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绿脸儿姑娘

    变故陡生,我们皆转头望去,却见那人上身**,一脸的血肉模糊,穿着便于在水中潜行的贴身皮裤,正朝着这边奋力跑来,瞧见了善扬真人,他便委屈地大声哭嚎着:“师父,救我啊,救我!”
    他从那边一路狂奔而来,显然已经是精疲力竭,此刻瞧见了救星,又振作一番,跌跌撞撞朝前走,而在他的身后,则有几个与鱼头帮帮众一般打扮的男子也在跟着奔跑,不过瞧那模样,并不是在追他,依然也是逃命。
    他们的身后,黑乎乎的,雾气朦胧,也瞧不到有什么恐怖,然而却将他们的心魂吓得迷乱。
    这个人声音似乎有些耳熟,然而面目模糊,我们瞧不清楚,正疑惑间,善扬真人却认出了他来,疑惑地问道:“金龙?他不是神秘失踪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原来这个突然冲出来鬼喊鬼叫的家伙,竟然是龙虎山的花花公子罗金龙。
    心中虽然还有疑虑,然而善扬真人还是吩咐旁边的罗鼎全,前去接应这个真传弟子。然而当罗鼎全应声而走的时候,我们瞧见了一副极为血腥的场景出现罗金龙的头颅突然冲天而起,血液飞溅,而他的身体却还是依着冲势,愣是跑了十几米,这才跌倒在地,手脚抽搐了好一会儿,才不再动弹。
    我眯着眼睛一直瞧着罗金龙,这个花花大少的意识至少在头颅离开脖子的半分钟之内,都没有消散,他瞧见自己没有头颅的身体在奋力前冲,脸上的肌肉扭曲,眼眸子里充满了惊讶、恐惧和难以置信,几乎在一瞬间,流露出了许多难以言叙的情绪来。
    我听说过,人在死前的那短短十几秒,会回忆起自己一生中许多不同的场景,不知道罗金龙会否如此,但是可以肯定的事情是,这个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小子,在自家师父善扬真人的面前,给人杀死了,憋屈至极。
    瞧见这番变故,善扬真人也是难以置信,他那一双宛如孩童般纯净的眼睛几乎要凸出眼眶来,饱含怒火,片刻之后,他朝着罗鼎全大声喊道:“收魂!”这吩咐一出,他的身影便出现在了百米开外,朝着五行廊桥冲了过去。
    出手的是一道曼妙身影,在逃亡的人群中游走,杀人宛若艺术,从容不迫。
    我远远地看着,那道身影竟然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妙龄女子,只是长得有些古怪,一头齐腰间的银白长发,也不束,直接披散着,脸色有些浅绿,嘴唇乌紫,十指尖锐,虽然穿着青丝长袍,却感觉不似人类。
    简直是太耸人听闻了,不谈善扬真人跟罗金龙之间的师徒之情,光是眼睁睁地瞧着自家徒弟惨死于面前,这种羞辱对于善扬真人来说,那都是不可以接受的。在善扬真人朝着廊桥飞速狂奔的那一刻,凶手并没有逃离,而是从容不迫地在那五个人的身边游走,刷刷刷,又是几道冲天而起的血柱,温热的鲜血洒落在了长条石板之上,尸身砰砰而倒。
    我瞧见每一具尸体倒地,鱼头帮姚雪清脸上的肌肉便会抽动一下。他曾说过,鱼头帮每一个兄弟的名字,他都能够叫得出来,他对这些帮众的感情,谁也理解不了。死的,都是鱼头帮留守的帮众,每一个,都是在他的心头割肉。
    我心中估量,按照她这疾电一般的身手,罗金龙等人其实早就应该一命呜呼了,只不过她是想要杀人立威,只是在后面驱赶,所以才让他们活到了此时此刻。
    如此心机,让人震撼,只不过,她到底是因为什么缘由,才会下如此狠手呢?
    来不及多想,但见那善扬真人势若奔马,身形如龙,在这绿脸女子的身前站定,双手一翻,朝着前方平推而去。此掌集聚了那老道士近百年的修为,以奔马之势骤停疾收,然后复而激发出来,平平推出,瞧着仿佛缓慢,然而却如惊涛拍岸,有如山峦倾倒之势。
    倘若面对的是那寻常之人,只怕早就要给这恐怖的压力给碾压得七窍流血、骨头碎裂。然而他的对手,能够谈笑间连杀数人的绿脸少女,是普通人么?
