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灵修秘密恐惧深

    老和尚振臂,一声高呼,则旁边一百多号人也一齐高举双臂,罄尽自己所有的气力大声呼喊道:“esoteric-yana,勃乐勃乐……”
    如此气势齐整、整齐划一的呼喊声之后,场中的气氛顿时就开始热烈起来,四个光着脊梁杆儿、穿着灰色灯笼裤的印度小和尚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手中摇着三头青铜摇铃,踏着凝重而古怪的步伐,在人群中穿梭而过,表情庄严而肃穆。
    一种类似于梵唱与咏叹调的空灵之声从不知名处传来,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音响的效果,然而很快我就发现了不对,这实打实的,绝对是十数人在齐声咏唱,里面似乎运用了不同发音手法,包括真言、咒文、呼麦以及空灵梵唱,让人听在耳中,便觉得有一种飘飘欲仙、灵魂脱体的虚幻之感。
    接着那个老和尚居然站起,直接收腿盘坐,凭空悬浮起来。
    他身上的纯棉袈裟猎猎起风,然后从那美艳妇人的手上接过来一个羊脂白玉净瓶,右手拈了一个兰花指,放在瓶中沾了沾,给最靠近自己的这一圈人轮个儿洒下某种类似于油状的液体,受洗者恭恭敬敬地将头伏在地上,仿佛面前这个行将枯木的印度老僧,便是那观世音菩萨再世一般。
    能够以身腾空而起,这印度老僧绝对是一名让人叹服的修行者,我们都低下头,不敢言语,尽量将气息收敛,遁世环开启,让自己跟一个最普通的与会者一般,毫不起眼。
    这段从净瓶中播洒出净水的仪式,大约进行了十分钟,而那个印度老僧也足足悬在空中十分钟,一秒不少,当他从我们的身边路过的时候,我学着旁边的人,紧紧低着头,不敢旁顾,感觉一股庞大的气息从身后掠过,接着后脑一阵清凉,异香扑鼻。
    我知道这是那净水播撒到了我脑袋上造成的效果,而随后的几秒钟内,一种类似于寺庙禅唱的隐约之声,从遥遥天际传达至我的心灵深处,顿时如同感受到了天国一般,双目明亮,四处皆是纯净洁白,而后睁开眼睛,一切又都变得无比美好起来,心情莫名其妙地舒畅,周身飘飘然,仿佛我盘坐的不是那抛光实木地板,而是在那云层顶端一般,轻松惬意。
    我闭上眼睛,意念集中在鼻尖之上,而鼻尖则观于心中,便能够感受到这印度老僧是在通过一种特殊的植物原液,以及周遭咒文、环境的烘托下,将一种无上的精神敬畏,根植于每一个人心中。
    这种术法已经远远超越了催眠术,而相当于一种精神烙印,根植在现场每一个没有防备者的心中,平日里与常人无异,只有在特殊场合,配合某种大手印和咒文,便能够将这种意志调取出来,然后心甘情愿地受人所制,如同傀儡。
    当然,一次两次这样的洗礼,所能够起到的效果极为有限,但倘若长此以往,日积月累,那就此沦陷,必然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只是,全能灵修会为何要做这种类似于洗脑的事情呢?
    我脑海中飞速思考,突然感觉到了背脊上一下就发凉,继而全身冰冷啊,事情远远比我所想象的要更加严重,瞧瞧停车场那宛如名车展销会一般的场景,再听一听毛毛刚才话语里不经意流露出来的那傲然之气,我便能够大致了解了*。
    全能灵修会所图谋的,不再是些许钱财之物,而是在试图控制住这些身份非富即贵的与会者,无论是社会名流,还是达官显要,又或者是豪富子弟,他们在社会资源的掌握上有着巨大的优势,金钱、权力、喉舌以及其他,这些积累都是隐秘的,然而到了全能灵修会一旦需要这些人的时候,他们所迸发出来的力量,便是连我身后的有关部门,都会感到恐惧。
    权力需要制肘,倘若失去控制,它便如同一匹野马,没有人能够阻挡它的脚步,然而制肘多了,那锋利的刀刃也就变得迟钝,连宰鸡都做不得,哪里还能够杀老虎。
    坚固的堡垒从来都是从内部被攻破,想明了这其中的缘由和道理,我的呼吸不由变得沉重起来,这心情变得极差,不由得瞥见了杂毛小道一眼,瞧见这厮并没有如我一般愁云满面,而是饶有兴致地瞧向了前方,我才陡然发觉时间已经过了好一阵子,那几个印度阿三早已经不知影踪,周遭暗香浮动,白雾渺渺,宛若那仙境一般。
