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双双服药

    我的手被猛然一拽,下意识地往回拉,结果那人根本收不住劲儿,踉跄地朝着我这边倒来,两个人滚地葫芦一般地跌倒在地。滚落地上之后,我才发现拉我的这人是杂毛小道,心中不由得充满惊喜,说你怎么逃出来了?
    杂毛小道也受了重伤,一脸的血,勉强爬起来,指着旁边说道:“杨知修那老匹夫实在太厉害了,我刚才尝试引雷,结果没有成功,末了还被他趁机轰击了一回,倘若不是朵朵,只怕我已经变成一滩肉泥了。”
    杨知修的确厉害,这样的人物,倘若不是在这狭窄的龙宫之中,真正发起狂来,只怕善扬真人也降他不住。我抬头瞧着朵朵那宛如鲜花一般可爱的小脸,问小叔呢,小妖呢?朵朵哭着摇头,说不知道,我就找到了杂毛叔叔,其他人没有找到,里面太乱了……
    杂毛小道这个时候也变得无比的冷静,他抓着我的肩膀,说小毒物,先逃出这里,别的先不管,要不然,大伙儿都没命了!
    仿佛是要验证他这一句话,我们这边通道上面的岩壁也开始走移起来,两股巨大的力量在拼命挤压,大块大块的石头在我们身后几米处砸落下来,碎石飞溅,我知道不能够再停留下去了,唯有勉强挣扎起来,朝着外面跑。
    很快,我们冲到了水帘之处,我开启天吴珠,准备循着原路返回,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却拉住了我,指了指我胸口的瓷瓶,低声说道:“走水路!”
    我们身上有龙涎液的消息已经被杨知修给点了出来,这东西从价值上来讲,并不逊色于真龙身上的任何东西,善扬真人和姚雪清那个时候虽然正在迎战那绿脸女子,但不可能不知晓,我们倘若循着陆路逃奔,要是被他们给堵住了,身受重伤的我俩只怕连给三叔治病的那一滴,都保不住。
    想到这里,我也没有犹豫,直接带着杂毛小道和朵朵就跳进了那条封闭的水道,顺着水流往下漂去。
    曲曲折折,游了差不多两里地的样子,周围的震动终于消停了一些,没有随时塌陷的动静,而这个时候的我也已经有些油尽灯枯的感觉,就连驱动天吴珠的气力都没有了,好在暗道很快就过去,上方也变得开阔,水势减缓,前方有一块稍微突出于河道的岩石平台,不大,但足够驻留,我便在这里停留不走了。
    在朵朵的帮助下,勉强翻身爬上了那石块上面来,我感觉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心脏也终于舒缓了一些,与杂毛小道并排躺在这块不断有水花溅上来的平台上,望着头顶黑黢黢的溶洞,听着身下的湍流,半天都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我终于感觉有了些力气,舔了舔嘴唇,说道:“老萧,刚才杀杨知修的,好像是小叔啊……”
    黑暗中,我感觉杂毛小道似乎点了点头,表示知道这回事,但依旧没有说话。
    我继续说道:“杨知修身死,魔体爆炸,威力甚至引发了龙宫里面蓄积的力量,将整个祭殿都弄垮了,小叔就在旁边,只怕受不住……”我说着,感觉喉咙是那么的干涩,最后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来。
    杂毛小道依旧没有说话,然而呼吸却沉重了几分,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是悲痛过度,然而旁边的朵朵叫了一声,我勉强爬起来,只见杂毛小道口中溢着血沫子,竟然是进气多、出气少,脸色惨白如纸。
    我不知道他到底受了什么伤,但此刻见他这副模样,想来刚才也是在强撑着,现在却是绷不住了。
    瞧见杂毛小道这一副病死垂危的模样,我的心顿时就慌了,手忙脚乱了一会儿,这才深呼吸,静下心来,先清理了他口中的秽物,然后搭在杂毛小道的手腕,把了一会儿脉,发现他气血阻滞阳气不畅,脉沉有力为里实,脏腑虚弱,阳虚气陷,却是走火入魔,给杨知修弄岔了气。
    这种情况可是最危险的,倘若那股乱气凝结在了他的心脏部位,将全身供血给彻底打乱,只怕杂毛小道活不过一盏茶的功夫。
    瞧见杂毛小道的脸色忽白忽红,一会儿冷一会儿又发热,痛苦不堪,我突然想到胸前这瓶龙涎液。
    这玩意的功效,可不就是活血清淤,打通滞涩的经脉么?
