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风云叵测

    这个黑衣男子面容冷峻,表情刚毅,有点儿像是日剧里一个经常出演杀手的演员,穿着黑色和服,脚踩木屐,一丝不苟,整整齐齐,年龄应该有三十岁左右,似乎更多一些,也犹未可知。
    此时的他正被好几个穿着神官服、戴着高帽子的家伙围着说话,然而当我们的目光刚刚扫量过去的时候,他却是立刻感应到了,转过头来,眼神锐利,宛如一泓秋水,又或者磨了三天三夜的杀猪刀,有着止不住的凉意。
    寻常人倘若是被他这般一凝视,定当心虚低头,因为实在是太锐利了,然而我和杂毛小道本来就是过来闹事的,哪里会怕这家伙,于是依旧若无其事地瞧着,我笑着说道:“老萧,你说他们小日本搞这种活动,不会也弄成那种内定吧,要是如此,论身家、论背景,这宫爆鸡丁说不得就是那个内定开挂的家伙啊!”
    杂毛小道眯着眼睛,低声分析道:“这个家伙的实力不俗,修的有东密佛禅,还有神道教的箴言,身上至少有两位恐怖等级的式神,最关键的地方是,这里是他们的主场,很容易沟通神灵的力量小毒物,如果有人告诉你,说他是你这一次前进路上最大的绊脚石,我一定不会反对。”
    老光在旁边点头,说这宫本的确厉害,他的成长轨迹有点像伊势神宫现任的大神官祝部博野,十来岁就名声大噪,当属日本新生代的第一高手,而现在的日本修行界普遍认为,这家伙将会是以后伊势神宫的首领,有传言说他现在已经被祝部博野收为嫡传弟子不过据我们得到的消息,却表明大神官并不喜欢这个家伙。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说实话,无论是谁瞧见宫爆鸡丁那桀骜不驯的眼神,都会打心底里讨厌。
    不过出乎我们的意料,正在我们三个人讨论的时候,那宫爆鸡丁竟然抛开身旁的几个神官,朝着我们这边走来。两者相距并不算远,赤松宫本很快便走到了我的面前,盯着我左脸上面的刀疤,用生硬的中文问道:“你、是陆左?”
    我耸耸肩膀,说哟嗬,没想到小爷我的名声居然传到了这儿来,说吧,找我什么事情?
    这日本新生代的第一高手脸上肌肉扭曲,声音阴恻恻:“很好,我一直在想,到底是谁让亚也小姐的魂儿都丢在了中国,现在一看,我很失望亚也小姐的眼光真的很有问题,像你这样的弱者,怎么能够配得上高贵纯洁得如同樱花的亚也小姐呢?”
    说到樱花,我这时才发现,在来的路上,竟然有好大一片樱花林,那树枝上的花骨朵儿都已经遍布,含苞欲放。而在这样美好的环境中,却给这样的辱骂,我并没有一较长短的意思,只是笑了笑,说我们中国有句古话,“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口舌之争,妇人行为,你若真有本事,那我们后天晚上见吧。
    “后天晚上?”
    这宫本听到了,眉头一竖,立刻就明白过来,顿时就怒不可遏,大声喊道:“你见过了加藤一夫那老东西了,是么?那个老狐狸,他竟然将这么珍贵的资格交给了一个外国人!太可恶了,他怎么还没有死呢?”
    我从宫爆鸡丁的口气中听出了懊恼和意外,心想今天那场刺杀,跟他还真的脱不了关系,只不过,当时没有一个忍者得以离开,他应该是还没有收到消息吧。除此之外,阿木旅社那儿被暴走族袭击的事情,应该也是他,或者他背后的赤松家族所指使的。如果真的坐实,这个家伙还真的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呢。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激将道:“哼,这么说来,你是不敢在会阳节终选的那一天,面对我,是么?堂堂一个大和新星,竟然会这么脆弱?”
    “巴嘎!”宫本一步踏前,而他右脚下面的土地居然呈放射性的龟纹裂开,一脸冰寒的他缓缓说道:“听着,疤脸小子,你还欠我赤松家的那一条人命,我会在终选的时候,亲手要回来的!”
    这话说完,他与我“深情”凝视了三五秒钟,然后猛地一回头,朝着西大寺观音院的大门走去。他旁边的那几个神官一边追赶他,一边颇为戒备地朝我们这边打量过来。我没有动,目送宫本离去,而老光则跑到我面前来,瞧着这宫爆鸡丁踩出来的脚印,夸张地喊道:“我靠,这小日本到底是怎么练的,这一脚的力道,怕不得有几千公斤吧,陆左,这次你怕是踢到铁板了啊?”
