问他,说我们现在能去见雪瑞她师父么?
    黎贡还没有说话,雪瑞自己便摇了摇头,说不行,我师父的房间,倘若没有丽花婆婆提前沟通好,然后领着去的话,谁也不能进,要是敢贸然闯入的话,下场只有一个死字,连她都不行。我想起那一地的恐怖虫子,摇头叹气,心中暗自感觉蚩丽妹这个女人虽然是雪瑞的师父,也曾经帮助过我们,不过她行事,的确也是有些太过邪门了,让人心里面想起她,忍不住有嗖嗖的凉风吹起。
    既然如此,那我们也没有办法,只有等这寨子里的神婆蚩丽花回来再说。
    不过说实话,我的心中隐隐有些担忧,外面这兵荒马乱,那蚩婆婆一个人去采药,半个月没有回来,莫非是出了事?我见头人黎贡和熊明的脸色都不是很好,也不好提起,于是在喝完油茶之后,跟着熊明一起去蚩丽花的家中,这里有一间房是雪瑞以前住过的,她自然会留在这里,这一路赶来也疲累,我让雪瑞先行歇息,然后去了熊明家放下行李。
    杂事处理完毕之后,我跟着熊明来到寨子边缘,巡视防卫。
    王伦汗手下是一群有着现代化火器的士兵,虽然只是一干放下锄头、拿起刀枪的乌合之众,既比不上缅甸政府军,也比不上巅峰时期的坤沙人马,但他本身就是坤沙精锐出身,纵横此地也有二十余年,手底下像波噶工这样凶悍的马仔并不算少,倘若再加上一些迫击炮之类的远程攻击武器,我担心寨子守不住。
    对于我的担忧,熊明表示不用太在意,王伦汗的那些手下极信鬼神,我们这个寨子有神女,他们断然不敢直接轰击的,即使上面话事的人下了命令,下面的士兵也不会攻击。当然,退一万步说,他们真敢来了,蚩婆婆布的蛊阵也不是吃素的,保准他们有来无回。
    像他们这种整日在山林里讨生活的毒枭,最看重的无外乎利益二字,当损失太多了,承受不住了,他们自然会撤离。
    所以我们现在最担心的事情,就是黑央族的人过来,他们手段厉害,没有蚩婆婆镇场,我们心虚,所以才会这般如临大敌。不过也是老天帮忙,把你们送了过来。
    熊明这汉子是个粗豪之人,天塌下来也无所谓,如此倒也豁达。
    我点头,说既然来了,我自然是要出力的,只要来的不是什么老怪物,我倒还是应付得来的。熊明举着大拇哥儿说那是,蚩婆婆曾经说过,说你是神女当年最尊敬的对手的后人,应天而生,是有大作为的人,所以你来了,我们有什么好担心的?你看看,刚才吃油茶的时候,头人的脸不就笑成了花儿了吗?哈哈。
    熊明带着我与寨墙后面的族人打招呼,这些人我有的面熟,有的则完全不认识,不过他们却都认识我,虽然语言不通,但是直冲我乐呵。
    村民们纯朴的笑容就像那清澈的山泉水,洗涤进我烦躁的内心,瞧着这一张张粗糙而亲切的脸孔,我暗自觉得,保护这些人,我也有一份责任在。与村民们打过招呼,又上寨前鼓楼观望了一番,我下来的时候,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在旁边用生硬的中文,好奇地问我,说你是小神女的对象么?
    这句话直接将脸皮颇厚,自我感觉良好的我打回原形,敢情别人之所以这么热情,竟然还是因为雪瑞。
    小神女?这个称号貌似不错啊!
    巡逻一番,然后我找到小和尚他侬,问她解开龟甲封神术,都需要什么材料,我这边需要提前准备。小和尚说其实并不难,主要就是熬制一锅药水来洗头,然后配合专门的咒诀解降就行,不过问题就是在于如何屏蔽达图的意识干扰,因为解降的时候,那降头恶灵是最为敏锐的,一旦达图察觉,一个指令下来,只怕雪瑞的大脑就给破坏殆尽了。
    小和尚给我开了一个药单,我草草浏览一番,都是缅甸常见的草药,想来蚩丽花那儿都是有的,于是让他去找雪瑞,看看蚩婆婆的药房里面都齐全不。
    晚饭我们是在头人黎贡家里吃的,一锅干辣椒炒腊兔子,吃得我满面流油,而小和尚他侬则在旁边抱着老玉米棒子一边啃,一边闻着空气中那四溢的香气,不断地念阿弥陀佛,不知道是在难过自己的肚皮,还是在难过那死去的兔子。
    不过我们饭还没有吃到一半,就听到寨门口处好大一声喧闹,然后有人在门外大喊:“出事了,出事了!”

猜你喜欢: 《乡野小神医》 《逍遥江山内》 《年少慕爱》 《重生之主角好方》 《超级捕鱼机》 《千亿盛宠,厉少的独宠宝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