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鬼剑掷兽,小妖昏迷

    死一样的黑暗中,突然那绿光大亮,十八盏,盏盏辉耀,散发着冰冷的光晕。
    在这样的光芒照耀下,我瞧见了一张让人全身战栗的脸,这脸儿足有两台卡车车头那么大,拥有着跨越整张脸的巨大嘴巴,和两个黝黑的鼻孔,以及一排又一排密密麻麻的肉色突触,整体看上去有些像那田间地头寻常所见的癞蛤蟆,然而却凶恶千百倍。
    那十八盏灯,便是它头上的眼睛,密密麻麻分布,排排累积,毫无规则,里面散发的绿光含带有最浓厚的恶意,让人不寒而栗。
    我从未有见过这般恐怖的魔物,只见它挥舞着那根断裂的触手,口中发出了“嗷嗷”的怒吼,听这音域,我才发现跟刚才驱使双头乌龟们攻击我们的声音,是同一种。瞧见这东西从水面上浮出来,虎皮猫大人大声喊道:“小心,小心,退后!”
    其实根本不用它招呼,我们已经吓得直往后面退了,然而被这样绿莹莹的光芒关注下,我心中惊悸,一团糟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
    它露出水面上来的头颅都已经够大了,而潭水下面藏着的,到底还有什么呢?
    见那家伙浮出水面之后,并无动静,只是死死地盯着我们,像捕食的猎豹,我一边防备,一边问虎皮猫大人,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它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虎皮猫大人竟然知道,它答话,说没想到,传言是真的,十八睛、十八手,大口吞天地,身藏寒冰底,这个应该就是鲭鱼了!
    鲭鱼?山海经里面有载,说它其状如鲋而彘毛,其音如豚,见则天下大旱,是与旱魃能够比拟的凶兽,不过因为其为异类,不通神鬼,所以才没有皇帝女儿旱魃那般厉害罢了。但凡是皆有相对,它对付我们,却还是绰绰有余呢。
    我说擦,来头这么大,是当年巫咸族人抓来,看管这祭殿的么?
    这肥母鸡说非也,你要知道,这祭殿是耶朗一族修葺,用来供奉巫咸的,所以它要么就是洪荒时期残留下来的远古遗种,要么就是从深渊缝隙里面游过来的漏网之鱼,不过不管是什么,我们都不可能力敌。
    朵朵问它,说臭屁猫大人,那我们现在怎么做?
    虎皮猫大人毫不犹豫地振翅高飞,朝着我们右边的黑暗处扑腾过去,尖声大叫道:“做啥?扯呼,跑啊!”
    它的话语就像一道号角,我和小妖、朵朵和二毛在它话音未落的那一刻,就跟在它后面跑去,而我们这般一动,水底下突然就冲出四五道水柱,随之而来的,是与之前那根一般的触手,隔空飞来。
    我逃跑的时候背过了身去,然而注意力却一直紧张关注着身后,感觉生死只在一念之间,那些触手嗖的一声过来,我左闪,然后右闪,然后往前一扑,在然后……在躲避开第四次攻击的时候,我发现那十几米长的触手伸到了我的面前,居然再也伸不出一寸。
    人力终有尽,而这所谓寒潭鲭鱼,它的触手在延伸二十来米之后,便失去了攻击距离。
    瞧见那触手奋力前伸,却再难进一分,我不由得心中狂喜,没有再跑,而是将鬼剑转了一个圆环,朝着这触手猛然斩去。触手缩了一点,避开这一击,然而因为绷得太长了,那触手有一点儿失去了灵活性,伸缩不便,我瞧着这情况,将鬼剑激发,六尺有余,黑雾萦绕,剑斩而去,想要给这个家伙来一点血的教训。
    然而那触角再次避开,它与我周旋几下,时不时地往回缩,我也不上当,只在那安全距离活动,死也不过线。
    我自以为不过安全线,便无碍了,然而事实证明我终究还是太天真的,就在我终于出剑刮到一块血口子的时候,突然间听到“砰”的一声响动,那寒潭鲭鱼整个身子都往岸边冲了一截,而就是这一下,使得它的触手也陡然长了一大截。
    我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与这黑黝黝的触手交锋上,并不曾想到这老奸巨猾的家伙竟会有这般手段,发现四条触手将我给紧紧包围,而旁边的朵朵、小妖都救援不及。
    突然间,我腰间一紧,身子就给卷起来,耳边风声呼呼,人便倏然朝着寒潭飞去。
    当我腾飞于空中之时,方才发现这个家伙的恶毒之处,那勾引我的触手让我心中痒痒,却是为了这最后一击。我几乎是在一瞬间给甩上了高空,在那巨大的离心力作用下,我莫名地保持了镇定,鬼剑连出,将两条袭击过来的触手给倏然斩断,那触手断口处有蓝色浆液洒出,浸染着我的双手。
    我嘿然一笑,感觉这手越发灼烫得厉害。
