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脱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

    瞧见这一群光溜溜的猛男,用那如狼似虎的眼神朝着我这边直勾勾地瞪过来,我心中顿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我手上的这玩意不是宝木,而是一大块肥皂。
    会阳节有规定,宝木是代表着神灵的眷顾,如果主动抛弃,那可是要被天神所唾弃和责罚的,所以我还不能正大光明地将手上这烫手的山芋给扔下来。就连赤松宫本这个家伙要整我,也是悄不作声地交替递出,这手法之精妙迅疾,除了少数目光如炬的大拿,寻常人哪里能够晓得这里面的奥妙。
    这边儿是那***主场,想来应该不会有人刻意抓他。
    按照常理,我或许应该如同他一般,也将那东西巧妙地递出去,即便是到最后有可能被人诟病,也总好过被这上百来号裸男来围攻。然而当我接到了宝木的那一刻,正好往静阁之上瞧了一眼。
    正是那匆匆一瞥,我似乎看到了一缕光,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竟然确定到,亚也在看着我。
    是的,她应该在静阁之上,一直关注着我吧?她看到我不远万里地跑到东瀛日本来,在第一眼的时候,心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我的心中莫名升腾出了许多豪气,想起了出发前杂毛小道对我的感叹,这人生总是有一些事情,你当时没有做,回想起来都后悔莫及,所以如果碰到什么两难的事情,那便不留遗憾地去做吧。
    本来便是猛虎,何必畏畏缩缩?
    我的心情豁然开朗,什么狗屁第一高手,无非是一个玩弄阴谋诡计的家伙罢了。这样的人,能够明白什么叫做力量之道么?我没有了转身逃离的心思,一脚踏前,另一脚稳住,骑马蹲裆步,气沉丹田,呈万夫莫开之势,摆迎客揽雀之姿,一声大吼道:“艹你妈,来来来,谁来干死谁!”
    我那“山”字诀气沉凝体,脚下方石受力不住,也呈现出龟裂纹放射开去。
    赤松宫本前日也曾经弄出这令老光震撼不已的场景,然而一动一静之间,境界却是有着天差地别。我这边意志坚定,而对面则更是悍不畏死,这其一是为了这个鲤鱼跃龙门的会阳节头彩,其二,也正如赤松宫本所煽动的一般,我是一个中国人!
    日本是个单一民族国家,平日里所受到的教育虽然也都是西方自由民族那一套,然而当那民族情绪一冲上脑壳,迸发出来的疯狂也是让人震惊的,虽然不懂日语,但我大概也能够猜到赤松宫本那条毒蛇在说些什么,换位思考,倘若这里是在中国,我估计场中的所有人也都会发疯的。
    煽风点火的小人和毒蛇在这世界遍地都是,我见得也不少,根本就不在乎,既然决定以王道制胜,毫无花巧地迎战。
    首先冲到我面前的是一个满脸鲜血的壮汉,二话不说,直接飞起一脚,踢我面门。
    这一脚宛如疾风,力道足有上千斤,我还正犹豫如何御敌,这下可算是清楚明白了,直接一错身,将这家伙那修长的右腿给揽在手上,顺势一带,手在他两肩之处疾点几处穴道,截血断脉,使得他没有什么反抗之力,然后以这人体为棍,横扫一大片。
    脱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一人在手,我不再惧怕,将那宝木挟在肋下,以人为棍,左右冲杀,势不可挡。
    在那一刻,佟麟阁、赵登禹、张自忠、大刀队,百万川军、无数先烈穿越时空,英灵附体,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那百年前浩气长存的灵魂一入胸膛,无数记载着惨剧的发黄旧照片浮现脑海,我立刻感觉脑子一热,双目赤红,狂吼一声,人如箭、脚如龙,左冲右突,再也不去控制那发狂的心魔。
    面前这一排排白花花的**不再是威胁,而成为了我发泄心中忿怒的对象。
    在那一刻,我展现出了自己近四年多来最强大的一面,所有的景象都从我的意识中消失,取代这些的,则是一根根黑色或者彩色、不断变换的线条。这黑色的线条是那力量达不到威胁程度的攻击方向,而彩色的,则视颜色的浓淡而分成不同的等级。
    这并非实质上的改变,而是一种意境之中的感应,身处于上百人的包围中,而且这些人还都是留在最后的强手,我自然不可能不受到一点儿攻击,那么惟有将所有的攻击强度计算到最极致的程度,让自己尽可能地少受一些伤。
