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合作之议

    刚才我还在猜想客老太手底下,怎么会出现这么一位精通五行遁术的高手,那身形如鬼魅,神出鬼没的,让我们几个应对得都有些措手不及,却不曾想到这家伙居然是一头死物。
    所谓死物,其实有很多种类别,僵尸、幽灵、魔怪、鬼魂……一切已经失去生命,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都是其中一类,它们违逆了天道至理而苟存于世,每日都要受到那阴风洗涤,倘若不得法门遏制,长此以往,必将会变成一头没有自我意识、只知杀戮的恐怖之物。
    不过让人惊讶的,是这蓑衣人显然属于一个经受过炼制的例外,这样一个身形如电、刀剑双绝又富有牺牲精神的家伙,而且还精通诡诈之术,这样的对手也的确也能够让我们不得不重视起来。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弱者,只要得法,每一个人都能够成为连自己都要恐惧的怪兽,所以不要以为自己的实力卓著,便小觑天下英雄,这是一个心态问题。虽然将那个东西给放走了,颇有些遗憾,不过瞧见小叔没事,我们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安慰心中自责的小叔,说无妨,些许小物,不过是费些气力而已,现在的重点在于,要搞清楚邪灵教之人,到底想在这儿搞出些什么事情。
    既然那蓑衣人跑了,我们也没有立刻逃离的心思,转过头来,才想起慈元阁五人还在旁边,于是抱拳与慈元阁少东家问好。慈元阁等人刚才已经收拾好了同伴的尸首,八人存五,也算是死伤惨重,不过这死里逃生,多少也都松了一口气,见我们上前过来寒暄,都纷纷拱手,互道久仰。
    我一人大破黑甲符兵阵,杂毛小道飞剑而来,小叔一人力扛客老太五人高手团的进攻,皆是实力超卓之辈,有这样的表现在前,慈元阁几人都颇为礼貌,前辈长大侠短,耳朵都听出了老茧,不过这个时候可不是聊天摆龙门阵的时机,杂毛小道左右一瞧,单刀直入地直接问道:“少东家,田掌柜,你们瞧瞧这四周和头顶,危险并没有消除,所以时间紧迫,我需要了解一点,你们此番前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可说便说,如果不能说,千万不要拿妄语来诓我们,误人误己。”
    瞧见杂毛小道说得凝重,慈元阁几人对视一眼,那个田掌柜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那少东家便有了决断,沉吟说道:“几位都是江湖中享誉盛名之辈,而且此事也被传得沸沸扬扬,我们也不敢诓骗,坦白说了便是我阁佟掌柜前几日在这附近寻龙而归,得了两片真龙鳞甲,而后到达长沙,请了位高人帮着推算,最后得了用法,此番倾巢而来,也是出动了大量高手。”谁咬了朕的皇后
    他深吸一口气,说前几日我奉父亲之命,留在市里吸引江湖中人的目光,而今天则乔装打扮,前来与我父亲汇合的,然而没想到,刚才手下掌柜望错了气,误入此地,竟然遭了祸害,实在是无妄之灾啊,唉……
    小叔也坦言说道:“实不相瞒,我们这一次前来呢,其实也是为了那真龙,不过我们所求的,是那真龙居所的龙涎液,用来治病救人,至于其他,倒也没有企图,如果大家能够合作,各取所需,那是最好不过的。”
    “龙涎液?跟我们推测的那个瞎子,他不是也要么?”
    少东家的那个妹子听到小叔这么说,不由得脱口而出。她到底是个跳脱的性子,虽然瞧见杂毛小道本人,并不似传说中的那般潇洒,即不玉树临风,也不面如冠玉,不过男人最终并不是依靠面皮来吃饭,实力方是硬道理,而能够舞动飞剑的杂毛小道,那实力简直爆表,所以这小姑娘心中这么一琢磨,又崇拜起来,此时也忍不住在偶像面前,表现一番。
    瞧见自家妹子在这里把自己家底给囫囵个儿地往外倒腾,少东家也是哭笑不得,拱手致歉,跟我们介绍,说这是小妹方怡,打小就没有吃过什么苦头,所以性子也就怪了一些,还请三位见谅。
    我们都摇头笑,说无妨,瞧着就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
    少东家接着我们刚才的话茬,说两方各有目的,分则散合则聚,小弟私以为此法可行,不过至于到底可不可以,小弟也拿不准,只有禀报父亲才能够最终拍板,还请几位见谅。
    我们笑,说自当如此,不必客气。
    小叔说这合作事宜,先不用着急,惟今之计,最重要的还是要弄清楚,这邪灵教到底在这儿搞了什么鬼,要不然命都没有了,所有的一切都是白谈。梦境仙途
    大家都点头,旁边的田掌柜捻须,沉声说道:“从目前我们所遇到的情况来看,事情其实并不复杂,邪灵教妖人在此残忍杀害无辜村民,布此大阵,化尸显龙,然后又意图将我们给轰走,很明显,他们应该是想将那条在这左右活动的真龙,给吸引到这儿来。”
    “真龙?”我试探性地问道。
    真人面前也不说假话,那田掌柜很肯定地点头,说对,就是真龙,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们,到目前为止,那条真龙就是在这附近的区域活动,经过推导和计算,我们猜想这条真龙只怕是快到了寿终正寝的时间了,正在寻找埋藏自己的龙冢,长久沉眠之后,精血气形化作龙脉,护佑一方风调雨顺、平静安宁这种神兽一般都会这么做,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中华民族,才会将自己称为“龙的传人”!
