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营中异变

    一味的懦弱和忍让,并不会得到同情和怜悯,反而会被人嘲笑是个软蛋。
    我若是这般落荒而逃地返回寨黎苗村,只怕不但蚩丽妹会看我不起,便是他侬,也会觉得我这个人实在是太没有出息了。仔细回想起来,我这个人还真的是没有一点儿高手的觉悟,这些个王伦汗拉起来的草台班子,若是让红色赤龙部队的老光等人前来,只怕眉头都不会眨一下。
    我脑海里不断地回忆起苗村里面那些朴实热情的村民,再想想这一帮杀人越货、刀口舔血的毒枭武装,倘若是真的进了村子,我还真的不信那神女的信仰,能够让他们冷得跟铁一样硬的心,软上一点点。
    既然如此,我何必顾忌太多?
    瞧见小妖被枪击得一身伤痛的模样,我的心里面几乎都在滴血,这情绪传递到了肥虫子身上,它那边便有一种汹涌奔腾的愤怒冲出来,我不再约束它,而是紧紧地低伏着身子,让吓得都快要丢魂的他侬朝着回路跑,吸引敌人的实现,然后瞧见那些前来搜寻的武装分子持枪追过去。
    前来追击的差不多有三十来号人,几乎都拿着枪,一齐朝着他侬逃离的方向追去,脚步错乱,大呼小叫,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巡查沿途的可疑之处。
    瞧见对手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强大,当下我也是心中安慰,在这幽深的林子里,我将早就按捺不住的朵朵给唤出来,塞给她陶晋鸿所赠的那把碧落回阳伞,嘱咐她小心一些。当最后一批人朝着前方冲过去的时候,我再次深吸一口气,豁然间,就将鬼剑给激发出黑雾,手持着宽阔了整整一倍的大号鬼剑,朝着敌人的尾巴扑过去。
    其实在出发前我的心情是无比忐忑的,见识过热兵器真正威力的人心里面都会有阴影,都会把看到被枪打死的那种血腥场面,不由自主地移植到自己的身上来,从而心中发慌。然而当我提着鬼剑冲入人群中间的时候,看到那些人慌乱的脸容,我才深刻地感觉到,自己是一名真正的强者,对于弱者的恐惧,只是根深蒂固的吊丝心态而已。
    此念一起,鬼剑就化作一阵龙卷风,肩部、腿部、臀部……特别是持枪的手腕处,我的眼中根本就没有整体的画面,但凡对我有威胁之处,立刻就是一剑划过,鲜血迸射而出。
    这种战斗中的诡异宁静,并没有被一声声的惨叫所打破,鬼剑所指之处,必有鲜血飞出。不过即便是到了生死相搏的这一刻,处于人道主义和我那固有的道德体系牵绊,我终究还是不能下死手,能不杀人,便不杀人,故而场面倒也不会太过头。
    鬼剑一旦灌注劲气,顿时无可匹敌,倘若是运对了旋转中的气力和剑势,便是那钢枪也能够一刀斩断,鲜血狂飙间,有一种猛虎入了羊群的错觉。
    我的断然冒出,断了追兵的后路,在大股部队的缠战中,几乎在很短暂的时间里,有十余人被我贴身给砍得失去战斗力,躺在血泊之中。然而到底都是训练有素的武装分子,当距离拉开之后,剩余的那一半人全部都钻入了草丛中,朝着宛若凶神一般的我射击。
    我抓起一个因为太过凶悍而被我狠心击杀的武装分子,这是一个大个儿,绝对的亡命徒,刚才在右手腕被斩之后的他居然想拉响身上的手雷,与我、以及他的同伙一起,同归于尽,却终究还是被我一刀捅入胸口,劲气一运,内脏爆出,血腥异常。
    将这个奄奄死去的家伙当作盾牌,我朝着树林里躲去,身后的子弹飞扬,它们就像欢快的小精灵,让人的血液如开水一般沸腾,当场全开的那一刻,我终于明白躲闪子弹,并不会比正面交锋困难多少,就宛若下围棋,普通人事到临头才知晓,而国手则总能够先知先觉。
    世间万物都是有联系的,子弹从枪口退膛而出,到火光四溢的那一秒钟,我便有所知觉,再联系自己的方位,下意识地调整姿体,避开这必杀的一击。
    我以前所面临的战斗,大部分都不是势均力敌,两者的实力悬殊太大,要么是闵魔或者杨知修这种神州大佬级的,会让我感觉自己总是在死亡边缘求生存,根本没有自信,也没有依靠自己的能力去奋力拼搏的雄心,要么就是普通人或者会些三脚猫功夫的三流货色,让我感觉胜利来得太容易,真正像与乃篷、以及当下这种程度战斗相当的,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拼搏,取得胜利的并不算多,所以我更加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进步。
