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言午先生

    我眼前这个老头仙风道骨,精神矍铄,那一把漂亮的雪白胡子将他衬托得跟电视上那些世外高人一个模样,让人心中好不敬仰。
    他的脸色微红,有着老年人所没有的光滑和健康,皱纹也细密些,骨骼精奇,让人觉得这老头的躯体里面,藏卧着一头猛虎。这老人天生一副好相貌,想来年少之时,定是偏偏一少年郎,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奇怪之处,我之所以惊讶,是因为我恰好认识这人,而且还有过交谈。
    他便是我刚来缅甸时,前往坦达村去讲数,华人商会的副会长戚长生所请来的言午老先生。
    戚副会长曾经跟我谈起,说这位老先生为人虽然低调,但是在清迈、曼谷等地颇有些强力的朋友,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小山村中,在魔罗大开杀戒的这个情况之下,他竟然会带着大队人马赶来。
    是过来救援的么?
    不是,我从言午老先生身旁那些披着黑色大麾的各路同行者脸上,并没有瞧见一丝一毫的善意,他们狞笑着,不怀好意地打量着我和小妖,仿佛我们便如同他们手中的猎物,锐利的目光已然将我们给洗礼了一遍又一遍,不过他们并没有行动,而是在等待着走在最前面那个老头子的吩咐。
    我可以相信,倘若言午老先生一声令下,我估计他们便会宛若群狼扑食一般,狂涌上来。
    我的身后战况激烈,达图上师和狂躁的魔罗战作一团,这么多人围拢上来,他也就没有了战意,一边拼斗,一边往后退却,然而那魔罗就仿佛一头发疯的野狗,追着达图上师便一直咬着。
    既是认识,我也尽量装得自然一些,不动声色地将脖子上的槐木牌给取下来,塞在小妖的手上,然后牵着她的手,跟言午老先生打招呼,说老先生,当日仰光匆匆一别,竟没有想到我们还会再次见面,幸会幸会啊。
    言午老先生带着身周二三十来号人,走到我面前五米处站定,洒然一笑,说自古英雄出少年,陆左小友,没想到你不但把果任这个目中无人的狂徒给干掉了,而且居然还能适逢其会,来到这里,不过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为了那第六天魔王,还是为了谋害你朋友的达图小和尚啊?
    那达图上师七老八十,然而这言午老先生却仍然称呼他为小和尚,跟蚩丽妹一个口气,不过我并没有感觉他在托大,真正有实力的人,说的话都是理所当然,心中不由得暗自戒备,嘴上说道:“以上两者,皆不是,我就是路过,感觉这小村子里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就过来瞧一瞧,却没想到那魔罗害人,当下也只是想着除魔卫道而已,既然您这老先生过来了,那便无须我这小辈出马了。我还要赶路,先行别过了!”
    我向他,以及身后诸人拱手致意,然后也不管旁边被魔罗纠缠着的达图上师,牵着小妖往侧里走开,然后用极低的声音与小妖说道:“小妖,一会儿若是闹起来,你便带着朵朵返回寨黎苗村,将这件事情告诉雪瑞师父,听到没?”
    小妖摇头,说不,生也好,死也好,我就要和你在一起。
    这小妮子的倔强让我火冒三丈,正想与她分说明白,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带着人拦在了我的前方,面色肃然地说道:“先生还没有发话,你着急跑什么?”我扭头瞧向了言午老先生,他抚摸了一下颔下飘逸的胡须,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朝我招呼道:“陆左小友,你我颇为有缘,既然来了,便到寒舍坐一坐吧,顺便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找你印证,且留下。”
    我也尽量装着心平气和的模样笑道:“老先生,并不是小子不肯去,只是这小孩子思乡心切,所以才要匆匆回国,此番就不便叨扰了,下一次倘若有机会,一定会登门拜访……”
    我这边说着话,却见达图上师中了魔罗一爪,跌倒在了我的旁边来,他翻身爬起,一身的鲜血淋漓,瞧见当头这人,口中不由得厉声大叫道:“许应智,你这个老乌龟居然没死,又冒出来了?”
    什么,站在我面前的这位唤作言午的老者,竟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萨库朗二号人物,许先生?
    听到这话儿,我浑身一震,所有的疑惑也都解开了来,是啊,既是如此,事情方才会变成这样,定然是钟水月和郭佳宾投靠了萨库朗,许先生才会带着这么多人,前来接应。
    言午言午,不就是许么?
