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茅晋事务所走到尽头

    杂毛小道在次日清晨,就带着虎皮猫大人和小青龙赶到了东官,哪儿都没去,直接就奔着医院过来,还给我带来了茅山秘制的伤药,让我后背的那刀伤能够得到最快的恢复。我们两人好久没有见面了,自然是有无数的话儿聊,谈及回山之后的事情,杂毛小道告诉我,说他之所以会在茅山待上三个月,其实主要还是因为小青龙。
    杂毛小道的师父陶晋鸿勘破死关,成就地仙之位,便是得益于当年那黄山龙蟒的内丹之助黄山龙蟒乃妖物出身,当年化蛟为龙,吞食了许多血食,这里面也包括黄山附近几个村子的生灵,血腥无比,这也正是它未能成就真龙,超然于世的因果。
    陶晋鸿成就地仙之位后,对于真龙还是颇为了解的,这几个月呢,除了带着杂毛小道闭关之外,主要便是尝试着培育小青龙,并且试图让小青龙成为杂毛小道的本命神兽。
    何谓本命,此乃性命攸关,命运相连之事,便如同我与肥虫子,它死我也死,我死它也是,这种类似于灵魂上的契约牵连,比爱情还要忠贞,如此之事,那需要无数的天时推演,命运合流,然而真龙之属,异于世间一切之物,更类似于超脱本宇宙的高维生物,是这世间的守护者,本来就是高傲无比,能够低下身段来与人交好,那可以说就是够给面子了,而要想跟人家命运融合,互为本命,那实在就太强人所难了。
    稍不留神,必定会引起强势反弹,甚至还有那性命之忧。
    如此凶险,即便是以陶晋鸿地仙的手段,也是磕磕绊绊三个多月,也没有成功。所幸有一点,那就是小青龙这麻绳儿对杂毛小道并没有恶感,方才没有将他给反噬了。不过这几个月来的辛苦也没有白费,至少在我看来,小青龙与杂毛小道的亲密度也是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照这个趋势下去,说不定小青龙便不再返回洞庭湖,而是跟在了他身边。
    “如此说来,你师父还真的是打算让你这个吊儿郎当的弃徒,来接任掌教真人之位咯?”我疑惑地问道。
    陶晋鸿出关以来,先是传杂毛小道那惟有掌门和传功长老方才能习的神剑引雷术,然又给他开了许多小灶,各种法门,填鸭一般地教授,此刻又费尽心力地让小青龙成为杂毛小道的本命神兽,这节奏,便是傻子也能够看得出来茅山宗的想法。
    杂毛小道摸了摸鼻子,说他师父和尘清长老的确也有提过这件事情,不过他自己也还在考虑中,他这个人性格向来散漫,不适合做这种带头大哥的角色,反而是大师兄,在他的心中反而更加能够胜任那个位置,也能够将茅山派给发扬光大了。
    我笑了笑,说也是,当了掌教真人,以后可就真的要素着了,岂不是十分委屈了小老萧?
    杂毛小道听我这般说,也露出了本性,猥琐地嘿嘿笑了,说你不知道俺们茅山也是可以喝酒吃肉、娶妻生子的符箓宗么,且不说别的,就算是我师父,那还不是照样取媳妇儿,传宗接代么?而且倘若是当了掌教真人,不是也有很多小道姑,可以潜规则么?
    这人一旦猥琐起来,那气质简直就是不堪入目,我拍额头叹气,倘若陶晋鸿真的让杂毛小道当了那掌教真人,那以后的茅山宗到底是个什么狗屁模样,还真的很难猜啊。
    草草聊了几句,杂毛小道又说起了小妖,朝着我挤眉弄眼,说小毒物,你不会是将那个小狐媚子给吃了吧,看她那容光焕发、青春靓丽的高挑模样,真的是让人眼馋啊。我被这家伙猜中了心思,断然否认,义正辞严,杂毛小道一脸儿坏笑,流着口水表示,说这么漂亮的妹子,你居然不要?你看看她那小脸儿,你看看那她那鼓鼓囊囊的巨胸,你要是不上,兄弟我可就真的不客气了啊?
    这堂堂茅山未来掌门人在这里贱气纵横,真的让人气不打一处来,我倘若不是有伤,还躺在床上,恨不得直接跳下来,将这个猥琐无敌的家伙给掐死。
    谈笑完毕,他也没有多待,将虎皮猫大人和小青龙留在这儿,他还要去找大师兄,交待一些茅山内务。
    我在医院又待了两天,杂毛小道的归来使得我身边顿时就热闹起来,虎皮猫大人这厮嘴损,以前骂架无敌,唯一的克星便是小妖,然而此刻瞧见小妖越来越有女人味儿了,也极力保持淑女模样,便有事没事地找了些由头,跟小妖争吵不休,每次都弄得小妖发了狂,恢复了原来小魔女的模样,它便快乐地飞来飞去,哇哇大叫:“媳妇儿救命,小狐媚子发疯了,这小狐媚子发疯了!”
