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魔罗狡诈,借尸攻击

    寒潭鲭鱼之前遭受重创,然后被我含怒而出的鬼剑射入,继而潜入寒潭底部,不知踪影,我本以为它会顺着暗河潜走疗伤,过几年又是一条好汉,然而没想到它居然又会再次浮出水面来。
    不过让我惊疑的事情,并不是这家伙的再次出现,而是在于此刻的它,早已经没有了一点儿生机,而在它那两个卡车头一般大小的蛤蟆头上面,除了一把深深插入脑中的鬼剑之外,还有一个瘦小的黑影子,正静静站立着。
    这个黑影子大半个身子都埋在了那一堆被小妖砸得血肉模糊的稀烂眼珠器官内,惟有上半身露出了空气中来。
    随着寒潭水顺着角质和鳞甲滑落,以及在石门上面鲛人鱼油灯的照耀下,我瞧清楚了这个瘦小的黑影六只胳膊、宛如虫子口器一般的嘴巴以及三面重叠的脸孔,似人而非人,仿佛人类噩梦中最恐怖的梦魇,那蓝色红色的血浆将它变得格外的恐怖凶悍,我感觉自己被那冰冷非人的目光注视着,便仿佛有毛毛虫在背上缓慢爬动一般,痒得我就想高声叫唤,把心里面的恐惧,给全部释放出来。
    魔罗!
    我万万没想到,从水中冒出来的这个瘦小黑影,竟然是本应该在几十里外山村中逞凶威的魔罗。
    此刻的它,与我在错木克初见以及在王伦汗基地小楼里面所见的,完全都不同了,那个时候的魔罗,几乎就像一头小兽、一只雏鹰,虽然凶戾彪悍,但骨子里面还是有一些初生婴孩儿的柔弱,然而在经历了昨夜的激化之后,此刻的它,完全就已经是一头魔焰滔天的大魔头了。
    它在寒潭鲭鱼头上,几乎都没有动,只是用目光巡视全场,而我们都能够立刻感受到那种凝重的、几乎呼吸不过来的气场,仿佛下一秒,这魔物就要出现在我们的身边,将我们的身体给肢解、吞噬了一般。
    瞧见魔罗这般诡异而安静的出现,在我头顶的虎皮猫大人开始了碎碎念,大声说道:“完了完了,魔罗竟然感应到了裂缝生成,灵界生物漏网而来,过来就食了。不行了,小毒物,我帮不了你了,只能帮你把遗言带回去了,你好好想一想,有什么要跟你父母说的?快些说,我好带朵朵跑路!”
    我被这肥母鸡贪生怕死的行径弄得哭笑不得,不由得问道:“难道就没有办法,将这个家伙给弄死了么?”
    虎皮猫大人展翅高飞,在空中回答我,说有,但是你不行,我们都不行。朵朵,上大人我背上来,我载着你离开这里,快,不然就来不及了。
    虎皮猫大人这般大呼小叫,然而朵朵却不愿意离开,紧紧拉着我的手,说不,我不走,我要跟陆左哥哥把这些怪物全部打败,不然就是死,也不逃。
    朵朵心思单纯,怎么说都不为所动,虎皮猫大人也无能为力,不由得一阵急躁,脑筋开始飞快开动,过了几秒钟,它又惊又喜地喊道:“咦,他怎么过来了?”
    我奇怪,说谁来了……
    这话儿还没有问完,我突然就听到了一声贯彻天地的嚎叫声,出现在寒潭鲭鱼身上的魔罗开始从宿主身上站了起来,此刻的它已经完全没有一两岁婴儿的弱小模样,瞧那上半身,跟十来岁的少年差不多,浑身精瘦的鳞甲,以及锋利的尾刺。
    它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将寒潭鲭鱼给掏了个空,融为一体,而此刻拔出来,那些翻白的皮肉不断地死死缠绕着它,相互交融,鲭鱼那蛤蟆头上有好多细碎的肉触,轻轻抚动着它粘稠滑腻的肌肤,时间在那一刻仿佛变缓了,终于,我瞧见魔罗最终还是站了起来,惟有双足隐没在血肉之中。
    魔罗双目赤红,三双手臂指着天空,作仰望状,有苍凉的呼声从天际传来,而在我们的头顶处,突然出现了一道不断旋转的气流,将所有的黑暗给搅动,在这样波涛汹涌的气流中,无数分子摩擦,于是产生了光。
    那光明亮,将整个空间给照得透亮,我终于瞧见了右边的黑暗处,那是一个深邃而冗长的洞穴,呈现出喇叭状,越往里去口子越小,而在我的视线之中,各种各样纷呈出奇的妖魔鬼怪都在那边儿累积,它们的形象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范围,有悬空停浮的骷髅头,有流着鲜血的断肢巨手,有喷着火焰的虫子,有一团迷雾的黑烟,还有许许多多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模模糊糊,看之不清,总之是汇聚了世间所有的丑恶……
    瞧见这玩意,我几乎有一种立刻躲到那高大而厚重的石门之后,永远也不要再见到,与世隔绝的冲动。
    然而在下一秒,却是乖乖的朵朵一声大喝:“唵、嘛、呢、叭、咪、吽!”
