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临死反击,金蚕渔利

    虎皮猫大人高踞场上,指挥调度,见识自然要比我们强上许多,听得它这般大力叫喊,我不由得全身一弓,脚走箭步,就朝着那团火舌高达一丈的焰火冲去,谁知道我还没有冲到面前,立刻有一道蓝芒闪电从不知名处游离而来,直入我的身体。
    魔罗可以掌控雷电,静室生电这一招玩得熟溜,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在转换形态的这一刻,那电芒居然威力更盛,猝不及防之下,我感觉全身发麻,肌肉不断颤抖,小腹部的括约肌一阵收缩舒张,再之后,就是一股热流从膀胱处流出,湿了一裤裆,热乎乎的,臊臭不已。
    然而此刻我也顾及不得羞耻,勉强将鬼剑由上而下地劈砍,结果那火焰中又伸出一道火柱,瞧这模样,仿佛是那只骨节嶙峋的尾锥,刷的一声,剧烈的温度几乎能够将我的头发给点燃起来。
    鬼剑与火柱对撞,我感觉一阵巨力涌动,不知不觉就退了七八步,砸落在一片碎石砾中。鬼剑一阵哀鸣,我举起一看,却见那表面的精金居然都给那高温熏得快要融化,斑驳结堆。
    我翻身起来,瞧见杂毛小道正使弄飞剑,朝着火焰中的魔罗射去,连忙出声阻止,大声叫道:“老萧,别,它的温度足以将雷罚的精金镀层给吞噬了!”
    杂毛小道爱剑如命,闻得此言,不由得犹豫了许多,正惆怅间,东面扑来一个身影,却是脱离了熊蛮子纠缠的许先生,他全身衣襟散乱,大汗淋漓,脸上手上都是黑乎乎的尸油泥垢,就跟从煤矿里面爬出来的苦哈哈一般。
    他也感知到了魔罗的这行为,当魔罗以自己的鲜血为引,以断臂重构头颅,准备化作灵体的时候,便已然脱离了他寒冰蛊的束缚寒冰蛊虽然能够控制神经系统,但是却并不能做到他所吹嘘的深入灵魂。
    许先生一直把魔罗当作自己最大的王牌,然而魔罗却终究向往自由,想着逃离所有人的束缚,恣意妄为,杀伐果断,竟然不惜抛弃自己的魔身,重附新体,此间力量最强盛的,除了那头守殿的千年僵尸之外,莫过于修炼不老禅,身体机能宛如年轻人的他了。
    魔罗诡异,便是许先生也未必敢保证自己能够安全,故而拼死也脱离了南征大将军的纠缠,冲上前来,双手作了一个古怪的姿势,朝着燃烧的魔罗凌空一印。
    一印击出,场中的空间顿时一滞,我感觉到呼吸困难,仿佛回到了青藏高原一般,不由得心中震撼,这许先生竟然通过印法,将此间的氧气给抽离开去,让这燃烧变得十分困难,提供不了足够的可燃氧气,也焚烧不尽那躯体,魔罗便得不到灵魂的升华,化不得幽灵状态。
    与此同时,许先生还是驱动之前在魔罗身上所做过的布置,寒冰蛊作用,一时间银白色的符文在那橘黄色的火焰中激发出来,两相交锋,便如颜色的交融汇聚,彼强则此消,彼消则此涨,如此反复,倒也将魔罗的转化给拖得长久。
    就在许先生断然出手的时候,杂毛小道也开始进入了冥想。
    所谓冥想,其实就是将心集中在身体的灵性意识中枢内,继而入定,流向专注对象的连续意识流,然后在冥想中,对象的真实本性放出光芒,不再受感知者的心的扭曲,佛家的坐禅和道家的打坐修行,即是如此,无关修为,而在于大智慧、大毅力、大悟性,凡人也可,不过甚难,而在这战场冥想,实在是一件极为困难和危险的事情。
    然而我旁边这猥琐道人,却能在瞬间“凝神、入定、三摩地”,然后将雷罚高举,由上而下地平平劈出一剑。
    这一剑速度不快,力道也不大,就好像小孩舞剑,劈入前方,立刻有一道虹光甩出,不断旋转,朝着火焰中心飞去。此虹光有色而无形,刷的一下破入火光之中,让人诧异的事情出现了,魔罗那最具攻击性的尾锥被这虹光击中之后,空间一阵扭曲,然后倏然消失无踪了。
    瞧见这场景,我不由得大喜当日伦珠上师转世重生,指定自己修炼一生的虹光由杂毛小道继承,至如今,也终于有所成就,竟然能够一剑斩破虚空,将魔罗尾锥直接弄得消失无踪。
    唯一可惜的事情,便是威力甚小,并不能直接将魔罗给斩空。
    尾锥一去,火焰陡然窜起一倍高,直接将头顶的岩壁熏得发黑,隐约中有一道尖锐的叫声,突然我瞧见生出好几道火焰化鸟,朝着许先生和我们这边扑来。瞧见这烈焰逼身,我和杂毛小道连忙朝着旁边退开,一道灼热之意从身边划过,射入身后石像上,灼热的火鸟直接将那石像迅速消融,凝成了一大坨黝黑如釉的烂泥来。
    天啊,好恐怖的温度!
