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奇人荟萃

    当今庙堂之上,修行者的势力相互牵扯掣肘,实力最大的自然是建国初年8341部队留下来的老臣,以及其后辈子孙,这部分人是大内侍卫出身,有着最坚定的**信仰和理念,维持有关部门最基本的格调和规则,这里面的代表人物有许映愚,以及其他我不知晓的人物。
    而其余的,则是后来陆续出仕的各路门派、宗族的代言人,例如大师兄之于茅山、赵承风至于天师道,以及其他文中未有提及之人,这里面的派别林立,千奇百怪,我知道的也不多,唯恐懂行的人出来斧正,平添许多笑话,便不赘叙。
    不过据我所知,天师道自古以来都是敬奉正统的,虽然在建国前有分支随着国民党迁移台湾,或者如同北宗罗恩平去了海外,但一向作为中流砥柱的龙虎山,却总是能够紧跟着中央的脚步,保持一致,故而在庙堂中的势力也颇大,与茅山是旗鼓相当,部分伯仲,但是至于崂山,虽然在位于白云观的全国道教理事协会中也有那么一席之地,但是除了鲁东等地,影响力倒也不算大。
    终上所述,这两者争执起来,明面上看,崂山倒是略处于下风。
    关于两者的争执,我听杂毛小道刚才跟我讲闻,其实也只是小事,不过就是些口舌之争,然后双方最后还是忍耐不住动了手,结果都伤了人,于是就把事情给闹大了。
    不过其实说句实话,这龙虎山与崂山虽然同为道门,但却早有宿怨,远些时候也不提,单说当年单单为那十大高手的名次高低,门下弟子便闹过几次。这修得道、养得真的高明之辈,自然不会为些许名利去撕破脸皮,但是许多刚刚入得门道,心浮气躁的子弟却不再少数,如此拌嘴磨皮,事儿说多了便有了火气,故而争论不休,纷争也从来没有断绝。
    此为本次讲数的情况,我、杂毛小道和三叔也都换了面目,装作三个路人甲乙丙,靠着湖畔下了船,然后故作悠闲地朝着岳阳楼景区走去。
    说到岳阳楼,许多朋友可能犹记得读书时,曾经背诵过范仲淹老先生那篇脍炙人口的《登岳阳楼记》,或许全文已忘,至少还记得那位北宋名臣振聋发聩的呐喊:“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人非圣贤,这种精神搁现代社会是很少见的,至少我是做不到。
    不过倘若哪位朋友有幸回顾全文,却也能够从里面找到关于此间美景的描述。我们三人便来到了两派约定讲数的酒楼,此处仿那岳阳楼般建于湖畔,木楼雕琢,古色古香,看上去倒也十分富丽堂皇,气度俨然。
    走到门口,这时有工作人员来拦住,十分恭敬地鞠躬道歉,说这里已经被人包场了,暂时不接待临时游客,倘若是喜欢本店的菜肴,还请明天再来光临,如有什么不便之处,还望海涵。
    到底是大门派,端的是大手笔,不过我们倒也没有耽搁,小叔朝着里间朗声喊道:“这崂山、天师开门迎客,有请那各路的江湖朋友来捧场,共观讲数,现如今为何要拦着我们,这却是什么道理?”
    听得小叔这般说起,那工作人员脸上疑惑,而里间则走出两个身穿常服,却挽着道髻的男子来,瞧见我们三人虽然面容寻常,身后却皆背负着百宝囊,里面长条状的东西,应该是宝剑一类,知道是同道中人,于是上前来,那个稍微年长的男子拱手问道:“在下是龙虎山天师道殷鼎将,不知三位是何方朋友?”
