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随队转移,车中同行

    邪灵教在山里找了一晚上,并没有找到有可能叛逃的杨振鑫,介于这一点,经过鱼头帮姚老大、魅魔和佛爷堂特使翟丹枫,以及一众邪灵教负责人的紧急磋商,所有集聚在此处的邪灵教教徒都需要立即转移,涉及到邪术设备的能转移的就转移,能销毁的就销毁,只留下外围人员,在此观望。
    邪灵教长期聚居于此,相关的行动都是有过预案的,所以这种事情并不需要我们这些从各处集聚过来的无关人员来操心,在被通知将自己的行李准备妥当之后,我们一直都在等待,到了下午,便开来了几辆大巴车,将我们这些人给接走,而在此之前,三大巨头以及亲信随员都先一步开始撤离了。
    坐在车上,从车窗中我瞧见孤儿院的学生也都在操场中集合,这里总共分好几个班,差不多有近两百号人,瞧见这些生机勃勃的孩子,看到他们那一双双黝黑的眼睛,我的心中莫名有些酸楚,越发坚定了要将这个邪恶的组织,给消灭干净的决心。
    瞧见那些学生也开始被组织疏散了,我便知道这一次的事情,对邪灵教的打击还是蛮大的,怪不得三巨头对于各处积聚而来的人员,审核是如此的谨慎和细致,因为稍不注意,整条船就容易翻掉。按理说类似于邪灵教这样的团体,各自隐蔽为战是最安全的,规模越大越容易被打掉,真不知道小佛爷是怎么想的或许,他真的有大计划吧?
    客车没开,我们等了一会儿,便有人上来讲解,说现在准备前往集会地点,在这一段时间的过程中,全程实行封闭式管理,不得随意打探关于目的地的任何信息,不得私自与外界联络,任何反常的行为都需要与联络人进行沟通,如果一旦违反规定,必定会受到执法队的全力攻击,格杀勿论这是临时草拟出来的行为守则,你们都看一下。
    这是一个留着浓密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目光锐利且凶狠,如同一头受伤的狼。他手上拿着一叠文件,递给车上的每一个人,一边发,一边用阴寒的语调说道:“谁要是不明白,可以现在提问;要是受不了,那就给我下车,会有专门的人过来,送你们回来的地方……”
    这个中年络腮胡修为极高,瞧那气场,也是邪灵教高手中的翘楚之辈。在早上的时候,我们便知道他就是负责这间聋哑学校的校长,而这一次的事件导致此处将要无限期地关张,怎么叫他不恼怒呢,所以脾气不好,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
    看完手上的守约,没有人提出异议,在这种紧张的时候出头,是一件极为不明智的举动。
    在确认无误之后,络腮胡下了车,然后大巴车驶离学校,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朝着山外行去。我本来有心记路的,结果扭头一瞧,杂毛小道这厮居然两眼一闭,不管不顾,直接睡起觉来,不多时,便传来了微微的鼾声。昨天一夜折腾,早上又是等待消息,其实我也困倦极了,听到车内此起彼伏的鼾声,以及外面遍目的绿色,估计此后还会进行许多转移,我也不能一直这般守着,于是便阖目而眠。
    修为到了我和杂毛小道这个程度,那是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即便是在睡梦中,也不可能会被人偷袭到,故而也不会有太多担心。
    如此车行了一个多小时,停在了一处停车场,有人叫睡得迷糊的我们下车,告诉我们需要换乘交通工具。
    我和杂毛小道随着平静的人流走下来,瞧着这儿大巴车旁边停着好十几辆轿车,各式各样,普遍都是价格中档的日系车。早有人在此招呼下车的诸人分组上车,扬长而去,而我和杂毛小道则站在大巴车门旁边,像两个呆头鹅发愣,突然听到有人招呼我们,扭过头去,却是昨夜与我们同行的魅魔弟子莫小暖。
    她是三巨头魅魔的嫡系,提前到达,充当联络人员,前来叫住我们,把我和杂毛小道领到了停车场附近的小房间里,推门而进,我瞧见魅魔正在里面跟人打电话,瞧见了我们,她匆匆结束,然后走到我们面前来,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眼,这才问候道:“累了吧?”
    我们哪里敢抱怨,连忙摇头,魅魔叹了一口气,说你们的联络人杨振鑫,在这一次事件中离奇失踪,到现在都没有消息,要么是死了,要么就是投靠了官方,你们怎么看?
    杂毛小道闷哼一声,装腔作势地说道:“死了最好,他倘若是卖友求荣,不用你们出手,老子亲自把他给活剐了,妈的!”
