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各自背离,慷慨赴义

    这几道碧绿色的细线如电而出,离麻二最近的鱼头帮众老孔立刻中招,三四条入了胸腹之间,立刻没入,那巨大的冲击力将他如熊一般的身子给推得霍然飞起,直接砸落到了四五米远处的大树上面去,树动叶药;而另外两条细线,却被早有防备的我用领到的丛林军刀阻挡,手出如电,一刀两断,交击时竟然有金石之声。
    而与此同时,杂毛小道一把抓住了老秦的衣服领子,朝着后面拖去,让他避开了死亡的威胁。
    其实别人或者不曾晓得,但是我和杂毛小道赶至此处,便已经将这周边的痕迹瞧得分明,那麻二虽然暂时没死,但是他却掉进了蛇洞之中,身子已被毒蛇钻体,无力回天,而他那呻吟声也掩盖不住洞子里毒蛇吐信的嘶嘶声响。
    杂毛小道刚才并不救他,而是直接将他的指骨碾碎,逼问刚才的情形,便已然没有将他当作活人。
    只可惜那老孔并不知晓这一切,他眼中满是同伴的安危,而忽略了其他的细节,反而着了道。
    不过说起来,钻入麻二身体里面的这东西也并非凡物,此乃莽山烙铁头蛇,头似烙铁、尾有白斑,当地俗称“小青龙”,是比大熊猫更濒危的野生物种,蛇中熊猫,1996年该蛇被国际保护组织列入iu(世界自然保护同盟)的红色名录里一条成年的烙铁头蛇,在黑市上面的价格能够卖到一百万人民币。
    此蛇毒性奇特,力量恐怖,倘若不是有别人在场,我说不得要放出肥虫子,饱餐一顿,然而此刻也只有反握军刀,用刀背将陆续射出来的小蛇给拍晕,而杂毛小道则拉着老秦和莫小暖朝着溪边逃去。
    老秦心忧同伴老孔,不肯离开,奋力挣扎,大声叫救他。我折身回来,直接给了他一大耳刮子,大声骂道:“你想死么?自己看看老孔还活着不……”
    我回手一指,在灯光的照耀下,老孔躺坐在大树前,脸膛紫黑,一条碧绿色的小蛇在他的面门前滑过,脸腮上面满是孔洞,眼眶里面的晶状体早已就已经被咬得掉了下来,模样十分恐怖。蛇毒凶猛,瞧见老孔的这般惨状,再看看满地蔓延开来的毒蛇,老秦的脚一软,再也没有回去援手的心情,都用不着杂毛小道拉扯,朝着外面一阵飞奔。
    前面三人在狂奔,而我则恋恋不舍地看了一速追来的那一群小蛇。
    此刻的肥虫子在我体内蠢蠢欲动,恨不得现在就扑出来大快朵颐,然而我却担心一旦将肥虫子放出来,气息掩藏不住,露出马脚,到时候就很难遮掩了。然而肥虫子许久没有进食,闹腾得很,我终究还是有些心软,无奈之下,只有放缓脚步,任由两条莽山烙铁头激射而来,一把掐住蛇头,遮遮掩掩地让肥虫子吞了,打了个牙祭。
    我在后面磨蹭,结果却低估了老秦、莫小暖等人对于这古怪毒蛇的畏忌,当我冲出林子来的时候,在小溪旁边却并没有瞧见这几人的影子,我先是一愣,继而明白了杂毛小道的苦心。
    其实一路上来,我最关心的并不是这袭击邪灵教众人的那凶手是谁,而是在于杨振鑫,我们之所以会来这里,除了要还大师兄一个人情之外,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担心我这同学的安危,只可惜身边一直有所累赘,所以找寻不得,此刻他将人给匆忙带走,倒是便宜了我,此刻的我不但自由,而且还有了很好的借口。
    此念一转,我抬起头来,闭目一会儿,然后一个唿哨,天空突然落下来一个肥硕的身影,滑翔到了我伸出的左臂之上。
    “大人,可曾见过我的那个同学?”这落下来的自然是一直游离在外围的虎皮猫大人,这家伙最近越来越肥硕了,一身的油膏,一边喘息,一边抖着寒露深重的羽毛。我们来的时候,它已经见过了杨振鑫的画像,听得我问起,点了点头,说跟我来吧。
    虎皮猫大人是个极为能侃的家伙,然而情况危急,它却也没有多说废话,让我跟着它的身影走。
    大人展翅高飞,而我也不再保留实力,炁场开放,夜视如常,脚步不停,在林间溪边避开人群,如猎豹穿梭,迅急无比,很快便翻过了好几个山头,来到了一处瀑声轰鸣的河谷边,这时月亮从厚厚的云层中探出半边脸儿,我放目瞧去,但见那水流从几十米的落差跌下,纷纷扬扬。
    有瀑布自然也有河流,我走到河边来,循河而上,瞧见虎皮猫大人朝着瀑布边的悬崖壁边靠上去,于是马不停蹄,足尖轻点,快速冲到了近前,瞧见在崖壁之下影影绰绰,竟然有好几个身影在追逐跳跃,瀑声都掩不住这些喊杀声。
