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毒枭基地,许家堂弟

    瞧见这人,我的脸不由得变得黑如锅底,恨声地说道:“许鸣,你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吗?”一身迷彩服打扮的许鸣依旧还是那副斯斯文文的模样,笑起来阳光灿烂,像个邻家大男孩,然而在我的心中,宛如鼻涕虫一般,让我恶心。
    听得我这含恨而出的话语,许鸣自然知道不是什么好话,他叹息了一声,用最真诚的语气缓缓说道:“陆左,你知道么,从开始到现在,我都没有与你为敌的想法;恰恰相反,对于你和萧道长当日对我身份的隐瞒,一直都是感恩于心的,要不然我也不会冒着巨大的危险,提前去与你沟通。然而让我很不解的事情是,你当日说会考虑我的建议,然而却闷着头,一下子就又搅和进来了,还弄成这番模样,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说话间,牢头已经将我这边监牢的房门打开,然后恭谨地跟许鸣说了几句话,许鸣点头,然后走到我面前来,把我扶起来,我脚镣上那三十公斤的铅球,他轻松地一只手拿着,然后搀扶着我走。
    经历过之前那一次恶心的经历之后,我本来有些抗拒,不过浑身酸软无力,自己走肯定是不可能的,也只有由他扶着,一步一步地走出这个熏臭不堪的牢房。
    这监牢很大,走了几十步、几道关口方才离开,等我出了这牢房,回头一看,发现居然跟以前萨库朗基地一样,都是二战时日本的建筑风格,上面刷着的日文油漆,过了大半个世纪都还有在。
    除了这牢房,在此之外,是高高低低不同的建筑,分布在一个山包之上,大都是些木质结构的,也有砖石,整体看上去有点像一个大的村落,不过周遭有巡逻的武装人员,眼神锐利,显然都是见过血的,这些人的出现,将这个不伦不类的大兴村落弄得像个军事基地。
    我被许鸣扶着,目光不断移动,当瞧见了山下大片肥沃的土地上,那些绿色植物时,我回过头来,问许鸣道:“这里是王伦汗的地盘?”
    许鸣惊诧地瞧了我一眼,也没有否认,点头说是,你的观察力还真不错。
    押解我的除了许鸣之外,还有四个持枪的武装人员,跟那日我在龙血树林旁边遇到的那些打扮一样。路途有些远,我随着许鸣慢慢爬坡,那些家伙如临大敌,枪口时不时地指着我的眉心和心脏位置,小心防范着我的任何动作,时时担心我的暴起。
    许鸣瞧见了我情绪里面有些不满,笑着解释,说这讲起来还是怪你,中午回来的人告诉我,说你一个人单挑十几个降头师,其中还有麻贵这样的大头目,结果到了最后,竟然给你伤了四五个,死了两个,像你这样恐怖的家伙,宛如猛虎,就凭这战绩,即使你奄奄一息了,哪怕是就只剩下了一口气,他们也得怕你。
    我没有说话,此刻的我小伙伴们全部失散,身上所有的法器被收,功力也被压制,如同死狗一条,谈那些威猛往事作甚?
    我们一路走,旁边的木屋里时而有人探出头来看我,这些都是山里面的土著,皮肤黝黑,脸上纹着刺青,不过瞧着大都是些老人,以及带孩子的妇女,至于成年男人和正值壮年的妇女,都在山下的罂粟地里面劳作去了。
    被这些人用瞧怪物一样的眼神打量着,我的心里面有些发麻,郁闷不已。
    走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样子,我们终于来到了一座竹楼前面,这竹楼坐北朝南,周围建筑稀少,方位十分独特,瞧这模样,建得倒也是蛮精致的,也颇合许先生的身份,院子口有三个黑袍守卫,其中的一个,就是之前与我决斗的那个,叫做麻贵的汉子,他目光凶狠,死死地盯着我,说小子,你总算是醒过来了,怎么样,这一觉睡得还舒爽吗?
    我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意图挑衅我的他。瞧见我不悲不喜的模样,旁边一个络腮胡男人笑了,推了麻贵一把,说老麻,别在这里装机巴了,刚才谈起他的时候你还佩服得五体投地,现在还想吓唬住别人?有本事再打一场呗,我乐意看这戏码。
    麻贵与这络腮胡子关系应该是极好的,被拆穿了也不恼,笑闹两句之后,将门给打开,说进去吧,我师父在里面等着你呢,至于能不能再跟你比一场,那就要看你能不能活着出来了,哈哈。
    麻贵爽朗地笑着,拍了拍许鸣的肩膀,说小鸣,你在这儿先歇着,我带这小子进去。
    说完话,麻贵从身上摸出几把钥匙来,把我身上的手铐、脚镣都给解开了,瞧见我在旁边活动血液流通不畅而导致发麻的手脚,他揪着我的衣领,低声警告道:“小子,我在提醒你一句,我师父可是玩蛊毒降头的老祖宗,你倘若有什么异心,最好不要在他面前献丑,免得到时候他老人家震怒起来,谁都帮不了你!”