    老光是红龙特种部队出身,擅长的是现代热兵器作战,虽然也学过军中流传的硬气功,但是却并不如整日以萃炼肉身为目标的修行者,所以有着这样的担忧,倒也正常。
    我们笑而不语,没有多说什么,老光问我们还去不去西大寺观音院?有宫本那坨翔在,我们也没有什么参观的兴致,腹中空空,于是便想着先回去吃点东西,好好养精蓄锐。往回走的时候,老光还是心有余悸,喋喋不休地问我到底有没有战胜那宫本的信心,作为东京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他可有责任为我的人身安全做考虑,毕竟现在的我,已经属于高级官员了。
    我笑了,说参加会阳节,并不是来卖肌肉的,这个东西,真的没有什么对比性。
    走到半路的时候,老广突然没有说话了,而是身子僵直,扭头朝着身边一伙路过的家伙瞧去,然而等那些家伙里面有人望过来的时候,他又若无其事地去盯旁边穿着短裙的小女生,对着那白生生的大腿吞口水。
    我们没有多问,而是等待那些人走远,才问老光这是怎么回事。
    老光深吸一口气,低声说道:“刚才路过的那伙人里面,靠左边戴帽子的那个女人,是奥姆真理教,法皇内厅的负责人。”我的心中一跳,不由得又深深看了一眼。
    正如我们那儿的邪灵教一般,在日本也有许多邪教团体,最为出名的,莫过于1995年在日本东京地铁投放“沙林”毒气,造成五千多人员伤亡的奥姆真理教了。这个曾经参加过日本众议院选举的宗教团体后来因为涉及谋杀、反人类罪而销声匿迹多年,却不料竟然会出现在这里,看来这一次的会阳节终选,还真的是不简单,难怪祝部博野会将供奉在伊势神宫的八咫之镜,拿出来镇场。
    “奥姆真理教一直在宣扬世界末日论,而此次会阳节终选的目的是甄选救世主,他们过来捣乱,也是属于正常的事情,这可有得伊势神宫头疼了。”杂毛小道在旁边幸灾乐祸地笑着,没心没肺,根本不管旁边也准备参加终选的我。
    因为会阳节终选的缘故,使得西大寺附近的旅馆酒店都处于饱满状态,所以我们住的地方离这儿比较远,步行足足一个钟头,方才到达。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老光来日本两年,对这边也熟悉,找了一家餐厅,带着我们享受了一顿这附近还算比较有名的会席料理,饭食以凉菜、热菜、汤、炒饭、点心的顺序轮流上来,香味独特,色泽艳丽,食物和器材的美感相互辉映,倒也颇有一番异域风情。
    当然,也只是图个新鲜,日本料理是出了名的寡淡,而且分量又极小,根本挡不住我们三个大肚汉的风卷残云,结果到了最后都没吃饱,没办法,在附近又吃了一碗乌冬面,方才勉强填饱肚皮。
    酒饱饭足,杂毛小道却并不急于返回住处,而是拉着老光,让带着去附近的烟花之地,他老萧要为国争光。
    老光也好这个调调,并不拒绝,而我则还顾着家里面一堆小家伙,便没有同去。这两人离开,而我则独自返回住处,朵朵见到我非常高兴,上来便要我抱,而小妖则并不理我,与小青龙一起,在窗边仰望天空,吸食月华。
    小青龙还跟在洞庭湖底的时候一样,麻绳儿一般粗细,能够凭空悬浮,也能附在某物之上,尤喜蕴含着雷意和虹光能量的雷罚,而当它附在剑上之时,雷罚的剑身便会隐约浮现出一条龙纹,十分拉风,让人嫉妒。
    和肥虫子不一样,小青龙并不活泼,更多的时候反倒像是个腼腆内向的小姑娘,喜欢跟在小妖的身旁,让人觉得此刻的它并不是一条真龙,反而就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今天瞧见那堪称日本新生代的第一高手,虽然我嘴上并不在乎那宫爆鸡丁,但心中多少也有了些压力,这个世界如此大,奇人异事多如繁星,我自然不能自满,虽然这一路走来我的成就被那诸多的幸运光环所遮盖,然而我始终明白,人前想要风光,必然要在人后比别人多付出无数倍的努力和勤奋,于是不再多想,盘腿下来,带着朵朵,与小妖、小青龙一起打坐修炼。
    气行周天,意念迟缓,人便坐忘,而就在若有若无的恍惚之间,我突然被推了推,睁开眼睛,听到黑暗中传来几道奇异的声响。

猜你喜欢: 《官途:第一秘书》 《神纹卡圣》 《我要当天帝》 《重生七零之怦然心动》 《恶魔住隔壁:小甜心,请注意!》 《超弦空间》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