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点点滴滴的秘闻

    这是一艘半封闭式的角质状小艇,表面上的甲壳表面渗得有蓝幽幽的黏液,使得这东西看起来并不像是行水工具,而如同一具昆虫的尸体。
    瞧见这东西,我的思绪不由得飞到了千里之外的高原,时光仿佛在倒流,我上一次见到这艘小艇的时候,依稀仿佛也是在这样的情景,唯一不同的是那天湖如碗,而这洞庭湖则实在是太过于广阔。
    杂毛小道也瞧见了这东西,警戒地朝着四周打量,瞧见我们所处的地方是在一个倒扣型的大型溶洞,四周都是突起的巨大石笋,与之相对的是由上而下垂落的石钟乳,齿牙错落,使得这个地方显得格外的狭窄繁密。
    看得出来,这里是水道的一个分岔口,空间曲折,洞庭湖在水量丰沛的时候,我们脚下的这溶洞便会被浸满,而此刻则露了出来,到处都是覆在岩壁上的绿藻,和滑溜溜的青苔。
    瞧见这角质小舟,我们都知道邪灵教的人就在这附近,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动静,在那些石钟乳嘀嗒嘀嗒的落水声中,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小艇旁边,瞧见里面并没有人,尾部用一种柔软的蓝色水藻将其固定在旁边石笋上,船身随着地下湖水,不断荡漾。
    我正想上前,仔细研究一下这艘奇怪的小艇,突然杂毛小道拉了我一把,低声说道:“小心,这船上面有警报法阵,一旦触及到,主人立刻就知道了,会很快赶过来的。”
    听得他这般说,朵朵很自觉地收敛光线,而我们则缓慢移动身子,躲在旁边某处直径三米的石笋后面,渐渐适应了这里面暗淡的光线之后,开始低声交流起来,猜想起到底是谁在这儿登陆。
    商议了一会儿,我们决定朝着小舟对面的那条通道前进,因为说句实话,来的只要不是太过于厉害的角色,凭着我们三人,还有小妖、朵朵,其实也没有多少人能够阻挡。然而正当我们准备前进之时,那边突然有匆忙的脚步声传来,我立刻下意识地开启了遁世环,然后蹲在那石笋之后,静待来人。
    过了不到半分钟,那通道中果然出来了一个瘦猴儿一般的男子,四处打量一番,然后径直走到了角质小艇之前来,看了看小艇周围的布置,又看了看水里,皱着眉头,似乎在怀疑这什么。我们皆沉默地等待着,这时那边又走来两人,一男一女,男的朝着瘦猴儿喊道:“水猴儿,你到底怎么回事?”
    水猴儿抓了抓光溜溜的脑袋,回答说没什么,刚才听到这边有水声响起,结果过来一看,却没有什么痕迹,想来是这水道里面的什么东西误入了这水里什么奇怪的东西都有,都是我太过小心了,疑神疑鬼,打扰了帮主和翟特使的谈话。
    他这般说着,旁边的那个女人平静地说道:“候供奉说笑了,非常时期,自应该小心才是,你做得没错,无须自责。
    听到这女人的话语,我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回头来看杂毛小道,映入眼帘的,是杂毛小道一脸吃惊的面容。显然,他也是认出来了,说话的这男人,是我们之前见过的鱼头帮帮主姚雪清没错,但是那女人,我们居然也是认得的。
    她,便是我们第一次见到邪灵教右使洛飞雨之时,与之接头的佛爷堂密使翟丹枫,而这个翟丹枫,我们在浩湾广场的时候便与她打过交道,算得上是老熟人了。
    这两人本来应该是在密议,可是我们上岸的这动静一出,那个候供奉便发觉到了不妙,直奔而来,也将两人给惊扰了,好在天吴珠避水,这岸上又都是岩石,我们小心翼翼地转移到了石笋之后,也没有露出什么痕迹来。
    既然返回这儿,两人便也懒得重新进洞,而是在这角质小艇旁,继续刚才的话题:“姚帮主,这真龙之事小佛爷十分重视,他本打算亲自前来的,只可惜这里有一位他的故人,不便见面,所以才托了我,带着小金子过来。一应计划,我们昨日也已经和苏参谋一一推敲完毕了,但是我还想提醒你一句,小佛爷说了,鱼头帮是龙是虫,依旧是分舵**,还是如同鬼面袍哥会一样接受整编,都看你们这一次的表现了,你自己可得多操点心。”
    那姚雪清苦笑,说翟特使,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是贵人,可不知道俺们的辛苦。
    他摊开手,说我这摊子大了,手下的领导干部各负责一摊子事情,好日子过久了,就都忘记了水里面的活计。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好不容易凑齐这五艘船,上百号人,结果到现在,船毁了三条,人折损了一半,旗下众将死的死伤的伤,连我的那左右手浪里翻云熊臣,都给崂山那无尘老匹夫给弄死了,你说说,我这还不叫拼命么?所以还请翟特使在小佛爷面前多美言几句,好知道我们下面这些做事的辛苦不是?
