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正版神剑引雷术

    “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在滔天法阵之中,黑云弥漫,大雨骤然停歇,而早在天边出现那一道裂缝之始,一声颤抖而平静的声音,便恍然传递至分不清南北西东的我耳中,听到这蕴含着天地间至阳至刚的霸气咒文,我的心中一跳,伸手一招,那朵朵便乖乖地听从我的召唤,倏然飞入了我胸口的槐木牌中。
    就在我紧紧捂着胸口之时,天空上那裂缝被一道金黄色的叉形闪电给瞬间撑大,连成一片,接着气运上承九天,密密麻麻的电网将整个天空撑得一片星宇明朗,所有的暮色一下尽扫,整个天地都呈现出一副狰狞的明亮之色,宛如白昼。
    那种明亮,让我在那一刻甚至能看到场中每一个人的表情,或惊讶、或诧异、或呆愣、或振奋,不过更多的,则是深深的恐惧。
    天地之威,非人力所能够企及,故而自然之道,从来都是至高大道。目光流转,仅仅只在一瞬间,而在下一秒钟,密布电网中那四五十道雷电,已然凝结成一道螺旋形的粗长电光,依着某人心意,朝着双手指天、呈现出一株避雷针造型的杨知修,垂直落了下来。
    轰隆隆!轰隆隆
    整个天地几乎都在那一瞬间被压缩,我的耳边突然有巨大的雷声爆起,响彻全世界,那一刻我的小脑失衡,给震得摔翻倒地而不知,只感觉这天也在颤抖,地也在颤抖,浑身的汗毛根根如同吃了万艾可一般,竖直朝上,全身僵直发麻。
    我感觉整个脑海一片嗡嗡嗡,响得难受,而下一秒,一道绚丽而刺目的光芒从杨知修立足之地凭空生了出来,我的眼帘一阵白光骤起,即使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也阻止不了这种光线侵袭,眼睛忍不住地往外冒着热泪。
    而即便有了泪水的浸润,我也是难受得不行,忍不住在泥地里翻滚嘶吼着,好像下意识地想要避开头顶上那些落下来的雷电一般。
    滚了十几秒钟,我的意识终于开始回复过来,感觉视网膜上面停滞的光芒也开始趋于黯淡,这才勉力睁开眼,流着泪四处打量一番,然后朝着杨知修那边儿望去我看见了一个人,一个全身漆黑的人形焦炭,黑乎乎,身上的衣物早已被一瞬间的电压给分解,整个人仿佛凝在了地上,变成了一桩炭黑色的雕像,
    惟有冒出来的缕缕青烟,显示着此人之前还拥有着生命,热乎出炉中。
    杨知修死了么?
    我勉强站起身来,欣喜若狂,深吸了一口雷电之后富含电离子的空气,感知到整个炁场都被这一场震撼的雷电给轰得支离破碎,不成样子。我望着头顶上飘落下来的雨丝,心中犹在后怕,这就是茅山用来压箱底的掌门秘技,真正的神剑引雷术么?
    如此的威力,虽说有着雷雨天的帮助,但杂毛小道以前从雷符中琢磨出来的那盗版技术,与之比起来简直就是渣滓啊?
    我下意识地望向在场中傲然站立的杂毛小道,瞧见这厮其实也并不好过,虽然勉强站立,然而腿肚子却一直都在发抖,显然也是有些透支过度,然后被自己这手段给吓到了。
    不过这厮算是个装波伊界的高端大拿,即使在这儿也不跌份,脸色肃然地瞧着前方,一言不发,光线照射在他削瘦的侧脸,嘴唇紧抿,将他那冷峻而又坚毅的一面给彻底表现出来,迷得在我旁边几米远处、趴在泥潭中的慈元阁小公主方怡一脸花痴,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口中喃喃地说道:“好帅哟,太帅了啦……”
    不止这一个人赞叹,场中除了杂毛小道之外,唯一站着的是那天下正道十大高手之一的黄晨曲君,这个丑老头一脸震惊地瞧着傲然而立的杂毛小道,口中也忍不住说起:“天,这是茅山的神剑引雷术么?这,你到底是什么人,陶晋鸿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一字剑到底还是江湖前辈,长辈问话,杂毛小道终于把思绪收回来了,拱手回道:“陶晋鸿正是小子恩师,茅山门下萧克明,拜见黄老前辈!”
    “萧克明?萧……克明,”黄晨曲君在口中缓慢念读着,突然想起来:“最近声名鹊起的年轻高手里,旁门左道,里面那个左道中的雷罚飞剑,说的便是你,对吧?”