    叫得兴奋,它忍不住拉一泡翔来助兴,弄得生性好洁的朵朵发了火,揪着这肥厮的耳朵好是一通教训。
    如此收敛一些,又闹将起来,把我这病房折腾得跟动物园一样,还好有文静的小青龙陪着我,睁着一双琥珀一般小眼睛,兴致勃勃地瞧着这些小伙伴儿,不时还咧嘴笑我说麻绳儿,你好歹也是真龙啊,能不能有一点儿追求,有必要笑得这么没心没肺么?
    第三日是老万出殡,我坚持出了院,在小妖的搀扶下,来到市殡仪馆。
    这几天我躺在病床上面,事务所的所有事情都是杂毛小道在处理,包括对老万家人的联系和慰问事宜。老万跟了我这么久,他的家人我多少也都认识,瞧见在灵堂里哭得稀里哗啦的这些人,我的心里面也难过不已,虽然这次事务所补偿了他家人一大笔可观的丧葬费,但总也抹不去失去亲人的痛苦。
    更何况老万死得实在是太惨了,据尹悦跟我讲,说当时负责收殓尸体的工作人员都吐了,勉强收集到一堆肉糜,最完整的也就是半个脑袋也正因为如此,出殡方才拖到今天。
    丧礼办完,老万被火化之后,我和杂毛小道亲自给他做了超度,我找到了老万的父母,表达歉意,老万的父亲沉默不语,而他母亲泣不成声,拉着我哭问道:“陆老板,怎么会变成这样,全勇他以前说他最佩服的人就是你,本事忒大,甚至能够让死人变活,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
    面对着老万母亲的责问,我默然无语,只是心中刺痛不已。
    这一次丧礼全体事务所的人员都来参加,顾老板和李家湖来了,张艾妮也来了,她坐着轮椅,外伤都好得差不多了,只是脸上、脖子上还有些与周围皮肤颜色不一致的伤痕,经过肥虫子的处理,倒也不明显;便是远在欧洲征战的威尔都打来了电话,让我代他给老万鞠三个躬。
    威尔此次返回欧洲,搅动无数风云,甚至直接打破了魔党和秘党之间、血族和地下世界、宗教裁判所之间的势力平衡,成为了一股新兴的势力,这里面的传奇我也有听大师兄谈及,不过此时心情不好,倒也没有多问。
    无论是老万的父母亲人,还是张艾妮,都没有恨我,但是我却感觉在这里待着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压力,丧礼举办完毕之后,我便直接和杂毛小道一起,跟顾老板、李家湖找地方解决茅晋事务所的事情。
    对于关闭茅晋事务所的决定,顾老板和李家湖是持反对态度的,他们认为这次事件只是一个意外,并不会真正影响到事务所的生意和信誉,茅晋事务所现在在业内的名头、招牌都很响,得来不易,凡事都是需要往前看,实在没有必要因为这次事件,就自断臂膀。
    不过此事我们心意已决,断没有再被劝得回心转意的可能,杂毛小道虽然目前还在和我厮混,但师命不可违,照这趋势,他必定还是要回茅山的,而我也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徘徊于宗教局边缘的小人物,那副巡视员的级别摆在那里,自然也不可能再有精力开来办这事务所。
    这理由说出来,顾、李两人都没有再多劝,相比那个只赚些小钱的事务所,他们更加看重的,是通过事务所来维系与我们之间的交情,既然意向已定,那便不再纠结,风水事务所不同于其他公司,也无人可以转让,只有去工商局注销,相关人员都可以有顾老板和李家湖的公司接收,不会让他们失业,至于接下来的资金分割,他们也不会亏待我和杂毛小道,如此一来,都是小事。
    一个星期之后,我们在当年开业的地方吃了一顿散伙饭,正式宣布茅晋事务所关张,看着在席的诸位,已然少了许多生面孔,大家的心里面多少也有些惆怅。散了伙,所有人便各奔东西,小俊回了河南,猫儿去了鹏市,张艾妮伤好之后便不见踪影,据说是回了苏北老家,而我和杂毛小道,则回了蝎子养殖场,安安稳稳地过活。
    说:
    现在去第一国际,也已经瞧不见茅晋事务所的招牌了。

猜你喜欢: 《超武文娱》 《气吞寰宇》 《神皇座》 《都市雷电掌控者》 《家有猫妻》 《首席老公,强势爱!》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