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三方合力,夺门之战,

    轰
    我的脑袋一阵眩晕,在这一刻,它几乎就要炸开了一般。随后我的眼前一黑,过了好几秒钟才回过神来,感觉眼角处有一道黑影在掠过,睁开眼睛一瞧,只见占据了整面山壁的那扇巨大石门,此刻竟然轰隆隆地开启了,朝着上方提起来。
    天啊,我到底做了什么,我竟然将这祭殿的门给开启来了,我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突然有一种“我”不是我的感觉,不过头上一道风吹过,却是朵朵悬停在了我的头上,朝着我哈气,脑袋上那阵剧痛立刻得到了一些舒缓,我浑身都感觉到不对劲,心中一动,估计此刻是洛十八的意识觉醒了,方才会做出这种潜意识的古怪行为,于是双手结那内狮子印,口中大喝道:“洽!”
    此言喝完,顿时一股让人全身灼热的意志传遍全身,清除阴霾,这神智一回过来,我突然有一种十分渴望鬼剑的那种情绪,于是很自然地将右手一伸,大喝一声:“鬼剑过来!”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远在寒潭处的鬼剑闻此声音,立刻一阵蜂鸣,叮的一声,隔空而来,倏然出现在了我的前方,我伸手将鬼剑抓在手里,瞧见眼角处的右边有一道黑影掠过,朝着我冲来。
    鬼剑下指,然后返撩,我朝着那黑影猛力割去。
    刷
    鬼剑与空气产生了剧烈的摩擦,有一道古怪的曲线从虚空中出现,接着斩落在了那一道黑影上面,铮然作响,我被巨大的力量撞得往后一动,而那黑影也跌落一边。我连退了好几步,瞧见这道黑影竟然是魔罗,此刻的它已经将萨库朗来人杀得七零八落,除了七八个修为实在厉害的高手,其余人等,要么死要么伤,早就已经是被游击得十二分的痛苦。
    不过两者相斗,各有损伤,魔罗杀了不少人,但是它身上也有几道狰狞的伤口,有的瞧着是利刃斩开的,有的则是那手枪轰上去的。
    王伦汗到底是有真本事的人,他枪法也十分准,居然能够在这种高速运动的情况下,击中魔罗,并且朝着没有鳞甲的地方钻去。不过既便是如此,那魔罗浑身的肌肉坚韧,那本来可以将大象都轰倒的沙漠之鹰,此刻打中魔罗,也不过是停顿一下,虽有血流,但依然奋战不休。
    然而当我将大门给莫名打开来的时候,那魔罗竟然放弃了与王伦汗、麻贵和哈罗上师一伙人的拼斗,舍命地朝着我这边攻来,倒是真的让人郁闷。
    我出门是踩到狗屎了么,对魔罗苦苦相逼的明明就是麻贵一伙,这般的深仇大恨都不理,为何要朝着我这边攻来?然而很快我就明白了,魔罗乃深渊来的魔王,它可是付出了巨大代价,损耗一生修为而重返的人间,投胎重修,而耶郎祭殿则是封印之地,倘若能够将这个渠道打通了,那么它的旧部便能够源源不断地出现,到了那个时候,它才能够算得上真正的第六天魔王,当之无愧。
    我不知道此时的魔罗是否有了这样的智慧,然而我却是感觉到它与之前有着量与质的转变,攻势极端凶狠,那六只手上的爪子几乎能够与鬼剑直接拼斗,而那根新出现的骨节尾锥更是恐怖,几乎是神出鬼没,稍不留意它就会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朝着我的要害扎来。
    交手不过十多秒钟,头上还不断留着血的我便被魔罗给一下扎中了右腿,虽然及时躲开了,然而终究还是给擦中,血花在一瞬间绽放,我单膝跪地,而正当那魔罗准备张嘴咬来之时,我的肩膀被朵朵抓住,朝着后面拖去,而旁边的二毛抖落背上几人,低着身子朝着魔罗猛力撞来。
    二毛高大,魔罗瘦小,然而彼此相较量的战绩且并不会以吨位来决定,当我在朵朵的帮助下重新爬起来的时候,与魔罗一阵纠缠的二毛被瞅准机会,尾锥一下扎进了腹中,呜咽一声,然后给魔罗好是一阵啃。
    二毛在坚持了十几秒钟之后,终于身形一阵恍惚,全身化作了一道白光,射如了我的胸口。
    我胸膛一震,知道二毛的阵灵已经是消耗殆尽、溃散了,估计下一次见到它能够成形,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就在二毛与魔罗纠缠的时候,我、朵朵、御兽女央仓以及那个回过神来的黑袍巫师都已经进入了石门内,里面有开阔的空间,满地昏黄的光线,不过我已经来不及瞧看打量,倘若让魔罗也冲进来,其实门内门外差别都不大,毕竟在哪儿死,也都是死。
    我站在了门口,鬼剑被我激发得越发巨大,宛若门板,而当魔罗将二毛咬得溃散的时候,我倒提着鬼剑前冲,朝着这魔物扫去。一剑、两剑、三剑,我刷刷刷连着出了三剑,而魔罗皆轻松躲过,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被遗忘在地上的四娘子突然从地上跳了出来,朝着魔罗扑了过去。
    这情形倒是让人有惊有意,要知道四娘子体内邪灵都已经被我封印,为何此刻又苏醒过来了呢?
