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身陷牢笼,达图交心

    瞧见空地上鬼影都无,麻贵等人不由都愣住了神,而我则是心中狂喜是啦是啦,小妖天生麒麟胎体没错,但是身为妖精,遁地之术她自然也知晓,当年我们在逃亡过程中遇到作恶的山神,她便是遁入地下追踪,此时也不过是故伎重演而已。
    小妖得脱,不管是去找蚩丽妹报信,还是自行逃脱,她和朵朵都不会有事,那我的心总算也是放下了一大半,平静地交出了武器,束手就擒。
    瞧见小妖逃离,麻贵自然是错愕加后悔,然而许先生却并不在意,挥挥手,说走了就走吧,不必理会,今天过来,能够将魔罗控制在手,也算是完成了目标,而陆左能去我们那里做客,那更是惊喜之事,至于其它,就不必挂怀了。
    说罢,许先生走到我的面前来,轻轻一掌,拍在了我的额头之上。
    我顿时就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当下头就有些晕呼呼,眼皮沉沉的,瞧见我一副昏昏欲睡的表情,他淡淡称赞道:“孩子,你实在是太厉害了,我的这些个徒弟,没有一人,能够及得上你,所以必要的防范措施,还是要做一下的,千万不要介意啊……”
    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温和,就仿佛长辈摸了摸我的头,好是鼓励一番,让我心中生不出抵抗的感觉来,世界在眼皮的一开一合间变换不休,有一个轻柔的声音不断地告诉我:“睡吧,孩子,等你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会过去的……”于是,我感觉自己身子越来越发软,眼前一黑,便人事不知了。
    之后我似乎恢复了一点知觉,感觉自己应该是被人给背着,然后朝着山上山下地走。
    背着我的是个男人,一身臭汗,混合劣质烟叶的熏臭味道充斥着我的鼻翼间,让我晕乎乎的,却又无力推开,更加过分的事情是,这人心里有病,走路一颠一颠的,让我和他的屁股之间,不断地亲密摩擦……呃,这种说不出来的恶心感,将我仅有的一点儿意识给吞没。
    在陷入黑暗之前,我心中滔天的怒浪在狂吼:“颠儿你妹啊!”
    当我再一次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戴上了镣铐,手脚都是铁制的,脚铐上面还挂着一个大铅球,更加让我感到恐惧的事情是,我感觉自己浑身无力,一点儿气劲都集聚不得当日在萨库朗监牢中的回忆一点一点地浮现在脑海中,我知道自己又给喂下了那蚀骨草的草汁,大量的肌酸分解,使得我完全就用不上力。
    转动头颅,我左右打量了一下,发现自己身处于一栋砖石结构的屋子里,这房间分成了很多格,都是用婴儿臂粗的钢管分离,屋子里的窗子又高又小,洒落出一点儿阳光,让这黑沉沉的屋子里,多了几丝光明。
    我躺在一张木板床上面,满屋子都是腐烂发霉的气味,喉咙干得似火在烧,不由得大声喊道:“水,水……”
    我喊了半天,没有一个人理我,倒是让我积蓄了一些气力,勉强坐直身子,背靠着墙打量,发现屋子里关得有好多人,有的人在低声咒骂着,有的人在呼呼大睡,还有的人在……呃,啪啪啪,捡肥皂的干活。
    瞧见这些,我勉强能够知道自己的处境,应该是给羁押在这里了,至于以后的处境,应该要看许先生召见我的情况吧。
    我坐了一会儿,感觉喉咙里的干燥越来越厉害,渴得都快要死了,不由得跌跌撞撞地爬下地来,在这仅可容身的地方摸索了一番,除了摸到一个豁口的破碗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干渴的难受让我有些狂躁起来,用手上的镣铐敲打着钢管,邦邦邦、邦邦邦,在这屋子里显得十分高亢,这时很远的地方传来了一道吱呀声,铁门开启,有三个手持着皮鞭的家伙走了进来,口中高喊着,哇啦哇啦,我也听不明白,瞧见牢房里面顿时乱成一片,哭喊声、咆哮声、高叫声……不绝于耳。
    我喊不出声来,只有继续敲,想要吸引来人的注意。
    果然,这牢房里面的人多,但是像我这样,手铐脚镣都有的却很少,其中一个肚子老高的中年男人走向了我这边,我急忙伸出碗,祈求道:“给我点水喝!给我一点儿……”我话还没有说完,那人手持着皮鞭,隔着铁栅栏就冲我劈头盖脸地一阵痛打。
    我手上挨了几下皮鞭,火辣辣的,那破碗跌落在牢外,碎成好几瓣,于是忙不迭地往后退,离开了他的攻击范围。
    瞧见我躲开了,那个肥人又是一阵痛骂,见我并不还嘴,心满意足,抽了几下铁栅栏,跑到别处去维持秩序了。我缩在角落里,被抽到的地方火辣辣地疼,语言又不通,心中好不郁闷,而就在此刻,旁边传来了一声幽幽的声音:“中国有句老话,叫做‘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人在屋檐下,你还是低调一点好些。”
    我听着声音苍老,有些熟悉,扭过头朝这隔壁看去,只见黑乎乎的地上,同样坐着一个容颜衰老、垂垂老朽的和尚,却正是当日与魔罗对战的行脚僧人,达图上师。
    我上次瞧见他被许先生给制服,却没有想到他并没有死,而且还被带了回来。
    或许是因为同病相怜的关系,面对这个我平日里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老贼秃,我忽然起了交流的心思,于是问道:“达图上师,没想到你也被抓来了啊?”这老家伙倒也是一个要面子的人,听得我这般问,他冷哼一声,说道:“要不是被那魔罗给缠住了身,我哪里能够许应智那个混蛋得了手?”
