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怨恨培养,令人发指

    僵尸集人间之怨气,取天地之死气,化晦气而衍生,身体僵硬,在人世间以怨为力,以血为食,不老,不死,不灭,其实是一种极为厉害之物,别的不说,当年耶朗王自入轮回,却留下五大亲信存于世间,镇守对耶郎对重要的祭坛,无论是酆都龙哥,还是缅北大熊哥,或者青山界飞尸,这都是一等一的厉害角色,寻常人等根本与其交手不得。
    然而行行出状元,有王者,自然也有小角色,寻常出现在世人眼中的僵尸,大都不得功法,只是因为怨气难平,又因葬在聚阴汇穴的养尸地,所以才会偶尔诈尸,吓坏世人。
    这种类型的僵尸至多不过白僵,那白毛遍体,目赤如丹砂,指如曲勾,齿露唇外如利刃,接吻嘘气,血腥贯鼻,徒添许多惊吓,但别说是普通的行内众人,便是十数普通人,手持利刃火器,也可将其擒杀,一把大火烟灰烬。
    邪灵教崇尚制造混乱,平添恐怖,最爱使用类似的手段来快速提升威慑力,所以炼尸算是一门必修课,这地厅之中的烛火闪烁,数百只蜡烛一齐点燃,将这阴寒潮湿的空间渲染得更加恐怖,而那三十多个学生高高低低,围在厅中的一樽被竖立而起的棺柩前,正由这唐装教员给我们介绍的那个来自炼尸世家的小孩儿评讲。
    “你们瞧,这僵尸是埋此一年的新尸,经过紫山芋根水的处理,阴气汇集,它这一年来的肉质并没有腐烂生蛆,反而是凝结成腊状,指甲、牙齿和骨骼开始变黑变硬,皮肤长出一层白绒毛,这个便已经是初步的僵尸趋势,再养半年,便能够训练僵尸,通过各种手法,让其听从我们的命令……”
    那个少年子不过十二三岁,跟当年的青伢子一般年纪,然而侃侃而谈中,却如同一个小大人一般。
    我瞧着他那一脸的认真,莫名想起了那个著名的“五道杠”形象来。这么一关联,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向杂毛小道,只见他也是一脸诧异,显然认出了这个少年,竟然还是故人之后。
    是的,这个小孩儿却正是当年我为了变异的朵朵奔波忙碌之时,在湘西凤凰碰到的炼尸世家地翻天之子,朵朵修炼的鬼道真解,也算是从老王家所得,而那地翻天,当年在杂毛小道浪迹江湖之时,可是一同钻过墓穴、共过生死的伙伴,铁打的交情。
    我们不知道地翻天是何时加入的邪灵教,但是他在浩湾广场的时候,枉顾兄弟情谊,固执地站在了邪灵教许永生那一边,想要对我们杀人灭口,后来的结局可想而知,在当时**带队的宗教局插手之后,侥幸未死的地翻天便给秘密押送到了白城子,过起了终生幽闭的日子来。
    选择有时很简单,也很廉价,然而后果却是不能承受之重,我们站在人群外围,着这些孩子孜孜不倦地学习着如何炼制僵尸,如何将尸体里面的尸气提炼出来,化作杀人的利器……这些小孩儿小的才七八岁,大的也就十四五,本来都是花儿一般的年纪,应该在父母的庇护之下快乐学习,然而却如同那些十几岁就学会用自动步枪和手榴弹的非洲孩子一般,操起了大人都感觉恐怖的玩意,实在让人揪心。
    这些孩子是可怜,而拐带他们的始作俑者便是可恨了,简直就是没有人性。
    负责给孩子们授课的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妇人,双目糊满眼屎,嘴唇发紫,有点儿像是那童话故事里面走出来的老妖婆,待王永发讲完最粗浅的介绍之后,她开始给所有人横向讲解起控尸的符咒和手段来。我、杂毛小道以及其余与会者,差不多十多个人在旁边围观,然而那些孩子却根本如果瞧不见我们一般,专心致志地听讲着。
    今天拿来展示的这一具僵尸并未成型,尸气也并不浓郁,没有毒害,但是也依旧很臭,那是一种肉类**之后散发出来的极度恶臭,让常人闻到,便会连饭都吃不下,呕吐出来,然而孩子们却浑然不觉,那劲头可比我高考的时候,还要足。
    如此详实讲述,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铃声响起,那老妇人才结束了课程,孩子们恋恋不舍地逐个走出,而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们身边的老夜突然出声,叫住了最后离开的王永发,让他留下来。
    王永发这孩子长得方方正正,一脸成熟相,小跑过来,说夜叔叔,什么事?
