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异地恋

    面对着我的表白,还有这紧紧的拥抱,亚也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显然是给我吓到了。
    我瞧见了她眼神里的一丝慌乱,自个儿也有些乱了起来,不过抱着亚也这娇柔的身子,闻着她身上那股很特殊、但是非常好闻的气息,我的双臂莫名就紧了许多,亚也并没有反抗,只是任我拥着,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噗嗤一笑,说陆左君,我要是跟你回了中国,那你的小情人怎么办?
    我有些发愣,说什么小情人?
    亚也将我推开一点儿来,摇头叹气,说男人啊,怎么都这样呢?你别藏着掖着了,先前我在静阁之上全部都看到了,你抱着那个小女孩儿的时候,眼神里面流露出来那炽热的感情,可不是哥哥妹妹的那种,那是爱情呢。你喜欢她,对不对?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说怎么可能,她才多大点儿,我怎么会对她有非分之想呢?
    亚也噗嗤一笑,说陆左君,你以后说谎的时候,可不可以别摸鼻子?上次你便是这样。再说了,她哪里小?我以前见过她的时候,小小年纪,身材比我还好呢。
    我无语了,不知道说什么好,按理说亚也应该是喜欢我的,要不然也不会与我一夜贪欢,但这个女孩儿的洒脱却是让我有些疑惑,爱情是自私的,女人对于自己喜欢的男人,不是应该有着很强的占有欲么,怎么瞧着架势,像是要把我推开一样啊?
    我想了半天,不知缘由,不由得问她道:“琴绘,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是不是不想跟我回中国?”
    亚也瞧见我像个孩子一般沮丧,不由得笑了,眼睛眯得如那月儿弯弯。她踮起脚尖,那蜜色嘴唇在我的唇间轻轻一啄,一脸的微笑,深情地说道:“怎么会不喜欢你呢?你知道么,我从小就听过睡美人和白马王子的故事,当我失去意识的时候,曾经不断地做梦,幻想着到底是谁来唤醒我呢?后来我醒来了,才知道你为了救我,竟然全身瘫痪了……再后来,我还听说了你和原二的故事原二那孩子从小就特别**,很少有人能得到他的信任,但是他临死之前,却把我托付给了你……”
    亚也痴痴地瞧着我,仿佛在看一件艺术品一般,瞧得我怪不好意思的,然而她还在表明心迹道:“我当时就在想,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呵?为什么,大家会这么信任你,愿意用自己的一生,来等待后来我明白了,陆左君,你就是这样一个值得信任的男人啊!”
    亚也这缓缓的深情告白,让我颇为感动,说句实话,对于面前的这个女孩,除了长得很美、性格温婉善良之外,我对于她的心思,揣摩得并不是很多,这几年以来,我有着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去思量,故而对于感情却比较疏淡,从没有想过,竟然会有这么一个美丽的女孩子,会这般眷恋于我。
    不过越是如此,我越发疑惑,不知道亚也为何会提起小妖来,当下也是直接问道:“你不想跟我回中国么?”
    亚也叹了一口气,说原本呢,我还想着跟你一起回中国,想想做中国媳妇也不错,但是现在恐怕不行了。她说着话,伸出了左手来,我瞧见她洁白滑嫩的手心上面,居然纹得有一只八头蛇怪的刺青,当我瞧过去的时候,那纹身竟然活泛起来,其中有一个头颅瞪了我一眼,里面金光一耀,闪得我眼前一片黑暗。
    我闭着眼睛甩了甩头,复睁开的时候,瞧见亚也右手抓住了左手腕,似乎在尝试着控制。
    我想起了虎皮猫大人所说的话语,那八咫之镜似乎有一部分融入了亚也体内,紧张地问起此事,亚也点了点头,叹气,告诉我是的,她也感受到了,那道光就如同一个生命,已经潜入了她的体内,她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而手上这东西,就是那力量的源泉。
    我仔细盯着这图纹,皱着眉头,说这东西,莫不是八歧大蛇?
