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丽妹失望,恍然如梦

    这一票人马从林子和草丛中出现,都是黑瘦模样,端着自动步枪,小心翼翼地围了上来,如临大敌。
    瞧见这差不多有一个连的武装军人,四面八方,我弓起了腰,做猎豹捕食状,用凶狠的目光巡视着每一个人的喉结处,鬼剑倏然在手,防备胸前,而杂毛小道则并作剑指,雷罚铮然一声响,冲天而起,在半空中遥遥罩着所有的人。
    以他的功力和敏锐灵觉,任何人倘若有所异动,在扣动扳机的那一刻,也就是雷罚临身之时。
    不过对峙仅仅维持几秒钟,很快我就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孔,穿着黑衣的吴武伦带着他的一干小弟从人群后面走了过来,招呼这些军人放下枪口,然后离开潭边,去外围警戒。
    吴武伦的话实在管用,吩咐了几句之后,这百十来号军队精锐便掉转枪口,朝着林中再次潜伏而去。我皱着眉头瞧吴武伦招呼这些精锐士兵,瞧见那些人转身离开,才出言问道:“武伦法师,这到底怎么一回事,你能够跟我解释一下么?”
    吴武伦旁边的小弟并没有露出忿忿不平的怒容,个个都低眉顺眼,便是吴武伦本人,听得我的话语,也热情上前来招呼,说陆左,真没有想到我们竟然会在这里碰面,不好意思,这几天局势颇为紧张,结果出了乌龙,别见怪,别见怪哈。
    吴武伦态度好得出奇,我也没有再纠结刚才突然而来的惊吓,问吴武伦怎么会带着大队人马突然出现在这儿,吴武伦走到我们面前来,说道:“这几天缅北风起云涌,契努卡大肆寻找失踪在这儿的达图上师,影响太大了,所以我们决定官方介入,然而来到这里时才发现魔气冲天,整个山林都蔓延着魔罗恐怖的气息,鸟兽惊悸,然而不到一天时间里,风云突变,盘踞在这片地区的王伦汗给人端了老窝,一片狼藉,到处都有黑央族的猎手穿林而过,追杀萨库朗的余孽……”
    吴武伦回忆着,然后尊敬地望着我说道:“这整个一片区域,都在流传着你一人团灭王伦汗精锐部队,成为了黑央一族最高领导人的传说,每一个不懂汉语的山民,都能够将双手合拢,喊出一声‘陆左王’来,这几日我们跟黑央族的猎手有几次照面,也逮捕了一些萨库朗的残余分子,小心翼翼,所以才闹得如此紧张……”
    “陆左王?”听到这名号,我不由得有些啼笑皆非,然而吴武伦却是严肃地点起了头。
    他跟我说道:“这话是从黑央族猎手口中传出来的,他们说格朗教派行事有违天和,与佛祖之法迥异,南辕北辙,故而天降王者,名为陆左,成为黑央族的首领,在陆左王的旗帜下,黑央族降服了地狱来的恐惧恶魔,又将格朗教派的领袖许映智击杀,从此人间太平,再无争斗陆左,魔罗果真被降服了?许映智真的是被你杀的?”
    吴武伦一连串问题弄得我哑口无言,脑袋顿时间就轰的一下炸开来,嗡嗡嗡,连他后面的几句话都听不清楚,扭头过来瞧四娘子,只见这女子脸上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洋洋得意地说道:“神使大人,我族人所说的,都是事实啊,你为何要用这种满怀恨意的目光瞧着我?”
    虽然蒙着一层人皮面纱,但是却能够把四娘子脸上那贱贱的笑容展露出来,我心中一阵恶心,顿时就感受到了黑央族的险恶用心。
    显然,这个曾经辉煌荣耀的部族并不满意此时的境况,便借由魔罗覆灭以及许先生故去的机会,借机宣扬起了自己的威名,这本来无可厚非,然而那些老狐狸却未经我同意,直接将我的名头给抬了出来,这可就真的是给我招仇恨了。
    如此一来,那些散落各地的萨库朗余孽便都有了明确的目标,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接下来,我估计就真的是闲都闲不住了,光那些闻讯而来的复仇者,都让我应接不暇。
    瞧见我脸色不对,吴武伦跟我解释道:“在这一片山林里,生活着超过三十万的山民,黑央族对他们充满了巨大的影响力,而经过他们之口宣传出去,只怕这事情便已经确定下来了。陆左,这些事情,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我心情糟透了,百口莫辩,只有阴冷着脸说道:“是我做的如何,不是我做的又如何?”
