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黑央先祖,半路被伏

    有人朝这边过来了?
    听到朵朵的警告,我不由得眉头皱起,对付一个性子孤僻、离群而居的老头,我倒还是有些自信,然而倘若要从这黑央族腹地老巢一路杀出去,我想便是许先生亲至,估计也不会有这般的豪气吧?
    不过我并没有慌乱,接着问朵朵,说来了多少人,手上都是什么武器?
    朵朵关上门,凑在门缝上凝望了一下,回答说来了两个人,双手空空,只带了照明的灯烛。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俩人应该不是听到动静过来探知消息的,而是有什么事情过来禀报吧?这时间还有一点儿,我将鬼剑的气息收敛,然后揪住着黄斑老头儿的衣服领子,恶狠狠地说道:“你若是敢将我给暴露出来,信不信我让你死得没有一块好肉,受那万虫吞噬的痛苦?”
    黄斑老头儿捂着肚子,一脸黄豆大的汗珠子,嘴唇哆嗦,勉强地说着话,求饶道:“这位小哥,有事好商量,我不过是喜爱你这把神剑,起了那贪婪之心,现在后悔得肠子都青了,你可千万别伤了老头子我的性命啊!”
    我点头,说那你好好说,别让我听到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要一句不对,你自己会知道后果的。
    我说完这话,肥虫子倒也配合,在他肚子里面翻江倒海一番,痛得这黄斑老头儿眼珠子都差点儿掉下来,不由得发出撕裂声带的喊叫,好在我早有防备,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这才没有露出破绽。
    外面两人已经走近了,有人在屋外高声喊话,我听不懂,不过小妖在我旁边作同声翻译,倒也无碍:“他信长老,您睡了么?北边的王伦汗,带着许先生的几位弟子,还有好大一群人过来族里,族长找各长老到祖祠那儿去议事呢,让我们过来叫你。”
    黄斑老头儿清了清嗓子,忍着疼痛问道:“到底什么事?”
    那外面的人答道:“不知道,不过看着王伦汗挺狼狈的,过来的这二十几个人也都不正常,好像是在逃难一样,族长跟他们交谈完了之后,忧心仲仲,让长老们都去密议,说不定还要敲响警世钟呢。”
    黄斑老头唔了一声,然后回答道:“我这里在弄一个试验,停不了,你们先回去禀报,我完了立刻就来!”
    许是黄斑老头儿本性便是如此,总偏居一隅,然后整日跟动物毒虫打交道,那人并没有察觉出什么异常,朗声说好,他还要去各处通知,那就不等长老您了。那人说完话,扭头便走,而黄斑老头也颇为倨傲,不再答应。
    过了一分钟,躲在门后的朵朵转过头来,告诉我人已经走远了。
    我点头,望着这个正直愣愣地瞧着地上僵尸碎块的黄斑老头儿,说道:“他信长老,你们黑央族怎么就跟萨库朗给搭上了边,你们不知道这些家伙就是一头饿狼,迟早都会将你们给嚼得一根骨头都没有么?”
    那黄斑老头儿这时才从那毫无生机的僵尸身上回过神来,敬畏地瞧着我,摇头说道:“我老头子躲在这山谷后面,整日就知道研究些蛇虫鼠蚁,还有僵尸长毛之物,至于族长还有那些族老是怎么想的,我哪里来得及关心?不过许先生倒是遣人送了两把好剑给我,做决议的时候,我也不好反对。”
    我顺着他的手指去,这才知道黄斑老头儿使得手段偷剑,倒不是没有缘由,这家伙是个收藏宝剑的剑痴,他指给我的那一整面墙上,挂着二十多把各式各样的剑,琳琅满目,有短又长,剑柄有牛角的、犀角的、珍木的、金玉纹饰的,各式各样,虽然都被剑鞘给遮掩住剑身,但是感知敏锐的我还是能够从好几把剑上面散发出来的气息中,感受到凛冽的寒意。
    剑都是好剑,比我在许先生竹楼那儿抓到,与那个日本的瞎眼老头儿对阵的剑一般不差。
    从这屋子里面各式药柜、炉子以及藏剑,以及满地的毒蛇,能够看得出这个黄斑老头儿在黑央族的地位颇高,但应该是那种负责后勤研发的族老,手段繁多,然而面对我却束手束脚,根本没有办法,而身手却并不算厉害,故而才会被我擒获。
    转念想一想,并不是这老头儿不厉害,只是因为此时的我,已经达到了许多人一辈子都到不了的高度,倘若我有时间积淀下来,应该也是一方让人头疼的人物了吧。
    我打量房中,却被北边的一尊雕像给吸引住心神。
    这雕像并不是东南亚这边流行的佛像,也不是其他邪神,而是一个身型干瘦、面如枯槁的男人。这雕像惟妙惟肖,十分传神,瞧着它的目光呆滞,整体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死气,跟地上那三头僵尸倒有几分相似之处。
    我指着这雕像,问这是什么?
