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达图降魔

    那恐怖魔罗化作飓风,不断旋转,周遭的劲气宛若最锐利的刀锋,但凡被它卷入其中,立刻就变成了一堆不断飞扬的肉屑。
    达图上师是个极为厉害之人,早前一步,便已经做好了防范,当那魔罗挣脱开了他的控制,他已然退到了十米之外,手中的拐杖不断地旋转,如此飞快,便化作了一块盾牌,产生着与之排斥的风力。
    魔罗在钟水月的驱使下暴走,将旁边那些无辜的村民给碾得粉碎,漫天的血浆与碎肉飘扬,然后朝着达图碾压而去,达图上师人看着矮个瘦弱,然而身手却是一等一的厉害,人影在村中废墟不断地穿梭奔走,而魔罗则一路碾压,将村中大部分幸存的茅草屋给拆得散乱,恐怖非凡。
    如此周旋了三两分钟之后,一直在疲于奔命的达图上师陡然回转身子,将手中的禅杖突然高高举起,一股血红色的气息从那禅杖龙头处喷礴而出,迎着那股黑色旋风冲去。
    那血红色的气息一离开达图上师手中的禅杖,立刻化作曼妙的美女数名,搔首弄姿,扑进了那黑色旋风之中,那魔罗化身的飓风陡然一停,浓黑的色彩在一点一点儿地褪去,最后展露出了三面六臂的魔罗来,但见它被三个风骚无比的曼妙女郎给围住,上下其手,似乎已然将这暴戾无比的恐怖生物给迟钝住了。
    瞧着魔罗那一脸的茫然,达图上师长舒了一口气,得意地朝着满脸错愕的钟水月笑道:“魔罗与其它魔物所不同的一点在于,幼时其性甚淫,太容易被迷惑,被勾引,倘若不是这一点,我还真的不敢只身前来,夺取此物!你们炼制的手法实在是太落后了,这魔罗倘若在我的手中,三五年之后,整个世界,都会传颂着我的名号!”
    他手一招,那三个正在搔首弄姿的血红色女郎立刻回声轻笑,朝着达图这边飘来,而被这三个幻化鬼灵所勾引住了的魔罗也根本不作犹豫,直愣愣地跟在后面,亦步亦趋。
    瞧见自家的魔罗被那个道貌岸然的达图上师,用美女鬼灵给勾引走,钟水月顿时就气疯了,站前一步,厉声念起了古怪的咒语来。
    这咒文叽里咕噜,谁也听不懂,然而本来双目呆滞的魔罗,三张脸上突然浮现出一笑、一哭、一怒,三种不同的诡异表情,身子在空中一顿,接着冲到了中间,三对胳膊各自抱住一头妩媚风骚的鬼灵美女,张口一吸,那些从达图禅杖中冒出来的粉红女郎,全部都丧身于魔罗之口。
    吞服了这些血腥之气所幻化出来的美女,魔罗身上那股黑色的气焰顿时就涨了几分,眼睛变成了深渊如海的红色,宛若漫天的血海飘扬,它死死地盯着达图上师,喉咙里不断地发出让人恐惧的吼声来。
    达图瞧见那钟水月能够完全控制这魔罗的情绪,略为惊讶,指着对面那个美艳的妇人说道:“不可能,果任都没有操纵魔罗的手段,你为何会有如此厉害?”
    钟水月脸上浮现了胜利的笑容,得意地说道:“这孩子自降临于这世间,十月怀胎,我都一直伴随它的身边,悉心导引照料,它熟悉了我的气息,自然会听从于我啊,这就是母爱的伟大!”
    达图脸色阴沉,指着面前这个恐怖的魔罗说道:“你还真的好意思,它的母亲,不是那个躺在精神病院里面,被抛弃的可怜女人么?你……”
    听得这话语,钟水月愤怒地打断道:“不要再说了,你这混蛋,宝宝,吃了他!”
