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小人报仇早到晚

    听到秦振突然跟我说起这件事情,我的眉头一皱,瞧着正在喝酒划拳的曹彦君与其他几人,站起来,将他拉到了一旁,说这种私密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秦振叹气,低声告诉我,说昨天的事情发生之后,这两人回到住处,朱晨晨一直默不作声,无论滕晓怎么问都不开口,到了差不多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朱晨晨终于将憋在心头的话语捣腾出来了,谈起当年罗金龙使用龙虎山秘药龙虎夺情丹,将朱晨晨给迷昏,并且强行占有的事情。
    这件事情是在朱晨晨与滕晓书信往来、眉目传情之后发生的,*之后的朱晨晨万念俱灰,她即使拥有着比寻常女子更加厉害的修为,但是在罗金龙和他背后的广南罗局面前,却显得是那么的弱小而无力,后来她的思绪一时间走了死胡同,于是便委身于罗金龙,然而那畜牲不但没有珍惜,反而屡次三番勾搭别的女人,这关系没有维持多久便断了。
    这事情是朱晨晨心中永远的痛,本来以为有了滕晓的体谅,可以让她忘记那段梦魇一般的记忆,然而当罗金龙此番闹腾而起,她终于知道,如果一直被罗金龙这样纠缠下去,不但是她的生活被毁了,便是自己挚爱的这个男人,也有可能会被牵连到。
    经过了昨天晚上的一夜倾诉,滕晓下了决定,决定用一辈子来爱这个可怜而善良的女人,于是在刚才秦振与他的谈笑间,突然与朱晨晨提起了结婚的事情,正准备来一个浪漫的求婚仪式,然而朱晨晨却突然起身,说她配不上滕晓,不如分手吧,然后扭头离去。
    我皱着眉头,说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罗金龙和他老子,昨天不是已经找他俩道过歉了么?
    秦振摸了摸自己唇上略微粗糙的胡子,咳了咳,然后对我说道:“陆左,我说一句老实话,如果不是很好听,你多包涵啊?”我瞧着秦振略微犹豫的模样,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说嘿哟,咱们水里来火里去的过命交情,有必要这么藏着掖着么?有什么事情你就只管说,好像我会吃了你一样。
    秦振瞧见我毫无芥蒂,点头说陆左,你可能没有在基层待过,也不是很了解罗局和他这宝贝儿子的秉性,俗话说得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倘若是他们没有受到昨天这样的羞辱,说不定这事儿也就过去了,但是昨天萧道长将罗金龙的脸扇成了猪头,你们又强逼着这父子俩深夜过来道歉,他们的心中还不记恨得要死啊?这样记挂着,整不到你这里,便记在了滕晓和朱晨晨的头上,这一天到晚的软刀子用着,说不定哪天就把他们两人拍到最危险的第一线,神不知鬼不觉地牺牲了,这也不是没有的事情,你说说,朱晨晨能不多想么?
    听到秦振的这番语重心长的解释,我终于明白了朱晨晨和滕晓的担忧,的确,倘若罗贤坤真的要整治他们俩儿,什么也不用多说,直接将他们差遣到最危险的地方,不出几个月,两人铁定完蛋。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国内官场这种看不见血的压轧,远远比我们所能够想象的,厉害十倍。
    我点头,说其实此事好办,你若有时间,找朱晨晨聊一下,我去跟大师兄求个情,到时候把他们两个人的组织关系给借调到东南总局过来,只要脱离了罗贤坤的治下,其实事情便没有太多的担忧了。听得我的话语,秦振喜出望外,说如此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我这就去找朱晨晨说一下,让她放下心里头的包袱,好好对待滕晓这个痴情的娃儿唉,他们两人,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秦振匆匆离去,我回过头来,目光在大厅里面巡视了一番,终于在东南角的包厢旁瞧见了罗金龙这个脸颊肿胀的小白脸,此君正在他老子的带领下,与各处的领导敬酒认识呢。
    瞧着他谈笑风生、风度翩翩的模样,再想起滕晓和朱晨晨这一对苦命鸳鸯,我的心中就是一股火。
    我当时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将那个油头粉面的家伙领子揪起来,呼呼扇去几个大耳刮子,然后膝盖一顶,将他祸害女性的那玩意给直接报废了。然而怒火终究被我的理智给遏制住了,这家伙终究还是要整治的,不过我可不能被这贱人给拉下水不动声色地弄他,才符合利益最大化的原则。
    我返回酒桌,宴席已经接近尾声,曹彦君拉住我,说怎么回事,你那几个同学怎么都走了?
    我侧过头来,在他的耳朵边轻声问道:“老曹,冒昧问一句,你在龙虎山也混过好些年,罗金龙这个人,你熟不熟?”曹彦君的眼珠子一转,瞧向了被拉到包厢的罗金龙背影,低声说道:“怎么了,你们昨天和罗金龙干了一架,是气还没有消么?我听说昨天他老子都领着他,到你们住的地方道歉了啊?”