    萧克明一脸尴尬,说何时有了这个说法,我倒是不知道的。
    这时我也走到身前来,拱手朝一字剑问好,说晚辈陆左,拜见黄老前辈。一字剑瞧见浑身泥乎乎的我,又瞧了我脸上的刀疤,点头,说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你便是那刀疤怪客陆左啦。
    我心中一边对那个给我乱起外号的闲汉骂娘,一边也硬着头皮应下,犹不甘心地说道:“这江湖人扬名立万,怎么不能自己取外号?也不知道是谁给我取的这名字,咱有疤那是不假,我也认了,但是这怪客……怎么听,都像是电视剧里过几集就要死的小人物啊……”
    一字剑听我说得有趣,也露出了微微笑容,说这江湖人,好叫便是了,比如我的一字剑,就是我以前刚学会使弄飞剑的时候,从来都是直来直往,不会转弯,便被人嘲弄说起,当时气愤,现在想想,也不过就是一个名头而已。
    江湖传闻这一字剑或许是年轻时杀猪杀得太多,一身杀气,是个冷面人,却不曾想对我们倒是笑容满面,想必也与杂毛小道刚才那一招引雷有关,在这样的实力面前,装酷还不如平等沟通来得有效,故而和我小时候的初中数学老师一般,和蔼可亲。
    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圈子,有时你觉得他高高在上,但其实他和普通人,也没有什么区别。
    三人寒暄几句,也不敢多言,便朝着静立场中那具焦黑如炭的尸体走去。
    这尸体方圆三米之内,土地一片焦黑,脚踩上去,宛如岩石一般结实,尸体依旧冒着青烟,散发出一股肉香和焦臭混合的古怪气味,让人肚子里的酸水忍不住翻腾而起,想要吐出一点什么来,才会好受。不过当我们三人围着这具尸体绕了一圈,一字剑脸色凝重地说道:“这个……恐怕不是杨知修吧?”
    的确如一字剑所说的一般,站在我们面前的这具炭尸,整个人的面目和皮肤都被强大的雷电劈得不成模样,黑黢黢一团,脸上的五官都融化在了一起,整个人也缩水了几十公分,不过怎么瞧,也瞧不出这人生前便是让我们所有人都恐惧到极点的杨知修。
    一代枭蓄知修,就这般容易就殒命了?
    说出来连我们自己都不敢相信,我试图多找寻一些证据,来证实这具焦尸便是杨知修,然而左右找了一圈,却并没有发现他从灌江口王家那里夺来的二郎化神杖。
    杨知修生死不知,这发现让我们有些沮丧,不过其他人却并不知晓,慈元阁少东家和他妹子围了上来,恭敬地与一字剑见礼,都叫黄伯伯,而这时一字剑也有了一点长辈的架子,微微点了一下头,说你们迷路了,你父亲拜托我过来找你们,还好没有出事,要不然我可没有脸去见老友。
    方怡明媚的眼睛扫量四周,最后落在了杂毛小道的脸上,充满崇拜地说道:“我们今天也多亏了萧大哥,要不然可真就要给那个姓杨的恶人给害了呢。”
    一字剑点头,说的确如此,这一次要不是克明小友出手,动用茅山秘技,引发天雷,只怕就便是我,也逃不过一死。
    杂毛小道又赶忙谦虚,说诸位盛赞了,要不是大家齐心协力,我哪里有这时间,引发咒决?此事无需多提,各尽职责才是。听得杂毛小道这谦虚之言,几人更是盛赞,一字剑看着杂毛小道,说品德修行,皆为上上人选,看来茅山昌盛的命运,又可延续百年了。
    这几人在这儿花花轿子相互抬着,我的注意力则集中在旁边的那条湖泥地龙身上来。
    这条上古遗种已然死去了,它的头颅给杨知修愤然撕裂,不过对它生机彻底湮灭的,却是杂毛小道刚才引发的天雷。虽然杂毛小道刚才那一道螺旋落雷是垂直朝着杨知修而去的,然而这湖泥地龙全身亦是一片焦黑,那些鳞甲全数反转,露出了里面足有七成熟的肉来。
    这地龙属昆虫科,腹腔中空,不过表皮的肉也肥厚,瞧着颇为诱人,我瞧着这副场景,心中有些疑惑,这湖泥地龙的生命力极为强悍,要不然也不能活得这么长久,而且据闻也能控火,怎么劈向杨知修的天雷,竟然也落了大部分在它身上?
    杂毛小道瞧见我脸色凝重,凑过来瞧,也陷入了沉思。
    不过那一字剑瞧见这地龙,却是满心欢喜,用那碧绿色的石质短剑将颔下剖开,掏出一串如同葡萄一般的珠子来,十来颗,花花绿绿的,上面黏液裹覆,看着极为恶心,却有芬芳香味传出,一字剑跟我们介绍道:“这活了无数年头的湖泥地龙一身是宝,最大的好处便是它颔下这串珠子,是其力量的源泉,红色乃火,提高抗性,黄的乃土,增强体质,白色是水,能够熟络水性,入水不沉克明友,此战你居功至伟,且由你分配吧?”

猜你喜欢: 《诸圣之上》 《废材也搞逆袭》 《我在天庭代个班》 《仙妻多娇》 《异界武林神话》 《公子极恶》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