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魔罗初现

    上次我们路过的时候,虽然是过村而不入,但是远远瞧过去,还是能够看见有一些人在里面生活,炊烟袅袅,富有生气,然而此刻,却根本见不到人影,就连活着的动物都没有一个,从很远的地方就飘来了浓郁的血腥味,附在人的鼻头之上,麻麻痒痒的,让人直想打喷嚏。
    我招呼小妖过来,让她瞧一瞧。小妖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不由得深吸一口气,惊叹道:“好重的魔气啊!”
    魔气?我的眉头一皱,不由得心中发凉,说难道是魔罗来了?
    小妖点了点头,说有可能,说不准就是啦。
    我心中不由得有些纠结起来,理智告诉我,此刻的我可能把握不住那种场面,倘若贸然前去,只怕自己还给陷进去,但倘若无动于衷,不管不顾,我的心中却总有些难安。我在这儿犹豫,旁边的小妖则说道:“去看看吧,开启遁世环,小心点,谁能发现你呢?”
    此言说得极是,当下我与小妖商量完毕之后,从东侧面的一片田地进入。
    这一连片的田地里有好多枯萎的植物,一开始我还不知道是什么,快接近村子边缘的时候,我看到村中有好几口煮熬用的大锅,才明白这些都是罂粟,而这一片区域,居然沦落为毒枭们的后花园。
    悄然潜入村中,朝着有动静的地方摸去,终于,我们在小莫丹家附近的一处茅草房旁边,瞧见了人影。
    我眯着眼睛瞧,却见一个身形瘦小的老和尚,正缓缓走到前面来,他孤身一人,身着红袍,拄着一根雕工精美的木质禅杖。瞧着这人年岁颇高,垂垂老朽,然而脚步走动,却有如同山一般的凝重,让人瞧一眼,就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达图上师!
    我的脑海里,一下子就想起了这一个人来,此人应该就是契努卡的高层人物,来自马来西亚的行脚僧人达图上师,而在他的对面,则站着两个人,男的长得倒也帅气,只是脸色苍白,畏畏缩缩,让人感觉并不强势,另外一个,是个女人,长得一副好相貌,丰乳肥臀,眼含秋水,有着当地人所没有的牛乳白肤。
    那男的我认识,他便是拐走李家湖公司大笔资金的经理郭佳宾,至于那美貌的妇人,想来应该是果任的美女徒弟钟水月。
    这些都不是重点,在钟水月的怀中,还抱着一个黑乎乎的小家伙,大概有一两岁的小男孩那么大,不过浑身发黑,身有细密麟甲,粘稠发光。
    这东西有点像是那螃蟹一样,居然有三对手,每一只手上都拿着一样人体器官,有手掌、脚踝、半张人脸、一颗眼球或者湿漉漉的一大葡肠子,上面的鲜血嘀嗒直落,热气腾腾,显然是刚刚从人的身上挖出来的,左右周围,都有哀号的人群,不过他们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更加凄厉。
    那小家伙六臂,却不是三头,整体来说,应该是一个头颅,三张脸孔,成三面分布在那头颅之上,三张嘴不断地咀嚼着新鲜的人肉,吃得高兴了,还将手上那颗挂着许多肉屑的眼球,递到钟水月的嘴边,“啊伊、啊伊”地叫唤。
    这眼球在它的心中,应该是美味之物,然而对于人类来说,不呕吐出来已经算是有极高的忍耐力了,然而小家伙很执着,一定要让这妇人吃,无奈之下,钟水月张开红润饱满的嘴唇,将这眼球给活生生地吞了下去,那小家伙才高兴地拍着手,引来鲜血飞溅。
    这三面六臂的小家伙,想来就是众人所要寻找的魔罗了吧?
    没想到时间不多一年,它居然就长成了这副模样,而且瞧着这副做派,这整个山村的村民,只怕都已经遭了它的毒口。生吞完一整颗黏呼呼的人眼球,钟水月显然有些难受,不断恶心反胃,不过她并不敢触怒怀中的这头魔物,只是凝声朝着面前走来的这个老和尚说道:“老和尚,你追了我们快五天了,到底想要干什么?”
    达图猥琐的脸上长了一个鹰钩鼻,目光凝聚间,显得十分锐利,他将手中的禅杖缓慢扬起,指着她怀里抱着的那头魔物,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要它,给我,你们自己离开!”
    “不行!”
    旁边吓得直发抖的郭佳宾突然发声道:“这是我的孩子,我谁也不会给的!”
    他挺身站了出来,一直藏在身后的右手也抬起,上面有一把手枪,准星对着达图。有枪在手,他的胆气也旺盛了几分,得意地大声喊道:“你太托大了,竟然敢一个人来。看看这是什么?这是枪!枪,知道么?有了它,我想要你黑你就黑,想要你白你就白,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给抹杀了?”
