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千面镜魇阵开启

    杂毛小道这人阴损的嘴上功夫,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节奏,这一番话语,明褒实贬,幸灾乐祸,如你我一般寻常人听了,指不定就火冒三丈,恨不得冲过去,揪着他的脖子,狠狠给他扇几个巴掌:“艹,嘴怎么这么贱呢?怎么就这么贱?”
    然而笈多大师却并没有,他修身养性已经到了家,只是微微一阵苦笑,双手合拢,长叹一声佛号曰:“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既是空,空既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杂毛小道本待这老和尚会凶猛扑来,使得围住自己的这十三人阵出现空隙和破绽,也好抽身而出,哪料这老和尚便如泥铸的菩萨一样,没有半点儿脾气,别说冲上前来,便是动都没有动弹一下,十分失望,不由得直叹气。
    居中的媚魔瞧见杂毛小道摇头叹气,媚笑连连,手指着他,还有我说道:“二位的成长,当真是迅速,一位能够在重重围困的密室暗道中逃脱而出,并且将我灵修会从印度释达瑜伽总部请来的密宗瑜伽宗师给重创,所有布置全数落空;另一位则力敌我手下的十三魅女太保,在我全能灵修会重重包围下面不改色,如此良材,不能归于我手,实在痛惜啊……”
    杂毛小道单手作势,目光不断巡视周围这些身穿黑衣、脑袋包得跟日本忍者似的十三魅女太保,口中轻浮地说道:“这招揽人嘛,总归是要有条件的,便比如说是去公司应聘,你啥福利待遇都没有,便想让我吃苦耐劳、埋头苦干,这种苦差事,谁人会做?”
    媚魔烟波流转,吃吃地笑着说道:“嘿哟哟,这位道士小哥哥,那你倒是说一说,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福利待遇啊?”
    杂毛小道环顾四周,围绕着他的这十三名魅女太保虽然将身子裹得严实,然而却依旧露出了玲珑曲致的傲人身材来,又回望媚魔身边诸人,大都是女的多男的少,一副选美比赛的场面,不由吞咽着口涎,嘿然笑道:“公司招聘,自然要拿出最大的诚意来,我倒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媚魔瞧见杂毛小道这番猥琐好色的作态,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舒展开来,开怀地笑了,音调拖得长长,媚态横生,说哦,原来道长居然是好这一口的,这不正是姐姐我的长项么。
    她环指左右,自信地说道:“你倘若是跟随了我,姐姐麾下的这些个姐妹们,但凡有看得上眼的,只管跟姐姐说一声,立马派过去服侍你,便是你想来一个“无遮大会”,也随你,姐姐手下入门、没入门的两百多号美女,都可以陪着你玩儿,古代皇帝也才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呢,姐姐让你天天作皇帝,夜夜**,你看如何?”
    媚魔这条件开得颇大,但凡是有些雄性荷尔蒙的男人,又经历了刚才那一场别开生面的灵修会,以及瞧见了她手下那些美女,或妖艳或可爱或清纯或奔放的不同型款,少有不动心的。
    然而我和杂毛小道都知道,这样的粉红骷髅内里,掩藏的是怎样的肮脏和丑恶,自然不会把这应诺当作是一回事儿,杂毛小道刚才应该也是经过了一场拼斗,颇为费力,此刻也在回气,便与媚魔瞎侃胡说道:“哇,这样的待遇,便是神仙下凡,也会乐不思蜀、流连忘返吧?不过这些小妹妹都太嫩,吃几口便如同鸡肋,一点儿味道都没有了……”
    媚魔皱眉说道:“你待怎样?”
    杂毛小道指着被众人簇拥着的媚魔自己,说道:“场中众人,唯一入得了我法眼的,便只有你一个,倘若是你能够日日陪我,那此刻便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那我又有什么好遗憾的呢?”
    瞧见这猥琐道人竟然盯上了自己,媚魔刘子涵有些意外,娇媚地横了杂毛小道一眼,说你牛鼻子小道士倒还真的会开玩笑,我这老太婆哪里会有这些小姑娘那么好玩?
    杂毛小道径直说道:“我要你,就要你,只要你!”
    这时媚魔终于瞧了出来,这个家伙哪里有什么归降的心思,他根本就是在耍自己而已,想通此节,她的眉头一皱,如春天般的笑颜瞬间收敛,挂满寒霜,冷冷地瞥着杂毛小道,说道:“奴家是好玩,不过就怕你玩不起!”