    老夜指着我们,说给你介绍两位长辈,张建,高海军,你爸出事之前,曾经和这两位叔叔有过交往,你可记得了,以后说不得要在这两位叔叔手下做事呢。老夜的这介绍让我们感到十分突兀,那两个倒霉蛋虽然交待了自己最近见过的人,但却没有说起前尘往事,我实在不知道地翻天当初在浩湾广场的大楼里养尸,竟然还跟我们扮演的这两位有过交集。
    可想而知,这又是一次漫不经心的试探,显然这些人对我们的防备之心,从来都没有打消过。
    想到这一点,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也不说话,倒是那小孩儿王永发首先发言了:“张叔叔好,高叔叔好,那你们认识陆左那个大魔头么?”我俩皆摇头苦笑,说听过,但是没有亲眼见过。
    王永发那稚嫩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戾毒之色,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爸爸死在了东官,我二姐在西川又被抓起,我爷爷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中风了,至今未好,一家人的幸福生活都给那个大魔头毁了。终有一天,我要将那个大魔头给弄死,碎尸万段,这才算是报仇雪恨!”
    少年稚嫩的心灵早已经被仇恨和怒火给腐蚀,而作为当事人的我,在此时却也没有办法好辩驳,只是随声附和道:“嗯,叔叔两人的师父也是死在他的手里,到时候你若是要报仇的话,可得喊上叔叔我呢!”
    地翻天根本就没有死,而是在白城子服苦役,而他女儿王方颖的下落我还真的不晓得,毕竟当时从鬼城回来之后,我就蒙冤入了狱,但这些跟我有半毛钱关系?仇恨的种子不知道是什么人给种上去的,但是我这听到了,总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难怪那养蛊人的结局无外乎“孤、贫、夭”,一旦陷入了俗世的恩怨情仇里面,实在是难以挣脱出来。
    应付完这孩子离去,杂毛小道在旁边冷声说道:“老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孩子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什么我们跟他父亲有过交往,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家伙倒是懂得先发制人,被如此一问,老夜反而得解释起来:“呃,事情比较复杂,你还记得以前在东官的老王和许永生么?他们覆灭的时候这孩子的父亲也在场,你们要给闵魔大人报仇,单凭自己的力量肯定不成,这孩子是这学校顶尖的学生,天分才情都不错,到时候说不定要分配到你们南方去,让你们多接触一下,总是没错的。”
    老夜心虚地说着,我和杂毛小道都在冷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并没有说话,顺着楼梯走了出去。
    这个学校(或者说孤儿院)的占地很大,所有在这里集中的人员都不能够随意离开,如果真的有事,需要向上面报备。经过白天的沟通,我们才知道这个地方只是一个集中点,至于总的集会地点,却在他处,而此刻,恐怕是须得甄别人员,不让官方卧底进来,而我们想要过关,必须得过了老鱼头、魅魔和翟丹枫三人的审核。
    由此可见,无论是邪灵教,还是佛爷堂,对于这一次集会,那都是相当的重视。
    不光是我们,其实对于其他地方来人的审核也都在,陆续有人被叫到小路深处的那栋建筑去谈话,我们不想再去观那些学生的教学,返回房间,安安稳稳又睡起了午觉。一觉又睡到天擦黑,我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着那渗水的楼板上面出现着古怪的图案,略为有些花眼。
    此处没有装监控设备,但是在人家的地头,我和杂毛小道尽可能地显得沉默寡言,能不说话,尽量不说话。
    我不知道这段时间的考验,到底要多久,但是回想起白天杨振鑫说的一切,我心中多少也有些不祥之感,总感觉事情哪里有些不对劲儿。过了好一会儿,我终于察觉出来了,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那感觉就像爬在身上的阴冷毒蛇,在这个初春的傍晚,一点一点,从我的脊梁骨缓慢爬到肩膀上去,一片又一片的鸡皮疙瘩,在我整个背上蔓延开来。
    我陡然坐直身子,然后朝着那个让我不舒服的地方过去,但见一个面目模糊、不知男女的小孩儿正坐在窗口边,冷冷地瞧着我们。
    tbody>
    /tbody>
    说:
    恭喜微博上的素顏小貓熊同学,抢得沙发一枚,请将你的联系方式和地址私信小佛,你将获得俺亲笔签名的苗疆蛊事丛一套&……
    啦啦啦,不用谢,我是神出鬼没的沙发君。

猜你喜欢: 《虹猫蓝兔之七剑至尊》 《爱你不过十年间》 《奥术执政官》 《携带吃鸡系统闯无限》 《绝代掌教》 《魔石之封存的国都》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