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邪灵评价,突然袭击

    华灯初起,汽车启动,开往远方,而骤然听到王珊情的此番提问,我和杂毛小道都有些发愣,不知道她为何要这般问起,难道是我们什么地方没有掩饰住,露出了马脚?
    可能是觉得自己的话语的确是有些没头没脑,王珊情呵呵一笑,解释道:“陆左和萧克明,这两个人固然是我们的杀师仇人,但是想要报仇,就必须深入了解他们,而不是凭着别人的道听途说,人云亦云,如果是这样,只怕我们最后的结果,也好不过南洋萨库朗的王万青;除此之外,重建闵粤鸿庐,联系南方省诸多失去联系的教友,除了掌管东南的宗教局大头目陈老魔之外,这两个人也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家伙……”
    将自己紧紧包裹在风衣之中的王珊情围巾遮脸,周身散发出一股恐怖的魔气,旁人便感觉如同一块万年寒冰,接近不得。
    神秘是上位者保持威严的必要手段,然而王姗情要想重建闵粤鸿庐,手下亟需有得力的助手帮衬,张建与高海军不但与她师出同门,而且本身的修为也是得到三巨头认可的,贸然装逼的手段在筚路蓝缕的阶段实在不适合,故而放下了身架,与我们沟通。
    听得王姗情这般解释,我倒是来了兴趣,按着当初与张建接触时的说法叙述道:“那个陆左,不过就是乡下来的穷小子,走了些狗屎运,遇见贵人,所以才能够崭露头角而已;倒是那个萧克明,据说是茅山掌教陶晋鸿的弟子,应该是个难缠的角色……
    “呵、呵、呵……”
    王珊情呵呵冷笑着,仿佛在表达不满,也似乎在自嘲,说这就是你对于陆左的评价?难道你觉得将闵师陷于死地的那家伙,只是凭着运气?杂毛小道却也颇为配合,说难道不是么,当初要不是师父与镇虎门那老乌龟拼得两败俱伤,不得已引入了魔功疗伤,会被那些人钻了空子?
    我们在这里争论得热闹,前面假寐的莫小暖也来了兴致,探头过来说道:“高师哥,你可别小瞧了那个陆左,这个人是当年苗疆禁地青山界出身的苗人,他隔代师承了汉蛊王洛十八,那可是百年前三大最天才之一!此人一路如同彗星崛起,早已经不是当年模样,便是我师父,也曾在此子手下吃亏,被斩断一臂。上次左使路过我们这儿,曾言东南大患,不在陈老魔,而在左道陈老魔心计可怕,但是他的修为当年被王左使重创,至今犹未恢复巅峰,而左道两人的实力经过不断磨砺,俨然大家,现在流传着一种说法,就是他们的实力已然逼近了正道自封的十大之流。”
    “这怎么可能?”
    杂毛小道这回倒是没有演戏,而是谦虚地说道:“这两个家伙说到底也只是江湖后辈,倘若说‘年轻一代的翘楚’,这倒也可以理解,那正道十大高手是何等人物,上有陶晋鸿、善扬真人这样的擎天巨柱,中有无尘真人这般的道门宿老,还有一字剑这等江湖奇侠,哪里是这二人所能及的?太夸张了,小暖,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
    我们的那点儿名声,都是心怀不轨之人在暗地里推波助澜,捧杀之策,给我和杂毛小道惹来了无数麻烦,不过在外人眼中,却已经在那被刻意渲染一份份的战绩中坐实。
    听得杂毛小道的反驳,王珊情用一种格外阴沉的语调说道:“她说的话,虽有夸张,但到底还是有些依据的那陆左,本身拥有古耶朗秘术炼制的本命金蚕蛊,一旦激发,对于低端修行者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以他之力,倘若得当,足以迎战一只军队;此人另外修行得有巫蛊秘术,力大无穷,身手又都是生死之间领悟出来的手段,狠戾果决,而除此之外,此人还有一个外表可爱、修为恐怖的癸水鬼妖,一个常伴身侧的玉胎妖精,以及许多秘术灵物,倘若是集合在一起,别说我们,便是十二魔星之辈,只怕骤然间也抵挡不得……”
    王姗情很肯定地说起十二魔星也及不上我陆左的定论,语气确凿,又有前证,莫小暖和另外两个魅魔弟子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语,毕竟魅魔断臂在前,只是心中多少也有些不舒服地皱眉头,面对着我们的不服,王珊情再次说道:“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事情,你们知道,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吗?”
