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天魔乱舞,极度魅惑

    王珊情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心满意足地离开,身子一晃,不见踪影。
    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不由得都感到后背生凉,没想到王珊情这女人竟然阴魂不散,卷土重来,刚才倘若不是她有求于我们,无心试探,而且张建和高海军一直在会州乡下,王珊情因为跟着闵魔的时间太短,没有过交集,只怕就要露馅了。
    而一旦我们被王姗情拆穿,身处于魅魔、姚老鱼头和这一帮邪灵教高手的围绕之下,为了避免玉石俱焚、围攻而死,我们也不得不先逃出此处,再作打算才行。
    想要潜入邪灵教内部,目前的这个情况是最好不过的,至于王珊情,我以前或许对她还有着怨恨,时至如今,双方早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对手,心思也就已经淡了。只可惜闹闹那个孩子,死得可怜,而之后成了这般模样,一直如同傀儡一般被操控,最后还给王珊情夺了舍,如今想起来,几多唏嘘。
    门外那个女人还在催促,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苦笑着过去开门。
    门口站着的是一个穿着浅黄色短裙的清秀女孩儿,她有一头顺滑黑亮的披肩长发,高个儿,脸上笑盈盈的,小酒窝,露出两颗很可爱的虎牙来。这样的女孩倘若出现在大学校园或者办公室里面,必然是受到许多男人追捧的对象,不过我却明白,别看她人畜无害,外表清纯,然而作为魅魔的弟子,便是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很角色。见门打开,女孩热情地伸手过来,与我们握手,轻轻笑道:“两个大男人,关着门做什么呢?你们好,我叫做苏起。”
    我与她握手,感觉那小手儿绵若无骨,有着说不出来的细滑。
    随便解释了两句,苏起笑了,说我师父唤我过来跟你们说一声,半个小时之后,她会为你们单独办一场欢迎晚会,希望你们能够准时参加。在左边第三栋的那个宴会厅,不要迟到哦!
    这小妮子摇着我的手,尾指在我的手心处挠了挠,唇间留着一抹微笑,然后像个百灵鸟儿一般地离开了。
    早上魅魔说要跟我们切磋切磋,我当时还以为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到了晚上,就直接张罗起来了,我无助地瞧了杂毛小道一眼,他嘿然笑了,说去就去,不要把自己弄得像没蛋儿的娘们一样,别说没发生什么,就是发生了,难道还是你吃亏不成,又不是处男了,瞧你这忸怩劲儿。
    杂毛小道洒脱得很,说完便去洗手间洗漱去了,我挠了挠自己因为睡了一整天而显得无比杂乱的头发,郁闷地穿起了衣服来。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梳洗打扮,收拾得人模人样,准时赶到了苏起说的地方,这里有一身黑色小西装的制服美女在等待着我们,见到我们联袂而至,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与我们招呼一声,然后将这大门给打开来。
    门一开,里面一股暖气涌出,入目处是一片白花花的大腿,还有粉红色的灯光闪耀,十二个穿着修身小旗袍的美女分两排站开,一水的青春靓丽,亮片短裙,躬身欢迎道:“恭迎张建、高海军两位教友,大驾光临!”
    哇哈,好大的阵仗,瞧见这些锥子脸、大眼睛的艳丽女郎,闻着空气中那混杂着香水和女性特有气息的味道,让我有点儿茫然,左右打量一圈,一个人都不认识。这个时候,先前过来邀请我们的苏起款款而来,恭声朝我们说道:“两位,师父还在更衣梳理,请你们随我先上楼吧。”
    苏起扭着屁股在前面领路,那腰肢好似风中摆动的柳条,我打量四周,发现不愧是大人物的居所,这栋房子外表看起来并不怎么样,然而里面的装饰豪华,色调温暖,充满了贵族风格,远远要比我们那个跟招待所一般的小楼,要好上许多。
    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地位在那里摆着,人家是邪灵教十二魔星,整个厄德勒上层响当当的大人物,而我们所扮演的,只是闵魔手下两个稍微厉害一些的徒弟而已。
    跟着苏起上了楼,迎面就是一个铺着厚重波斯地毯的大厅,场间错落有致地放置着华贵的沙发,灯光闪烁,动感的音乐点燃激情,正中的舞台上有三根钢管,几个身材火爆的比基尼女郎在应着节奏跳舞,显得十分香艳。瞧见这如同酒吧一般的大厅,我和杂毛小道脸上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不知道这唱的是哪一出戏。
    旁边的苏起唇色如蜜,吃吃笑道:“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师父说了,她那一脉和你们师尊都是走的双修之法,相互之间多有关联,而两位可都是修得大成者,我们可得好好跟两位师兄,学习一番呢……”
    这小妞儿先前清纯可人,此刻在光怪陆离的灯光映衬下,却显得魅惑初生,火辣动人,将我们引导正对于舞台中央的一围沙发之间,让我们坐下,打开桌上琥珀色的洋酒,躬身,给我们各自倒了一被,一双明媚的眼睛盯着我的胸肌,举起自己的酒杯,娇声说道:“两位师兄,师父还在沐浴更衣,先让苏起敬你们一杯吧。”
    美人相邀,盛情难却,我和杂毛小道都没有推辞,将桌上的酒杯拿起,一饮而尽。
    那酒线入喉,直沉胃袋之中,我的舌蕾之上突然传来一种不好的预感。
    去年一年的养殖场中,我并非没有什么长进,至少也不愧于养蛊人这一称呼,手上的蛊毒四五种,而对于毒性的了解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仔细一品,我顿时了解这酒液之中掺杂了些东西,性阳催燥,增情怀春,里面应该有淫羊藿、银杏叶精和沙苑蒺藜的成分,综合来看,可不就是白莲教秘而不宣的灵鬼展势方么?