    不过四娘子的这一番参战,却将魔罗对我的攻势减轻了许多,此刻的她仿佛尸灵附体,走的是极为强硬的路线,而且也居然能够与魔罗的力量相抗衡,我在旁边策应,鬼剑使如疾风,暴风骤雨地一阵连环刺去,一时之间,魔罗竟然被我们两个弄得有些应接不暇。
    当然,魔罗此刻的迟钝,跟朵朵还是有一定关系,这个小萝莉此刻也已经进入了暴走模式,那粉嫩精致的小脸此刻一片青狞,眼袋黑黑,然而双手不断挥舞间,却又有佛家的气派庄严。
    在这样的炁场渲染下,那魔罗的行动居然开始越加迟缓,使得我们倒是能够应付。
    而一旦我这边轻松了一下,这才有时间打量全场,然而这一瞧,我却是心惊,原来刚才还在与魔罗纠缠的萨库朗,此刻也由着哈罗上师带队朝着后面退去,显然是想通过祸水东引,让我在这儿拖延住魔罗,他们好有逃命的机会。
    然而让我惊奇的事情在于,麻贵并没有逃,反而是持着手中的寒铁鬼头刀,奋力朝着这边冲了上来。
    至于王伦汗……我竟然没有瞧见了这个人,不知道他究竟潜匿到了哪儿。
    魔罗的攻势如潮,这魔物无论是爪子、还是牙齿,又或者是那恐怖的尾锥,都有着十分犀利的攻击力,我虽然没有瞧见王伦汗,但是也不敢再开小差,鬼剑连出,不断与魔罗交手抵抗。在阴阳鱼气旋的引导下,那鬼剑身上附着的黑雾越发强盛,但凡是被这鬼剑斩杀的鬼魂妖魔,也都被收留其间,此刻一经激发出来,立刻有恐怖的威效,将魔罗好几次强力的攻击给减弱,而当我们坚持了十好秒钟的时候,麻贵来了。
    这个男人不知道究竟有着什么凭恃,居然并没有随着哈罗上师一起逃路,而是舞弄着他的寒铁鬼头刀,朝着魔罗的后背袭来。我、中邪过后的四娘子,以及麻贵,这三个原本互为仇敌的人,居然在此刻,没有任何言语交流就携手起来,一时间刀来剑往,竟然将魔罗逼得左冲右突,气势弱了好些分。
    然而魔罗便是魔罗,它怎么可能会被我们给长期压制?在一段时间的纠缠之后,它突然将身子一直,六只眼仰望天空,立刻有隐隐的雷鸣声传了出来,接着一道又一道的蓝色电芒在黑暗中隐现。
    滋……滋……
    蓝色的电芒在空间中游走,突然有一道降落在了四娘子的身上,这个眼冒红光的美女浑身一阵颤抖,我瞧见她雪白冰霜的肌肤上面立刻渗出了一片黄色脓汁,将这电芒中和,然而也就在这一刻,她的身形一僵,动弹不得了。
    第六天魔王,掌控洪水、火焰、雷鸣和闪电,倘若要是让它的所有能力觉醒,只怕我们都要躺下了。
    而就在此刻,我身后又传来了轰隆隆的响声,接着虎皮猫大人扯着嗓子朝我喊道:“小毒物,快往回走,我把这门给关闭了!”听得此言,我二话不说,就朝着门内跑去,路过四娘子这儿,瞧见她僵直不动的身子,我的心一软,伸出手抓住她,一阵电芒将我的右手给电得酥麻,不过我还是咬着牙,朝着那往下降落的石门冲了进去。
    我这边一撤,麻贵立刻面临着魔罗全部的恶意,脸上顿时露出了极度的气愤,不过作为许先生的大弟子,他倒是一个有着急智的人,伸手入怀中,一道铜色的镜子出现,他往前一照,然而这玩意并无功效,显然是那人妻镜灵感受到了我的气息,拼死造反了。
    我回到门内,瞧见了不由得大喊一声:“无量天尊!”听得这久违的声音,人妻镜灵立刻喷射出大量的蓝光,笼罩在魔罗身上。魔罗身形一滞,正欲拼力朝着前方冲来,突然猛地一扭头,朝着寒潭那边瞧去,在那里,王伦汗出现在了崔晓萱的身前。
    魔罗再也没有理会我们,待震镜效用一停,便朝着寒潭那儿射去,而那石门也轰然落了下来。
    安全了么?我的心还没有放下来,却见到左边一道身影,几乎是擦着那石门滚了进来。
    是麻贵。

猜你喜欢: 《召唤系主宰》 《捉鬼小神仙》 《魔界之红莲》 《巫神纪元》 《都市风流狂医》 《绝地氪金》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