    恶魔巫手当年之所以被万三爷称之为远古大拿的强力手段,就因为它是一种杀伐之术,杀的邪恶之物越多,它便越强大,也越受到邪物的仇视。这手一发烫,我的头脑却越发清醒,鬼剑往着缠住我腰身、死命儿勒紧的滑腻触手割去。
    鬼剑割入,立刻又一道黑烟吹起,我听到惨烈的嚎叫,却毫不留情,使劲儿切通,缠住我的那触手便断开,而我则顺着那惯性朝着对面山壁砸去。
    眼瞧着我即将甩入山壁,化作一团碎肉烂泥,濒临死亡极限的我气海之中,陡然升腾出一股灼热的气息,贯注全身,让我感觉到自己可以控制全身肌肉,当下也是回转过身来,双足接触山壁,并以膝盖为缓冲带,居然就这样,在这样的劣势下,于山壁上站立起来。
    而与此同时,我听到一声极为阳刚的吼叫声,貔貅阵灵二毛跨越几十米,从潭水中跃起,正好出现在我的下方处,瞧见这畜牲,我也不作犹豫,跃上了它的背上,然后在它的带领下,从寒潭那头,踏着潭水,越到了岸边来。
    那寒潭鲭鱼贼心不死,再次出击,然而我已然起了拼死决战之意,骑在二毛身上,也顾及不得这传奇荒兽的威名,鬼剑激发,便是斗志昂扬,而此时的朵朵也是临于空中,出手牵制,一股又一股蓝光激发,朝着鲭鱼头颅上面的那些眼睛射去。
    大家都打出了火气,小妖也折身返回,我的这些小伙伴里面,最能惹事、也最能打的莫过于她,瞧见我们热血战斗,这小狐媚子更是激进,身子直接化作一道青朦朦的影子,朝着水面上的这头颅冲去。
    我们这边转守为攻,气势如虹,然而那头寒潭鲭鱼却是不慌不忙,伸出几条触手来应付。
    这家伙跟我们以前在青山界碰到的那头鮨鱼是同一挂的,触手飞舞,让人眼花缭乱。当时的场面十分混乱,我骑在二毛背上,手持鬼剑,不断跟那从各个匪夷所思的方位袭来的触手交手,虽然手忙脚乱,却也有信心能够应付。
    所谓信心,就是不断跟比自己强大的敌人战斗,并且战而胜之,积累下来的必胜信念。
    我与这寒潭鲭鱼斗了好几个回合,发现它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强大,除了那些神出鬼没的滑腻触手比较让人防不胜防之外,其他的都还好,只要我防备充足,几乎不怯。
    我越战越勇,正准备进行反冲锋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惊天嚎叫,整个地皮都在颤抖,仰头瞧去,却见小妖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突破了寒潭鲭鱼的防守,抵临头部,接着对着那一排排密密麻麻的眼睛好是一阵猛踹。
    她踢得凶猛,而寒潭鲭鱼却张着巨大的嘴巴在乱晃,悲惨兮兮。
    然而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感觉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而同样的感觉,虎皮猫大人也有,突然间,它朝着正将那堆眼球踢得稀烂的小妖大声喊道:“小妖,回来,小心它的眼球汁液溅射到你身上!”
    然而到了此刻为时已晚,我视线中的小妖已经被一团绿色的氤氲光芒给团团裹住,空间中大放光芒,将偌大的岩洞照得透亮,我听到右边似乎发出了一阵阵古怪的惊呼,而此刻我也来不及回头,只是将手中的鬼剑激发到了最强盛的状态,朝着水潭上的那家伙使劲儿投掷过去。
    那鬼剑化作一道黑光,倏然便射入了寒潭鲭鱼稀烂的头部,一股黑气腾起,还没有见到其它,那如小山包的头颅便沉入了潭水底去,唯有被裹在一坨绿光中的小妖漂浮在水面上,生死不知。
    旁边一袭白影似箭,也飞抵到了潭水上方,伸手将小妖给捞起来,我定睛一看,却是朵朵,她抱着小妖姐姐朝着我这边飞来,大大的眼珠子里面全部都是泪水:“陆左哥哥,你看看,小妖姐姐怎么了啊?”
    鬼剑与我有一丝联系,离我手后,急速往下沉去,让我感觉不到方位,不过也知道那家伙是受到了重创,正在快速逃离。
    此刻我管不了鬼剑会不会遗落,也没有去追杀那寒潭鲭鱼的心思,冲上前去,从朵朵手中接过小妖来,低头一看,瞧见她周身绿莹莹的,双目紧闭,鼻息不存,不过内里的生命力倒是十分旺盛,被那股绿意包裹其间。
    我不知情况,仰头问虎皮猫大人,说这怎么回事?
    虎皮猫大人神情凝重地落在小妖身上,鸟喙磨了磨小妖精致而滑嫩的俏脸,没有说话,而就在此刻,我听到右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猜你喜欢: 《农门小辣妹》 《文娱的良心》 《你是我的半条命》 《妃常锦绣》 《刺激召唤》 《凉城好景》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