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千年召唤,头颅触门

    瞧见那几丈高的鲜血喷涌而出,我不由得菊花一紧,感觉道一阵又一阵的寒意。
    这鲜血宛若一朵朵绽放的鲜花,美丽绚烂,有着一种恐怖的美丽。然而当郭佳宾那满面惊恐的头颅哐啷一下,砸落在地上的时候,我们的心也被一个大锤使劲儿地敲了一下,轰!麻贵的脸色立刻变得一片惨白,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皱着眉头说道:“不可能啊?”
    是啊,不可能我们根本就没有瞧见魔罗出手,它依然如同死物一般没有动弹,身子随着寒潭鲭鱼在水面上浮浮沉沉,唯有那投向崔晓萱炽热的目光,让它有一丝活物的感觉。
    然而即使我们再怎么不愿意承认,那郭佳宾也实实在在地死在了我们面前,尸体躺倒。他至死,都还是在演戏,没有一句真实的遗言留下,仿佛他的人生里面,充满了谎言。郭佳宾死了,然而崔晓萱在那抱脸蜘蛛的驱使下,还在缓步往前走着,口中依旧温柔地呼唤着魔罗:“宝贝,宝贝,来妈妈这里。”
    瞧见崔晓萱越过那些瑟瑟发抖、缩头缩尾的龟群,走过潭边的滩涂,朝着魔罗走去,我忍不住地朝着麻贵大喊一声道:“够了!你要再继续下去的话,她会死的!”
    麻贵的脸色狰狞,朝着我一阵轻佻而疯狂地笑,说你心疼了?这娘们是你的姘头不成,话说你的口味挺重的啊,疯子你也上?实话跟你说了吧,我接到的命令,就是让魔罗将它的双亲给亲手杀掉,这个女疯子是它老母,所以就必须死!
    瞧见这张麻子脸,我心中顿时就感觉到无比的厌恶,一阵怒火中烧,当时就想冲上去将这畜牲给弄死,然而我身子刚动,旁边的王伦汗和几个亲随立刻把手中的枪指向了我,那大毒枭厉声喝问道:“陆左,别动手,我们的事情一会儿再说。我知道你很厉害,甚至可以出其不意地毒死我们,但如果你执意妄起冲突的话,不过就是同归于尽而已。”
    被那沙漠之鹰和几把手枪指着,这种感觉并不好受,虽然我很有自信闪过这子弹,甚至直接将二毛身上那个黑袍巫师,给抓下来挡子弹,但终究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再节外生枝,于是冷哼一声,不作理会。
    我们这边吵完,崔晓萱已经走到了潭水边,她并没有走过去,而是将双足浸润在水里,轻轻地呼唤着。
    这个时候,那头仿佛已经死去的第六天魔王终于有了动静,低伏的头颅抬起,浮在潭面的鲭鱼蛤蟆头也开始往岸边缓缓移动,最后是那张巨嘴,都已经碰到了崔晓萱的小腿处。魔罗抖了抖身子,然后从寒潭鲭鱼的头颅中拔腿而出,顺着鼻梁往下走,然后来到了崔晓萱的面前来。
    这魔罗站在自己亲生母亲的面前,头颅只有到达胸口处,很瘦弱的一个少年,然而从我们这个角度看过去,特别是炁场感应中,我却感觉崔晓萱仿佛站在一头滔天巨兽之口前。
    魔罗走到崔晓萱的面前来,两人对望一会儿,它伸出其中一只手,摸了摸崔晓萱的额头,那可怜的女人立刻跪了下去,然而她才跪到一半,仿佛有另外一种意志在左右于她,接着她突然伸出手,狠狠地将魔罗抱住,张口朝着魔罗伸出的那只手咬去。
    啊的一声尖叫,崔晓萱开始变得疯癫,富有攻击性,而与之对应的,却是魔罗的淡定。
    崔晓萱即使疯狂,但终究力量不大,刚才的攻击行为,也只是为了惹出魔罗的杀戮本性,而让我惊讶的事情在于,魔罗居然很小心地接住了崔晓萱的攻击,一下子将暴燥不安的她给制住,继而翻转过来,瞧见了自己母亲后脑勺上面的抱脸蜘蛛。
    此刻的魔罗已经有了人类的智慧,它用一种极为恶意森寒的目光扫视全场,然后“吱”的叫一声,超高的频率让所有人的耳膜一阵嗡嗡发懵,仿佛脑袋被大锤击打了一般,疼痛欲裂。
    正当我抱着头痛苦的时候,那魔罗往后退了一步,身后那条骨节修长的尾锥倏然刺向那头海碗大的黑蜘蛛身上,我听到“刷”的一声响,接着那头被人祭炼过的毒虫就给魔罗剥离下来,摔在地上,那尾锥如暴风一般锤打,啪啪啪,如此泄愤之下,毒蜘蛛早就变成了一堆烂泥。
    抱脸蜘蛛离体,崔晓萱立刻失去了力量,软软地跌倒下来,而魔罗则伸手将她给扶住,小心翼翼地将这个可怜的女人抱上了刚才待着的血肉中,安放完毕后,深情地凝望着这个生育自己的普通女人。
    直至此刻,魔罗方才将视线投向了我们,投向了一脸狰狞和忿恨不平的麻贵,此刻的它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只要当它注视人的时候,那个被注视者,心头立刻是一片阴霾,仿佛被人给瞧了个通透,此刻的麻贵便是有着这般的感觉,不过他倒是获得出去,将手中的鬼头刀一抖,那六十多斤的寒铁给他舞动得虎虎生风,一番舞动下来,他的热汗蒸腾,发狂大叫道:“来啊,来啊,你敢来,我就把你斩成七八块!”