    这鱼头帮帮主姚雪清,那可是雄霸一方的人物,洞庭湖上下,他的一句话撂下来,可比金子还要值当。然而此刻的他在翟丹枫面前,却完全没有那洞庭黑蛟的霸气,而多了几分孤苦和委屈,当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翟丹枫倒也知道抚恤这些下属,平静地说道:“这是自然,此番真龙现迹,前来洞庭湖浑水摸鱼的江湖中人多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而高手也宛如繁星,光他们正道的十大高手,目前便来了三个,果真是财帛动人心啊。我知道你带着鱼头帮与这些人周旋的辛苦,但是说句实在话,姚帮主,我们厄德勒做事情,从来都是只问结果不问过程,做得好自然重重有赏,做得敷衍了事,也不要怪小佛爷心狠。这一次,上头派来的帮手不少吧,可是到现在,还是没有找到小佛爷想要的东西,你自己说说,你要是他,你该怎么办?”
    姚雪清一声长叹,说妈的,这事情说起来还真的要怪我,谁晓得那两个后生仔竟然如此凶猛,我好端端的夺船计划,竟然毁在了他们手里,搞得我现在人手不足,只有窝在这洞子里,等待老满子信号,才能行那最被动的渔翁得利。
    他摇头叹气,捏着拳头说道:“这一次,倘若老满子那里再出现什么变故,只怕到时候我真的只有提头来见了。不过你放心,我刚才吩咐了水猴儿,放出了蓄养的魔鬼电鳗,只要那两个家伙一入水道中来,必定电得他们一佛出世、二佛成天。”
    翟丹枫叹息,说姚帮主,你到底还是低估了那两人萧克明是茅山地仙陶晋鸿的弟子,这自不必言,他旁边那个不显山不露水的陆左,你以为便是好相与之人?
    姚雪清见翟丹枫说得严肃,不由得诧异地反问,说翟特使,不过就是个从苗疆里面来的乡下小子,连蛊毒都不太会用的养蛊人,值得你这么重视么?
    姚雪清一辈子浸淫在这江湖之中,一旦入了水,那便是入海的蛟龙,浑身透露出强大的自信,先前的谦逊,也只是屈服于小佛爷的威严,说到别人,却止不住心中的自傲。
    瞧见他这番模样,翟丹枫担忧地说道:“想来你也是知道的,小佛爷乃十八轮回、转世重修的尊者,却不知道,这世间倘若真的有人能够成为小佛爷对手的话,那么这个人绝对不是陶晋鸿,不是黄天望,不是布达拉宫的那几个喇嘛,不是其他人,而是陆左!”
    “怎么可能?”姚雪清大惊失色,说陆左这个小子虽然厉害,但连属下都自觉能有与他一拼之力,怎么可能跟这些巍峨如高山的人所比拟?怎么可能是小佛爷的对手呢?
    姚雪清不信,这世间可以拿猛虎、雄狮和猎豹来相互比较勇猛,然而却从来不会将一只土狗来与那些猛兽相提并列,而在他的心中,我甚至连土狗,都比不上。
    我们藏在石笋之后,听闻这言论,也忍不住侧耳倾听,等待翟丹枫的解释。
    翟丹枫轻轻一叹,跟面前这名鱼头帮帮主说道:“我也只是听小佛爷私底下谈及,至于为什么,他的解释是宿命。之所以跟你说起,是要提醒你,陆左不可小觑,不然,你终有一天会如同闵魔、张大勇一样,憋屈地死去。”
    姚雪清疑惑,说既然如此,那么小佛爷为何不在那小子成为真正的威胁之前,直接将他给弄死呢?如此一来,岂不是一了百了,再无牵挂?
    “谁都可以杀陆左,唯独小佛爷不行,这是刻在灵魂里面的印记。这里我提点你一句,如果以后你若有机会觐见小佛爷,此人的名字,你连提都不要提,知道么?”
    翟丹枫郑重警告,而姚雪清则拱手,表示明白。
    此言完毕,两人不再多谈,寥寥几句之后,翟丹枫表示她需要去与其他人汇合,就不奉陪,准备下水,临别时嘱咐,说一定要看好小金子,千万不要让那调皮鬼给走丢了。说到小金子,姚雪清突然说道:“哎?这个小家伙刚才还在呢,现在跑到那儿去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们躲在石笋后面的一行五人,正大眼瞪小眼地瞧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一头金黄小肥鼠,不知所措。

猜你喜欢: 《爱上千年老妖》 《嫡女夺权》 《[综]男主他每天都在烦恼钱太多》 《还你六十年[娱乐圈]》 《爱豆王爷傲娇妃》 《总裁在上我在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