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猴子偷剑,丢脸追踪

    说句不好听的话,此时的我们还真的有点儿惊弓之鸟的意思,当下听到虎皮猫大人的警告,立刻躲入草丛之中,遮蔽身体,然后将遁世环给开启,气息也收敛起来,蹲伏着,瞧着来人到底是谁。
    那人来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丛林中便跃出了一头颇为庞大的黑影,草丛中有腥风刮来,接着又是一声低低的咆哮,借着月光,我瞧见这黑影是一头巨大的野兽,上面还坐着一个人,身形矫健。瞧着这幅场景,我总感觉有一些莫名的熟悉,待那人近了一些,我的眼睛不由瞪得硕大。
    这、这个骑在老虎背上的女人,可不就是当日单身一人前往寨黎苗村,然后被我一招生擒下来的黑央族御兽女央伦么?这个身材健美的小黑妞,不是在被我擒获之后,一直都待在寨黎苗村,给熊明看管起来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心中充满疑问,不过这个时候也不敢出声,只是静静地瞧着她,更不敢流露出敌意,只把自己当做是一棵树、一株草,或者别的什么死物,不让她察觉到这草丛之中,还蹲着这一大家子的人儿。
    那央伦骑着座下变异的孟加拉虎,在我们刚才待着的地方停止下来,那头被二毛完虐的畜生鼻头灵敏,在地上嗅来嗅去,不时打一个喷嚏,脑袋朝着我们这边望了一下,然后又扬起了头。我皱着眉头在草丛中看,这时从头顶树林处突然跳下了一个黑衣男人来,跟这小黑妞儿招呼了一声。
    这个黑衣男人却是那天我们在龙血树林旁边,王伦汗的军营里遇到的那个使刀的黑央族青年。
    刚才我们并没有感应到,他应该也是刚刚赶到,不过这人轻身的手段倒是十分厉害,至少便是我,也不能够在那树上窜来窜去。
    这种人猿泰山的行为,除了那种从小在山林里面长大的妖孽,还真的少有。
    这两人说的话,我自然是听不懂的,扭过头来瞧小妖,这小狐媚子手上攥着虎皮猫大人刚才给的蓝宝石,脸上笑盈盈,见我求助,她侧耳听了一会儿,指了指那两人,也不说话。
    虽然没有言语,但是我能够明白小妖的意思,这两人都是黑央族的佼佼者,耳力灵敏,倘若我们这边有什么动静,他们自然就会听到。虽然我们并不怕这两个家伙,也有信心将他们给擒获,但是值此危机时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还是谨慎一些好。
    好在这半夜三更的时刻,他们也没有久留,草草说了一会儿话,然后朝着不同的方向离去。
    待两人远离,小妖一口气憋回来,才告诉我,说这处密林是黑央族的聚集地,我们到了他们的村子外围了。我奇怪,说那个骑着孟加拉虎的黑妞儿不是给关在寨黎苗村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朵朵愣住神,说陆左哥哥你不知道么?蚩丽花婆婆说那个央伦姐姐是个好人,那次是为了避免村庄遭屠戮,所以才过去的,她是黑央族里面少数一些亲近苗人的,所以过两天就把她给放了。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这件事情,可能是我被肥虫子弄昏迷的那几天发生的事情吧。
    不过放了央伦,我也能够理解,寨黎苗村和黑央族虽然彼此形同陌路,互不交往,但因为都是玩弄神秘之术的传承之族,又是同处一地,彼此之间应该还是有一些了解的,王伦汗是外来户,但是黑央族的老人想来应是听过蚩丽妹的大名,央伦也能知晓,所以私底下未必不会有一些交情在。
    不过这些东西我也不想了解,说小妖,你之所以迷了路,应该就是黑央族在此处做了布置,将你的感应弄得乱糟糟成一团,不过我们急于返回寨黎苗村,而且就目前形势,黑央族是敌非友,我们还是离开吧?
    小妖点头说好,我们这就离开,没事,放心吧,我瞧着天上的星星呢,它在给我们指引方向。
    这般说罢,我们从草丛中站起来,正欲离开,忽然从左边的密林处传来了一阵咕叽咕叽的怪声,我皱着眉头瞧过去,心中疑惑,难道御兽女又折转回来了?正在我百思不解的时候,黑暗中突然蹿出了一大群瘦弱的黑影子来,在树上、地上以及草丛中,密密麻麻的,足有上百个。
    这些东西越来越近,在这样明朗的月光下,我很容易瞧见了它们的面目,居然是一群棕毛猴子。
    这些小家伙獐头鼠目,瘦骨嶙峋,脏兮兮的,大的六七十公分,小的只有三四十,吱吱地叫唤着,似乎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赶着它们。
    瞧见这些小东西仓惶地从丛林中往我们这边逃来,我们几个对视一眼,不由得感到浑身发冷。
    异况生,草木动,禽兽四处飞散,先前魔罗从房子里逃出来的时候,所有在山林中沉睡的鸟类也全部都飞了起来,朝着远方没命逃去,而此刻这些猴子的异状,莫非是也感受到了魔罗的气息?
