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暗河水道

    湖水能够隔绝声波传送,当我们从船上一跃而下,开启天吴珠的时候,上面的一切纷纷扰扰,都与我们相隔开来,除了前方小鲟鱼不断摇动的尾巴和气流波动,其余的一切都不再入耳。
    到底是墨家传承,寻龙号附属的这三艘名曰“小鲟鱼”的潜水器,制作得十分精良,整体造型竟然和鱼类差不多,在水中活动方便,速度也极快,正飞快地朝着崖下水潭潜行而去。
    慈元阁对我们隐瞒了太多,我们从一开始都不知道这玩意的存在,此刻乍见,多少也有些好奇,不知道它到底是依靠着什么原理在运行,不过相对于我们,小叔则对天吴珠营造出来的这个气肺,更加惊诧,他虽然也听说过我们当日在渝城逃亡的经历,但毕竟没有亲身体验一下,多少也有些好奇,左摸摸右敲敲,像个小孩子。
    水中混浊一片,看不清方向,我自然呼唤出了小妖和朵朵来,照亮前方。
    小妖是个极敏感的人,一出现之后,皱着鼻子吸了吸水气,眉头紧紧皱起,说刚才真龙出现了?
    天吴珠的空间狭小,我们三个大男人手拉着手,紧紧跟在慈元阁三条小鲟鱼身后,然后我跟小妖草草解释了一番,她点头,说真龙的确是一种神奇的物种,它们之中厉害的龙属,甚至可以凭借肉身横渡虚空,穿越茫茫宇宙,存在于不同的世界中,操纵时间和空间的法则,它是现在唯一知道还存在的多维生物,盛年时期的实力便是地仙都要恐惧,只可惜这一条已经到了暮年,没有了恐怖的脾气和实力,想的不过是找到一处合适的地方,迎接最神圣的死亡来临。
    小妖说什么,我们都听不懂,与她有共同话题的怕只有虎皮猫大人,只可惜那肥鸟儿整天都在忙着自己的破事,早就不知道踪影了。
    虎皮猫大人的神出鬼没,我们都已经习以为常,并不介意,然后谈及了慈元阁刚才的古怪,一直待在寻龙号上的小叔突然提出来,说慈元阁这些人,说到底,不过都是些有着正经生意的商人,他们按理说不会如此激进和疯狂,造成这副局面的,除了方鸿谨的野心之外,还有一个人,特别值得注意。
    杂毛小道眉头皱着,说小叔,你说的,莫不是那个藏头蒙面的魏先生?
    小叔说是,此刻的他已经从最开始的紧张中释缓下来,抓着我的胳膊,任由天吴珠带着我们前进,而他在旁边跟我们解释,说麻风病已经消失几十年了,你们可能都没有见过,但是我和你大师兄却都见过,这种病人的肌肉萎缩,是不可能完成他先前在船头寻龙的那一整套动作的,那么他为什么要撒谎呢?
    这是因为魏先生不愿意暴露出自己的真实面目,一般这种人都是心中有鬼,我怀疑便是他,一直在暗地里蛊惑着慈元阁阁主,以及一众掌柜,这才会如此急功近利,竟然顾不得眼前再明显不过的危险,和心中最起码的道德。
    我不同意,说方鸿谨纵横商海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是一个听信他人、脑子一热的青愣子?再有了,即便方鸿谨发了疯,那黄晨曲君何等见识,为何也跟着来了?
    杂毛小道在旁边笑,说他一字剑不是也发现了蹊跷,直接遁入山林中去了么?
    说到这里,我们基本上都确定了慈元阁这次有可能真的走了邪门,既然如此,再跟他们打交道的时候,我们还得多留点儿心眼才是。
    双方的速度都不慢,我们很快便来到了回龙潭中,因为先前从崖顶跌落下来的石头在这儿累积,使得我们白天所看到的那些水涡都没有再见,三艘小鲟鱼在这些石头中灵巧地穿梭着,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我们跟着走,发现在靠近左边崖壁的某一个方向,竟然出现了一条朝着山崖深处行去的水道,就在前方。
    我想起傍晚时分时龙虎山在回龙潭中来回查寻,却并没有任何发现,而此刻竟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幽深的水道,想来也是那真龙逃遁的时候,匆匆忙忙间没有掩饰的结果。
    魏先生手上有寻龙尺,循着水道往里潜行,小鲟鱼头部有青朦朦的光线射出来,照亮前路,水道里面全部都是水,两边有水草萦绕,像情人的手,不断地摇摆着,温柔而妩媚。
    我们悄无声息地在这蜿蜒的水道里缓慢爬行着,四周一片寂静,瞧着那水道越来越往下,我的心也不断下沉,总感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心头,所谓的宿命,总是不断地困扰着我我会如同洛十八一般,死在这洞庭湖中么?