    一想到这里,我也是病急乱投医,顾不得许多,直接将其掏了出来。将瓷瓶放在手心处,我让朵朵帮我注意周遭情况,然后小心地打开橡木塞,里面立刻有一股浓郁的腥甜之味传了出来,在我的鼻翼之间徘徊。
    我将杂毛小道的脑袋枕在腿上,将他的口腔捏起,小心翼翼地抖落了一滴入嘴。
    这雨红玉髓便是那所谓的琼浆玉液,密度颇高,虽为液体,但是一滴便是一滴,自有定数,从瓶口落下之时还呈现出乳白中略带微黄的颜色,而下滑至口中,便是一抹嫣红入喉,化作一束津液,流入心肺之间。
    这东西的功效是如此的快速,在我将木塞封上的时候,便听到杂毛小道浑身的骨骼在喀嚓作响,脖子上的青筋浮现出来,蚯蚓一般,倒和杨知修入魔的形象有几分相似,不过更加柔和,杂毛小道的身子筋骨拉伸,在挺直僵硬了几秒钟之后柔和下来。过了好一会儿,他长长吐了一口浊气,睁开了一双有如婴儿般明亮黝黑的眼睛,叹息道:“我艹,老子差一点就挂了,还好……”
    杂毛小道坐直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筋骨作响,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从嘴巴里面吐出一团黑色的黏液,里面似乎还有金属的反光,想来也是将吸入的水银蒸气给逼将出来。
    我见他无恙,紧张的心也舒缓了许多,这时才感觉到疲惫一阵接着一阵地席卷过来。
    这一夜所受的伤难以言尽,耗费了我大部分的精力,杂毛小道瞧见我这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劝我也服用一滴雨红玉髓,打通那滞涩的经脉,养些伤势,毕竟在这个关头掉链子,基本上也算是离死不远。他还告诉我,说瞧见小叔借用客老太那把龙凤剪,关键时刻幻化出来的龙凤合灵给了他一定的护翼,或许还能生还呢。
    听到这个好消息,我也不再客气,直接吞服了一滴。
    雨红玉髓入口之后,沉坠直落胃袋中,先是冰凉,然后便是一片灼热贯体,将我小腹之中的阴阳鱼气旋撑大了一小半,然后驱使着这股力道,朝着全身各处未通或者因伤滞涩的经脉推动而去,我忍不住躺在湿漉漉的石板上,仿佛浸泡在温泉水里,伸展四肢,快活得忍不住哼出了声来。
    经过那龙涎液洗骨伐髓,疏通经脉,我吐了两口黑血,也终算是缓过气来,捏着拳头,感觉力量重新回到身上,检查了一下身上,这才晓得鬼剑给我丢落在了洞庭龙宫里去。
    鬼剑是杂毛小道当年在鬼城酆都采用一棵被雷劈死的成精老槐树,取其树芯制成,经过名师制剑、老萧篆符和精金覆体,已是锋锐,而后又吸附了无数恶鬼厉魄入内,才有此番模样,丢了实在可惜,然而更加让人担忧的,是生死未卜的小叔和小妖。
    刚才一阵混乱,洞穴塌方,我们走得又惶急,一时间丢了音讯。不过好在我与小妖之间,若有若无也有些联系,闭目测算,总算能够晓得她也无碍。
    龙涎液虽是灵药,但毕竟不能仙丹,还做不到药到病除,我和杂毛小道身上的伤势一时半会也不会有太大的好转,好歹只是缓过了一口气来,正要商量接下来的事情,突然隐隐听到有人争吵的声音,混杂着水流从下游传来。
    我循声望去,还没找到,杂毛小道捅了捅我的腰,朝着前方不远处的转角指去。
    那儿是一处拐角浅滩,似乎还有船艇的身影,我们默不作声,再次潜入水中,不动声色地缓慢摸去,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遮住身形,再探头一看,却见竟然是魏先生,他狼狈地侧躺在地下,而在他的面前站着的,却是我们早前跟丢的慈元阁阁主方鸿谨。
    此刻的方鸿谨,跟出发前那意气风发的模样有着截然的区别,一身湿漉漉的,左手似乎还受了伤,用一根皮带子给吊着,在他旁边则是手持双刀的坐馆道人刘永湘,正愤怒地喝骂着地上这个家伙。
    我左右打量一番,瞧见除了三个慈元阁弟子和一艘搁浅着的小鲟鱼之外,再无他人,想来这魏先生也是大难不死,逃了出来,却不料兜兜转转,竟然撞到了慈元阁阁主的手里来。我不知道先前在水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慈元阁显然是已然知道了魏先生的身份,刘永湘手持利刃,顶在魏先生胸口,就准备给他剖开胸膛,不留全尸了。
    而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那慈元阁阁主嘴唇颤抖着,哆嗦地问道:“你的谋算,我已经清楚了,但我最后问你一句,真龙在哪儿?”
    魏先生此刻已经被用过刑了,手脚筋皆被愤怒的慈元阁众人挑断,无力地躺在地上,发出了夜枭一般的诡异笑声来:“事到如今,你还念着真龙的好处?那好,你对我也算是有恩,不妨告诉你,就在你后面!”

猜你喜欢: 《神级龙套帝》 《仙界商业街》 《孽生花》 《大宋风华》 《至爱难逃》 《红楼之林如海》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