    此言一出,则天下皆清,之前映入我眼帘中的那些各色魔物,也都消失不见,只有一片狼藉的堆叠尸体,想来应该都已经遭到了魔罗毒手。瞧见这魔罗居然已经能够影响我的心灵,我不由得一阵后怕,要知道,我的心志经过出道这几年,早已坚硬如铁了,而这东西在短短的时间内,竟然已经能够运用幻术,将我给迷惑,这魔物已经狡猾得可怕了啊。
    魔罗,这便是魔罗,还真的是让人恐惧的魔物啊,不过它刚才弄出那幻境,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我心中震撼,不过朵朵在我身边,小妖在我胸口的槐木牌中,倘若我露出半分害怕的情绪,只怕这些小宝贝们也逃脱不了被这魔物屠戮的命运,一想到这里,我的心中便满是激情,那恐惧也如潮水一般退却,将手前伸,开始去感应深深插在了那蛤蟆头上面的鬼剑,试图与它产生一些联系。
    朵朵的六字真言将漫天的幻光震得粉碎,身上也开始散发出如肥虫子一般的土豪金光芒,此乃佛光,传承自藏边鬼妖婆婆之手,照在我的身上,暖意洋洋,感觉有数不清的气力产生。
    魔罗之前对那些从裂缝中穿过来的诸番魔物大肆屠戮,而后又潜入寒潭之中,将这寒潭鲭鱼残余的生命力吸收,不过此刻似乎挣脱不了那大蛤蟆加触手怪结合的寒潭鲭鱼尸身束缚,一时间有些尾大不掉。不过它并不是没有办法对付我们,在下一秒,在它六只手臂的指挥下,呼的一声,之前那神出鬼没的触手,便再次出现,朝着我们这边飞来。
    这种攻击手段,之前的寒潭鲭鱼使起来对我都没有什么用处,而魔罗刚刚接管了它的身体,使起来也有些僵硬,并不方便,我很容易就躲开了,而那魔罗几次攻击无效之后,也有了些火气,瞧见旁边那个正在哀悼同伴而傻乎乎哭嚎的黑袍巫师,那触手便横空飞去。
    嗖
    风声响起,我瞧见那人傻不愣登地不动,暗叹了一口气,欺身而上,将他给甩到那头虎尸之上,然后吩咐朵朵和御兽女央仓,让她们带上地上被封印住的死娘子,以及那个傻了的黑袍巫师朝着右边跑开,暂且避开这魔罗的锋芒。
    听得我话,朵朵扶起躺着的四娘子,将她和黑袍巫师甩上二毛的背上,然后带着央仓往着右边跑开,虎皮猫大人也屁颠屁颠儿地跑开,我呼叫肥虫子,这家伙终于舍得离开那美女的身体,飞到了我的前面来,帮我一起抵挡魔罗控制的寒潭鲭鱼攻击。
    没了鬼剑,其实我抵挡这攻击还是没有什么有效招数,只是躲闪,不过肥虫子倒是补上了这一空缺,这小东西并不大,然而力量却出奇的恐怖,而且也敏捷,每当那触手横空飞来的时候,它便扑上去,然后一口咬下,凶狠非常。
    而就是这一口,被咬中的那触手立刻枯萎开去,不一会儿,几条触手都被咬中了,一开始甩过来还滑滑腻腻,到了后来,则有一种秋天枯萎黄树叶的沧桑无力之感。
    肥虫子威武,弄得那魔罗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不过我瞧见肥虫子怯怯弱弱,好似有些怕那魔罗一般。
    不过想来也是,最初的肥虫子,也是十分恐惧矮骡子这种灵界来客,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方才有机会将它给收服,而当时让我所恐惧的矮骡子,现在看来,其实早就已经不是什么厉害之物。可以想象,肥虫子应该对此类的魔物有着天然的畏惧,至于是什么原因,那就不得而知了。
    我瞧着那魔罗暂时没有招,也不敢去招惹它,鬼剑都不敢拿,也准备朝着右边的去处逃开,想着即使有千种魔物,也未必有魔罗这般恐怖。然而我还没有走开几步,发现二毛又从黑暗中奔走回来,瞧见这情形,我不由得诧异,举目看去,瞧见朵朵正站在二毛的头顶上,于是放声大喊,问怎么了?
    朵朵一脸的郁闷,大声叫道:“陆左哥哥,那些家伙过来了!”

猜你喜欢: 《凤倾美人谋》 《偷菜系统》 《追击男神99次》 《阿媛》 《我不当明星》 《天才神医混都市》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