    那魔罗就宛若一条最忠实的小狗,听得命令,立刻朝着达图上师扑将而去,这小东西在钟水月怀中看着腼腼腆腆,然而此刻却是凶恶之极,三张脸同时张开了嘴巴,里面一片黏糊,尽是血浆和粘稠的体液,那六只眼睛中闪耀着恐怖的红色,闪耀在这大地间,让这个看着柔柔弱弱得如同小孩儿一样的魔罗,竟然发出了大魔王的威势来。
    轰
    一声巨响在村中爆出,达图与这个恐怖的幼年魔罗交上了手,一方是成名已久的行脚僧人,一方则是转生投胎,不过一年光景的传说魔物,两人轰然撞在一起,立刻爆发出了精彩绝伦的战斗来,漫天的黑雾以及光芒乍现,短瞬之间,两者竟然拼得旗鼓相当,手持禅杖的达图上师浑身青黛色的气息流转,那禅杖舞动得看不见本体,只是一道道永不停歇的残影,在不断地防守着,抵御着魔罗状若疯狂的攻击。
    两人斗得正酣,我瞧得精彩,不由得全神贯注,仔细观摩。
    然而某一刻,我的心突然一跳,扭过头来,却发现身边的小妖不见了踪影。这情形吓得我魂飞魄散,四下张望一番,发现刚才在天空上远远辍着我们的虎皮猫大人,也不见了踪影。
    这种突发情况让我的心脏几乎都停止住了,而就在此刻,我瞧见对面的茅草屋里,突然出现了小妖曼倩的身影,她一点一点地从屋子边缘摸出来,移动身子,然后地伏着,朝正在旁边观战的钟水月和郭佳宾潜去。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魔罗的恐怖我们也都有见着了,硬拼过去,只怕要被它给活活磨死,但倘若将郭佳宾和钟水月这两人给擒获,威逼其自投罗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想到此处,值此生死存亡之机,小妖的思路到也是蛮清晰。
    在魔罗有一声恐怖的大吼中,小妖从对面的茅草棚中一跃而下,朝着那对私奔的情侣冲过去。
    钟水月一直在提防着达图的后招,此刻也是小心翼翼,感觉有异,回过头来,正好与小妖四目相对。钟水月不认识小妖,却能够感知到这小狐媚子身上汹涌的气息,顿时拉着郭佳宾,慌不择路地朝着我们这边跑来。
    小妖既已出手,我自然就没有得选择,当下也是将鬼剑抽出,静静等待着。
    两者来得很快,几息之间便已冲到了近前,瞧着两人从我身边越过,钟水月穿着暴露,我不好意思下手,一手抓住郭佳宾的脖子,扯过来,然后往地下一摔,摁倒道:“别动,动一下,杀了你!”
    郭佳宾给我死死按着,挥手乱舞,待听闻我的话语,不由得诧异地喊了一声:“陆左?”
    我一声冷笑,说正是我,郭佳宾,你个吃里爬外的畜牲,枉李家湖对你这般好,你竟然伙同那女人,谋害结发妻子,又盗谋公司资产,真以为没有人收拾你么?
    我说着话,啪啪两记耳光,甩得郭佳宾一阵发懵,大声哭喊道:“你误会了,你误会了,我没有……”
    “哪来的小贼,要你多管什么闲事?”
    一道鞭子横空飞来,空中一道炸响,我退开一些,却见钟水月抖着手上红绳缠绕的皮鞭,朝着我的身上抽来。
    她这皮鞭之上,仿佛有着浓重的鬼气,我想自己倘若被抽上,妥妥的皮开肉绽。
    然而她师父果任都败于我的手下,她又有何凭恃呢?
    我一声冷哼,退后一步,正想祭起鬼剑,将她拿下,然而一道曼妙的身影与我错肩而过,小妖手持着九尾缚妖索,一声骂喝道:“你这个浪货!”那九尾缚妖索光华毕露,微微一抖,便将钟水月手中的皮鞭给交织在一块儿,伸手一拉,那钟水月便被扯得飞身上前来,小妖啪啪两个巴掌扇过去,口中大骂道:“这是为了精神病院的那个姐姐抽的!”
    她骂完,还待甩耳光,却见一道黑色魔气倏然撞到胸口,将小妖给撞到了坍塌的茅草棚里面去,我在旁边瞧得分明,却是那魔罗瞧见了这边有危险,奋力来袭。
    这小畜牲虽然并未成熟,然而却也是极为恐怖,将小妖给撞飞之后,又瞧上了我,正面对着我的那张脸露出了恐怖而细密的牙齿,嗤然一笑,化作一道闪电扑来。我二话不说,将鬼剑抖起,立刻化作一把巨剑,朝着这东西劈去。
    我这一用力,附于双手之上的恶魔巫力变开始激发,这一下可好,就仿佛鲨鱼闻到了血腥味,魔罗立刻放弃了与达图的交手,全力朝着我攻来,一时间,漫天飞舞的黑气以及锋利爪牙,将我所有的精力都给牵引住。
    偷鸡不成蚀把米,泥巴掉进裤裆里,我心情坏得很,旁边的达图上师缓过气来,居然并没有走,而是围上来,朝我招呼道:“这位小兄弟,坚持住,待我与你一同共擒此魔!”
    达图与我虽然没有照过面,然而我们却是知根知底,彼此都了解,听得他这一句话,我便知道他是在忽悠我给他当作肉盾,顶住这暴风骤雨的攻击。当下我却是不愿,一边朝着小妖跌落的地方退去,一边大声叫道:“上师,这魔物的控制者便是那个穿短裙的女人,你将她制住,一切皆安!”
    达图的手段其实并未用尽,然而听到我这话,却鬼使神差地信了,折身朝着被小妖推落地上的钟水月冲去,他这一下可好,却使得被钟水月控制得严严实实的魔罗慌了神,倏然转换了攻击对象,我这边压力一减,便冲到废墟之中,将里面躺着的小妖扶起来,大声问她还好么?
    小妖满脸都是疼痛,不过却扭开了头,瞧向了我们的身后。
    我抬起头来,却见从一片尘烟中,走出了一大群人来,为首的一个人,甚为面熟,脑筋转了一圈,我骇然喊道:“怎么是你?”

猜你喜欢: 《末世之召唤墓园》 《英雄联盟之谁是大英雄》 《一代医后》 《乡村小巫医》 《武者大陆之闯天下》 《山寺杏花之寻亲》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