    听得他这句话,我苦笑着抖了抖身上单薄的囚衣,说我的家伙什儿都给你们收走了,拿什么来玩花活儿?
    麻贵笑了笑,说这谁知道,上次我亲自埋的那小子,就是直接将降头媒介物藏在胯下老二处,结果在出手的时候,给师父给一招了断,腰斩了那场面,你是不知道,要多血腥有多血腥……我倒不是关心你,只是懒得收拾那场面而已。
    我笑了笑,跟着麻贵往前走,感觉这个老小子倒也有点儿意思,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坏。
    进了竹楼,缓步走过两道走廊,我们来到东面的一处小厅们前停下,竹楼吱呀,两壁都挂着龙飞凤舞的中国字,看着有点像是符文的技法,让人心中感觉到里面蕴含的神秘力量,这里的环境是如此的幽静凝重,连麻贵这般粗豪的汉子也放慢了步子,轻轻地扣动木门,禀报道:“师父,陆左给带来了。”
    “门没关,你让他自己进来吧!”
    里面传来一声和缓的回答,麻贵帮我推开门,却不进去,示意我直走即可。我走如门中,进得了厅内,发现这其实是一处视野很开阔的房间,宽敞的小厅中只有临窗处有一个黄梨木的雕花矮茶几,别无它物,茶几上面有宣德炉一个,泥陶茶壶一把,清茶数杯,香茗散味,手炉燃香,而鹤发童颜的许先生,则正盘坐在茶几后面,专心致志地在泡着茶。
    这地板全部都是竹制,人走在上面,吱呀吱呀地响,十分稀奇,瞧见我进来,许先生并不理会,而是沉浸在茶艺之中。当我走到茶几前,他方才抬起头来,我们四目相对,他的眼眸深邃仿若星空,有着无穷无尽的吸引力,我感觉自己的神魂都差一点要被吸进去。
    不过这仅仅只是片刻,他微笑着,点了点头,说来啊啊,坐吧。
    虽然此前我对这位传奇人物有着各种好奇、猜测或者畏惧,不过既来之则安之,畏畏缩缩到会让人看轻,我坦然地在躬身之后,盘坐了下来,不过眼睛还是忍不住地瞧向了茶几上面的热茶。
    此前我的喉咙干渴,闹着要水喝,而后则一直处于饥渴状态,瞧见这散发着迷人香味的茶汤,止不住地咽口水,喉结不住蠕动。瞧见我这副样子,许先生笑了笑,伸手邀请道:“喝吧!”
    听得这句话,我忙不迭地将身前一杯茶端起,望着口中倒去。那微黄的茶汤入口,立刻化作一道滚烫的热流,从我的喉咙滑过“啊,好烫!”
    我大叫着,不住地哈着气,感觉自己的嘴巴给烫到了,瞧见我这副模样,许先生不由得莞尔一笑,宽言道:“慢些喝,不着急!”
    在许先生的注视下,我待茶汤稍微凉了些,接连喝了三杯茶,方才停歇下来。瞧见我这一副样子,许先生笑了,说想起来了,服用了蚀骨草之后,大量的脂肪燃烧,体内的水分流失,通常会感到很渴,嗯?他们没有给你水喝么,我这茶是大佛白龙井,你这么囫囵吞枣地喝,倒是有些浪费了。
    我被囚困于牢中,他却像是当做没事人一般,跟我谈起了茶道,心机城府让人警戒,我一抹嘴上的茶水,开门见山地说道:“许先生,不知道您请我过来,到底有什么事呢?不瞒你说,这两天有一个很重要的朋友过生日,所以我也是归心似箭啊?”
    许先生是个雅人,瞧见我这般直截了当地说出想要离开的话,摇了摇头,说品完茶,我问问你,知不知道我为何要让你前来这儿做客?
    我摇头,说不知,许先生这会儿已经冲完第二道茶,抬起了头,一脸慈祥地盯着我的脸,说陆左,如果我说得没有错,你的外婆是龙老兰,而她的师父叫做许邦贵,没错吧?
    我说没错,许先生点了点头,说我就是许邦贵的堂弟。

猜你喜欢: 《王牌刺客》 《娇妾》 《超越修真极限的幸运》 《九天傲红颜》 《惟愿初见似随心》 《超级护花天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