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突出重围,祖宗陵墓

    我身处的这个地方,是两山承接之处,山走阴,龙抬头,汇阴聚形之处,刚才走在这儿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些忐忑,心中不安,没想到这刚刚一走神,两侧的草丛中便是人影绰绰,四五道柔软的绳索朝着我的脖子、手臂以及脚踝处飞来,如有灵性,宛若毒蛇。
    听到麻贵这得意的叫喊声,我暗道糟了,虽然不知道是哪里露出了马脚,但是终究是被人给伏击了。
    当下我也是来不作思考,背脊一弓,那鬼剑便冲天而起,继而落在我的手上,刷刷刷三剑齐出,均数斩在临身的软绳之上。这绳索乃用藤条所制,另一边又使了力道,能软能硬,结果以鬼剑之锋利,竟然也斩断不了一根,反而绳头一卷,直接缠在了鬼剑之上,来回拉扯,僵持不下。
    我心中恼怒,感觉应该是那黄斑老头儿使了手段,下令肥虫子直接将那惹事的老头子给了结,谁知道那家伙启动了一种神秘潜能,将自己冰冻如坚石,肥虫子居然伤不得他。暴躁的肥虫子还待再作努力,我却没有时间了,吩咐肥虫子赶紧折转回来。
    我一边要顾及草丛中的飞索,一边还要联络肥虫子,关注力一分散,立刻有一道寒光从草丛中飞射出来,卷起一大篷的刀光剑影,朝着我兜头罩来。
    这人是麻贵,此刻的他一来便浑身黑烟袅袅,体格大了一圈儿,手上的寒铁鬼头刀宛如牙签一般轻巧,又疾又快,比当日与我单挑的时候厉害许多。我心知这个家伙倘若不是托大,凭借着许先生这些年来的悉心教导,必然是一代天骄式的人物,十分难缠。
    当下一堆人围殴,我也没有在此久留缠斗的意愿,扭头便走。
    我这一走,便立即上了全速,双足如飞,扯动鬼剑之上的四五根绳索,朝着来路飞奔。
    我这边想逃,敌人自然阻拦,第一波阻力便是来自于那些缠在鬼剑上面的绳索另一头,我力大,一拉扯之后立刻有五个壮汉给扯出了草丛,这些家伙完全就没有当地人那种瘦弱矮小,个个都是体重超常的壮汉,膘肥体壮,气力十足,拽着绳索的另一头,奋力拉动,与我拔河。
    我跑了两步,便发觉这些家伙死死抵住草丛,身子往后倾倒,一时间受阻太大,我逃不开,而麻贵已经舞动着鬼头刀,即将接近我了。
    我脸色一冷,劲气激发,那鬼剑陡然间就暴涨一倍,所有束缚在剑身上面特制的软绳立刻碎裂断开,而这个时候麻贵已经持着鬼头刀疾冲而来,将那把刀背黝黑、刀身雪亮的家伙什儿高高举起,一招古朴扎实的力劈华山,由上而下地砍来。
    我随手挡出一剑,那鬼头刀与鬼剑交击,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我退了好几步,而麻贵也一个翻身落地,脸色如那猪肝一般的颜色,显然也是受到了震荡。
    瞧见麻贵与我的力量终究还是有一些差别,当下我也是将那剑势一带,逼退两个手拿猎叉的黑衣人,折身朝着林间遁去。
    隐入林间没几步,我便听到一声沉闷如雷的轰响,接着身旁一株碗口大的桦树应声而断。
    我在集训营的时候接受过枪支培训,知道这种声音是来自于0.357大口径手枪,想必那个大毒枭王伦汗也已经赶到,倘若他命令手下来的兄弟直接开枪扫射,这枪林弹雨间的,要是中一枪流弹,我可真的是划不来。
    这般想着,我更加是小心谨慎了,不断的变换位置,快速地在林间穿插着,当王伦汗把弹夹里面的子弹射完的时候,我已经跟他拉开了四十多米的距离了。
    林间疾奔,除了要矫健的身手,还需要敏锐的意识,要不然地上或者树上垂落的藤条荆棘,便能够将人绊得失去平衡,腾飞而起。我奔得迅疾,突然左手边的丛林中传来一阵脚步声,正想抬头瞧去,却见几道破空声响起。
    我下意识地往左边一躲,立刻有三四道吹箭叮叮叮地射在了我身边的大树上。
    我隐入大树之后,鬼剑往树上一插,人便攀爬上去,听到那脚步声近了,跑到树边的时候,一跃而下,居高临下地将这人扑倒在地,翻滚之下,我摸大一大团软绵之物,接着月光低头一看,却是个女人,不过并不是什么绝色姿容,而是一个满脸凶悍的肥婆,这女人瞧见我停住动作,立刻张开一口惨白的牙齿,朝着我的手上咬来。
    瞧见她鼻子里喷出浊气,凶猛若狗,我这才收敛起同情之心,避开这一咬,一巴掌扇在她的左脸上,肥肉晃荡,啪的一声巨响,她脑袋都歪了半边,我不杀人,却也不会让这女人再有战力,于是一记手刀,将这女人敲晕,然后拔出鬼剑,招呼小妖、朵朵和肥虫子撤离。
    我在回路的林子里继续狂奔,身边能够追上我的人越来越少,这时我头顶一道黑影掠过,却是消失好一会儿的虎皮猫大人,它焦急地告诉我,说在这黑央族的老巢里面,还是有几个惹不得的老家伙,万万不可轻敌,其中有一个,似乎还朝着这边过来了,小毒物你要小心。
    我应了一声,然后说我这该往哪儿跑?