    小鲟鱼虽然身形灵巧,但毕竟还是容纳了六个人,行动时快时慢,我们也并不着急,让小鲟鱼在前面探索,只是遥遥跟着。
    其间岔道无数,杂毛小道总是不时地回头瞧后面,我顺看过去,一片黑沉沉的,什么也没有发现,问他在看什么,他摇头,说不知道,但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们,虎视眈眈的。
    我说你别吓我,我怎么什么都没有瞧见,难道是龙虎山的人也潜了进来,又或者是一直在旁边环伺的鱼头帮?
    杂毛小道摇摇头,说他就是有些心神不安。
    瞧见杂毛小道与我一般,我的心情便更加沉重起来,切莫以为这一切都只是心理因素,要知道人的修为一旦达到一定境界,就会根据一丝一缕的线索,抽丝剥茧,直接预测到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算命卜卦,皆从此中而来。
    果然,在我们潜行的一刻钟之后,事情果然发生了,前面的小鲟鱼突然速度陡增,然后一片混浊,似乎在与什么东西纠缠起来,我感觉到了不对劲,操纵着天吴珠疾冲上前,却见十来只黑影子从前方的一片混浊中冲出,朝着我们这边张牙舞爪。
    这些黑影子没有一个身高超过一米五的,不过身手矫健,在水中还能如履平地,气势凶猛。
    当它们一冲到了朵朵的照亮范围之中的时候,我们便瞧见了黑影子的真面目,竟然是一群丑恶狰狞的水鬼。民间传说的水鬼有许多种,有怨灵积聚而成,有尸体腐化寄生而成、也有天生邪恶异种的水生生物,我们面前这一堆便是第三种,是伙浑身毛茸茸的水猴子。
    这玩意臂力无穷,最喜欢食生人魂魄,此刻呈扇形朝着我们围攻而来,然而面对这些常人谈之色变的鬼物,我们却并不惊慌,当下三把剑亮出来,分别是鬼剑、雷罚和雷击枣木剑,天吴珠所形成的肺泡立刻变成了一个大型刺猬,没有一个胆敢靠近的。
    这些水猴子性情凶猛,然而到底还是怕死,攻击失利,在抛下了四五具尸体之后,纷纷朝着四周逃散。
    小妖想去追击,我拦住了她,一摸胸口,依然怦怦地跳动,于是小心地四处张望,正在此时,我听到旁边的杂毛小道突然低声喝道:“小毒物,看左边!”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有十来条身长四五米的圆柱形鳗鱼朝着这边缓慢游来,皱着眉头,说不过就是几条稍微长了点儿的黄鳝鱼,瞧你吓成这个样子。
    小叔也瞧见了,牙齿都在发抖,咯咯咯,说倘若我们都在岸上,自然不怕,可这是在水里面你知道它们一旦朝我们进攻,那是一副什么样的场面么?
    我摇头说不知道,小叔跟我解释,说这些叫做魔鬼电鳗,尾部肌肉处有上十万枚如同电池一般的肌肉薄片组成,一旦串联起来激发,上万伏的高压,可以在一瞬间将我们的心脏击穿。
    仿佛为了印证小叔的话语,他这话儿还没有说完,其中有一条魔鬼电鳗身上刺溜一下,开始闪烁着璀璨的蓝光出来,我们虽然离得颇远,但还是能够过感觉到一阵酥麻之感传来。只这一下,我们便没有在此停留的心思,更不敢直冲上前,只是朝着后方扑去。
    而就在我们转身的那一下,那十来条魔鬼电鳗似乎也感应到了,身上的蓝光不断闪耀,朝着我们这边倏然追来。
    鬼知道这些电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它们身上冒出来的电芒富有阳罡之气,便是小妖也有些畏惧,我们往回一阵猛蹿,却发现回路的岔口实在太多,慌不择路之下一阵猛跑,跑了好长一段路程,亡命一般的狂奔,身后的魔鬼电鳗似乎也被我们甩开了一截路程,杂毛小道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呃,小毒物,我们似乎跑错路了……”
    其实根本不用杂毛小道提醒,我已然知道,不晓得是在第三个还是第四个叉路口的时候,我转错了方向,此刻的我们,正身处于一个蜘蛛网一样破碎的迷宫处,走走停停,分不清路径。
    正当我们鼓起勇气回头之时,身后的黑暗中又传来了那要命的蓝色电芒,似乎还在接近之中。
    那么,为了保住小命,只有埋头硬冲了。
    这一回是由小妖来领路,带着我们在黑暗的水道中不断游窜,尽量甩开身后那些恐怖的魔鬼电鳗。在十分钟之后,我们终于脱离了水道,出现在一个陌生的溶洞中,登了岸,然而还没有多喘半口气,我突然发现这个地方除了我们几个人之外,还多了一艘角质状的小艇。
    咦,这玩意怎么这么熟悉?

猜你喜欢: 《一夜强宠:情迷小娇妻》 《农门妻色可餐》 《无上真阳》 《废材小姐大神医》 《重生完美男神》 《都市之超品相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