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且接我一剑

    混乱中,小叔一声喊叫顿起,七条游绕于空中的火龙立刻从阵中凭空生起,朝着客老太,和她手下的四相海缠去。此乃火离七截阵的真义,截生截死,凭空生出七份离火,凝结成火龙之状。
    不过为何是七条,为何又是火龙呢?此间方法那可要追溯到通微显化真人,也就是邋遢道人张三丰身上,历时久远,自不必叙,不过正因为有此渊源,方显得火离七截阵之厉害,一时间火龙乱舞,竟然将那百瓦灯泡的光芒都给掩映。
    那边战得正酣,而我这边却也不是风平浪静,蓑衣人竟然是黄鹏飞,这件事情让人诧异,不过也并非没有蛛丝马迹据闻黄鹏飞被那客老太收了魂,重新凝练,而客老太又成了杨知修的舅舅,对于自家唯一的后辈,杨知修自然是悉心栽培,即便这外甥此生已为鬼。
    黄鹏飞受得慈元阁少东家那如意金锁的佛光照耀,稍微一顿,立刻回复过神志来,瞧见我趁机递出鬼剑,准备将他杀于此处,却也有些恐惧,身形一晃,人便沉入了泥地之中,不见了影踪。
    如此鬼魅,最适合与他交手的,应该是小妖或者朵朵这般虚灵之体,不过小妖沉睡,而朵朵的战斗经验实在太弱,我担心其有事,所以也没有追击,扭过头去,瞧见平地上两道不断纠缠的身影也如鬼魅,奔东走西,竟无一秒在原地停留,却是杨知修出了手,正与杂毛小道较上了力。
    杨知修的手段厉害恐怖,当日单手接鬼剑的那超卓风姿,至今回想起来我都有些心悸,虽然我们从南洋回返,实力已然更上一层楼,但是对上杨知修这样的绝顶高手,我到底还是有些发怯。
    不过还是那句老话,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他杨知修也不是铁打钢铸的,老子未必会怕他。
    心念一动,我双足蹬地,朝着战团冲去。
    我与黄鹏飞的拼斗耽搁了一会儿,当我冲到村中平地时,杂毛小道已经跟杨知修交手了好几个回合。到底还是太年轻了,杂毛小道并不能够与杨知修相提并论,此番也只是勉力阻挡,瞧见我提着鬼剑冲将过来,不由得又多了几分精神,咬着牙,拼力挡住几击。
    杨知修这会儿跟茅山缚手而立的潇洒又有不同,手上多了一根半米长的雕玉短杖。
    这短杖是旧时官家用来开路祭祀的那种仪仗,微微作了缩小,材质是鹅黄凝玉,里面悬空,雕刻着数条首尾相连的狰狞蟠龙,活灵活现,实乃大家手法。这东西贯足了气劲之后,坚硬如钢,与雷罚相拼,不时传来金石之声,铮然鸣动。
    我裹着一身寒雨杀入战阵,瞧见杂毛小道有些吃不住劲儿,二话不说,左手往怀里一摸,作势朝着杨知修撒去,口中高叫道:“看我的……二十四日子午断肠蛊!”
    听得这般响当当的名号,杨知修轻松惬意的脸上当即变了颜色,倏然后退一丈,手中那短杖前端立刻爆发出一道光芒,竟然如那西斯武士的激光剑一般,凝练成了一道气剑,在身前不断旋转。
    肥虫子此时仍在沉眠,我这个半调子蛊师哪里有什么玩意可施展,黔驴技穷,这会儿也只是借着它的余威,吓唬一下杨知修而已。
    不过还别说,真的挺管用,许是我名头颇有些大了,所以这番郑重其事地喊起,杨知修倒也有些惧,主动回撤,等待了几秒钟方才发现不对,不由得恼怒地恨声说道:“小子,你耍我?”
    我左手暗扣,却也是死鸭子嘴硬,并不松口,而是嘿然笑道:“倒也不是耍你,只是知道你身手敏捷,我这一掷肯定扔不到你的身上,所以落了个空子。你若不信,现在再来试一试,这断肠蛊经过我精心炼制,保证你心如刀绞,肠如虫噬,菊花朵朵开……”
    瞧见我在这里虚张声势,杂毛小道也配合,说杨师叔,小毒物的手段暴烈,连我都害怕,不如你来试试?
    我们两个在这儿唱着双簧,杨知修沉默半分钟,突然仰天哈哈大笑,眼泪都呛了出来,说陆左啊陆左,吹牛都不打草稿,你真可爱谁不知道,你除了有只金蚕蛊厉害之外,还有别的什么手段么?我感应了半天,没有发现金蚕蛊的半点儿气息,而你又这般样子,岂不是在直接告诉我,它根本就是沉睡了,或者脱离了你的掌控?蛊师、养蛊人,没有了蛊,你以为你能算是什么?
