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炼蛊概论

    毒蝎养殖场位于东官市的郊区,地理位置靠近会州,比较偏僻,并不如中心城区和几个著名的大镇那般繁华和热闹,周围除了我之前去过的度假山庄和几个电子厂之外,也没有什么像样的企业,居民也少,不过倒是有许多山林,苍翠养眼。
    养殖场之所以能够落到我的手里,其实也是有些凑巧,我之前说过,这家毒蝎养殖场是专门给江城的几家生物制药和化妆品公司提供*,而正好那几家公司相继在最近的iso年审时给查出了大量问题,使得货源周转不出去。
    这倘若养的是鸡鸭牲口之类的,还可以卖给肉禽市场,但这毒蝎毕竟不同别样,虽说也有些老饕嗜吃,酒店进货,但也消化不了多少,销路一时滞涩,故而产品大量囤积在蝎舍里,出现了财政问题,所以才急于脱手。
    这是那个老板给我的解释,听着似乎有些道理,但我惯于察言观色,能够瞧出这里面另有隐情,不过我也没有多问,毕竟我现在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找到一个学以致用的场所,些许麻烦我都怕,总不能跑到深山老林子里面去,搭个窝棚蹲守吧?
    传统的养蛊人,大都占了“贫”,那是没办法的事情,总是在深山中隐居,哪里能赚到什么钱呢?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我自个儿也觉得没有必要过活得太辛苦,于是便勉强在这养殖场里面扎下根来。
    这个养殖场总体而言,大体分有三个毒蝎池,分别是幼虫池、成虫池和交配池,这是大池,中间有通道相连,然后还有好多附属的配套设施,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与此同时,养殖场还招得有八个工人,分别负责喂食、培育、温湿度调控、挑选装箱以及采购等工作,都是比较有经验的老员工,只可惜我接手过来的时候,肯留下来的只有三个本地人,其他几位都辞工不干了。
    不干的我也不留,不过留下来的我直接把工资涨了一大截,反正茅晋事务所这两年赚了点钱,然后又找杂毛小道周转了点,倒也不会出现资金紧张的情况。
    当然,这工资也不是白加的,我以前干过管理,自然知道白给饼吃那过犹不及的道理,给了三个月的试用期,如果干得不能让我满意,我会毫不客气地请他们卷铺盖走人。
    因为我准备将这养殖场弄成我培养蛊虫的场所,也不打算做生意,参与其间的人越少越好,于是也没有再准备招人,留这三个工人负责采购和喂食即可,其余的我都可以自己干,连保安都不用请,将艰苦朴素的作风发扬到极致。
    与原养殖场的老板交接完毕之后,我便直接从雪瑞家搬了出来,正式入住养殖场。
    对于我的决定,肥虫子自然是一万分的赞成,而小妖却有些不愿意,毕竟这个地方,可是她当年花了好长时间布置过的,多少也有些舍不得。不过她最后还是拗不过我,这小狐媚子在发了一通脾气之后,终于认清现实,直接上网,在淘宝里面寻摸,准备将我们在养殖场的临时住地给改造一番。
    那临时住处其实就是一栋小楼,一楼作仓库,二楼是员工宿舍,现在人都散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三个都是本地人,不住这儿,所以除了留一间用来作值夜班的休息室外,其余几间便都由着我改动。
    小妖是一个天生的设计师,直接上淘宝里买装修材料,然后自己动手,一来便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改造运动。我大概巡视了一下养殖场的经营状况,也不忙着寻找生意,而是将肥虫子给放出来,让它将那些有病有灾的老弱病残先给淘汰一批,帮我省点饲料钱。
    这肥虫子一入毒蝎养殖场,那算是到了天堂,又得了我的命令,敞开来吃,那黑豆子眼睛里满是幸福的泪水,每每都吃撑得走不动路,简直就是耗子掉进了米缸里。
    当然,它也不是白吃,除了要帮我调教那些毒蝎的凶性之外,它还兼任养殖场的保安大队长,直接向我负责,坚决不让一条毒蝎外逃,也不能让一个小偷进来。
    我入驻毒蝎养殖场,不温不火,任肥虫子敞开了吃,也任小妖对小楼敲敲打打,便是朵朵,这小丫头已经开始成长起来,只要不是烈阳天,她也能够在白天出现,帮着小妖姐姐搭把手,将自己的家园改造得舒心动人。