    虎皮猫大人刚要说话,突然凝住了神,侧耳倾听了一阵后,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不对,不对!怎么可能呢,这里怎么会有这么恐怖荒凉的气息呢,小毒物,快跑,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某种沉眠的意识开始苏醒过来,勾连这天地间的炁场,一旦完全醒过来,你一定逃不过。到时候死翘翘,这是妥妥的。”
    什么个情况?
    我不明白虎皮猫大人口中的话语到底讲的是什么意思,只是感觉背后的追兵越来越近,王伦汗那个老军阀的子弹好几次都擦着我的身子掠过,惊得我一身一身的冷汗。
    当时我心里面也有些发狠了,管不得这些,想着这些家伙被魔罗搅得如同丧家之犬,没想到还有时间在我这儿胡搅蛮缠,真当我是好欺负的,于是暗自吩咐肥虫子潜伏在路上,给那个打手枪的家伙来个好看的。
    将肥虫子留下之后,我们继续往前走,突然前面的树林稀疏,眼前出现了一片从来没有见过的草堂,门口有寥寥香火,燃烧敬贡,那草堂前后都没有人,墙角一排随风摇曳的红灯笼,颜色颇为怪异,惨淡惨淡的。
    我已经冲到了林子边缘,后面有追兵,也不敢折回,只是想顺着前路跑,左冲右突,找寻一个出路。
    我直走,从那一排洪灯笼下面走过,走着走着,身子突然一僵,浑身冰冷,然后感觉脚步轻飘飘的,仿佛灵魂都要脱离躯壳,飞向光明世界去。我心中戒备,这种感觉仅仅只是一刹那,很快我又稳住了心神,听到耳边叮铃铃地响起,抬起头,瞧见屋檐角落挂着一串招魂铃,这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间,遭了人算计。
    当我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的时候,视线下移,我的跟前出现了一个白衣女人,这女人脸色模模糊糊,让人瞧不出年纪,幽幽间有一股暗香,似檀香似麝味,这也应该是让我心魂失守的罪魁祸首。
    这女人瞧见我醒过来,不由得点头称赞道:“果然是能够生擒他信长老的年轻高手,竟然能够从我四娘子的十香魂授术中,这么快地回过神来,厉害!”
    这四娘子言语中,倒是有几分敬重,我这人对女人便有些心软,只是肃容说道:“知道我厉害,便让开,不然便是你死我活。”
    瞧见我将鬼剑举起来,四娘子一声娇笑,说这位小哥,我何曾拦你?只不过你踩到了我们祖先的陵地了,我才迫不得已地出手而已。
    她既然这么说,我便没有再理会,也没有生出杀人灭口的龌龊心思,绕路离开。
    然而正当我离得远远,想要跑入对面的山坳之时,突然脚下一沉,那双脚竟然给死死地吸在了那地上,走脱不得。我使劲儿抬腿,然而却根本走不开,我心道不好,本以为离的距离也远,就不会出事,哪知道自己又遭了这女人的暗算,走脱不得。
    那四娘子瞧见我根本迈不开脚步,不由得拍手笑道:“好啦好啦,现在却不是我在留你,而是老祖宗太喜欢你了,让你留下来,与他老人家做伴儿!”
    我闭上眼睛,感觉吸附我双足的力量来自脚下,浑厚得很,根本就移动不得。
    不过我也不是坐以待毙之人,心中一默念,当下一股劲气从小腹升腾而起,咬牙睁目,人便朝着前方迈过去,一步两步,走得着实艰难,然而当我迈出第三步的时候,下面吸附的力道竟然少了一半,我转过头,却见朵朵和小妖落地,一掌拍在地面上。
    那地皮一阵波纹闪动,起伏不休。
    我越走越快,很快就穿过了这片草堂,这时那个自称袖手旁观的四娘子甩出一道白色的绸缎,前段一片金属雪亮,口中冷喝道:“老祖宗既然喜欢你,那你就留下来吧!”

猜你喜欢: 《炮灰修仙记事》 《次元界法师》 《武林大恶人》 《全职道长》 《喜结》 《在修仙界玩网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