    借着昏暗的光线,我瞧见这老和尚真的老了几十岁,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里,达图上师叹息了一下,说道:“神山一战之后,许应智这个老家伙离开了风口浪尖,隐姓埋名这么多年,没想到居然真的练就了不老禅的真谛,抛开敌对的立场来说,他真的是一个天才啊!”
    我问什么是不老禅,达图自知必死,也不跟我所作计较,详细解释,说世人皆想长生,然而古今有几人,能够成就?古人皆想成佛化仙,超凡入圣,通过修行、顿悟的手段,将这**舍去,超脱于物外,然而终究飘渺,难有具体之法。
    然而少有,却并不是没有,当年三藏返唐,北渡之时遗失一卷秘典,名曰“谶”,上面记载术法若干,其中最为深奥者,便是这不老禅。谶流暹逻,历代皇室有习,然而并无成效,后来许应智自北方而来,机缘巧合得一残本,故能闯下若大名头,神山一役之后,再无影踪,至如今也到了期颐之年,世人皆以为死去,却没想他重出江湖,竟然能通过手掌,吸食他人生命力,想来是此法已然修至大成了。
    世人修长生,各有手法,且不谈金丹炼炉、羽化成仙,便是我亲眼所见的,就有陶晋鸿勘破死关成地仙,蚩丽妹虫池给养返少年,洛十八生生世世坠轮回,至如今,许先生修这不老禅,吸食别人的生命力,也并不算奇怪。
    我问达图上师,说此番栽入这里,可还有一线生机?
    他靠在墙上,头往后仰,长长地叹息了一会儿,喃喃说道:“我自是必死无疑,至于你小子,那我便不得而知。”我问他的小伙伴呢,契努卡那些豪雄,怎么一个也没有见?
    谈及此处,达图也是不禁长叹一声,我盯着他,他倒也诚实,犹豫了好一会儿之后,最终还是说出了原因:“都怪我,太过贪心,孤身前来,以为能够虏获魔罗,到时候我隐居深山之中,炼制几年,再次出世之时,必是石破天惊之日,没曾想竟然还是中了敌人圈套里,把许先生给招来了……”
    我心中咯噔一下,得,这回连援军都没有了,这可如何是好?
    我问达图,说上师,那魔罗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你们都要抢夺呢?他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是问我,说陆左,你很厉害,比我所见过的年轻人,所有的都厉害,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厉害在什么地方呢?
    我跟达图相交不多,而且此前多有仇隙,故而知晓不多,只是摇头,他则说道:“今天出现在你身边的那个小妖精,瞧她周身玉质闪耀,定是宝玉成精,我还听说你有一头吉祥鬼妖,以及恐怖的蛊毒,这些,都是你实力的构成部分。而魔罗此物,虽然也经历过转世重生,然而它可是能够与佛祖为敌的魔头,他擅长控制洪水、火焰、雷鸣和闪电,控制人心和**,它是一切邪恶的代表,成长迅速,可以成为让所有人所敬仰的高贵存在,倘若在其幼年之时,将它降服,那么从此以后,谁还敢与其掌控者匹敌?”
    所有的一切,都来自于对力量的渴求,只是我依旧还有疑问,说魔罗既然能与未成佛祖的悉达多为敌,那你们怎么确定自己就能够控制住它么?
    达图上师苦笑了一下,说长生无望,然而世间追求永生者,何其多也?
    我终于明白了,这东西如同卖彩票,中大奖的只有一个,但是每一个人,都执著地认为,那个人就是自己。我跟达图上师聊了好一会儿,这时牢房的门又开了,牢头领着一个人,径直走到我面前,告诉我,说许先生要见我。

猜你喜欢: 《爱上千年老妖》 《嫡女夺权》 《[综]男主他每天都在烦恼钱太多》 《还你六十年[娱乐圈]》 《爱豆王爷傲娇妃》 《总裁在上我在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