    这家伙是实打实的街头演技派,而我则磨着牙,不说话。杂毛小道的表态让魅魔很满意,她点了点头,说现在具体的情况我们也还不晓得,不过这段时间你们是暂时回不去了,也不要跟以前的朋友联络,等过了风头,你们再回去另起炉灶,说不得还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张建和高海军都是闵魔收养的那无父无母的孤儿,在会州乡下也没有家室,除了一点儿家业和几个与之野合的鸳鸯之外,倒也是没有什么好牵挂的,我在旁边点头,说男子汉大丈夫,赤条条地来,赤条条地走,哪里有个什么讲究,这回既然能够给小佛爷和魅魔大人您做事了,家里面的那些破烂,谁哎要谁要。
    我和杂毛小道在这儿表衷心,魅魔听了自然是心理舒畅,她安慰了我们几句,突然话锋一转,含笑说道:“今天把你们两个单独叫过来见面呢,主要是想带你们见一个人。”
    见什么人?
    我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不知道魅魔究竟想要说什么,不过这女人倒也是没有卖关子,直接拍拍手,结果从房间的另外一个门中,走过来一个黑风衣。那个黑风衣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走到面前来的时候,才将遮在脸上的围巾取下来,露出一张苍白的脸来这是一个眉目间颇为妩媚的漂亮女人,只是脸白如纸,一双眼睛里面有着翻转不定的魔气,浓得吓人。
    毫无疑问,这是一张鬼脸,不过让我惊讶的,是这个黑风衣就是昨夜杀入巨兽体内的王姗情。
    双方都是老熟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必要再次介绍,而魅魔之所以弄这么一出,主要的目的也就是要确定王姗情在闵粤鸿庐一脉的首要地位。看来在此之前,王姗情和三巨头已经达成了协议,由她来接收闵魔留下来的政治遗产,而不是张建和高海军。
    王珊情因为怕我和杂毛小道昨日骗它,并非真正的心服口服,所以才会借着魅魔之势来逼我们就范,在魅魔的介绍中,我们得知这贱人已经容纳了许多深渊之力,一身修为,直追邪灵教的一线强者,希望我们能够配合它,重建闵粤鸿庐的辉煌。
    听到这话儿,我和杂毛小道表面唯唯诺诺,然而心里面却笑开了花儿王姗情对于那个领头的位置志在必得,满心思都放在了这上面,然而对于我和杂毛小道来说,却根本没有什么好争的,还不如表达出足够的善意,获取信任。
    于是乎,双方一拍即合,在魅魔面前演绎了一场师姐弟情深的戏码,其乐融融,好不感人。
    魅魔本来还担心我和杂毛小道的怨气反弹,却不料身为西贝货的我们两个,对于王姗情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有着那么深刻的认同感,也表达出了足够的善意,这才放下心来,对我们好言宽慰一番,说到了地方,一定找小佛爷对我们夸奖一番,以后有什么好处,都不会忘记我们三人。
    听到此言,王珊情又带着我俩,对魅魔表示了最深的敬意,杂毛小道甚至毫无廉耻地表示出了对魅魔的敬仰和倾慕之意,逗得魅魔像个十六岁小女孩一般,咯咯直笑。
    在确定了王珊情的领导地位之后,魅魔便没有心情再与我们多做交谈,转进的过程中充满危险,她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操心,便不再与我们闲聊,而是让我们现在便离开。出了这个房间,外面天阴阴沉沉的,王珊情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竟然也能够与我们一起同行。
    莫小暖安排我们乘坐的是一款白色的别克七座商务车,同行的除了我、杂毛小道和回复人形的王珊情之外,还有她和另外两个魅魔女弟子,至于司机,居然就是昨日跟我们讲莽山天坑的鱼头帮老秦,多少也算是熟人。
    这个时候的停车场上只有寥寥几辆车了,大部分已然无踪,老秦发动汽车,带着我们在附近一个县城绕了几圈,然后朝着西北方向前行。
    上了车,莫小暖等女对我和杂毛小道颇感兴趣,然而却有些怵将身子裹得严实的王珊情,来回瞧了几次,也张不开口,都安静地闭目而眠,然而她们不语,王珊情却想起跟我们这两个未来的“手下大将”谈心起来,出言说道:“你们两个,有没有深入了解过陆左这个人呢?”

猜你喜欢: 《回到山沟去种田》 《邪魅总裁冷傲妻》 《正室策》 《都市大地主》 《刺者枭雄》 《民间山野奇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