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狂热民族

    任何一个有着清醒意识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个时候将宝木拿在手里,那他抱的并不是通往名利荣誉道路上的钥匙,而是一个十足的**包。然而这人一旦进入狂热的精神状态,便如同一个输掉了所有家产的赌徒,哪里还会计较这些?
    本来应该最早获得宝木的黑田,给人抢了先,原本就懊恼不已,接着一直凭借身体的优势,都冲在了人群的最中央,此刻终于将宝木重新抢夺到了手里,哪里能不得意,一时间便忘了形,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这家伙相扑界大关出身,仅次于最高段的横纲,此番前来参加,自然是有着一定的信心。
    其实光论体格,他这四百多斤的肉山,还真的没有人能够比得过他,然而我的心却越发地紧张起来,刚才我跟着这人流一阵挤,肩碰肩肉挨肉,摩肩接踵,多少也能够摸量出这三百多近四百号的人里面,潜藏的修行者还是较多的,便是我也不敢当这出头鸟的。
    我这边还在外围担忧,然而黑田却在最中心展露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相扑运动有75种基本技术,在这一刻他发挥到了极致,左手抱着宝木,右手不断挥舞,利用自己的体型优势,将那些如蚁附来、妄图夺取自己手中宝木的家伙给一一推开出去,倘若到了危急时刻,那枕头大的宝木却也能够化作狼牙棒,将那些家伙给直接砸翻倒地。
    气氛都是相互感染的,黑田这个人私底下温和得像一只猫,然而一旦正式上场,却也是十分的彪悍,背靠着静阁,不断地朝着人少的地方游弋,不知不觉,竟然坚持了六分多钟,让人感觉倘若他这样一直坚持下去,或许能够扛过那十分钟的期限,成为此次会阳节终选的胜利者。
    然而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每一次会阳节都会持续三至六个钟头,哪里会有这般轻易结束,越临近结束,黑田所面临的攻击便是越加凶猛,那些光屁股的裸男们都已经狂热到舍生忘死的地步,不断嘶嚎着,朝前冲锋,根本就不管自己是否能够活着挤到前面去。
    我在外围看着,心中有些发凉,这真的是一个可怕的民族啊,平日里彬彬有礼,斯斯文文,谁曾想到一旦发起狂来,竟然如同野兽一般彪悍?
    我没有上前,远远看着,突然瞧见有一个身影跃上了半空,腾然出现在了那大胖子的头顶之上。
    瞧见那个削瘦的声音,我双目圆睁,一双拳头捏得紧紧,朝着黑田大声喊道:“胖子,快躲开!”
    当时的气氛是那般的浓烈,嘶喊声、欢呼声和哭嚎声响彻天地,黑田哪里能够听得到我的喊声,不过他终究还是感觉到了头顶的危险,奋力一扫,将身边的人给推开去,抬头一望,却瞧见一只大脚,朝着自己的脑袋顶上踩来。
    我站在远处,来不及挤进人群中心,却瞧见了胖子头顶上那个家伙的嘴角,有一丝冷冷的微笑。
    赤松宫本,这个我一直在寻找的家伙,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并且朝着相扑男展开了最惨烈的攻击。黑田从昨天温泉的时候,便与我交好,并且还嘲笑了宫本,我很难想象,那个心小得跟针眼一般的家伙,会怎么对待大胖子。
    答案很快揭晓了,黑田那肥硕的脑袋在被宫本踩中的那一瞬间,咔嚓一声脆响,脊椎断裂,然后头颅往胸腔里面陡然沉了数分,接着口鼻皆有鲜血冒出,偌大的身体终于承受不住了压力,被周遭冲将上来的人给一下推到,轰然倒地,而他怀里的宝木则在第一时间给人抢走。
    人群如同蝗虫一般涌来,又潮水一般退去,宫本在出手之后,并没有停留,也没有参与对宝木的争夺,而是再次隐入混乱的人群中。
    此人果然不愧是日本新生代第一高手,有望取代祝部博野成为伊势神宫大神官的男人,对于五行遁术的理解十分透彻,便是我,也难以在这白花花的光屁股之中,捕捉到他的身影。与此同时,他还有着最恶毒的用心和冷静的头脑这样的人才倘若是能够成长起来,必将成为一代枭雄。
    人群散去,我没有再去追逐那密密麻麻的汹涌人潮,而是缓步走到了那个可爱的相扑手面前来。
    躺倒的黑田君依然肥硕,那肚腩高高耸起,软绵如山,只可惜此刻的他,已经再也发不出憨厚温和的笑容,经过颈部脊椎的断裂和脑腔踩碎之后的他,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具毫无气息的尸体,那鲜血已经弥漫在了他的头部,好大一滩,温热而腥甜。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感受到在这冰寒的夜风里面,有着这个世界最深的恶意。
    这四面的围墙之中,有时刻关注里间的工作人员,我刚刚站在大胖子身边几秒钟,立刻有身手敏捷的黑衣僧侣从上面月霞,抬着担架冲了过来,检查了一下黑田将龙的身体,摇了摇头,然后将他移到了担架之上,近四百多斤肥肉,这两个瘦小的僧侣竟然脚步轻快地给抬着离去。
    我现在身处的,是静阁与周围四道围城中间的空间,宝木只能在这狭窄的空间里面进行争夺,不能带出去,而在围墙附属的建筑之上,有许许多多身份尊贵的人士在观看这里间的争斗。
    瞧见这,我突然笑了这样的格局,可不就是跟咱们苗疆人养蛊差不多么?