    达图不理会“一枪在手,天下我有”的郭佳宾,而是平静地看着钟水月,再次说道:“把魔罗给我,我还是能够饶你们一命的!”钟水月笑颜如花,媚笑着说道:“我带孩子不容易,大师,你何苦为难我一个妇道人家呢?再说了,我们现在,是许先生的人,您不看僧面,也看一下佛面不是?”
    达图的脸上波澜不惊,不过眉头却皱了起来,轻轻叹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不……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郭佳宾大喝道:“老婆,跟这秃驴说啥呢,杀了他就是!”
    他话说完,我们这边就听到了三声枪响,砰砰砰,这巨大的枪声在村中回荡着,然而在他正前方五米处的达图上师,却依然站在那里,连衣角都没有被沾到。
    开枪的郭佳宾自然是被吓得半死,而在旁边观战的我,心中也是惊诧到了极点郭佳宾普通人一个,自然瞧不出什么蹊跷,然而我却能够看到,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达图的身形连着变换了三次,在躲开了子弹的攻击之后,他又稳稳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让人有一种子弹穿过虚空的错觉。
    好精准的身法,好淡定的心境,好恐怖的实力,我感觉自己的头皮发麻,然而我还来不及感叹,便见到达图上师已经化作一到虚影,倏然出现在了郭佳宾的前方,手一伸,那把被郭佳宾依赖制胜的手枪立刻化作了一大团零件,散落在地上。
    而郭佳宾的脖子,则被这个矮他一截的老和尚给紧紧掐住,动弹不得。
    相对于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的郭佳宾,自小就师从了仰光一流降头师果任的钟水月,却是一等一的练家子,她抱着怀中魔罗往旁边一跃,正瞧见达图将自家相好给死死掐住,不由得心急地大叫:“老公,你还好吧?”
    郭佳宾都喘不过来气了,脸涨得发紫,却仍忘不了给她回应,说宝贝,我没事,你快带着宝宝离开。
    两人浓情蜜意,而达图则第三次肃容说道:“交出魔罗!”
    钟水月瞧见郭佳宾脖子被掐,有进气没出气的样子,本来还可怜兮兮的美艳脸孔之上,突然浮现出了疯狂的神色,双眼鼓出,厉声大叫道:“它是我的,是我一点一点将它从深渊中导引而出的,是我将它喂养长大,我以后就是圣母,统御天下,谁也休想从我的手里夺走它,要么放我们离开,要么……一起死吧!”
    她这般说着,怀中正在猛吃人肉的魔罗感受到了钟水月心中的怒火,“嗷唔”一声叫,整个天空似乎都低了几分,黑云垂落而下,而它则化为了一道黑色闪电,朝着达图扑了过去。
    瞧见魔罗陡然间气势大盛,朝着自己而来,达图上师的脸上也出现了慎重的表情,将气息奄奄的郭佳宾给扔在一边,手上突然多了一团浓黑如墨的雾气,朝着魔罗罩去。
    黑雾悬空浮起,立刻化作一张巨大的网,将气焰滔天的魔罗给一下网住,倏然收紧,举手之间,达图便将这恐怖的魔罗给收于囊中,显然是有过针对性的准备。然而事情总是出乎于人的预料,那魔罗被黑色雾网给紧紧束缚,最后给缩成了一团之后,并没有放弃挣扎,它大声地尖叫起来:“呜哇、呜哇……”
    这叫声诡异,达图的表情也极为严肃,手上变幻着各种姿势,开始朝着前方一米处的魔罗身上,打上各种印法。然而我的心中倏然一紧,扭头朝着周边看去,但见周边散落着的那些伤者陡然间停止了呻吟声,整个人仿佛受到了魔力导引一般,直挺挺地站了起来,朝着达图上师的方向飞奔而去。
    周边或死或伤的村民有十来个,此刻一番冲刺,几秒钟便到达了达图上师的身前,他用脚蹬飞几个后,却发现更多的人奋不顾死地冲上前来,当下也是怒了,挥手拍死一个之后,朝着旁边退开。
    这时,正在照看郭佳宾的钟水月突然站起身来,双目喷发出疯狂的怒气,厉声喊叫道:“风、风、风,宝贝,给我杀了他!”一直被达图给控制着的魔罗一听到这叫声,身子一摇,化作了一阵恐怖的飓风,脱离了雾网的束缚,朝着达图上师卷去。

猜你喜欢: 《虹猫蓝兔之七剑至尊》 《我在聊斋当城隍》 《领主万万岁》 《九叔》 《位面之娱乐圈大亨》 《史上最强中介商》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