    倘若如此,那魔物不会是朝着我们这边飞过来了吧?
    想到这个情况,我们也不再停留,朝着斜侧面跑开。我心思沉重地跑了几步,脑子里乱乱的,那些猴子惊慌失措地从我的身边越过,这些可怜的小东西吱吱乱叫,我也不作理会,朝着旁边跑去。我本来以为大家都在逃命,本来可以相安无事,结果突然感觉到背上一轻,冲出几步的我听到了身后朵朵在大声叫唤:“小猴子,你干嘛?”
    我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却见朵朵朝着树上冲过去,似乎在追什么东西,下意识的,我伸手往身后一摸我擦咧,我的鬼剑居然被那奔走的猴子给摸走了。
    这、这……这什么个情况,这也太丢脸了吧?
    刹那间我就感觉到一股怒火在心头升起来,这些猴儿瞧着瘦瘦小小,一副皮包骨头的可怜模样,我也并不理会它们,甚至都不做提防,没想到这些生长在东南亚的猴子们,根本就没有一点儿顾忌之心,瞧见了我背上的鬼剑,好玩儿,伸手就摸了过来,然后朝着树林逃窜。
    其实这本来只是一件很巧合的事情,也怨我没有捆好,剑脱了鞘,只是大家又都没有注意,结果让这毛猴子得了逞。
    朵朵钻进了头顶的树林中,而小妖也是一个不肯吃亏的性子,自然是奋起直追,我满肚子的火,正想冲过去,突然发现周遭有些不对劲,那些本来还在疲于奔命的猴子突然都停住了身形,扭头瞧向了我,眼中充满恶意。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却见有四五头身体强壮的公猴子朝着我的身上扑来,手上的指甲尖锐,而声音也怪异,仿佛中了邪。
    我这个人呢,心善,平日里不会杀生,便是去菜市场,也从来不买当场宰杀的鸡鸭,像这些仓惶逃窜的猴子我只是感觉到可怜,也无防范;然而一旦被惹恼了,我却又会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咬着牙,可不管你是什么原因,你只要敢伤害我,我便先把你弄趴下,是人我会留你一条性命,然而这中邪的猴子,我可不管它可爱不可爱,直接就挥手拍去,毫不留情。
    人不能够做圣母,周全了世界,却让自己伤痕累累,各种吃瘪,这种人要么存在于理想或者文学之中,要么就是脑子出了问题。
    我下了狠心,那些发狂的猴子顿时就被我拳打脚踢,没有一个近得了身,要么摔在树上,一命呜呼,要么跌落草丛,再无踪影。瞧见我如此凶悍,那些家伙也有些怯了,攻势稍缓,我朝着朵朵离去的方向气急败坏地追去,虎皮猫大人在旁边哈哈地笑,直嘲讽道:“瞧瞧你,还真的可怜,连猴子都能欺负你!”
    虎皮猫大人的话语让我更加郁闷,也当作不知,快步行走,追了上百米,听见朵朵一声叫唤。
    我快速冲到前面来,却发现黑暗中的脚下一阵空,下方竟然是一处深不见底的山崖,崖边石头嶙峋,老藤垂落十数支,我的力量也是到了收放自如的境界,在即将踏空的那一刻停下了脚步,心中不由得一阵后怕我若是不知收敛,说不定就跌落崖底去了。
    这可恶的东南亚猴子,我说不定就要被它们给害死。
    我见到了悬空而浮的朵朵,问剑呢?小丫头指着山崖之下,说那调皮的小家伙跳下去了,我们要不要下去?我的脸都黑了,这家伙可不是调皮那么简单,能够有胆子下手夺剑,然后又有这么多猴子不要命地阻拦,这里面倘若没有蹊跷,我还真的是有些不信了。
    小妖朵朵这个时候也气哼哼地冲了过来,说那些猴子着魔了,拦着不让走,害得小娘发了火,跟丢了剑陆左,要不要把剑追回来?
    我瞧了一眼那山崖下面,深邃的山谷地下似乎还有一些昏暗的光,想来是有人住着的,而这附近既然是黑央族的地盘,说不定这个地方就是黑央族的所在地。我想了一下,点头,说好,下去。
    说实话,鬼剑倘若真的给弄丢了,我的脸面都没有了。
    唉。

猜你喜欢: 《我真只是个好人》 《仙女抽奖系统》 《第二至尊》 《初心》 《魔剑之饮血剑》 《邪性老公别太坏》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