    魔罗默不作声,它深情地瞧了一眼陷入沉眠中的崔晓萱,然后往前走了两步,将那三双六只手臂给舒展开来,深深地伸了一个懒腰,那连成一片的大嘴里咀嚼了一下,将里面的肉丝血沫子给吐出来,六双眼睛,暗室生电,朝着右边的方向望去。
    啊
    我听到有人在颤抖,也有人在喊叫,接着有人居然根本抵受不住魔罗的这一瞥,转头就朝着黑暗中的洞穴逃去,一开始是一个,接着三五成群,到了后来,就连那个马脸长老和另外两个黑央族高手都转身撤离,几乎是一溜烟的功夫,这三十来人的闯入者,居然跑了一大半。
    我心中生疑,这黑央族的几个家伙,便是虎皮猫大人也说厉害,怎么一招都没有交手,人就逃离了?
    什么个情况?
    黑央族的人化作鸟兽散去,我本来也想打一壶酱油,转身离开,然而王伦汗等萨库朗人却并没有离开,依然用枪指着我,我也只好缓慢移动身形,躲入二毛侧面。而就在我们这边勾心斗角的时候,那魔罗便已经化作了一团黑影,倏然出现在麻贵的身前,伸出一爪,朝着麻贵的下身挠去。
    麻贵此子为人虽然下作,但是却依旧还是有着一身好本事的,那一把寒铁鬼头刀挥舞起来,却如同一道龙卷风,那魔罗试探一回,竟然给一刀劈开,火光四溅。
    瞧见这情形,我的心中不由得又多了几分希望,看来这魔罗到底还是太年幼了,并不能够如同小黑天一般,镇压全场。当然,它也应该是开启了智慧,知道自己的弱处,于是一直都在进食,争取尽量让自己的实力回复巅峰,于此同时,见到麻贵实在太硬了,这魔罗立刻转移了攻击对象,朝着旁边那些黑袍巫师和王伦汗带来的手下进攻。
    当魔罗转移了攻击对象,立刻便有人死去,鲜血飚射,断肢飞扬,魔罗虽然没有武器,但是那六臂利爪如刀,此为其一,那张嘴比鳄鱼的撕咬力强过十倍,此为其二,更加恐怖的是它新生出来的那根尾锥,锋利诡异,不知不觉就会出现在死者的胸口,用力一搅,里面的内脏立刻炸射开来。
    场中有那熔岩蜥蜴尸体滚滚的浓烟,借着这烟雾,魔罗身形如电,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便已经收割了四五条人命,它曾经朝着我这边顺便来一击,结果我抖动手上那条触手,一鞭甩去,将它逼得不敢再往前来。
    魔罗突入,场面立刻变得无比混乱,王伦汗等人也顾不上在盯着我,手中的枪开始开了火。
    不过在这样相对禁闭的空间里,面对着魔罗这种高敏捷度的对手,除了王伦汗这个毒枭军阀头子勉强能够捕捉到魔罗的身影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打了一个空,不多时,便被尾锥插死。
    随着枪声在空间里砰砰响起,流弹乱飞,我也躲入二毛这一侧,四处张望一番,发现魔罗和麻贵等一干萨库朗都在右边通道处混战,我们倒是没有人管了,那么,我能够逃向哪儿呢?
    我这般想着,突然心脏就是一阵狂跳,眼睛不由自主地朝着那面巨大的石门之上瞧去,我盯着那个猪面怪人,这般古朴的雕刻手法,竟然将它给塑造的栩栩如生,我之前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而此刻瞧见,越发地觉得它似乎已经活了过来,那一双眼睛也由灰白色逐渐转成黑色珠子,接着一点儿、一点儿地开始渗出红色的血来。
    瞧见这血,我心中突然升出一种古怪的心思,仿佛一种千年来的召唤,让我不由自主地走到了那石门前,当耳朵边的朵朵大声叫唤,说“陆左哥哥你要干嘛”的时候,我陡然跳起了身子,将脑袋往着一处凸起的圆珠儿,使劲撞去。
    砰,我的脑门子立刻有鲜血飙出来,而耳朵边似乎也听到了一个人十分用力的肯定声。

猜你喜欢: 《万古第一少帝》 《杀神崛起》 《穿越之凤君逃亡录》 《绝世武侠系统》 《因为为师貌美如花[穿书]》 《幻世回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