    潜入林中之后,我形如鬼魅,不断地在茂密的丛林中游离奔走,见到落单的、或者三两成团的人,便跳出来制服,并且将武器给全数斩断,与此同时,熊明、朵朵也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相对于人来说,朵朵似乎更加厉害许多,那些枪火对于她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身为鬼妖的她根本不像是麒麟胎体的小妖,必要时直接隐去身形,故而对那些出身缅甸山林中的武装分子来说,绝对是让他们精神崩溃的事情。
    战斗在五分钟之后结束,我最后的一个对手,是个额头上面纹着三颗星星的青年男子,黝黑的皮肤以及那狼一般狠戾的眼神,让我能够知晓他应该和那个驭兽女央仑一样,都是那个神秘的黑央族成员。他并没有用火枪,而是双手各自反提着一把菊纹鲜明的日本军刀,看样子是二战遗物,不过保养得十分好,砍出来,一蓬雪亮。
    这个青年在追兵中,身手是最为厉害的一个,双刀如飞,身上还有隐隐黑雾缭绕,口中不断地高声喝骂着,也不知道在说个啥。
    然而饮尽了近二十人鲜血的鬼剑却并不是普通日本刀所能够比拟的,我一个前冲,鬼剑以最蛮横无礼的攻势砸出,叮咛的一声响,两把上等钢口的日本刀应声碎裂,而他人则被巨大的力道往后砸飞,重重在撞在树林中,折断好多小树。
    这时一个身影窜了出来,是熊明,在那人的后颈处双手一捏,这人便昏了过去。
    战斗结束,他侬和熊明也都跑了回来,朵朵在挨个儿排除隐患,而小妖则捂着肚子,脚步缓慢地从草丛中走了过来,我朝她笑了笑,说怎么样,没事吧?这小狐媚子一脸不快,嚷嚷道:“早知道就不换这副身体了,搁以前多好,小娘早就直接掩杀过去,把这些人都给活活吃了麒麟胎身孕育而出的这身体,现在连吃人肉没有胃口了,这可叫小娘怎么活啊?”
    旁边的他侬上来劝解,说夭夭,你这样挺好的啊,跟正常人一样,你别吃人肉了,吃素挺好。
    小妖横了她一眼,闷不吭声地说道:“小娘我就是素菜成的精,下不去那个嘴!”
    他侬睁大了眼睛,结结巴巴地说道:“啊?那,那我以后也不吃素了,就吃三净肉,好不?”
    小妖不理他,说你爱吃啥吃啥,关我啥事?两人拌着嘴,我见大家都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小妖这儿还有气力吵架,想来也不太严重,担忧起军营中的乃篷,招呼众人一声,再次折回。
    这次回去,我和熊明都捡起了地上完好的枪支,当作戒备。
    重新回到原路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沿路倒下了好几个人,我检查了一下,都死了,尸体完整无损,口张开,双目瞪得滚圆,仿佛看见了人世间最可怕的事情,而四周突然间静得可怕,就连鸟叫虫鸣的声音都没有,我瞧着这尸体,心中隐隐有些担忧,当下也是顾不得太多的戒备,朝着低洼处的那片临时军营冲去。
    很快,我们先后就到了军营外的平地,放目过去,到处都是倒卧在地的尸体,有的交叠在一起,有的则四处分散,错落有致。
    瞧见这一副瘟疫般的场景,我心中发凉,放目瞧去,才发现这临时军营早已经死气沉沉,让人心中压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另外杀出来一队人马,在这短暂时间里,将此处给踏平了?只不过,这手段也太暴烈了吧,让刚刚杀气凛然的我,心中都有些发寒。
    正犹豫间,他侬突然急躁起来,说我师兄怎么了?
    他顾不得里面潜在的危险,奋不顾身地朝着营口跑过去,我担心有事,也紧紧追随。我们如风一般越过营前平地,冲进了临时军营中,这时正好看见之前那个身上纹着一头活灵活现猛虎的头领,这汉子一身肥膘肉,脸上堆积着的蛮横也都化作了乌有,一边扬着手中一支五色令旗,一边大声地叫嚷着,似乎还在求饶。
    他从我们前面十几米处跑过,一身肥肉直晃荡,似乎瞧见了我们,不过却也不敢停留,朝着营中的那片空地跑去。我们正诧异,却见一道闪耀的金光从他身后射来,径直逼近他的身后,那人似有感觉,将手中令旗一抖,黑气涌出,朝着金光罩去。
    然而那金光只是稍微停止一下,倏然挣脱,射进了他的体内。
    这壮汉捂着喉咙跪倒下来,下一刻,轰然倒地。
    我瞧见这副情形,感觉到浑身冰凉,大声喊道:“肥虫子……”然而我并没有得到回应,只见那道金光朝着营中间的木桩射去。我们跟随着冲过去,却并没有见到肥虫子的身影,只是见到小和尚他侬的师兄乃篷,正在慢条斯理地将身上的绳索,给解了开来。
    瞧见我们出现,他抬头望了过来,我心中一冷,这眼神,冰冷似那深渊。

猜你喜欢: 《快穿之永生》 《重生七零年》 《长蓁》 《正义的使命》 《剑破九天》 《巫师之灾》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