    唯一的不同,或许是我们用虫,而他们则在拿与自己一样的人类吧?
    瞧着那个让我感到温暖的大胖子变成一具死尸,被人轻松地抬了出去,我的心往下沉去,不再是看客,足尖轻点,朝着那边的人流冲去。
    一两个人的死亡已经阻挡不了会阳节终选的狂热了,争夺一直在激烈的进行中,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然而当所有的情绪全部都投入到这里面来的时候,无论是参与其中者,还是大声呐喊的围观群众,都感受不到这里面的变化。
    有时候疯狂只是一时之间,然而有时候却可以一直累积持续,随着时间推进到了后期,虽然大部分实力不济者都已经陷入了体能的极限期,然而那些起先收敛实力的佼佼者却已经开始崭露头角起来,竞争越发激烈。
    此刻的虎皮猫大人已经没有再陪伴在我的身边,我也听不懂身边的这些人到底在喊着什么,不过也再无顾忌,任何胆敢对我流露出攻击意愿的家伙,都会遭受到我无情的打击,有个别人实力十分强悍,甚至都已经达到了凶神直人那样的级别。
    然而越是如此,我越没有什么恃强凌弱的负疚感,下手毫不留情,能够将其打得趴下,我绝对不给他站起来的机会。
    不过尽管如此,我依旧还是不敢使用肥虫子的力量,将那些人给毒翻。
    因为我清楚地记着老光的话语,倘若不能够推翻整个规则,那便老老实实地按照规则行事,而倘若我用上了蛊毒,只怕静立在静阁之上的伊势神宫大神官,就要召集所有手下,来对我灭口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身处于这样的场景之中,我不但没有感到害怕,还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兴奋,感觉自己化身成为了肥虫子,而我似乎就是那个宿命的胜利者一般。不知道此刻的静阁之上,被深锁其间的加藤亚也是否能够看见我,而当她瞧见我在这儿奋战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时间慢慢推移,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争夺宝木的人终于只在了一百人之内。
    这时候的我终于瞧见了赤松宫本。
    人怕出名猪怕壮,顶着新生代第一高手的名头,这个家伙其实也并不轻松,得到了大部分强者的关注,光溜溜的身上,尽是那油津津的汗水。灯光昏暗,但我们两个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看到了对方,那个时候的我,刚刚将其中一名善用宝藏院流枪术的忍术高手给击飞,而他则从一个懂得纯熟九字真言的东密禅修者手上,夺过了宝木。
    目光在空中如闪电一般交叉而过,赤松宫本脚步一转,毫不停留地朝着我这边冲将过来,越过了好几个拦截者之后,抵临我的身旁,寒声说道:“黑田将龙那头肥猪,昨天居然敢和你一起辱骂我,哼哼,死了吧?接下来,就是你啦!”
    赤松宫本的身形宛若闪电,与我交错而过,手中那沾染了无数鲜血的宝木朝着我的脑袋甩来。
    我哪里会怕这个,一个四两拨千斤,太极承托,便将这一击挡下来,然而就在此刻,我突然感觉这家伙的力道一松,那宝木竟然递在了我的怀中,而赤松宫本的身子飘飞而去,朝着周围的那些人大声喊着什么。
    来日本这么多天,我多少也听懂了一些词汇,比如这个家伙口中的“中国人”。
    没想到,他居然想用民族国别之差,煽动那些剩余的强者来围攻我?
    我眉头一皱,却瞧见那些本来扑向赤松宫本的家伙,白花花一片,全部都面目狰狞地朝着我这边,横扑而来。

猜你喜欢: 《一球倾城》 《特工修真在都市》 《成为一个女配》 《主神就职者》 《最强特种兵之龙神》 《重返旧时光》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