    吴武伦见我情绪不高,似乎并不乐意讨论这个问题,于是便收了口,跟我说道:“陆左,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很感激你能够出手降服魔罗,并且将王伦汗和萨库朗余孽这些寄生在原始森林中的毒瘤给铲除。我这次前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想确认一下魔罗的去向,这也是为了那些无辜的平民百姓安全着想,还请告知。”
    吴武伦盯着我的眼睛,我则直接告诉他:“死了,灰飞烟灭!”
    得到这个答案,他并不意外,或许他已经从别的渠道得到了消息,朝我抱拳致意,说他代表自己就职的政府部门,向我表达感谢,以后在缅甸这地界,任何事情,只要不违反国家刑法,都可以找他帮忙。
    说完这些话,他与我还有杂毛小道告辞,转身朝着回路走去,而他旁边的那个青年也恭恭敬敬地朝我行了一礼,然后一个唿哨,隐没在丛林中的那些军人从我们的身侧走过,渐行渐远。
    瞧着这些人远去,杂毛小道收起雷罚,嘿然笑道:“小毒物,这回你可出大名了。”
    我白了他一眼,埋着头朝苗村走去。到了寨黎苗村,我发现原本紧闭的寨门此刻敞开着,而村民们都已经出来劳作了,瞧见我们,远远地行礼打招呼。很快,熊明听闻我们到来,便热情地迎了出来,旁边还跟着在这儿养伤的小和尚他侬,和他师兄乃篷。
    熊明引我们到他家歇脚,一路上对我大为称赞,把我夸到了天上去,旁边的他侬师兄弟也不住地点头附和,弄得我还真的有些飘飘然,心情也好了一些。
    我们在熊明家坐了一会儿,油茶还没有喝几口,头人黎贡、熊付姆和神婆蚩丽花如约而至,询问起我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来。我也不作隐瞒,将大部分事情经过都作了讲述,几人连声惊叹,当真是路转峰回,生死一线,让人的心肝儿都直颤动,停歇不下来。
    事情说到一半,蚩丽花突然站了起来,拉着我,说她醒过来了,让我去她那儿。
    我点头,留杂毛小道在这儿跟熊明他们演绎,我则跟着蚩丽华来到虫池。
    在阴森的地底虫池旁,我再一次见到蚩丽妹,她比上次更加精神了,瞧着我,颔首微笑,说你做得比我想象中更加好,不错,不愧是他的传人。
    我心情郁闷,将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讲与她听,这位宛若天仙的成熟美女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说黑央族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龌龊,如果我料想得不错,他们应该是想逼你上位,不让在你远走北方之后,对他们不加理会。无妨,只要有本事,声名鹊起是必然的经过,强者生来,就是要被人所尊敬的,当年洛十八名震苗疆,可从来没有你这等担忧。
    她盯着我的眼睛,缓缓说道:“在我看来,你远比他厉害,最重要的,就是你有一颗仁慈而知进退的心,不像他那么暴躁冲动,性格决定命运,终有一天,你会超越他,成为新一代苗疆蛊王的……”
    我苦着脸,说我的愿望,就是娶妻生子,找一个稳定点儿的工作,幸福快乐……
    我这话还没有说完,蚩丽妹的脸就冷了下来,说你唯一的缺点,就是胸无大志,你以为你的命运是自己可以决定的么?你自从出生开始,你的道路就是不进则退,倘若不能强大,那么你就不是你了,永远也没有自我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训斥了我一番之后,蚩丽妹就没有了什么谈兴,她冷着脸告诉我,说她瞧见魔罗回到深渊了,身受重伤,神魂失位,不知道多长时间才会恢复过来,至于雪瑞,她会在虫池里面待着,一直到她足以能够顶着白河苗蛊的名头,行走天下的时候,才会出山,让我将这件事情,告知她的亲人。
    瞧着沉睡在虫池白茧中的雪瑞,我长叹了一口气,点头表示知晓。
    蚩丽妹不喜我平淡的性格,也不多言,沉入池中,不再理会我,于是我怀着忐忑地心情离开,总感觉蚩丽妹似乎对我有这特别的期待,而我却让她失望了。
    雪瑞不走,我们并没有在寨黎苗村待多久,当天便离开,前往大其力,而他侬和乃篷师兄弟则要返回泰国清迈,准备上演一场基督山伯爵,其间腥风血雨,另作它记,不再载入此文中。
    我们在大其力市与阿洪汇合之后,才得知他收到一个神秘信笺,里面有一个瑞士银行的账户和密码,他查过了,大致和李家湖缅甸分公司损失的金额相近。我猜测这件事应该是许鸣干的,如此兜兜转转一个月,终算是所有的事情,都有了一个完整的结尾。
    仔细回想起来,恍然如梦啊。

猜你喜欢: 《种田旧事》 《铁火君王》 《平行世界万能王》 《关于军舰上的那些事》 《鬼谷子心理术》 《男神宠妻日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