    这场中的所有人,除了善扬真人之外,我都差不多交过手,然而就是这个老道士,才是真正让人感觉到发自内心的无力,连斗上一斗的心思都没有,场中也是依这牛鼻子老道的实力,才有了短暂的平静,然而当他全力施为,弄出这滔天之威时,我们才能够真正感受得到他修为的恐怖。
    到底是在当年能够跟陶晋鸿分庭抗礼的一代人杰,这喜怒无常的老道士手底里,果真有着真本事,然而那个绿脸女子却冷然一笑,脸上的肌肉生硬地抽动着,结果人影一晃,退到了桥上去,双手一挥,先前被我给解除的禁制竟然再次腾现而起,有黄、青、白、红、黑五色神光,分别从五座廊桥之上冒出来,集聚在了那女脸女子身上,接着她也是手结法印,平平一推。
    两人的动作都是那么缓慢,并没有我们之前刀光剑影、腾挪走动一般,打得精彩,旁人看来只是老头儿、老太太公园搭手,然而在我们的眼中,却是火星撞地球,恢宏得让人难以言叙。
    两人遥遥而指,劲气终于撞倒了一起来轰!
    整个洞庭龙宫几乎一震,那地皮都在抖三抖,倘若没有防备,恐怕都要栽到地上去,我的双眼在那一瞬间瞪得滚圆,因为我瞧见绿脸女子朝着后面飘飞,隐没在了浓雾之中,而身为天下十大高手中的翘楚,善扬真人却也并不好受,直接朝着后面连退十几步,这才稳住了身形。
    因为背对着我们,我瞧不见善扬真人脸上的表情,想来应该是极为恼怒的,也没有什么反应时间,但见他的长袖一扬,先前用来打龙用的天子笏倏然出现,然后朝着那中段狭窄的五行廊桥撞去。
    天子笏可长可短,可大可小,皆随那修为和意念,陡然几十米的时候,便是那真龙都承受不住,然而它往前飞掠而过的时候,五道光华腾起,竟然将其抵在了桥外十米处,不得再进。
    阵法锁龙,则天下之间莫有能硬闯者。
    善扬真人心知不妙,正欲上前一观,查探蹊跷,却不料在廊桥之间那层薄薄的法阵清脆破碎,然后一股热流从桥底滑过,那河渠之中填得满满的水银顿时如同煮沸一般,表面翻滚不止,而又有那银色蒸汽升腾而出,朝着龙宫之内蔓延而来。
    瞧见此景,善扬真人吓了一大跳,再掐咒诀,运得那天子笏再次朝前撞击数次,然而每一次皆被那五色神光洗刷,阻挡在十米之前,他越撞得急切,河渠之上的银色水汽便越发浓烈,朝着这边缓缓逼来,善扬真人这才罢休,将那玉质天子笏收回手中一看,竟然黯淡无光,显然也是受了重创。
    他回身瞧了一眼地上罗金龙那张模糊不堪的脸,眼神变幻不定,几秒钟之后,才朝着这边证实道:“这边的路途被堵,河里面的水银蒸发,瞧那份量,只怕充斥整个龙宫之中,也有可能了!”
    我们都在几百米外的中央观瞧着,多少也知道大概,然而听到善扬真人这般证实,不由得都慌乱起来。
    但凡有些常识的人都应该清楚,汞蒸汽有剧毒,一旦进入人体之内,超过一定比例,便是修为达到善扬真人这般的境界,只要还是**凡胎,那便逃脱不了死亡的自然规律。换一句话来说,不管那个绿脸女子到底是何方人物,她刚才所做的举动,其实就是将我们给关在了毒气室里面,而我们所能够做的,只有静待死亡来临。
    没人愿意死,特别是在这样传说中的宝山里死去,善扬真人的话语一落,一片哗然,龙虎山和鱼头帮诸人议论纷纷,那洛飞雨瞧了台上一眼,手指往上一抬,一道蛛丝粘起,人就飞上了一根巨大钟乳石,三下两下,便隐没在了黑暗中。
    与她一般的还有杨知修,那汞蒸汽蔓延过来还有一段时间,他们此刻前去寻找出路,说不定还有机会。
    时间紧迫,所以一秒钟也不能多作停留,巨大危机来临,所有人都放下了此刻的仇怨,朝着四周散去,想着去找寻出路,姚雪清瞧了一眼水潭上飘荡的木船碎片,与我们招呼道:“陆左,这水道也是一条出路,你们能否控制住着修罗彼岸妖花,让出一条安全的路来,让我们通行?”
    我望着头顶上不断摇晃,随时都有可能挂落下来的荆棘刺藤,苦笑着说道:“姚帮主,我若说可以,你信么?”
    谁都知道我们也是刚刚进来,哪里有时间跟这妖花攀扯交情?姚雪清考虑了三秒钟,朝着石笋林中寻去。如此一阵慌乱,众人四散而开,大殿顿时一空,旁边的小叔也是忧心仲仲,拉着我们说道:“我们要不要也去找一找?”
    杂毛小道朝着我怀里看了一眼,一阵奸笑:“那绿脸儿姑娘,难道是上天派下来的么?”

猜你喜欢: 《每个剧本穿一遍》 《瑾毓》 《黄庭道主》 《重生军嫂驭夫计》 《丰臣遗梦》 《不朽神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