    我在不断靠近,而追逐也仍在继续,突然间有一道墨绿色的光华升起,接着跑在最前面的那个黑影脚步一滞,整个身子变得僵直,人便摔落进了河里去,而后面几个人也顾不得许多,纷纷跳入其中,在水中纠缠着,水花四起。
    我隔得远,瞧不清状况,惟有小心翼翼地接近,尔等我摸到近前来的时候,却瞧见被人围在正中、绑得严严实实的那个家伙,可不就是我一直都在找寻的杨振鑫么?至于旁边这几人,黑衣黑裤,一身干练,则是五名鱼头帮的帮众。
    领头的那个,正是当日与我们接头的头目老夜,鱼头帮帮主姚老大手下的一员悍将。
    一夜追寻,双方都吃尽了苦头,特别是杨振鑫,他先前就被用过刑,看着一副摇摇欲坠、将死未死的模样,谁曾想到这家伙竟然凭着那瘦弱的身躯,于邪灵教的重重包围之中,在这茫茫群山里面坚持了这么久。
    老夜等人将杨振鑫从水里面拖到了岸上来之后,心中恼恨,劈头盖脸就是一阵毒打,将杨振鑫整治得毫无还手之力后,这才命两个彪形大汉将其挟持着站起来,这家伙一边喘息,一边痛骂道:“小杨啊小杨,你这个小子深藏不露啊,搜魂术都没有查出你是内奸来,真的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杨振鑫被揍得鼻青脸肿,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肉,口中淌着血涎,脸上却露出了苦笑,没有回答老夜的问题。
    他这种漠视的态度大大刺激了老夜的情绪,这家伙额头青筋一跳,冲上去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这凶狠程度,连旁边的同伴都看不下去了,连忙拉住他的手劝解,说别打了,再打就死了,这人活着总比死了强,带回去也好交差呢。
    老夜这也只是虚张声势一番,旁人拉扯,他也就收敛起了愤怒,不过倒也不甘心就这般回去,揪住杨振鑫的领子,喘着粗气追问道:“说吧,你为什么要跑?还有阳朔鸿庐那几个忘恩负义的混蛋,现在在哪里?”
    杨振鑫咳了几口血,吐出来之后终于舒畅了一点儿,艰难地说道:“翟丹枫根本就不相信我们这些失势的旧党,一心想要清洗我们,甚至还在我的体内种下寒毒,随时都会要我性命,我为何不跑?佛爷堂狼子野心,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别说是我和阳朔鸿庐这种无主浮萍,便是你偌大鱼头帮,估计在这一次大会之后,也要遭到清洗,等着吧……至于那几个家伙,他们跑的时候可没有叫我,只是被我跟着了而已,之后大家就分道扬镳了,我哪里知道他们的影踪?”
    到底是做卧底的高素质人才,杨振鑫在如此虚弱的危急时分,依旧还是把握住了重点,不留痕迹地施展起离间计,不但辩解了自己逃离背叛的事实,而且还让这伙鱼头帮的帮众心中戚戚然,一时之间不辨真假,难以决断。
    然而那老夜到底还是心狠手辣之辈,并不受杨振鑫的蛊惑,而是一声冷笑,说道:“巧舌如簧的小人,难怪能够将魅魔手下那几个小妮子伺候得舒爽!不过你以为你这般说,便能够洗脱嫌疑么?老实告诉我,你联系过来的张建和高海军,到底跟官方有没有瓜葛?你若是能够如实告诉我,便算你戴罪立功,我保你不死,如何?”
    杨振鑫听到老夜在套自己的话,不由得惨然一笑,傲然仰头说道:“人生自古谁无死,不过迟死和早死。我杨振鑫生在这个世间,上对得起天地父母,下无愧于兄弟朋友,你老夜看他们不爽、有私人仇恨是一回事,别跟我扯这些诬陷人的*事情,也别拿我当枪,老子早走一步那又如何快快快,给老子一刀吧!”
    他慷慨激昂的呈述引来了老夜迎面的一巴掌,这个家伙眯着眼睛,瞧看直接晕了过去的杨振鑫,低声吩咐周围:“发信号弹,召集援手!”
    旁边一个负责保管信号弹的手下应了一声,然而刚刚将发令枪举起,便感觉手臂一辣,低头一看,自己的半只手都掉落下来。

猜你喜欢: 《大明1617》 《爹地请你温柔点》 《双天行》 《快穿之老攻在手[快穿]》 《梦游诸界》 《战末为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