    我打量这男子,想起当初在影潭还听大师兄提过一嘴,算是龙虎山实力比较强悍的子弟,不过彼此也不熟络,只由小叔接洽。
    小叔这人走过南闯过北,一生都在漂泊,自然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见这殷鼎将上前来探查底细,也不编撰也不细言,只是拿言语激他,说我们不过是这湖畔深处的渔家,每日打渔换顿酒钱,这鱼市上听闻道上的朋友,说你们这儿有些事情,便过来见识些场面,做个见证,你们若是欢迎,我们就顺便混一顿酒饭吃,若是不喜,我们自行离去便是,日后江湖再见,也不敢多说半句不是……
    听得这番半真半假的话语,那殷鼎将打量了一眼黄脸微须的小叔,几乎没有多作思考,便拱手说道:“这位老兄多虑了,我们这儿开门迎客,请得便是四方豪杰,您能赏这脸,我们求都求不来,且进去,莫耽误了此间风光。一会儿倘若论起公义来,还请几位多多支持则个。”
    小叔洒然一拱手,说咱们都是帮理不帮亲的,也不能说吃你一顿饭就屁股坐歪了,但是倘若你们有理,那我自然会帮你鼎言维之。
    那殷鼎将拱手谢过,我们便大摇大摆地进了酒楼,在服务生的引领下直上三楼,走入其中,瞧见这四周皆为敞开,可以直接瞧见那浩渺烟波的洞庭湖景,而楼上也有了二十几个人,各自三五成群,作了一桌,倒也热闹。
    我们来得也算是早,便挑了一处靠湖的桌子落座,桌上自备得有茶水鲜果,瓜子点心,任君取用,游了一天湖,大家都是腹中饥饿,小叔端着架子,颇为矜持,而我和杂毛小道倒也没有太客气,直接抓起来就往嘴里塞去。
    原来只是为了填肚子,哪想到这四碟分别是那香煎糍粑、米面发糕、南瓜饼、麻仁粑,都是有名的小吃,吃起来颇为爽口,不一会儿便全部下了肚皮,引得旁人侧目,杂毛小道却不管,直接抓起旁边服务员的手,让她依着原样,再上一轮。
    湘妹子水灵漂亮,这服务员尤其如此,那皮肤跟牛奶一样莹白细腻,杂毛小道这一抓倒是心神荡漾,舍不得放手,却给小叔瞪了一眼,这才故作正经地放开。
    杂毛小道带的这人皮面具倒是不错,高仓健那种铁汉柔情式的,人家服务员倒也没有多在意,微微一笑,说好的,这就去拿。
    在我们狼吞虎咽地就食过程中,不断有人登楼上来,我瞧不作声地打量四周,发现在座的都还算是有些功底,并不是寻常人等。我前两个月曾听杂毛小道谈及,当时汇集在这洞庭一带的江湖人士如过江之鲫,那些平日里小隐陵薮、大隐朝市,寻常根本就不得闻的修行者,不经意便瞧见一两个,当真也是过来开年会的一般。
    坐在这酒楼之上,遥目能观湖中风景,我的心情倒也还不错,类似的讲数其实我自己也经历过几次,不过每次都是我来当主角,殚精竭虑地想着应对策略,患得患失,却真不如这酱油党来得舒爽。
    难怪咱国人这般喜欢凑热闹,倒也不是没有原因。
    至于胜负,我倒也没有太多好担心的,龙虎山有了青虚和罗金龙,再加上阴恻恻的笑面虎、袖手双成赵承风,我自然没有什么好感,至于崂山,当日无尘子那一瞥让我极为不痛快,所以打得个难分难休,那是最好。
    看热闹不嫌事大,杂毛小道也是这般的心思,他茅山与川中的青城蜀山交好,但与这龙虎、崂山大概也是为了争雄的缘故,向来不睦,故而总是希望能有场好戏可看。
    我们伸着脖子瞧看,突然小叔扯了一下我的袖子,低声说道:“慈元阁的人来了。”
    我抬头看去,却见一个剑眉轩宇,面如冠玉,鼻若胆悬,挺拔的身子上穿着高档手工西服的年轻男子,在两名中年人的陪同下走上三楼在,这年轻男子表情谦恭,满面春风,人面也颇广,不断跟认识的人拱手招呼,一副很吃得开的风范。
    瞧见他,小叔凝眉说道:“怎么他们的少东家也来了?”
    我上次听到“慈元阁”这个名字,只以为是一个简单的派别,现在瞧见小叔有些严肃,便问这慈元阁到底是干嘛的?小叔说这慈元阁倒也算不上什么厉害的高门大派,不过若说做生意,到属于一绝,具体业务跟你们那个风水事务所差不多,不过做得大,还涉及什么吉祥物、符箓之类的东西,顶有钱的主儿,坊间传闻他们跟天山神池宫似乎还有些关系,但具体的谁也不知道。
    杂毛小道指着那三人的脖子左侧,上面隐约纹得有一朵紫荆花,说这就是慈元阁的标致,本来还以为他们会悄悄地跟着那个坐馆道人去湖中寻那真龙,却不成想他们居然高调露面了,显然是知道消息已经传出来了,不过不知道这里面,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呢?
    我琢磨了一下,说莫不是调虎离山,使那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
    小叔点头,说很有可能。
    我们三人在这儿议论,那少东家已经坐定,旁边有些性子急的,直接就围上去问好,顺便旁敲侧击,准备套弄些底细出来,不过那少东家倒也是个圆滑的生意人,话里面尽是忽悠,我凝神听了一下,却也没有再管。
    时间并未到,正主都不露面,而酒楼却越发热闹起来,这时从出口处又来了一个拉里邋遢的游方术士,拄着一根洛半仙的旗幡,背着算命百宝囊,带着一副老旧的墨镜,颤颤巍巍地走到场中,耳朵耸动一番,然后径直朝这我们这边走来。
    这一个桌子多了一人,说话便非常不方便,眼看着他即将要往我们这桌上凑过来,我伸手拦住他,沉声说道:“老先生,这里有人,还请另外找位置,谢谢。”
    那人唇上有须,微微一翘,嘿然说道:“想赶瞎子走,哪里有这样的道理?小茅崽,当年你格老子的跟着咱屁颠屁颠儿的,这会儿倒是长了本事?”

猜你喜欢: 《神级龙套帝》 《仙界商业街》 《孽生花》 《大宋风华》 《至爱难逃》 《红楼之林如海》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