    杂毛小道何等人物,酒液入喉,便知晓个中蹊跷,含而不咽,瞧向了我,我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表示确定。
    杂毛小道洒然一笑,一把将仰头喝酒的苏起给拽到面前来,揉捏着怀中娇娃的臀部,与她的瑶鼻相抵,霸道地将这女子红润的嘴唇咬住,好是一番吻弄,亲得那小娘子鼻息咻咻,喘息不已,这才四目相对,含笑说道:“我说小师妹,在酒里面掺料,这事情可是你不地道了?”
    那苏起被杂毛小道吻得气都喘不过来,一双眼睛直往上翻,仿佛美到了极点,被他这般责问,深吸一口气,才委屈地说道:“高师兄你可真坏,人家差点被你弄死呢。”
    这般娇媚地撒完娇,她才半嗔半解释:“师父不但要考较你们的功夫,也要考核我们这些姐妹,听说你们两个都是修得大乘之辈,人家怕输,才弄了点小手段,结果还都给你喂了回来……”苏起说着,从杂毛小道的腿上站了起来,媚眼如丝地看了杂毛小道一眼,说两位师兄,且看一看我们姐妹的“毗那夜迦天罗舞”,到底成色如何?
    她此言方罢,拍一拍手,结果灯光顿时一暗,从四面八方冒出了十来个长腿赤足的美女来,她们青春亮丽,轻纱薄笼,身上零碎极多,发出清亮的铃声,甚至比舞台上跳钢管舞的比基尼女郎还要魅惑,让人瞧一眼都感觉呼吸停滞。
    总共十二个身材、容貌具佳的漂亮舞女走上了舞台,抖胸摇臀,媚眼横生,在一种近乎于呻吟般的音乐声中摇摆躯体,模仿着人类最原始、最疯狂的动作舞动,天魔魅惑,让人看一眼就感觉到口干舌燥,忍不住就起了反应。舞台上的美女疯狂起舞,我靠在沙发上,尽力让自己恢复平静,然而到底是魅魔弟子,这些女人的一颦一笑一回眸,都充满了烟视媚行、国色天香的魅惑力,当真不是人所能够忍的。
    然而我和杂毛小道到底还是忍了下来,那些魅魔的女弟子跳了四十多分钟,柔软的腰肢都快要折断了,我们也无动于衷,只是小口抿着酒,便是她们那白花花的身体在我们的身周晃来晃去,我们也都如入定老僧一般,视而不见。
    终于音乐声渐渐变缓,跳得香汗淋漓的舞女们退入黑暗中,一身素净端庄的魅魔终于登场,倏然出现在了我们的身边,坐入沙发,淡淡说道:“果然,张建、高海军,乱花迷眼而面不改色,你们真的是入了门道呢……”
    魅魔刘子涵骤然出现,我和杂毛小道慌忙站起,拱手问好。
    魅魔挥手,让我们坐下,我恭敬地坐下,回答说惭愧惭愧,其实差一点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魅魔亲密地贴着我坐下,她左手装上了假肢,右手软绵,揽着我的腰间,说道:“师叔这些不成器的弟子,今天看来是都败在了你们的手下,真的好失望啊?”
    她像小姑娘一般的娇嗔,紧紧贴着我,我低头一看,两颗半圆球状的大白兔跳入我眼帘,眼睛不由一直,结果魅魔一见,竟然将右手伸进我的两腿之间,一把抓住,吃吃地笑道:“当年我和你们师父切磋过,倒是不知道你这徒弟的《大自在观想六欲天心经》,修得如何!”

猜你喜欢: 《虹猫蓝兔之七剑至尊》 《我在聊斋当城隍》 《领主万万岁》 《九叔》 《位面之娱乐圈大亨》 《史上最强中介商》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