    八歧大蛇是日本神话中最著名的怪物之一,拥有八头八尾的巨大的蛇,它被认为是水害的象征,也是死亡的代言人。亚也听我说起,轻笑,说你倒是蛮了解日本文化的,不错,它的确是八歧大蛇,三神器之一的天丛云剑便是须佐之男杀了它之后,从尾部取出来的,不过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凶魂,却是被封印子在了八咫之镜里,而此刻,它却传承到了我的身上来。
    “会对你有影响么?”我下意识地抓着亚也的手,紧张地问道,她摇了摇头,笑着说会,但是好的影响经过这几千年纪元的供奉,这凶魂早已经被杜绝,而只是一种空灵的意识。这意识融入到了我的身体里,恰好还被祝部博野给发现了,所以我现在即便是愿意跟你走,只怕整个日本,都不会答应的。
    包括八咫之镜的日本三神器,是日本皇室在人间的象征,此刻的亚也便如同活着的神器一般,自然不可能跟着我到中国去;而我,也不可能留在日本这个弹丸之地。
    异地恋,和许许多多情侣分手的起因一样,这还真就是我和亚也不能在一起的理由。
    然而瞧见面前这美人如玉,我终究还是有些舍不得,拉着她的手,祈求道:“琴绘,别管这些了,我们私奔吧,我带着你回中国去,好么?”亚也那晶莹剔透的黑眼珠子里面闪过一丝悲伤,她伸出手来,与我十指相扣,尽量让自己的情绪稳定,然后缓缓说道:“陆左君,你在中国,有自己的父母,自己的亲人和朋友,还有自己所为之奋斗的一切,这些都是你难以割舍的东西;但是,我,也有着我肩上的责任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瞧见亚也这完美无瑕的脸孔,以及她那略带悲伤的话语,心中不由觉得很痛。
    然而我既然放不下自己的生活,为何还要强求亚也抛弃掉自己的一切呢?
    终归到底,都是因为我不够爱她,或者说她不够爱我,我们之间只有男女之间那种很单纯的吸引和情愫,并没有那种轰轰烈烈、刻骨铭心的爱恋啊。言至于此,我们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在亚也的牵引下,我们在一棵落英缤纷的樱花树下席地而坐,也管不得什么洁净与否,两人并排一起,靠着树,以及彼此的肩膀,在这样静静的夜里,看着那樱花盛开,漫山遍野,然后一瓣一瓣地凋零。
    一年之前,亚也留言给我,说若有空,便来日本陪她看樱花。
    一年之后,我来了,并肩而坐,看着这琼苞含润而雍融,花叶互生而交森,或者绽放,或者凋零,心情起初还复杂之极,然而坐了没多久,我的心绪越加地平静下来,旁边这个女孩儿突然唱起了歌来:
    樱花啊,樱花啊,
    暮春三月晴空里,
    万里无云多明净;
    花朵烂漫似云霞,
    花香四溢满天涯。
    快来呀,快来呀,
    大家去看花!
    ……
    这是日本的民歌《樱花》,当初加藤原二死得时候,唱的也是这几句,连调调都是一个味道,听着这歌儿,我的心绪莫名就飞到了许久以前的某个清晨,那个少年在临死之前的歌唱。如此想着,突然感觉这人生真的是太奇妙了,让人实在是难以捉摸。
    亚也来来回回地不知道唱了多久,那歌里面有时充满了欢快,有时充满了悲凉,过了好久,余音绕梁,在这样的尾声中,亚也突然问我,说陆左君,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喜欢樱花么?
    “好看?”
    “不对,樱花花期短暂,开放的时候是它最美丽的时候,而凋零之时,又是那么的果断,一去不回,树下留了一地的繁华和美好在人间。我很喜欢它,我们之间便如同樱花绽放,有过,所以感觉这一辈子,都充实无比。此去经年,我或许要成为真正的神女了,不过回想起你,总是一段让我怀念的日子呢……”
    我无言,不知道从何说起,旁边这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孩继续说道:“有了今夜,我心满意足;而你,真的要珍惜眼前人呢,那个小女孩为了你,不顾生死,连我看到了都很感动呢,陆左君,加油啊,一定要幸福啊!我在日本,会为你祝福的……”
    她缓缓地说着话,我低下头来,看到她的眼角,流出了一缕泪光,瞧见那不受控制的眼泪,我的心酸楚不已,人生便是这般无奈,不如意之事,十有**。
    我低头,亲吻了一下她那湿润的眼角,轻轻说道:“琴绘,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最好、最好的朋友,如果你在这儿受了委屈,无论是谁,即便是祝部博野那老王八蛋,告诉我,我来帮你出头!”
    亚也噗嗤一笑,说嗯,一定。
    那一夜,我与亚也静静地坐在树下,看了一夜樱花,天蒙蒙亮的时候才分开,我回到宾馆蒙头大睡,到了中午的时候被杂毛小道给推醒了,朦朦胧胧间,瞧见他那张格外猥琐的脸,只想骂娘,然而他却一脸古怪地告诉了我一个消息:“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里氏9.0级地震,并引发海啸……”

猜你喜欢: 《我大概是个假主角》 《宅男的战争》 《倾城妖娆之一念桃花》 《超颜值学霸的娱乐圈人生》 《总裁的第一宠妻》 《极品魔女倾天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