    杨知修说得我好不羞恼,那十二法门上育蛊的手法何止百种,只可惜我心有顾忌,所以没有练得。
    此番倘若能够活着回去,我定当捡一两样,来镇住场子才行。
    剑气纵横,杨知修此言刚一收敛,便提身而上,倏然冲上前来。此人静立如山,退则如潮,而一旦前冲而来,那则是山呼海啸,无可御敌。前番瞧见杂毛小道与他过了几手,便颓势顿显,不过这倒不是杂毛小道实力退步了,而是这杨知修实在是太厉害。
    十年之后的茅山第一人,这名头可不是白叫的,我持着鬼剑迎上,与那短杖交击,一股恐怖的气力便冲击而来,仿佛那东风重型卡车……不,简直就是火车头!
    我扛不住力,急步朝着身后退开,左手作势又是一甩,然而那杨知修夷然不惧,身上一道黄光闪耀,然后朝着急退往后的我悍然冲来。
    我,竟然挡不住杨知修的一击?
    我回转往后的那一刻,心中却是又羞又恼,当下那苗疆边民的心气也腾然而起,怒目圆睁,将小腹之中的阴阳鱼气旋给催发到了极致,扬起鬼剑,再次朝前劈去。杨知修本以为自己先声夺人,一招便能够夺得我的心志,接下来便是杀机腾腾,却不料我竟然挨过这一击,反而冲将上来,倒也有些惊讶,与我再次对撞在一起。
    叮刀兵相加,自然是一声龙吟升腾而起,我感觉双手几乎都要断掉了,不过却也硬捱着只退了三步,而那杨知修却没料到我竟然还能够绝地反击,凭空爆发出如此力道来,一个措手不及,竟然也退了两步。
    两步过后,杨知修稳定住了身子,脸上一片白一片青,有些难以置信地瞧着持剑而立的我,缓缓说道:“没想到你现在如此厉害,竟然还能硬拼着挡住了我的全力一击?”
    我也是拼了死命,瞧见杨知修这像吃了苍蝇的表情,心中也多了几分畅意,嘿然笑道:“世间想不到的事情多的是,比如你今天,说不定就要死在我的剑下!”
    我的话音刚落,杨知修身后边传来一声古怪的嗥叫,他回转过头去,却见那湖泥地龙已然瓦砾之中爬出,并不管在灵棚处交手的众人,竟然奋不顾身地朝着杨知修冲了过来。杨知修一身惊人修为,但到底还是那*凡胎,这地龙凶猛,势大力沉,他也断不会在这当口与之角力,只是冷言哼声说道:“好你个长虫一条,我还待了结了他们,再来收拾你,没想到你一心求死,就不要怪我不客气,尝一尝我的屠龙之术吧!”
    杨知修身子不退返进,迎着湖泥地龙冲上去,待即将接近之时,高高跃起,手中那短杖之上,再次有那剑气激发,朝着那地龙身上刺去。
    杨知修身形迅疾如电,倏然便冲到了湖泥地龙之上,朝着它身上连扎了三四下。
    那湖泥地龙被杨知修激发剑气,扎了好几下,能够挡得住我们轮番攻击的那坚韧鳞甲却被杨知修一下破了防,绿色的汁液飚射出来,顿时就疼得嗷嗷直叫,满地翻滚,长尾拍打地面,将整个区域轰打得震天响,脚都有些站不稳。
    杨知修一击得了手,也不与这畜牲纠缠,身子腾空而起,朝着客老太那边喊道:“客海玲,还不发动大阵,将这畜牲的气场镇住?”
    所谓地龙,身子连接大地,生机强烈,只要不离地,断不会消了气力,唯有断绝联系,方才好杀。然而他这边一吩咐,客老太那边却没有响应,杨知修诧异看去,却见小叔领着慈元阁三位掌柜,正在七条火龙的帮助下,与客老太、四相海斗得如火如荼。
    往日总有传言,说慧明和尚外表威严,然而惧内,客老太的修为可比他要厉害许多,这话不真不假,然而侧面也证明了客老太的修为那是极高的,而她身旁的四相海,却也是邪灵教分支鱼头帮的高手,按理说对付小叔等人也并不困难。
    不过现在的实际情况,却是小叔等人占了上风,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小叔身处火离七截阵内,舞弄火龙,半点不虚旁人。
    瞧见那边的战况成了僵局,而且还有败危之险,而这边被那湖泥地龙一番折腾,所有人都施展不开,杨知修眉头一皱,准备田忌赛马,身形如雁,朝着阵中小叔飞去。
    我和杂毛小道两人,皮糙肉厚,也能勉强扛一下杨知修暴风雨一般的攻击,而在灵棚那儿,却没有人能够抵受得住,即便是小叔也不行。想到这里,我们绕开那湖泥地龙,朝着灵棚飞奔,而杂毛小道更是将雷罚一扬,射向杨知修。
    奔袭一半路程的杨知修双手一抓,两条火龙便飞向他处,一捏,立刻湮灭,随后他挥手,朝着那飞剑拍去,不屑地笑道:“飞剑乃小技,你真的以为能够难得倒我?”
    雷罚感受到了杨知修这一拍之力,自知不敌,倏然回转,这时天空却突然传来一阵炸响,一个声音狂放地笑道:“飞剑,是小技么?那你来接我一剑看看!”

猜你喜欢: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娇宠圣意》 《篮球界》 《冷宫弃后:皇上,滚下榻》 《连氏有喜》 《蕴藉》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