    我摇摇头,说跟我没有关系,我就想了解了解他而已,你别多想啊。
    我以前说过,曹彦君此君便是个妙人,玲珑剔透,一点就通,立刻知道了这里面的曲折蜿绕,也不多问,告诉我,说罗金龙他就是个含着金钥匙出世的小子,他老爹罗贤坤是广南局的负责人,老妈则是现任龙虎山张天师的远房表妹,不过他入那龙虎山,并不是张天师的徒弟张天师在龙虎山实力仅排第三,第二是望月真人,最强者名叫丁荣涛,道号善扬真人,中原正道十大高手之一。
    我眉毛一扬,问什么十大高手,怎么搞得像武侠小说一样啊?曹彦君点头,说这是老一辈的名号了,就是茅山、龙虎山、崂山、青城峨眉、阁皂山、昆仑悬空寺……这些地方出名的顶级高手盘点,善扬真人就名列其中,他的大徒弟叫做赵承风,是西南局的常务副局长,跟陈老大以前,并称为六处双城。
    我的眉头皱得更厉害,说如此说来,罗金龙和赵承风,倒是师兄弟咯?
    曹彦君点头说是,说起来我和他们也是师兄弟,不过他们是真传弟子,而我们则都是外围的小杂鱼,从功法到资源都是最差的,没得机会……老曹的一句话,便将他之所以将这罗金龙的老底给泄露干净的缘由,说明清楚,不患贫而患不均,龙虎山如此待他,怨不得老曹转头投奔他人。
    我点了点头,差不多了解完了罗金龙的底细,心中也有了一个大概,表示知晓。
    难怪朱晨晨在罗氏父子昨夜道歉之后,最终还会做出如此的选择,大概也是被罗金龙这样的背景给吓到了吧?修行者也是人,如果做不到实力卓越不群,那么也必然会因为这些东西,而产生畏惧吧。
    晚宴聚餐差不多到了八点半结束,大家三三两两,有的返回住处,有的则直接奔那海滩上,参加酒店举行的篝火晚会,我独自一人返回了住处,发现杂毛小道并没有回来,我正有事情要找他商量,于是拿起电话来,给他拨了过去。
    手机听筒里一直嘟嘟嘟地响,过了差不多半分钟的样子,才接通,电话那头才传来杂毛小道懒洋洋的声音,喊我小毒物,说怎么样,聚餐完了么?
    我问他在哪里,我有事情要找他。他嘿嘿笑,说他在外面吃夜宵呢,要不要过来?我听到他身边有女人轻轻的笑声,而且声调还不一样,显然不止一个人,眉头一跳,说艹,你今天不会又跑去按摩桑拿了吧?
    杂毛小道嘿嘿笑,说呸,咱怎么可能干这种没有品位的事情,你若是不信,自己过来瞧一瞧呗。
    他说了一个地址,让我直接打车过去。我待在住处也是无聊,而且心里面闷得慌,于是披了一件衣服出了门。我乘出租车到达了杂毛小道所说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夜市,走到店家,瞧见这家伙正在跟三个肤白貌美的年轻女子吃着海鲜,嘻嘻哈哈地聊着天、看手相呢。
    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杂毛小道哈哈一笑,然后对着面前这三个美女说道:“隆重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风水事务所的战略合伙人,刀疤陆,你们叫他陆哥便好小毒物,这是毛毛、苏柠、卡罗,都是模特儿……”
    这三个青春靓丽的嫩模朝着我抛媚眼,异口同声地喊道:“陆哥好……”
    哇咧,这些女人的声线仿佛经过特别训练一般,柔媚地让我骨头都要发酥了,其中一个长得狐狸脸的女孩儿毛毛伸手给我递了一盘牡蛎,娇声说道:“陆哥你好厉害哦,这么年轻就有那么大的一家公司,可真让人羡慕呢,你多吃一吃,对身体好……”
    牡蛎壮阳,这玩意吃了可不得烧得慌,我点头笑,随便聊了几句,然后站起来,朝着杂毛小道使眼色,他朝着这几个女孩儿说了句失陪,然后走到我面前,笑嘻嘻地问道:“小毒物,怎么样,质量都还可以吧,你看上哪个了……”
    我肃然说道:“老萧,什么情况啊这是?这什么时候了,你可别胡来!”
    我这番抱怨,而杂毛小道的眼神也在那一刻也变得格外诡异起来,低声说道:“我这哪里是胡来,难道你没有发现,她们三个人身上有古怪么……”

猜你喜欢: 《末世之召唤墓园》 《英雄联盟之谁是大英雄》 《一代医后》 《乡村小巫医》 《武者大陆之闯天下》 《山寺杏花之寻亲》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