    我摇头,表示不解,而王珊情则咬牙切齿地说道:“最可怕的事情,是左道两人从来都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好得跟基佬一般,很少有分离你们虽然知道萧克明是陶晋鸿弟子,却不晓得,这个家伙可是下一代茅山掌教,茅山所有秘不外传的雷阳天罚之术,他皆有所传承,更有甚者,除了陶晋鸿之外,他还有一个记名师父,那便是当年的天下符王李道子……”
    说到这儿,伴随着莫小暖和同门师妹的惊叹声,王珊情也长声叹道:“你说说,这样两个扬长避短、互补有无的家伙,再加上深谋远虑、狡诈如狐的陈老魔,这样的铁三角,要怎么才能战胜他们呢?”
    这一声叹息,颇有一种无力回天的惆怅感,而被人在背地里这般“夸奖”,我除了感觉自己的情报差不多都被敌方掌握之外,多少也有些不好意思,有些无语,莫小暖却和两位师妹犯起了花痴,说虽然是敌人,但如此传奇,好想认识这两个人呢,不知道他们长得怎么样,应该是很帅的吧?
    这三个小美女跳起艳舞来的时候魅惑众生,自信洒脱,然而此刻却是很萌,王珊情似乎寂寞太久,竟然也有了谈兴,接着这话茬说道:“其实都很普通,萧克明这人乍一看有些油头粉面、虚头巴脑的,不像个好人,不过接触久了,才晓得此人城府颇深,是个老奸巨滑的角色;不过论起长相,陆左倒是比他帅一些,只是也勉强他虽然修为厉害,但却长了一张娃娃脸,不晓得他的人,还以为是个还在上学的大学生呢……”
    王珊情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语气不知不觉便轻柔起来,仿佛在追忆往事,青春不堪回首的感觉。莫小暖等人觉得不可思议,说怎么可能,这样的大人物,自然都是相貌雄奇、伟岸无比的呢,怎么听你这口气,以前好像跟他们很熟似的?
    人因亲近而懈怠,说了好一会儿话,莫小暖对这阴气森森的王珊情也没有太多的惧怕之心,面对着这些质疑,王珊情用手挑了一下刘海,一双魔云翻滚的眸子里竟然隐有泪光,淡淡地说道:“对啊,说起来,我以前还是陆左的女友呢。”
    这一句话说出口,不但莫小暖等人惊得失声大叫,便是我和杂毛小道,也是给雷得七窍生烟。
    看见杂毛小道目光中投射过来那诡异的笑意,我摸了摸鼻子,想死的心都有好吧,我承认王珊情以前在东官饰品店给我打工的时候确实是有喜欢过我,但是我对她从不来电,再加上阿根表现出对她极大的兴趣,所以彼此之间也就只是最纯粹的上下级关系,至于前女友这回事,真的是她在胡扯了。
    然而王珊情却并不知道她口中的那个前男友正在自己的身边,而是开始给莫小暖和我们几人讲起了那些子虚乌有的幸福往事,她与陆左如何相知相恋、如何互生怀疑、如何刀兵相向……这狗血的故事那叫一个曲折离奇,让魅魔几个女弟子只觉得荡气回肠,激动不已,也使得这个坐在车后如同鬼魅的恐怖鬼物,平添了几许人情味儿。
    作为实力接近十大高手的新贵陆左抛弃的前女友,这个身份很明显要比那个被混子男友玩弄后逼迫下海做小姐的经历,要来得体面和富有传奇意义,而经过这般加工,再加上闵魔首席女徒的出身,此刻的王珊情,说不定又将是下一个岷山老母。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自作聪明、且权力**十分强烈的女人,然而却不得不在杂毛小道嘲弄的笑声中委与虚蛇,这一路上别提有多别扭,此中苦楚,不必多言。
    车一直都在路上行走,时而上了高速,时而走入乡间野道,景色飞快地朝着后方退去,我感觉虽然主体在朝着一个方向前进,但是更多的时间却是在绕路。如此的谨慎,显示出邪灵教自成员逃离事件之后,是有多么的小心翼翼。如此的行为多了,我便也没有再理会,将身子缩着,收敛气息,闭目而眠。
    如此又是许久,我和杂毛小道默契十足,轮流休息,倒也不会有什么意外,到了夜里,车子被开到了荒郊野岭的一处颇为宽敞的院落里来,方位不明,但我瞧见先前出发的那十几辆车也如同倦鸟归巢一般,陆续驶入,而院子里有人在大声喊着话,我耳朵灵,隐约听到听到一句话:“……搜查,但凡发现可疑物品,一律格杀勿论!”
    听到这句话,我下意识地往怀里一摸,心脏剧烈跳动起来八宝囊!

猜你喜欢: 《伎谋》 《业界大忽悠》 《火影之隙月流光》 《豪门隐婚之宝贝太惹火》 《青梅欲强婚》 《扬剑天穹》

热门小说