    这霍然而来的混战,来得快也去得快,因为在我背上挨了两拳之后,再也没有手下留情一说,只要不死人,我能怎么招呼,那便怎么招呼,无论是杂毛小道教过的小擒拿手,还是破烂掌柜教的沧州武术,抑或是在集训营学到的那军中格斗术,乃至我在生死边缘中领悟到的那些手段,都在这一刻融合在了一起。
    而与此同时,博采众家所长,所学颇杂的我在这一刻,突然有了一种明悟所谓格斗术,便是把对方打倒。
    条条大路通罗马,万变不离其中,化繁为简之后,便是大浪淘沙,强者站,弱者躺,背墙狂战并不久,攻势终于出现了停滞,我环顾四望,瞧见我终于将这密密麻麻围堵上来的人群给打穿了。
    这一堆白花花的裸男之中,并非没有高手,有好几家伙的修为甚至都能够比得茅山长老的级别。
    我们过来之前,大师兄交待我们,千万不要小看天下英雄,尤其是日本,毕竟这个国家对于此类学问的保留,远远要比中国深厚,我们很多国粹墙内开花墙外红,氛围反倒比国内浓重。不过此刻的我早已是恶向胆边生,越是硬茬子,打击得便越是猛,凶煞莫名。
    有一个面瘫青年修的是日本著名的“直心影流”,以手作剑,锋锐之处竟然能够将静阁边上的石栏斩得粉碎,人若挨上,只怕一击即溃,然而这等高手却还没等发挥出最强悍的实力,便被我一招登峰造极的“黄狗撒尿”,给踹中了兜裆布裹得紧紧的那话儿,一声闷哼,直接砸在墙上,俨然无声息。
    同样的情节还在持续,并不是他们不厉害,而是双手空空,全身上下只有一条兜裆布,实在难以发挥。
    一直打得许多高手都给我干翻在地的时候,这些如蚁前附的家伙才终于停顿一下,让我得以喘了口粗气。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然而这终选结束的钟声却并没有响起,此时的我虽然大杀四方,然而却也挨了不少黑拳,一身暗伤,要不是肥虫子和气海之中的阴阳鱼气旋双核支持,只怕也要瘫软到底,然而即便如此,我却也是豪情万丈,环顾四方,瞧着那些有点儿畏缩的家伙,大声喊道:“还有谁!”
    地下一堆痛苦呻吟的裸男,在这寒冷早春的夜里,混战之后热气腾腾的汗水肆意流淌,我在这儿张狂地大声喊着,心中有着无比的痛快这种快感难以言叙,使得我的精神层面上,都有着让人战栗的兴奋。
    而就是在我一览众山小的激动之时,光溜溜的赤松宫本从斜侧里缓步走了出来,推开旁边两个摇摇欲坠的家伙,瞧着一脸张狂的我,冷言奚落道:“打败了这些垃圾,你还真就以为自己是那名副其实的百人斩了?实话告诉你吧,自从知道我来参加此次会阳节终选、并且誓要夺得宝木之后,我大和民族最优秀的那些青年都没有前来参加,一是给我面子,二来则是畏惧我。哼,想要夺得最强福将的称号,你想得太美了,这一次,要么你死,要么就踩着我的尸体,去觐见亚也小姐吧!”
    时间有限,这个家伙也没有再多说废话,养精蓄锐的他一步踏前,那地上便有大量的裂纹出现,而下一秒钟,赤松宫本便倏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举拳便朝着我的面门砸来。
    轰!这拳头之上如有火焰,热风从拳骨之间溢出,充斥着烈日阳刚的凶猛力量。
    这是赤松宫本等待多时的蓄力一击,本以为能够一下将我给砸倒,然而他的期待给我一个简单的不动明王印给封住了,听到我口中吐出坚定的“金刚萨埵心咒”,后退接地的宫本眉头一掀,意外地问道:“东密九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九字真言乃天地至理之秘,道佛巫传皆有传承,宫本所学的是日本东密,而我的则是九会坛城,两者大体类似,然而细微之处却相隔甚远。我并不理会他的提问,而是不断地回气,心中估量,这才发觉经过这一番混战之后,再对上这小日本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孰胜孰败,还真的有些难讲。
    这家伙见我脸色不断变化,晓得我在回气,也不耽搁,箭步抢攻,那拳风腿影,宛如暴风骤雨,噼啪落下,我也不惧,与其硬拼,一时间打得颇为热闹。
    时间临近,我不急,而赤松宫本却越发急躁起来,几记攻击给我封挡,脸色一变,一拍胸大肌,突然那兜裆布一阵蠕动,从里面传来了两声仿佛从远古荒野传来的沧桑嚎叫来,那整个天地都冷上了几分,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这个家伙浑身变得一片乌黑,气势磅礴,倾天之势即将礴发,然而就在此刻,那静阁之上突然传来了一阵钟鸣铛铛铛,十分钟已到,终选结束了。

猜你喜欢: 《与陆与之的二三事》 《北派那些事儿》 《英雄联盟之竞技之血》 《发个红包去未来》 《女神的贴身战兵》 《神权》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