    “竟然会如此?”听到慈元阁的说法,我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如此说来,这真龙虽然少见,但不得不说,的确是一种值得人敬畏的生物。
    田掌柜见我有些不信,不由得谈兴大发,说这真龙早年先并不是罕有之物,古时候天地之间灵气充裕,倒也处处都有传闻,只可惜后来开天辟地龙凤劫,大部分都被杀死,镇压在山脉之中,化作龙脉灵气,而你们所寻的龙涎液,终归结底也是真龙灵气所化,实为龙冢之地。
    相传这真龙并非三界之物,也非西方传闻中那喷火带翅的蜥蜴恶龙,而是苍茫宇宙,玄黄天地中的一种灵属,只可惜后来灵气凋零,不再得闻。我们寻它,也并非想要将其杀害,剥皮抽筋拆骨头,只是需要一点儿真龙微须,古书《太上洞渊神咒经》曾提及能治难症,正好我们大掌柜的母亲得此顽疾,药石无效,这才起了心思,前来寻龙……
    田掌柜谈龙,古往今来,前前后后,倒也是一桩趣谈,闻所未闻,不过我们却没有什么心思听完,小叔把背囊从肩上卸下来,掏出一个包袱,扔给杂毛小道,说既然他们有信心能够引来真龙,那我们也不必南辕北辙、缘木求鱼,直接在此设阵,化被动为主动,让这里变成我们的主场便是。
    杂毛小道将袋子拨开,问说这是准备布那“火离七截阵”么?
    朱门恶女
    小叔从百宝囊中拿出符箓、红线、幡布、铃铛、红烛香线、兽骨等一干布阵工具,说你可还曾记得?
    杂毛小道的眉头一扬,说这乃小技,我怎么不会?
    说完他与小叔探讨了一番布阵范围和个中的讲究,然后拿着家传的红铜罗盘勘探位置。这两人都是个中老手,并不需要旁人帮忙,而慈元阁得知我们准备留在此地,静观事态发展,也没有了去意,而是一堆人围在一起,仔细商谈了一番。
    这些先不管,单论这杂毛小道和小叔,那可是一等一的麻利手段,两人布阵的手法十分默契,忙忙碌碌,不亦乐乎。
    众人各自找事,而我也唤来了朵朵,让她先不理会我们头顶那已然凝练成光芒的亡魂,而是随着我前往这附近周围的房子里,调查客老太等人是否还有另外的出口,防止他们暴起挑事。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我搜查了村子中间这几户人家,除了家家屋梁正中都会吊着一具尸体,这些尸体应该都是由那个被小叔割了头颅的土夫子来指挥,此刻孤零零地悬空挂着,腊肉一般,有风吹来,便来回晃悠,滴滴答答的尸液掉落在地上,汇积成一滩,古怪粘稠。
    所谓出口暗道,其实在这黑漆漆的夜里很难找寻,即使费尽精神,运用炁场搜寻,仔细寻找,但终究还是有些难以为继。
    巡视一圈,我并没有什么发现,只是将墙头屋后的令旗给摘下来,收拢在手上。
    返回灵棚的时候,杂毛小道和小叔已经布置妥当,见我回来,便与我商议,说:“敌在暗,我在明,这样最是此亏。现在阵法既然已经布置齐整,那我们便化整为零,各自遁去,收敛气息,也防止邪灵教那些高手呼啸前来,将我们给围堵在此处,到时候措手不及,那就不好。”
    我点头同意,与慈元阁诸人分散,藏身入了那黑暗之中。
    少东家的妹子一定要跟着杂毛小道,而少东家则跟着我,我们刚刚藏入房子里,还没有来得及说上两句话,突然听到一种古怪的声音,从村口传来。

猜你喜欢: 《我真只是个好人》 《仙女抽奖系统》 《第二至尊》 《初心》 《魔剑之饮血剑》 《邪性老公别太坏》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