    留下来的三个员工年岁都挺大了,有家有口,文化程度也不高,都是老实人,我将他们的工资几乎翻倍,那积极性不是一般的高,然而我却什么也不让他们多做,正常的喂食就行,反倒是看着我的两个“小孩”,在小楼里面敲敲打打,心里过意不去,想去帮忙,却被告知不用,还说在这里做,千万要嘴严,不该看的别看,不该说的别说,要不然别说工资加倍,连人都不能在这儿待了。
    听到这话,他们倒是规矩了许多,毕竟上有老下有小,生活都不容易。
    所有人都忙,唯独我最闲,买了把摇椅,每天就找一片树荫下,一杯清茶,一卷古书,便能待上一整天,连饭都可以不用吃。当然,我这般行为,并不是提前过上来了幸福的退休生活,而是在研究各类蛊毒的制法。
    所谓蛊虫的制作,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何解?这蛊,说白了其实就是一种人工培育的毒虫,是劳动人民以古已有之的巫术为基础,结合各类毒虫的生物习性,最终弄出来的一种东西。它可以是生物体,也可以只是一种剧毒之物。
    蛊毒先不论,蛊虫如同鸦片一样,最初的时候是用来治病救人的,古人尝试着弄出一种能够进入人体、有可以受人控制的小虫子,来代替药力,治疗那些重病垂危、金石无效的病人。也的确有一些伟大的蛊师做到了这一点,并且开山立派,传承下来,然而随着蛊毒的利用和发现,人们发现,这东西用来害人,高效、隐蔽和简单易得,似乎更加有用。
    制蛊的成本并不算高,在以前物资不发达的古代,它便成为了弱者最强有力的武器,在世人眼中崭露头角。
    翻开蛊毒分布的版图,我们可以发现,越是穷困潦倒、越是偏僻的山区,越是容易有蛊毒滋生的传说,由此可见,蛊毒真的不是一种能入流的东西,它更多的时候,扮演的是一种体现弱者尊严的角色。
    对于我来说,炼制那种害人的毒药,实在是没有什么挑战性,也没有必要,所以我需要做的,便是弄一些可以防身,并且在关键时刻能够成为敌手威胁的蛊毒,然而这种程度的东西炼制又实在是太麻烦了,十年为蛊,百年为惑,我身怀金蚕蛊,舍近求远地花费十年甚至更长的时光,再弄一个柔弱的蛊虫来,并不值当,所以还不如多实验,多练手,通晓这些东西的炼法解破即可。
    制蛊,很多人都晓得是将各式毒虫放入瓮中,不放食物,自相残杀,剩者为王,然而这里面的讲究和说法却十分复杂,何时放置、选用何物、时间多久、后续如何、天时地利、季节时令……所有的一切都有章法,胡乱一气的结果从来都只是两手空空,什么也得不到。
    除此之外,我还需要弄一尊五瘟神像,此乃炼蛊的必备之物,大抵也是一种意念的转移,个中妙处,不足多言。
    我每日的悠闲在三个留守的老工人眼中看来,其实就是不务正业,虽然承诺的工资挺多,但是谁想到能干多久,谁的心里也没有底。他们的心思我多少也能够了解一些,不过也不点破,更不打算解释清楚人物关系,需要保持一定的距离,远则生疏,近则怠慢,这当老板的,若是事事都要给员工说个明白,实在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时间慢慢地过去,虽然著名的雕刻大师杂毛小道没有归队,但是经过朵朵的帮助,我终于还是用一整块木头,将那五瘟神像给雕刻出来,拿一匹红绸盖着,供奉在了工作间的正中央这工作间是以前存放成品毒蝎的仓库,现在给改造过了,弄成了一个祭堂。
    这五瘟神像落成之后,还需要开光请灵,熟读的我自然不会求别人,而是自力更生,纳得肥虫子入体,盘坐在这雕像前面,持经入定,恭请瘟灵。
    这一请便入了夜,时针左转,滴滴答答,到了子时三刻的时候,我感觉到那鎏金木雕之内有穴窍疏通,上引星空,便晓得这算是开了光。
    疲累不堪的我朝着那神像恭恭敬敬拜了三下,然后站起身子来,到几个蝎池边去巡视一番,才走了几处,我的眉头便是一皱,深深吸了一口气,闻到一股滑腻的气味,我也不停留,快步走到了幼虫池边,借着黯淡的灯光往里瞧去,却见一条赤红色的长蛇,正在那池中飞快游动着。
    果然,便宜无好货,说的便是这个道理。

猜你喜欢: 《每个剧本穿一遍》 《瑾毓》 《黄庭道主》 《重生军嫂驭夫计》 《丰臣遗梦》 《不朽神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