    看着这个年龄仿佛刚刚六十多岁的老头儿,我的心中翻江倒海,这位许先生想来应该过了百岁,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才会显得比达图上师更加年轻,而既然他就是许先生,那么作为师出同门的他,必然会要我的十二法门。
    看来此遭,我的劫难是逃不了了。
    心中知晓了个大概,面对这样的传奇人物,我也没有什么反抗之心,当下紧紧抓着小妖的手,恳求她道:“带着朵朵离开,去给雪瑞师父报信,要不然,我们大家都得死了。”听我说得坚决,小妖终于妥协了,点头说好,她会见机行事。
    我们这边刚刚一说好,达图上师又被疯狗一般的魔罗缠上,这小东西个儿虽小,然而力气大、速度快、魔气浓郁,实在让人烦不胜烦,达图上师一边抵御着小魔罗的进攻,一边朝着许先生放狠话,大声骂道:“许应智,你这个老王八,你不要以为我契努卡没有人,尊者很快就要出山了,到时候,你们所有人都得覆灭!”
    群星捧月,而许先生却依然如同遗世独立的微笑,淡淡地说道:“达图,时代不同了,当年神山之战的风光早已不再,整个契努卡虽然还是一个联盟,然而却形如散沙,根本就没有凝聚力了,便是博罗尊者亲自来,他也不过是一个高级打手而已,这一点,你应该很明白,要不然也不会对魔罗这小家伙这么上心了。我看你是一个人才,不如转投到我的麾下,到时候,新世界自然会有你一席!”
    达图上师正在与魔罗激烈战斗,也抽不出心思来与他打机锋,手中的禅杖舞弄成一道风,将魔罗给抵挡在外,大声呵斥道:“痴心妄想,告诉你,绝不可能!”
    他这般说着,意志坚定无比,而我则不想再做停留,当下也是拱手招呼道:“老先生,你既然有事,在下便不久留,先行告辞了!”
    语毕,我转身飞奔而走,小妖紧随其后,刚刚跑出几步路,一直沉寂无声的钟水月突然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叫喊:“许先生,抓住他,不能让这臭小子跑了,你看看,他们刚才欺负我,扇了我好几个大耳刮子呢!”
    这妇人的嘶喊声中,竟然还有一丝娇媚,楚楚可怜,先前拦着我的那个高大汉子快步拦在了我们的面前,口中高呼道:“先生让你们留下,你胆敢离开,是不是太不给面子了?”
    危急时刻,我哪里还有跟他理论的功夫,瞧见这人拦在我的前面,左右闪避不得,我当下也是伸手一抓,将他胳膊拿住,往着旁边就是一甩,大声喊道:“拦我者死!”
    仓惶逃跑者,必然要有这般一往无前的气势,然而我并没有预料到,眼前这个小跟班的修为却是十分高明,我这奋力一甩,竟然拿不动他,两人竟成僵持,他冷然一笑,口中喷出腥臭的气息,不屑地说道:“小子,真当老子这首席弟子,是那小杂鱼了?”
    此言方罢,我抓着的胳膊陡然间就粗壮了半圈,抓拿不得,滑脱开去,接着一手蛟龙缠身,想要用双手将我给紧紧束缚住。
    这大汉看着粗豪,然而手上的技法却是十分精妙,当下我也是有些心惊,后退两步,然后朝着前方一脚踹去。大汉与我硬碰硬地踢在一起,两人都是一声惨叫,往后跳开,小妖上前去攻击他,却被那家伙灌注鬼雾的黑拳给格挡,那青木乙罡滑落,杂草疯长,将他的双脚给缠住。
    我再次上前,黑虎掏心,一拳即将击在他的腹部,突然四道黑雾旋转,当日我战那降头师巴颂时出现的水草鬼再次出现,手持修长镰刀,纷纷朝着我的身上跳来。
    敌人好手段,我被拖延住了,想着许先生并未出手,这汉子我一时半会也战胜不得,只有纠缠,便知道逃开不得,于是一边迎战那水草鬼,以便叫小妖快些离开。
    小妖也瞧出了那个许先生收敛起来的恐怖气息,知道事不可违,当下也是不再犹豫,一声保重,人便朝着外跑。那汉子瞧见小妖想逃,一声冷哼,手中多了一个寺院佛钟一般的小铃铛,往小妖头顶一扔,立刻化作了四人怀抱的大铜钟,将疾奔而走的小妖给罩在里面,嗡的一声响,那铜钟来回震荡,耳膜都要穿空。
    我心中惊惧,正想冲上前去,却见身后一声惨喝,扭头一看,却是达图不知道怎么着,就被许先生给一把掐住了脖子,人被高高地举了起来。
    一招,他似乎只用了一招!

猜你喜欢: 《以撒说》 《篮球之神奇装备》 《暗黑神界》 《元龙》 《超级纨绔系统》 《龙魔血帝》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