    那黄斑老头儿瞧见我直接用手指着这雕像,面带不敬,即使肚中有肥虫威胁,却也愤然警告我道:“这是我族的祖宗,异乡人,不要随手指着它,不然你会受到惩罚的。”
    老祖宗?我瞧了一眼这个外观有些眼熟的雕像,隐约感觉似乎跟我有些牵连一般,于是也没有发火,将手放了下来,问很厉害么?
    黄斑老头儿昂着头,骄傲地说道:“当年我族自北南来,一路披荆斩棘,筚路蓝缕,硬生生在这山林中创下偌大的名头,威震宵小,便是在这位老祖宗的带领下,击退了各路妖魔鬼怪,成就伟业。只可惜当年暹羅和安达曼海的信徒太过厉害,而我族繁衍又多不顺畅,地盘才越来越小,最后蜗居此处,默默无闻地生存下来。不过我告诉你,只要老祖宗重新苏醒过来,整个南征之地,都是我族的猎场!”
    每一个族群都有着自己所骄傲的历史,便如棒子国的古地图上,能够囊括大半个北中国,现在更是将那星辰宇宙都给囊括其中,吹牛不用上税,我却不耐烦听他在这儿缅怀辉煌历史,揪着这老头的脖子,厉声说道:“他信长老,我知道你很不爽我,不过说实话,我对你也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作为一个强盗,我没有当场杀掉你,这是我的仁慈,但是作为回报,我需要你把我送出你们的地盘,并且允诺不会给我找麻烦。这一点,你能够答应么?”
    黄斑老头郁郁地看着满地的蛇尸,和自己炼制多年却一朝成为碎块的僵尸,沉默了一分钟,然后长叹一声道:“年前的时候,族长说我今年命中有劫,听这谶语,我整整一年都没有出过黑央山谷,结果还是出了事贪婪是原罪啊。好吧,我送你出山谷,只求你能够走得远远的,不要与我们黑央族为敌,你这样的男人,千万别在我们这穷乡僻壤翻云覆雨,不然我们还真的承受不起。”
    这家伙瞧着愣直,却是个油滑之辈,巧舌如簧,拍人马屁的时候,有那种随风潜入夜的水准,我瞧见他驯服了,也不再停留,收起鬼剑,催促着他离开。
    有着生命威胁,那黄斑老头也不敢拿什么让我起疑的东西,起身便往外走,只是路过那头小猴子身边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这猴子给恼怒的小妖整治得奄奄一息,脑袋都塌了一块儿,不过却还是活着,一双眼睛恢复了清明,水汪汪,可怜巴巴地瞧着黄斑老头儿,不时发出哼哼的呻吟声。
    瞧见这猴子的可怜样,黄斑老头儿的眼角隐有了些泪光,我想他跟着猴子的感情应该是十分深的,就如同当年的王洛和,和那塔特原狐猴一般,伤心总是难免的。
    小妖瞧见这老头落下了眼泪,不由噘着嘴说道:“别在这儿瞎咧咧了,这猴子被你用巫法改造过,脑壳硬得很,怎么锤都弄不开,回头养个一年半载,又生龙活虎了,这有啥?报应而已。”
    小妖的这话不是安慰,胜似安慰,那黄斑老头儿也不再纠结,推门而出。
    夜风清凉,我们所处的这个地方是黑央族的后山谷地,周遭都是悬崖绝壁,想要出去,要么爬藤而上没,要不然就得穿过核心区域,到达前面。我换了一件黑央族的粗布衣裳,随着黄斑老头儿朝着外面走去,一开始还有些担心,远远地在阴影中跟辍着,结果走了十来分钟,翻了好几个山坳子,才发现除了刚才的巡逻队,这边就是处荒郊野岭,根本没有人。
    我心稍安,跟紧了些,偶尔有从岔路出现来的族人,形色匆匆,见到黄斑老头儿也是恭谨地打着招呼,根本就不敢多问一句话,而黄斑老头儿也很是骄傲,除非是实力还算是不错的,不然根本就不作理会。
    又走了差不多十来分钟,前方一片亮光,星星点点的灯火错落地布满了整个山头,一夜奋战,现在的时间差不多是凌晨三四点,也是一天最黑暗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应该已经陷入沉眠,而此刻这般景象,显然是被王伦汗带来的消息给惊到了,正在紧急动员呢。
    瞧着对面山上人声沸腾的景象,我心中有些着急,倘若是沉寂的夜,悄悄混出去也不会太难,而现在,王伦汗、麻贵等人都认识我,倘若撞到,只怕难为。
    我分神思考着,突然感觉前面的黄斑老头儿离我的距离似乎有些远了,正抬起头来想叫,但见一股白气从那家伙的身上冒出,将他给裹成冰雕倒下,而我四周的草丛中,则出现了麻贵的大叫声:“好你个陆左,居然是你?真能耐啊,你竟然跑到这儿来了那魔罗,是不是你给放出来的?”

猜你喜欢: 《篮球界》 《生死帝尊》 《透视小村医》 《极斗诸天》 《香爱》 《源赋世界》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