    杂毛小道也直言不讳道:“贫道经历花丛久矣,庸脂俗粉见过无数,倒是没有怎么征服过烈马。今天有机会,倒是想跟你好好玩玩,开一开荤忌……”
    他的话儿都还没有说完,趁着旁人都在凝神听自己和媚魔的言语交锋,脚趾抓地,身子奔纵如马,瞬间就射入前方,朝着媚魔当胸抓来,气势凛然。
    好一招龙抓手,到底是茅山真传子弟,身如鹰鹫,爪如刀锋,形如烈马,气势如虹,明明极为猥琐的一招,却被他打出了最惨烈的气势来。而就在杂毛小道出手的那一霎那,与他配合默契的我也倏然抢出了脚步,低喝一声“朵朵跟紧”,便也呈现残影,朝着媚魔冲锋而去。
    大厅之中,有超过三十多名敌人,而我方数来数去,也就两个半,但天下间却也没有能够吓倒左道组合的困难,即便如此,我们也习惯了第一个打出冲锋。
    我身形似箭,避开了前方那十三个风姿各异的大美女所组成的十三太保阵,单骑而入,冲到了媚魔的身边来,瞧见杂毛小道一掌搬开了两人的阻拦,与媚魔交手了两个回合,而这华服女子朝着我这边闪来,当下也是狂喜过望。
    这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我哪里能够错过那机会,一瞬间点燃恶魔巫手,左右手灼热冰寒,小腹处的气海阴阳鱼疯狂旋转,朝着媚魔的背部轰然击出。
    身为邪灵教十二魔星之一的媚魔,在拼斗中的素养极为卓著,她在那一瞬间居然就反应过来,晶莹嫩白的小手在空中挽了几朵如花手印,然后与我这蓄力一击给交击在一块儿。轰我感觉媚魔那柔弱美人儿的身躯里面仿佛住着一头怪兽,小手之上传来了泰山压顶一般的力道。
    我当下就是脚底一滑,跌坐在地,哧溜一下,跟着一张毛毯滑出了十来米,胳膊直发麻。
    好强悍的力量!
    我坐在地上往后飞退,瞧见媚魔被我这奋力一击给震得上了天,整个人直接如同蜘蛛一样,双脚站在了天花顶上的镜面之中,整个人倒垂下来,不断地拍打着双手,显然也是被我恶魔巫手的效果,给伤到了。
    能够成为邪灵教最顶层的佼佼者,媚魔自然不会那么简单,我不指望一下就把她给弄翻,当下便翻身跳起来,准备再次前冲,与她纠缠,然而我刚刚走出没两步,便瞧见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口中不断地念叨着古里古怪的话语,周身金光护体,宛若罩上了一层金钟罩铁布衫。
    这人朝着我旁边的朵朵冲来,口中高声叫骂道:“小贱人,小婊子,我要让你永世不得超生,方才能够解得我心头之苦!”
    倘若不是听得这清脆熟悉的话语,我还真的不知道面前此人,竟然就是刚才还在嚎啕大哭的白露潭。短短的时间里,她居然又请神上了身,然后朝着导致她毁容的朵朵索债过来。
    当日在集训营中的时候,白露潭可以算得上是最美的女学员,像她这样天生丽质的美女,对于自己的容貌从来都是最在乎不过的,然而此遭陡然反转,变成了比丑八怪还要吓人的的这般模样,心头的恨意,自然浓重。
    我哪里会让她去伤害朵朵,倏然伸手,与她的身体搭在一起。
    哪知我这一过手,她身上那股金光神力立刻蔓延过来,有雷电的效果,弄得我酥酥麻麻的,好不难受,而且更加郁闷的是她的力量也在成倍的增幅,原本我可以轻松制服的女人,此刻竟然让我凭空生出了一丝难以速战速决的感觉。
    不过即便如此,白露潭也并没有带给我多少压力,只是并不与她硬拼,回身周旋。
    然而我这边才过了三两招,便听到耳边甩来几道如鞭的炸响声,顺势闪开之后,回头一瞧,却见裤裆鲜血淋淋的笈多大师并没有如我预料的一般撤出去休养,而是催动自己不屈的意志,将瑜伽术强行逼至巅峰,朝着我再次袭来。
    这老僧浑身的筋骨松软,使得那手臂和双腿一旦拼斗起来,软时如面条,硬时如精钢,而且攻击的层次多元化,角度刁钻,让人根本无法捉摸,诡异非常。在他和引神入体的白露潭为主攻,旁边几名灵修会高手为辅助的这一波攻击之下,我也不敢硬掠其锋,不断周旋后撤。
    好在虽然我这边被重重围困,然而朵朵却也发挥了让人侧目的功效,手上不断地打出或黑或白的癸水之力,那人倘若一时不查而被击中,立刻浑身肌肉僵直,酥麻难挡,行动就变得迟缓很多,而且满脸青狞的她也变得极有战斗天赋,除了不敢惹白露潭和笈多大师之外,总是时常闪现到别人身后,然后手起刀落,直接将那人给砍昏倒地,手法老练利落得很。
    不过即便如此,我们终究还是陷入了重重的围攻当中,战了几个回合,杂毛小道跃到我的旁边,低声喊道:“小毒物,打不赢的,突围吧,我们要去找回趁手的武器才行!”
    听得此言,我跟着他冲向了大厅的出口,这时一道黑影闪现,媚魔拦在我们前方,脸色冷如冰霜,寒声说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公共厕所么?如此不识时务,那就留下命来吧千面镜魇阵,开启!”

猜你喜欢: 《我真只是个好人》 《仙女抽奖系统》 《第二至尊》 《初心》 《魔剑之饮血剑》 《邪性老公别太坏》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