    在刚才印度老僧讲经的场地中,出现了十二名身材异常婀娜的舞女,她们都穿着露脐小上装、镶有亮片的臀部腰带以及低腰裙,颜色都是鲜艳的红、黄、橙、绿、粉,配合着华贵的各色戒指、手镯、项链、腰链、脚链,以及透明、轻盈的两米薄面纱,将她们衬托得如同凡尘中的仙女,花国中的妖精。
    这些妖艳妩媚的年轻舞女一出现,立刻有欢快活泼的阿拉伯音乐响了起来,她们那一双莹白似雪的赤脚踩在黄梨色的地板上,伴随着乌德琴、耐笛、地尔巴卡手鼓和扬琴山都尔的欢快节奏,通过骨盆,臀部,胸部和手臂的旋转以及令人眼花缭乱的胯部摇摆动作,塑造出优雅性感柔美的舞蹈语言来。
    这些肚皮舞充分发挥出女性身体的阴柔之美,时而优雅、时而感性、妩媚娇柔,时而傲酷,时而神秘,看得在场的男士目不暇接,热血喷张。
    这种混合着极度诱惑性的舞蹈艺术,对于男人天性的释放是一般挑逗所不能够比拟的,我瞧见周遭男士不由自主地伸出手,眼中充满了炙热的渴望,便知道全能灵修会吸引权贵豪富参与的手段,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让人真的难以抗拒。
    即使戴上面罩,我也能够瞧得见这十二名舞女里面,便有那晚我们见到的三个嫩模,也便是毛毛、苏柠和卡罗。
    这三个女子在十二舞女里面排得比较靠后,在最前面领舞的是一个身材异常火爆,拥有着差不离f罩杯的大胸美女,这个妹子瞧着面容,轮廓并没有多么艳丽,然而这身材在亚洲人里面实在罕有,这一番肚皮舞跳得波涛汹涌,简直就是……
    得,我也不形容了,反正大多数男人的眼睛都直了,口干舌燥,不住地咽着口水。
    我低着身子,掐了一把杂毛小道的大腿,恨声低低说道:“老萧,你个龟儿子,有没有找到罗金龙那个王八蛋?”杂毛小道目光一直都不离为首那个舞娘一双欢快跳跃的大白兔,迷离不已,然而却用无比冷静的声调朝着我低声说道:“扫量过了,没有在这里。”
    我沉吟,说如此说来,罗金龙应该不是普通的酱油党或者寻欢客那么简单,他跟这里的组织方戴菲这么熟悉,很有可能更深层次的参与了全能灵修会他在外面这么吊,他爸爸知道么?
    杂毛小道摇了摇头,说应该不知道,这么说吧,虽然龙虎山跟茅山向来都不对头,但是既然是千年名山,传承数十代,这样的门第自然都通晓了最基本的生存规则,那就是从来都不会与当朝者作对,也便是所谓的顺应天道,龙虎山便是如此,即使出现了像青虚这样勾连邪灵教的逆徒,也绝对会派教中执法,毫不留情地亲自清理干净,不会给自己门派蒙上半分污点的。
    我点头,说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多担忧他,不过刚才那个印度阿三颇有些手段,那修为即使不如般智上师,但是诡异处,或者更有甚至,倘若真的要动起手来,不得不防啊。
    杂毛小道不动声色地说道:“暂且不要慌张,我们先瞧一瞧,看看她们到底是个什么名堂,再等她们的头面人物出场,看看媚魔是否在这儿坐镇,倘若她也在,只怕回复修为的她再加上刚才那个印度阿三,以及其他骨干成员,还真的够我们喝一壶的……”
    我说要不要通知一下当地的有关部门,免得到时候跑了太多人,弄得咱们自己也被动。
    杂毛小道笑了笑,说通知,你拿什么通知?你刚才更衣的时候,没发现自己的手机信号都已经被屏蔽了,而且你现在身上除了这一套瑜伽服,还有啥玩意?再说了,咱们内部未必就没有接应,要不然东南局在这里开年会,她们为何会如此淡定?
    我点头,正要说话,听到那欢快的阿拉伯音乐终于停止了,而之前盘坐在地上的妈妈桑戴菲则在这十二名舞女的簇拥下,站了起来,环顾四周,开始高声地说道:“人类每日忙忙碌碌,带着面具和枷锁生活着,疲惫不堪,而我们瑜伽灵修,则是让所有人放下这些负担,尽心享受着心魂飘飘的轻松和畅然,现在有请我们协会中的资深修者白老师,给大家讲一讲神交之事……”
    掌声纷纷响起,而在这热烈的掌声中,一个身材曼妙的女郎从人群中缓缓走来,我抬头看去,心脏砰然一跳,瞳孔骤然收缩,双拳下意识地在这一刻,攥得紧紧。

猜你喜欢: 《诸圣之上》 《废材也搞逆袭》 《我在天庭代个班》 《仙妻多娇》 《异界武林神话》 《公子极恶》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