    当我们躲开这一击之后,瞧见魔罗即将进入最后的升华过程,整个空间出现了响彻天地的雷声,天摇地晃,我们的心、以及灵魂都止不住地颤抖,感觉在那一刻,那魔罗似乎都已经化作了天神,操纵山体暗河,然后在下一秒,一股清光从火焰中升腾而起,之后空间中那热意竟然在一点一点地消散,接着火焰收敛,光线由明转暗,最后消于无形之中。
    火焰消失了,然而空间炁场却有一股又一股恐怖的气息在流转,这股无形的气息从岩壁顶上泄落而下,滑过台阶,游过石像前,在我们的脚下游绕,继而又消失无踪。
    在这样即将到来的恐怖面前,我感觉自己的每一根毫毛都在竖起,感受着这种让人战栗的恐惧,耳后凉飕飕,仿佛有人在用舌头舔舐,死亡就像左轮手枪里面的子弹,我们永远也不知道谁会被选中,做那个最倒霉的人。
    我的浑身僵直几秒钟,瞧见许先生的身上突然黑光大放,从里面传来一股巨大的排斥力,将我们给推开好几米,刚站稳脚跟,杂毛小道突然用雷罚指着不远处的一樽巨大石鼎,大喝道:“它在那儿!”
    话音一落,雷罚立出,倏然朝着大鼎上飞去。
    我跑出两步,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了熊蛮子的声音:“那大鼎是镇压裂缝法阵的阵眼,倘若它将这阵眼开启,便能够从黑暗深渊中,召唤出足够强力的身体,将我们所有人都给消灭!”听得这话,我不由得一阵惶急,敢情人家魔罗根本就没有瞧中咱们这人类的躯体,想要直接叫外援了。
    当下我也管不得太多,听杂毛小道确定,于是飞身过去,怀中的震镜亮起,将那樽四米多高的石鼎给照得蓝光荧荧。然而下一刻,杂毛小道突然叫道:“不对,它跑了。小毒物,它是想要勾引你打开这石鼎,你可得小心了!”
    我一听,暗道糟了,果然,被我震镜一照,空间立刻又开始颤抖起来,“喀、喀、喀”的声响在耳边回荡,那石鼎居然移开了一点儿来,我疾走十数步,飞身朝着那石鼎扑去,用力扳回,而就在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和虎皮猫大人一齐大叫:“小毒物,小心!”
    我听闻,扭头一看,却见一道透明的薄膜朝着我的脸上扑来。
    我“啊”的一声喊,震镜无力,唯有举剑去挡,心想着这回我可完了。而就在此时,从西面射来一道金光,直接插入这气息的正中心去这道金光便是被朵朵弄丢的肥虫子,这肥厮不知道从哪儿爬了出来,克服了对魔罗那种篆刻在灵魂之中的恐惧,直接扑了过去。
    我感觉一阵大浪滔天扑来,整个人给吹得一阵迷糊,跌倒在地,翻滚不休,当天地宁静,空间黯淡下来的时候,我发现在石鼎前面的地上,躺着一个拳头大的肥虫子,头尾相连,蜷缩着身子,而偌大的魔罗阴灵却早已消失无踪影,只有一个古怪的骷髅头颅在上空闪着蓝光,一明一暗,就如同警报灯一般。
    事情竟然是这样的结局,谁也没有想到,就在魔罗即将挣脱**的束缚,化作魔灵,而所有人都束手无策那一刻,竟然被肥虫子给倏然终止了进程。
    瞧见肥虫子被撑得大了十几倍,我的心中也担忧要命,这肥厮的肚子里仿佛直接藏着一个黑洞,根本就不会说能够饱腹,然而此刻这般模样,可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情况,可想而知,魔罗能量化、灵魂化之后,会有多厉害。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旁边的许先生却抓起了狂,他所有的一切计划都是建立在魔罗身上,而此刻,那费尽无数心机掌握的魔罗就这般泯灭,他怎么可能淡定?当下也是身形似电,朝着灰烬中心的肥虫子射去。
    肥虫子吃撑了,没有一点儿行动能力,直接躺倒在地,无法动弹,倘若被许先生拾起,后果不堪设想,我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二话不说,也奋力前冲,护在肥虫子前面,鬼剑积聚了全身精力,一剑劈出,有轰隆之声。
    然而下一秒,我胸口又中一脚,直接擦过石鼎,砸在墙上,眼前一黑,几乎都要昏了过去。
    一招将我解决,许先生正待对肥虫子下手,而在此时,一道高大而魁梧的身体出现在他面前,平伸双手,接住了许先生的疯狂攻击。
    南征大将军熊蛮子,前来护驾。

猜你喜欢: 《神级龙套帝》 《仙界商业街》 《孽生花》 《大宋风华》 《至爱难逃》 《红楼之林如海》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